叱神

第174章 变化

第一百七十四章 变化

陈扬的须弥戒为当初白云城冠军所得奖励,堪比一件元品顶阶圣器,其内自成芥子空间,用作储物极为便利。..然而他此刻却是发现,只要有灵魂力量比自己强大的存在,完全可以瞒过自己的灵魂力量,自由进入须弥戒内,这须弥戒根本就不安全。

“嘿嘿,陈扬,你总算想到了这点,你那个须弥戒根本就是最普通的空间碎片,只要灵魂比你强三倍以上,完全可以轻易出入。”这时,冥的笑声传入陈扬脑海中。

清楚冥所言绝无虚假,陈扬神色更是凝重,若继续将一些重要物品放在须弥戒中,平常或许没事,但如果真的遇到那种比自己强大太多的强者,里面的东西根本瞒不过别人。

“冥,把玄天圣石和玄经都转移到青莲空间内。”陈扬沉声道,只有青莲空间内才是真正的安全,其他东西自己可以不在乎,但玄天圣石和玄经可以关系着天大隐秘,这两样东西绝不能失。

冥也没有迟疑,灵魂之力微动,须弥戒内的玄天圣石和两页玄经就消失不见,转瞬间出现在青莲空间内。青莲空间内只能容纳灵物,而这两样东西都是灵物,自然不存在问题。

混沌青莲和陈扬灵魂融合为一,玄天圣石和玄经一出现在里面,陈扬立刻就感应到了,暗自放下心来。

解决这一桩心思后,陈扬回过神来,目光投向地面那个格子,旋即不假思索的将手中黑色匣子放了回去。

黑色匣子刚回到那个格子,整个密室就震动起来,那个格子内更是爆发出一阵彩光,将陈扬的身躯完全笼罩。与此同时,在另一个石洞内,雾绡所站立的地方,那彩色石珠内也传出一股难以想象的五彩力量,瞬间裹住雾绡。

身躯被神秘的彩光笼罩,陈扬顿觉冥冥之中传出一阵破开空间之力,意识更是微微一白。

还未等他回过神来,他整个人就陡然一轻,再度睁开双眼后,却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一片灰蒙蒙的山林之中了。看到这山林灰蒙蒙的环境,陈扬立即就知道,这是回到阴乌岭中了。

不过他尚未移步离去,就感到身边空间一阵波动,一道彩光从中爆发而出,紧接着一个彩色人影从中显现出来。

陈扬先是微微一惊,可等他看到这彩色人影的样子,脸上顿时露出喜色,正要说话,却是语气一滞。

此时这彩衣少女转过身来,陈扬仔细的看清她的面容,发觉这少女虽然和雾绡长相极为相似,可仍旧有着不少区别。雾绡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可这个少女却明显在十六岁以上,而且眼前这少女眉心处多了一个蓝色印记,气质也迥然不同,没有凶悍,多了些高贵和温和。

少女出现后也立即注意到了陈扬,精致的玉颜上浮现喜色,但旋即她就发现陈扬脸上的愕然神色,柔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眨了眨宝石般的淡蓝色眼睛,轻笑道:“怎么?就不认识我了?”

看到少女那双熟悉的眼睛以及变化不大的声音后,陈扬这才确定,这少女就是雾绡,惊异道:“你的样子?”

“这就是我族的涅槃,涅槃之后,不仅是实力会发生蜕变,模样也会有一定的变化。”雾绡语气间竟是不再有半分凶悍,轻轻抚了抚眉心处的淡蓝色印记,笑着道:“至于这印记,是我本源力量凝聚所在,同时也是我族成员成年后特有的标志。”

恍然的点了点头,陈扬目光来回打量雾绡一圈,旋即有些无奈道:“你的气息我都看不透了,那你修为究竟有多强了?”

“嗯,应该相当于两品玄圣吧,不过这是我体内能量还没有完全稳固的结果,再过几天,等我能够随心控制自身力量,大概就能进入三品了。”雾绡嫣然一笑,她的语气显得极为理所当然,仿佛根本没有把这突破当成惊喜。

正是这样才让陈扬更是心中无语,本来他连续提升三品,成为七品元圣是件大喜事,可和雾绡比一比,他感觉就如同有盆凉水浇了下来。雾绡直接从元圣六品左右提升到两品玄圣,而且还很快要进入玄圣三品,他的成就简直微不足道了。

但陈扬并没有什么嫉妒的情绪,他很清楚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雾绡能取得如此成就,除却天赋异禀外,定然也承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

“恭喜你渡过这一劫了。”陈扬目光温和的看着她,眼神中还带有一丝怜惜,他自己能取得如此这番成就,经过的折磨都难为常人道出,雾绡在突破,想必也是极为痛苦的吧!

