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40章 石破天惊

第两百四十章 石破天惊

拍卖大厅内。

随着莫文书话音落下,那拍卖台再度轻微震动起来,旋即一条从地下延伸而出的通道展现出来,一名美貌侍女托着一个盖着白绸的玉盘,轻移莲步,缓缓走到拍卖台上,然后将玉盘放在拍卖玻璃台上。

天青阁,层巢状,以拍卖台为中心向周围扩展,故而周围的观众席位置都比拍卖台要更高,第二层的贵宾席,更是完全居高临下,可以清晰的看到拍卖台上展示的一切。

此刻,虽然那玉盘被白绸遮盖,但是众人仍旧可以隐约,在那玉盘中盛放了一个散发着淡淡紫光。

“呵呵,这虽然是本次拍卖会第一件拍卖物品,不过老夫相信,绝不会让大家失望。”莫文书笑吟吟的看了眼那玉牌,走过去将那白绸揭开。

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那玉盘上,只见那是一个紫色的卷轴,上面散发着淡淡的雷气息。

看到这圣术卷轴后,陈扬倒是略微有些吃惊,没想到第一件拍卖品,居然就与他有所关系。如今随着他修为提升,圣术已经有些不够用了,而这卷轴显然是一门圣术,陈扬也不禁升起不小的兴趣。

“雷云掌,玄品中阶圣术,呵呵,想必雷系圣者们,对于这门圣术都很感兴趣。这雷云掌非但可以凝聚体内的圣力,还可以引动周围的能量对敌,威力极强。”莫文书笑意温和,道:“这卷雷云掌,起拍价格为二十颗天青丹。”

莫文书是天青阁阁主,除非是遇到重大的拍卖会,否则极少出面,不过他的拍卖手段丝毫不逊于那些经验丰富的拍卖师,拍卖大厅内的气氛很快就变得热闹了起来。

“这门圣术,我要了,三十天青丹。”在莫文书声音落下不久后,就开始有人自信满满的喊价了。

不过在这拍卖大厅内,没有谁是简单的角色,根本没有人理会那个最先喊价之人,雷云掌的价格很快就一路飙升。

等到价格涨到一百天青丹后,陈扬也不再犹豫,语气淡淡的开口道:“一百二。”

一门玄品中阶圣术价格达到虽然没有封顶,但是依旧比较高了,喊价的人越来越少。

不过在这时,一个冷笑声传来,喊价道:“一百五十。”

听到这声音,陈扬双眸微微眯起,这个黄逍,这么快就开始给自己抬杠了,不过他并不会就此放弃,平静道:“一百九。”

黄逍果然是故意为难陈扬,紧接着道:“二百一十。”

陈扬心中寒笑,脸上依然看不出丝毫波动,道:“二百五。”

“哼,三百。”黄逍似想也不想,直接道。

陈扬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却是没有再开价了,事实上两百已经是他的极限了,为了一门玄品中阶圣术,花费更多就有些不值得了,那种毫无意义反而损害利益的争斗,他从来不会去做。

不过他眼中却是冷光闪动,这黄逍看来是要和自己作对到底,看来有机会就一定要将此人灭了。

司马彪双目冒火,怒道:“大哥,这个黄逍是故意抬杠,我们一定要找准时机,将他好好教训一顿,最好是直接宰了。”

陈扬笑吟吟的看了司马彪一眼,这司马彪不愧是野路子出身的,在杀人越货方面没有丝毫犹豫,不过这样他也更放心,若这司马彪太过憨厚,自己还真不敢让他去守护天香阁。

陈扬那里没有再出价,黄逍不禁有些快意,觉得自己总算压住陈扬一头了,嘲讽道:“没有钱的穷光蛋也敢跑来天青阁。”

不过说完这话他很快觉得有些不对劲,发现大厅内不少人愤怒的看着自己,这才暗道不妙,这天青阁内可是有不少独行客,那些人也大多数没什么钱。这样一来,他也不敢再随意嘲讽,这天青阁内的势力太复杂了,任何人在这里必须小心行事。

