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85章 截杀

第一百八十五章 截杀(求月票)

暗雾沼泽的确是一个惊人的大宝藏,因为里面那些可怕的毒瘴和圣兽,暗雾沼泽很多地方都无人涉足,使得许多珍稀的灵药无人采集。不仅如此,里面还有许多以往陨落的圣者掉落的东西,能进入暗雾沼泽的圣者修为都不凡,他们身上的东西价值也自然极高。

不过虽然暗雾沼泽的宝藏令人心动,但真正敢进入里面的人却仍然不多,毕竟里面实在是太凶险了。

暗雾沼泽面积极为广阔,方圆八百多里,在圣者们眼中,这就是个披着迷纱的巨大凶地。

暗雾沼泽最为出名的便是它的毒瘴,那毒瘴带着极可怕的腐蚀性,往往连圣力都无法隔绝,稍微触及就可能肉体腐烂,若是不慎吸入体内,更是十有八九会死亡。

与此同时,沼泽里的毒系圣兽也是无比恐怖,即便有些低阶的毒系圣兽,它释放的毒对比它高好几品的圣者都有着致命杀伤力。

除了毒瘴和毒兽之外,里面的圣者也是极其危险的,在里面杀人越货,根本就没人看到,即便有些大势力的弟子在里面被杀死,也是神不知鬼不觉。

当然,陈扬敢去暗雾沼泽里,的确是有一些凭仗了,若是没有丝毫把握,他绝不会凭白无故的去送死。

有了上次化解毒影针之毒的经验,陈扬明白无名雷诀对于毒有着克制作用,毒影针的可谓剧毒无比,但无名雷诀依然可以消除,想必暗雾沼泽里的毒问题也不大。

另外,陈扬本身灵觉极强,再加上冥那强大的灵魂力量,他自信可以避开一些危机。结合这这两点看来,陈扬进入暗雾沼泽获取三心莲,还是有些不小的把握。

夜间在北风城内了解清楚暗雾沼泽的信息,在第二日天明之时,陈扬没有再拖延,立即动身朝西北方向掠去。

北风城极为繁华,直到离开城门足有十里后,人烟才渐渐稀少起来,再奔行二十里外才算是真正的郊外。

清晨正是冬季冰寒时,没有树林遮挡的荒野中,一眼望去,满地的白霜,茫茫无际,陈扬则如同一道清风般迅疾拂过。

北风城到暗雾沼泽三百余里,但对陈扬而言不过数个时辰的时间,一个半时辰左右,他就奔行了两百多里。

然而就在这时,陈扬眉心蓦地一震,一股危机降临心中,这是他经历无数次生死险境而磨砺出来的直觉,绝不会有错。

他脚步毫不迟疑的停下,抬眼朝前方望去,只见在他近两里外,站着一个黑袍男子。

那男子年约三十,左手负背而立,右手则持着一本气息诡异的黑皮古书,眼神漠然的望着陈扬。风吹动他身上的黑袍猎猎飞舞,然而手中的黑皮古书,却是没有丝毫翻动。

陈扬凝重的望着那男子,他根本无法判断出那男子的这实力,这只能证明着男子的修为远在他之上,而且那男子虽然目光漠然,可他却从其眼瞳深处捕捉到一丝冰冷杀机。

这个强大的男子,他的目标就是自己,而且他想杀自己!虽然他不认识这男子,但只要确定这点就足够了,既然对方要杀自己,自己也没有必要去问理由,自己要做的就是摆脱他的追杀。

“冥,此人究竟是什么修为?”陈扬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则是对冥问道。

“玄圣四品,陈扬你等会立即施展你最强的几招圣术,若是不敌就立即遁走,不要迟疑,这人的实力,远不是秦血可比的!”冥的声音也没有半分玩笑,极为认真的说道。

陈扬心中一惊,能让冥如此慎重其事,看来自己绝不是这男子的对手,而且他自己也感觉到,虽然这男子没有散发什么气息,可他给自己带来的危机感,仅次于当初的银发男子。

“你很不错,凭借你的修为,面对我居然还能保持如此镇定。”站在对面的黑袍男子开口道:“这份心志即便我也极为欣赏,可惜啊,可惜。”

“可惜?”陈扬眉头微挑,口中疑惑道,心中则是在飞快思考对敌策略。

“可惜你这样的人,本是有着巨大潜力,将来很有可能成为大陆那声名不小的强者,但是今天却要死在我手中,有人要你的命,即便我也无法反驳,因此只能杀死你了。”说话间,黑袍男子身上的气息以可怕的速度暴增,他的目光也突然变得凌厉起来。