听到陈扬这温和的语气,尤其是那温玉般的眼神,雾绡略微愣了愣,她能够涅槃成功,的确经历了极其可怕的痛,期间甚至差点失败。只不过她血液内的傲性和坚强,让她不会将所受之痛说出来,但这并不代表她不在乎这种痛。如今见到陈扬这带有安慰的目光,她有种明悟,自己受到的痛苦,原来眼前这个人类少年是明白的,心弦出奇的颤了颤了。

但她很快就将自己的情绪隐藏了,转过头去,故意让声音显得淡漠些,道:“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世上没有什么困难可以阻挡得住我!”

“我还以为你真的转眼就变得温和了,看来骨子里还是那个凶悍的丫头。”陈扬手指敲了敲额头,摇头无奈道。

“你说谁是凶悍的丫头?”闻言,雾绡柳眉倒竖,扬了扬小拳头,凶狠狠的瞪着陈扬。

“我可没有指名道姓,你何必非得往自己身上套?”留下这样一句话,陈扬转身就跑,这丫头现在可是玄圣,被追上了自己可不是对手了。

“陈扬,我和你拼,居然敢说姑奶奶凶,快过来,姑奶奶要让你见识下什么叫温柔……”

……

最后一缕阳光消失在天际唇边,原本就灰蒙一片的阴乌岭,更显得昏暗。树影重重的山林间,一青一彩两道身影飞快闪掠,他们的动作迅捷悄然,近似暮中幽灵。

“可恶的雪白白,当时遇到危险居然就躲了,下回再让我逮着,非得狠狠的揍她一顿。”雾绡咬了咬小贝齿,虽然她内心是不愿雪白白一起冒险的,可事后仍旧不由抱怨一番。

“这事的确不能怪雪白白,谁不知道兔子是怕水的。”当然,这话陈扬只是在心中想想,他也很早就想揍那只死兔子了,连忙添油加醋道:“你早就应该认清雪白白的面目,这只兔子专门就是捣乱的,一遇到危险就躲了。”

“雪白白的确不够义气。”雾绡点了点头,可很快又话锋一转:“不过若没有它,你我也遇不到这场造化,功过相抵,所以还是暂时饶恕它了。”

“……”无语的翻了翻白眼,这雾绡压根就不想揍雪白白,陈扬懒得搭理她了,转头望向远处。如今这血虎佣兵团显然早已解除了对阴乌岭的封锁,一路上很少见到什么佣兵了。

一抹寒光从他眼瞳中闪过,虽然血虎佣兵团的人退走了,可是他和血虎佣兵团的恩怨岂会这么容易就缓解。血虎佣兵团先后几次差点置他于死地,这仇恨绝对是不死不休的,现在他已经有了足够的实力,是时候找血虎佣兵团报仇了。

似感应到陈扬身上散发的杀机,雾绡美眸微转,道:“你可是想到要找血虎佣兵团报仇?若你有意的话,你我可以联手。”陈扬和血虎佣兵团的冲突恩怨她可是看在眼里的,尤其最后那一次陈扬陷入绝境,还是她出面解决的。而她和血虎佣兵团也是仇恨极深,血虎佣兵团趁着她涅槃虚弱之极,竟然想要降服她,这是她无法忍受的。

她虽然是圣兽,可在身上大陆上,圣兽的一些高贵种族,地位根本不比人类低,血虎佣兵团要降服她,这绝对是奇耻大辱,彻底触犯了她的逆鳞。

陈扬显然也已经知道,雾绡就是当初血虎佣兵团追堵的天地异兽,嘴角勾勒出一抹冷意,对雾绡笑道:“好。”他的实力虽然也能报仇,可若遇到什么变故还是麻烦不小,但加上雾绡的话,就万无一失了。而且他和雾绡经过这段时间的共患难,彼此间也建立了信任,不必担心伙伴间会起冲突。

“咦?”就在这时,雾绡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惊咦道:“前面有人。”

陈扬微微一惊,朝前前方望去,果然在数里外看到有一团篝火,不过他更惊讶的是雾绡的灵觉居然比他都强。他虽然仍旧是元圣,可先天灵魂之力强于常人,兼之修炼了无名雷诀,灵魂力量比起普通玄圣都磅礴,由此可见,雾绡的灵魂力量也不同寻常。

“不愧是天地异兽。”陈扬这算是初次见识到异兽的与众不同,难怪那些人对异兽如此重视。

两人没有多做犹豫,一起朝着那篝火所在处走去,走近后就看到,原来是一个小型佣兵小队在这里驻扎。

“什么人?”这时,佣兵小队中有人轻喝出声,显然也发现了陈扬和雾绡。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