这雷云掌随后再无别人竞争,莫文书笑眯眯的落锤定音,那雷云掌就彻底归黄逍了。

第一件物品就拍卖到了三百天青丹,这完全可以说是开门红,不仅莫文书高兴,拍卖大厅内的气氛也高涨起来。

莫文书没有迟疑,顺势将其他拍卖物品也纷纷搬了出来,随着时间流逝,一件件拍卖品被陆续拍卖了出去。而这天青阁也没有愧对它的声名,拍卖出去的东西的确价值都不凡,最高的一件宝物甚至拍出一千五百的高价,而且除了第一件拍卖品外,其余的不仅天青阁高兴,顾客也同样觉得物有所值。

时间不断的推移,拍卖厅内的气氛越发的沸腾,而越到后面拍卖的东西价值也越高,终于,当侍女拖出一个玉盘时,陈扬厢房内众人的情绪都为之一振。

那玉盘被白绸遮盖着,可是里面散发的冰凉气息,即便是相隔十余米也能感应得到。

“接下来要拍卖的一件宝物,也是本次拍卖大会的重头戏之一,好了,我就不再买关子了。”莫文书说着挥了挥手,那侍女立刻将那玉盘上的白绸给揭开。

一颗拇指头大小的白色珠子顿时呈现出来,它并未折射出什么光泽,整个珠子完全被淡淡的白色雾气包裹。

莫文书指了指那白色珠子,然后笑着扫视周围一圈,道:“这便是冰魄珠,大陆北极冰寒之地中心的寒气,经过树千年的凝聚而成。对于冰系圣者来说,它绝对是一件瑰宝,若是将它融合,可以极大的提升修炼速度,而且效果能一直持续到天圣境界。”

听到莫文书对冰魄珠的解释,拍卖大厅顿时响起一阵阵惊讶的喧哗声,提升速度速度,这种宝物可是极少的,何况这冰魄珠的效果可以一直持续到天圣境界。

陈扬也终于明白,为何夏清影的师门会让她来参加此次拍卖大会,这冰魄珠对夏清影的帮助实在是太大,他已经暗暗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这冰魄珠拍卖到手。

看到众人的神情,上官璃目光转了一圈,最终落在夏清影身上,笑道:“看来清影小姐对这冰魄珠是极为需要了。”

夏清影依然如之前一般,没有搭理上官璃,美眸看着陈扬道:“师弟,等会你出价吧。”

陈扬笑着点了点头,他明白夏清影的性格,她平日里连说话都很少说,更不用说让她喊价了。

“冰魄珠的价值想必已经不用我再多说,它的起拍价为五百天青丹,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五十。”尽管周围议论声一片,可莫文书依然不急不慢的说道,他的声音虽然不大,可却传遍整个大厅,即便处于最角落的人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六百天青丹。”一个清脆的声音立刻就响了起来,令人惊讶的是,这声音并非传自贵宾席,而是在第一层的一个角落处。

但在这种时刻,没有人愿意去多想,这喊价声刚传出,很快就被后面的声音给淹没了。

“六百五十。”

“七百三十。”

“……”

价格飞快的飙涨,其速度足以让外面的那些人为之心神俱震,短短三分钟的时间,这价格竟是直接涨到了八百天青丹。八百天青丹,换成金币那就是八百万,即便外面的一些普通的富豪,奋斗一辈子也赚不到这么钱。

“一千一百。”忽然间,这冰魄珠的价格,居然直接被人抬高了三百,而且这喊价的声音,居然又是出自于刚落那个偏僻的角落。这回人们的目光忍不住顺着声音朝那角落看去,只见一个身穿黑衣的女子,正冷漠的坐在那里。

若是之前对于一个坐在角落里的人,别人定然不会去注意,可是现在没有人敢小看这个女子了,能够出得起一千二百天青丹的人,岂会是常人

不过这次喊价并未停顿很久,在女子出完价数个呼吸口,一个声音从贵宾席出传来:“一千四百。”

这次加价,居然又是一次加三百,拍卖大厅内不禁有些哗然了,这次拍卖当真是激烈无比。众人目光不禁转向那喊价的贵宾席,只见那里坐着四个人,让人惊讶的是,里面有两个绝色美女,而喊价之人是里面的一个青衣少年。