“呵呵,要杀我的人,是柳宁吧?”闻言,陈扬却是蓦地一笑,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嗯?”黑袍男子微微一愣,旋即神色也凝重起来:“看来我还是小看了你,你不仅心志坚定,头脑也极为聪明,在年轻一辈堪称翘楚。没错,的确是柳宁动用柳家核心弟子权限让我来杀你,今天你是无论如何也逃不走了。”

“哼,我承认你的实力的确很强,至少我现在不是你的对手。”陈扬的目光也陡然变得坚定冰冷起来,沉声道:“但是要杀我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其中比你更强的人也有,然而到现在我还好端端的站在这里。在我看来,你也杀不死我,我一定能你手中走脱。”

“不知天高地厚。”黑袍男子脸上浮现一抹讥笑,那眼神如同巨人看着蚂蚁一样:“我知道你曾杀死了一名玄圣强者,但是秦血那种人在我眼中就是一个废物,你杀死一个秦血,居然就小看天下玄圣了,简直可笑……”

他话还没有说完,一道黑影从陈扬身上骤然冲出,眨眼间就到了他身前,然后猛地伸出一只硕大的黑拳,对其头颅狠狠砸去。

面对陈扬这突然袭击,黑袍男子眼中异色一闪,却没有丝毫慌乱,右手上笼罩着一层黑光,旋即手掌不闪不避的拍向那坚硬黑拳。

这黑拳正是地罗傀轰出来的,其坚硬和力度足以将玄铁击穿,然而黑袍男子竟是硬碰硬的一掌拍来,刹那就和地罗傀的拳头撞击在一起。

“砰!”地罗傀这一拳蕴含惊人劲道,但黑袍男子那一掌更为恐怖,地罗傀拳头一顿,旋即身躯直接朝后倒飞出去。

但就在地罗傀被黑袍男子击飞时,陈扬猛地动了,他施展出雷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掠到黑袍男子身前,然后一掌拍出。

“生死印!”一个巴掌大小的金印从陈扬的手心浮现而出,转瞬间就扩大到三尺大小,狠狠的压向黑袍男子。这一下,陈扬发挥出现自己全部的力量,他很清楚眼前面对的是一个怎样可怕的敌人,必须要趁其实力尚未发挥出来前,将他击伤,否则自己绝无机会胜利。

金印之上涌动着滚滚圣力,威势无边,周围的空间在这一刹那都完全陷入一片金光之中。这样惊人一印袭来,黑袍男子神色也越发凝重,但是他仍旧没有丝毫慌乱,在那金印逼近时,突然拿着手中的黑皮古书,对着那巨大的金印拍去。

“砰!”黑皮古书上爆发出一阵黑光,竟是一下子就抵挡住了生死印的攻击。生死印,为陈扬自创,品阶达到玄品,当初的秦血在这一招下都是全力以赴,但是黑袍男子明显没有使出多少力量,仅仅是用手中那卷古书就化解了生死印的力量。

这黑袍男子的实力倒到底有多恐怖,还有那黑皮古书究竟是什么品阶的圣器,居然如此厉害!

“玄品圣术?果然不凡,但是可惜,你还是没有将玄品圣术的力量完全发挥出现,我就让你看看,玄品圣术的真正威力。”黑袍男子明显吃了一惊,但紧接着举起手中的黑皮古书,对着陈扬所在方向翻开了第一页。

那黑皮古书里面的纸张,竟然也是黑色的,第一页一翻开后,一股神秘的力量立即从里面涌出,旋即那力量陡然化成一只黑色的五指巨爪。

这黑色五指巨爪一出现,陈扬立即从中感应到一股黑暗的可怕力量,这黑袍男子,修炼的竟是黑暗圣力!

