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96章 药材齐全

第一百九十六章 药材齐全

清风轻拂,一道白影在荒野上掠过,须臾间便至百丈之外,其速当真快若箭矢。

忽然间,这道白影硬生生的停了下来,显现出一个白袍青年的身影。

白袍青年衣着华丽,面容本是风流倜傥,但此刻却是模样狼狈,目露骇然的望着前方。

在他身前十丈远的一块长满青苔的岩石上,正站立着一个青衣少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白袍青年掩饰自己的惊慌,强作镇定道:“陈扬,你应该知道我在家族中的地位,若你真的杀了我,必会惊动柳家真正的强者,到时你也决计活不了。”

陈扬面无表情,瞳中却是寒意极深,淡淡道:“类似你这样的威胁,我已经听腻了,不杀你,柳家也同样不会与我化敌为友。”

他已经杀了柳岩和方重等人,与柳家已经结仇,而且经历融合禁雷之痛,他的心志更为坚定,柳宁的话根本无法让他动摇半分。

就在这时,柳宁突然从怀中掏出一张青符,猛地撕开,一道青光顿时将他整个人笼罩。

刹那间,柳宁速度骤然暴增,整个人化作一道青光,似闪电般破空而出。

“陈扬,哈哈哈,你以为你真能杀死我,你就准备等着我无穷无尽的报复和追杀吧!”

数个呼吸不到的时间,柳宁便逃到两里之外,空中飘荡着他充满怨毒的狞笑声。

陈扬眼神冷漠的望着柳宁逃走的方向,没有焦急,抬起自己的右手对着那个方向一指。

九天炎雷倏地射出,它的霎那就穿透无限的空间,出现在十里之外,速度几乎瞬移。

以圣符催动身法的柳宁,蓦觉骨子里冒出一股寒意,回头一看,立即就看到一条紫雷构成的蟒蛇朝自己扑来,吓得心神俱颤,脚下一阵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九天炎雷化作雷霆巨蟒,蛇瞳中冰寒一片,大口一张,将柳宁整个人吞了下去。

被禁雷吞噬,柳宁连惨叫都发不出,身躯瞬间毁灭。

从破开禁灭罩到击杀柳宁五人,前后也不过半刻钟,陈扬目光灼热的看向九天炎雷,禁雷之威,恐怖如斯!

对他而言,无疑是如虎添翼。

如今他虽是两品玄圣,但拥有九天炎雷,他有把握对抗六品玄圣,若再加上冥和所有底牌,即便遇上八品玄圣,也未必不能一战。

他伸手一招,九天禁雷立刻飞回到他手掌上,旋即慢慢的没入他体内。

“陈扬,可惜了,这柳宁可是大家族子弟,他身上肯定有不少好东西,可惜被九天炎雷全给毁了,不过现在还剩一个禁灭罩,快去看看。”这时,冥的声音响起。

陈扬目光微动,没想到冥对这种杀人越货的事如此老练,摇头笑了笑,旋即脚步在地面轻点,身形如疾风似地掠至那禁灭罩边。

禁灭罩通体黑色,被陈扬破开一个洞口后,它已经恢复成巴掌大小,安静的躺在地上。

陈扬拾起禁灭罩仔细打量起来,这禁灭罩的确有些神秘,居然可以将玄圣五品以下圣者禁锢,还能吸收掉被禁锢者的能量。

只见它外面的罩体光滑一片,除却材质有些特殊外,并无其它异常,但将它翻过来一看,却可以发现,在它内部刻满了密密麻麻的诡异圣纹。

冥同样也在研究这禁灭罩,片刻后它大笑道:“陈扬,我明白了,这禁灭罩的材质还一般,不寻常的是它内部的圣纹。那些圣纹构成了一个神奇的阵法,这个阵法不仅可以隔绝能量,还可以不断吸收能量。”

陈扬眼睛一亮,看来这禁灭罩的秘密,就是这神奇的阵法了。

他立即意识到这阵法的价值,这禁灭罩的材质一般,是一件普通的元品圣器,使得这阵法威力的发挥受到限制,若将这阵法布置在玄品圣器甚至灵品圣器上,那又会如何?

他手掌在禁灭罩内那些圣纹上摸了摸,问道:“冥,这个阵法能不有复制下来?”