一时间,不少人对少年羡慕甚至嫉妒不已,觉得这少年艳福不浅,不过大多数人都把那少年当成那种背景强大的好色纨绔了。

也有些人认出,这出价的人,正是拍卖大会最开始被黄逍骂做穷光蛋的人,对黄逍不禁讥笑起来。

而这次喊价之人,不是别人,正是陈扬,之前他没有出价,是觉得没必要,而现在价格拉到差不多高,他觉得是时候开始竞争了。

陈扬出价一千一百,顿时让黄逍面色涨红,方才他骂过陈扬是穷光蛋,可现在陈扬开出这么高的价格,这等于是硬生生的打他的脸。

黄逍脸庞不禁一阵扭曲,咬牙切齿道:“一千五百。”他只希望陈扬不要再出价了,这样他还可以挽回点面子,可若价格再高,他也没什么办法,毕竟家族给他的钱并不是用来拍卖这冰魄珠的。这些财富他用个几百天青丹还不要紧,可若用得太多,就要遭到家族的制裁了。

听到黄逍的喊价,陈扬眼中露出一丝讥讽,淡淡道:“一千八百。”他将价格抬到这么高,却并不担心,夏清影那里还有一千五天青丹,那是云袖派给的,不用白不用,除此外,他这里还有四千九百多,足以应付了。

相对于陈扬的平静,夏清影等人到时有些紧张,一千八百的天青丹,对于那些真正的一流大势力来说,虽然不多,但也不少了。

黄逍的表情立即变得极为难看,周围那一道道射来的目光,在他看来就仿佛是在取笑他一般。可是他却不敢再加价了,相比面子而言,他更怕的还是家族的制裁。他的地位来自于家族,若是遭到家族制裁,那他财富地位等一切东西都将不复存在。只是他心中对陈扬的怨恨,却是越发的深刻了。

陈扬这一次的加价,终于让大厅内陷入短暂的安静中,毕竟陈扬的声音太平静了,明显是弟子十足,别人即便要加价,也会仔细考虑,否则到时不仅拍不到东西,还得罪了一名看起来背景不弱的神秘少年。

莫文书脸上笑如春风,对于这个价格,他已经很满意了,不过他仍然笑呵呵的问道:“一千八百,可否还有人出价?”

话音传出一阵后,仍旧没有人喊价,陈扬也暗松一口气,若是一千八百能够得到,那最好不过。

可就在这时,那个黑衣女子所在的角落,又蓦地传出声音:“两千。”

黑衣女子竟是再次开价,而是是两千天青丹,人们更觉心跳不已,这黑衣女子不知是何方神圣,看起来极不寻常。

随后近乎所有人目光都投向那个青衣少年所在的贵宾席,人们都是好奇不已,那个少年还会再次加价么?

陈扬所在的包厢内。

夏清影眼中露出一抹失望,看着陈扬道:“师弟,已经到了两千,算了吧,即便没有冰魄珠,我的实力也一样不会弱于别人。”

陈扬只是温和一笑,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柔声道:“师姐,你说过,这次出价一切由我做主。”

夏清影张了张红润的小嘴,可最后什么话都没有说,以她和陈扬的关系,的确已经什么都没必要说了。

“两千五”片刻后,陈扬所在的贵宾席,传出他那依然从容平静的声音。

声音一落,石破天惊

整个大厅如同油入水锅一样,所有的水都沸腾起来,即便是那些贵宾席的大人物们,也是动容。

对于那些大人物们来说,两千五并不是出不起,可是为了一颗冰魄珠,出两千五的天青丹,明显不值得。而且从那包厢内有两名绝色美女看来,这少年出这么高的价格,显然是为了女人。

陈扬也同样明白这个道理,从云袖派只给了夏清影两千天青丹就可以看出,这冰魄珠,只值两千。但是对陈扬却不同,这是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为夏清影买的第一件东西,而且对夏清影那么重要,哪怕代价再高些他也要花。

那个黑袍女子深深的看了陈扬一眼,那眼神中分明带有一丝愤怒和鄙夷,显然也将陈扬当成为女子一掷万金的纨绔。不过她并没再出价了,再高就不值得了,而且看陈扬显然不会罢休,再加价也无济于事。

“两千五,还有人加价没?没有,好,冰魄珠,两千五百天青丹,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