“陈扬,即便我也必须承认,当年我在你这境界时,也没有你这般厉害,但是你毕竟不是玄圣,无法体会玄圣的力量,现在临死之前,你就好好感受一番吧!”那黑色巨爪后,传来黑袍男子的声音,那语气中透着一股对陈扬必杀的自信。

“真当我是小猫小狗,想杀就杀?”陈扬眼中若冰潭般寒冷,这一刻,他甚至生出一个念头,那就是施展出血殇之雷,不计代价的和黑袍男子大杀一番。

“陈扬,不要冲动,如今你的修为和此人相差太大,暂忍一时,等到修为提升上来再和他一战!”冥的声音立即响起,它还真担心陈扬会暴怒施展出血殇之雷,那后果绝对是难以想象的。

“冥,你不必担心,我不会冲动的。”陈扬咬了咬牙,知道为今之计就是逃走,不过不管如何,他都要先应对眼前的攻击。

先是地罗傀迅疾的冲出,涌动体内那紫雷隼内丹的雷能,再度一拳轰向那黑色巨爪。这一拳附加了紫雷隼内丹之力,威力明显更强,已经隐隐超出元圣巅峰,接近玄圣了。

但这也只是接近,黑袍男子却是实实在在的四品玄圣,地罗傀在抵挡片刻后还是无法坚持,再度被震飞出去。

四品玄圣施展玄品圣术,其威力当真恐怖之极,这是陈扬面临最大的一次危机,连心脏都不由自主的怦怦直跳。

陈扬眼瞳紧紧盯着那越来越近的黑色巨爪,在它距离自己还有半米距离时,他右手快若闪电的一伸,一只青铜色药鼎出现在手中。

“噹!”黑色巨爪狠狠的抓在青铜色药鼎上,一股难以想象的力量顿时从青铜色药鼎上排山倒海般传出,陈扬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被震得飞出十多米。这药鼎自然便是天雷鼎,虽然是药鼎,但它品阶却达到了灵品,岂是这黑色巨爪能够击破的,同样惊人的力量反弹出去,那黑色巨爪轰然崩溃。

不远处的黑袍男子目光陡然一凝,震惊的看着那青铜色药鼎,能拦下他一击的东西,不用猜也知道是件玄品顶阶以上的圣器,甚至有可能是灵器。饶是他多年不动的心境,这一刻也为之掀起了巨*,灵器,即便他也不能不心动。

尽管挡住了黑爪一击,但那恐怖的反震力也够陈扬喝一壶,他体内气血猛然翻腾,口中忍不住噗的喷出鲜血。但是他的动作却并未因为受伤而有半分迟缓,借着那反震之力,他头也不回,迅速的朝着远处疾窜而出。

“冥,助我一臂之力!”陈扬心中凝重道,他很清楚,凭借自己的力量绝对逃不走,现在唯有综合冥和自己的力量,这样才有可能甩脱黑袍男子。

看到陈扬朝远处逃去,黑袍男子脸上嘲讽更甚,一个元圣想要从他这样一名四品玄圣手中逃走,天大的笑话!

冷笑一声,黑袍男子一甩袖子,身化一道黑色残影追向陈扬,速度的确惊人。但是随着不断追赶,黑袍男子的表情却是越来越难看,他无比震骇的发现,陈扬的速度居然丝毫不逊于他。

“怎么可能?”黑袍男子简直难以相信,一个元圣哪怕速度再快,怎么可能比玄圣还快?黑袍男子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陈扬并不是凭借一个人的力量在跑,在他体内,还有一头实力达到玄圣二品的麒麟。

但黑袍男子并未就此放弃追杀,他认定陈扬毕竟是施展了什么秘法,可凡是秘法,都有副作用,陈扬绝对坚持不了多久。可接下来他又发现自己的想法错了,奔跑了近八十多里,陈扬的速度根本没有半分减缓。最令他郁闷的是,每当陈扬圣力不济时,就会取出一种乳白色的液滴服下,那乳白色**让黑袍男子的心脏更是剧烈一震,他自然认得出,那是灵乳。有灵乳作为补充,陈扬自然不担心圣力耗尽,不断的逃奔着。

又前行了二十多里,黑袍男子脸色再度一变,他发现,前方竟然已经接近一个凶名赫赫的地方,暗雾沼泽!

看到近在眼前的暗雾沼泽,陈扬拭了把冷汗,心中暗松口气,转头对身后黑袍男子冷声道:“今日阁下所赐,来日定将报还!”说完后他便不再犹豫,整个人朝着前方灰雾笼罩的区域窜了进去。

但黑袍男子的脚步却是在暗雾沼泽外停住了,暗雾沼泽的凶险不言而喻,即便他也忌惮不已。

他目光紧紧盯着里面,脸色一阵阴晴不定,但最终还是没有进入里面,他本就是受柳宁之托来杀陈扬,却没必要为此冒险。

——————

新的一月,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