闻言,冥自然明白陈扬所想,道:“可以,只要你能将上面的圣纹学会,完全可以将这个阵法布置在其它地方。而且若仔细研究一番,将这阵法做一些改进,再刻画在品阶更高的圣器上,未必不能禁锢更强的圣者。”

陈扬笑着点点头,将这禁灭罩收入须弥戒中,准备以后多花费些心思将这阵法研究悟通。

现在他修为已经达到玄圣境界,是时候重回白云郡,找陆家清算当年血海深仇。

缓缓压下心中滔天的杀机,陈扬深吸口气,在复仇之前,他还必须做好最充足的准备,首先应该炼制出玄云丹,然后再去收服山河印。

陈扬脑海中浮现当初山河印那恐怖一印,心头一阵火热,他的生死印就是悟自山河印,山河印本身的威力可想而知。若能收服山河印,对于覆灭陆家,他将会有更大的把握。

……

北风城,布伦达拍卖行。

檀香袅袅,苏灵儿慵懒的躺在木椅上,她身穿一身红色家常便服,右手捏着一颗蓝色玉珠,正仔细的品鉴着。这白色玉珠,是不久前一名拍卖行的主顾寄来的,身为拍卖行鉴定师,她必须将这玉珠的品质鉴定清楚。

不到两个呼吸,苏灵儿自信一笑,道:“水系宝珠,元品高阶。”

说完后,她有觉得有些无趣,这宝珠虽然不错,可她见得太多,已经习以为常了。

将抱住放回匣子内,她目光不经意扫过一旁的一瓶香水,这正是陈扬上次送来的死亡系列香水之一,死亡毒药。谁也不知道,当时这瓶香水是她雇人拍卖下来的,身为女子,她对香水自然也极为着迷。

苏灵儿看着这瓶香水,脑海中不禁浮现陈扬的样子,尤其那天在城外她与上官雨身陷绝境,最后突然陈扬出现的身影。英雄救美的确俗套,可自古以来,无数英雄救美的故事却能流传下来,这只能说明,任何人心中,对于这俗套之事仍旧充满了向往。

苏灵儿虽然不至于这样就喜欢上陈扬,可对陈扬的印象不可避免的深刻几分。想到陈扬极有可能去了暗雾沼泽,而且已经半个多月没有出现,她心中不禁浮现担忧。

暗雾沼泽,那可是连灵圣都忌惮的地方,她只能祈祷陈扬并没有去暗雾沼泽。

在苏灵儿思绪纷纷时,一个侍女忽然走了进来,看到苏灵儿的样子不禁愣了愣。

苏灵儿回过神来,却没有任何尴尬羞怯,大方施然的做好,道:“什么事?”

侍女连忙道:“小姐,一个叫做陈扬的少年,说要找你。”

闻言,苏灵儿蓦地从椅子上站起,惊喜道:“你是说陈扬?”

侍女惊愕的看着苏灵儿,在她的印象中,这位身份神秘高贵的拍卖行最年轻的鉴定师,向来是优雅稳重的,没想到听到陈扬这个名字,居然会这样激动。

侍女心中暗忖这陈扬究竟是何方身上,口中不慢道:“小姐,那位公子自称陈扬,说小姐必定认识他。”

苏灵儿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脸上红晕一闪而逝,很快恢复平静,淡笑道:“让他进来吧。”

侍女点头应是,走了出去,片刻后,一个青衣少年便来到鉴宝堂门前。

苏灵儿看着眼前的陈扬,压下心中波澜,起身站起,嫣然一笑:“陈扬,我还以为你去了暗雾沼泽,那个地方实在太过危险,你没有就好。”在她看来,陈扬安然无恙的出现在,定然是没有去暗雾沼泽。

陈扬摇头笑了笑,右手微晃,一株白莲出现在他掌心中。

这白莲周围环绕着淡淡的白雾,里面有三颗莲心,散发着清新的莲香。

苏灵儿不可思议的看着它,失声道:“三心莲?”

陈扬将三心莲重新收回须弥戒中,笑道:“侥幸得到此莲,还要多谢你当初提醒,否则我也不知道暗雾沼泽中长有此莲。”

苏灵儿脸上依然带着浓浓的震惊,道:“你竟然真的去了暗雾沼泽而且还带着三心莲全身而退,这实在太让人吃惊了,哪怕是玄圣灵圣进去也是九死一生。”

陈扬笑了笑,道:“里面的确危机重重,我也差点陨落其中,不过好在我的运气不错。”

苏灵儿总算从震惊中平静下来,拍了拍胸口:“你这何止是运气不错,简直就是运气好的令人妒忌。”

陈扬道:“不知道我要的其它几样药草,你有没有帮我收购齐全?”

苏灵儿玉颜上已恢复妩媚笑意,道:“既然我出马,这种事情还是没问题了。”

随后她从身后的壁柜取出几个材质各异的盒子,将它们摆放在陈扬身前:“你看一看是否有误。”

陈扬将那些盒子一一打开,眼中异色大闪,苏灵儿收集的药材,无论是品质还是数量,比他预料的还要高。

雷系玄兽内丹有两枚,云和草六株,银铃花两株。这完全是两份的药材。

看到陈扬的表情,苏灵儿欣然一笑:“我猜想你要这些药材是用来炼丹,再顶尖的丹药师也不敢保证百分之一百成功,因此我给你准备了两份药材。”

陈扬对苏灵儿诚心拱了拱手:“多谢了。”

苏灵儿白了他一眼:“相比救命之恩,这算得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