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49章 震惊众人

第两百四十九章 震惊众人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陈扬竟答应得如此干脆,看到他的目光也充满匪夷所思,一个玄圣竟与灵圣战斗,在谁看来都是不可能获胜的。

“师弟。”夏清影黛眉微蹙,尽管她对陈扬一直很有信心,但是对方毕竟是货真价实的灵圣,而且此刻陈扬并没有小周天迷雾大阵可以借助,这绝对将是一场不轻松的战斗。

陈扬侧头看着她淡淡一笑,旋即手掌在她白皙的纤手上轻轻的按了按,道:“放心吧,与灵圣强者正面一战,这也是我期待已久的事情,也只有这样,才能够震慑他们,免得到了遗迹内有人作怪。”

夏清影美眸凝视着陈扬,片刻后才点点头,她没有再多说话,转头看向黄逍,眼底深处一片寒意,不过是谁,只要和陈扬为敌,那都是她的敌人。

黄逍也微微有些愕然,他也没料到,陈扬如此爽快就答应了,旋即他得意的笑了起来:“很好,若你真的击败黄嵩,我必定遵守我刚才说的话。”他心中狞笑不已,在他看来,陈扬答应与灵圣强者黄嵩一战,他正好可以趁机机会除去陈扬。

黄逍身后左侧那中年男子黄嵩,冷冷的看了眼陈扬,嘴角勾勒出一抹不屑的弧度,冷笑道:“萤火之光,也想与皓月争辉,区区七品玄圣,居然也敢于我挑战,也罢,我就出手教训你一番,让你知道为人不可太过狂傲。”

陈扬冷漠的瞥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的摇了摇头,缓缓道:“说这么多废话有何用,快点战斗吧。”

“嗯?”黄嵩眉头动了动,眼中露出凶戾的光芒,寒声道:“既然你这么着急要找死,我便成全你。”

话音落下后,他身上气势猛地一阵暴涨,紧接着整个人微微一晃,瞬间就化作一道残影消失不见。

见这黄嵩如此果断,陈扬面露冷笑,心中却也不敢大意,对方身为灵圣强者,绝非徒有其表,没有强悍的实力,黄逍岂会如此自信。但不管如何,陈扬内心必胜的信念更为坚定,不知不觉间,他的心性受到了龙血和龙眼的影响,拥有了一种睥睨一切的傲意,更进一步的接近无名之心的奥义。

他双手紧紧握拢,体内的圣力疯狂的运转起来,此刻他并不打算使用肉身的力量,肉身的强悍,如今也算是他的底牌之一,若没有将敌人全部斩杀的把握,那最好是不要暴露。

在他圣力运转时,头颅左侧传来一阵凌厉的风劲,他眼中寒光一闪,这黄嵩的速度倒是快得令人吃惊。

不过陈扬的灵觉极为强大,早就有所准备,他右手蓦然化掌,圣力澎湃的涌入掌中,然后毫无花哨的对着大脑左侧拍去。

一只闪烁着金光的拳头猛地逼近陈扬,在他脑部三寸外和他的手掌轰然对击在一起,那拳头上蕴含着惊人的金系圣力,而陈扬的手掌上也裹着强烈的雷弧。两者对轰,一股可怕的能量波动刹那以拳头和手掌为中心,朝着周围席卷而出,距离两人不远处的一棵巨树,直接在这能量波动下给震断。

陈扬感觉到,一股磅礴的力量从对方的拳头上传出,这力量竟让他的手臂有些发麻,他脚掌毫不犹豫的在地面一踏,身形飞快的朝着后方退去。在战斗前,他没有充分的预估,对方居然是金系圣者,最擅长的就是硬碰硬,若非他的肉身强悍得堪比灵器,这一下就要受重伤。

黄嵩心中更是掀起惊涛骇浪,他很清楚自己的攻击,即便是同阶的灵圣强者都不敢硬接,然而这个不起眼的七品玄圣,非但接下来了,竟然还没有受伤。

“绝罗金掌”

黄嵩眼中杀机更浓,手腕一转,在空中带出一连窜的圣纹,旋即一道强悍的金色手掌从其右手飞出,对着陈扬狠狠的拍去。

瞳孔中望着那飞快放大的金色手掌,陈扬咬了咬牙,右手也闪电般刻纹,随后暴喝一声:“生死印。”

一个金色的手印,从陈扬手掌冲出,顷刻后与黄嵩的金色手掌对撞在一起。

而陈扬看也没看那对撞的结果,脚上雷弧闪动,展开雷步朝后击退出去,他明白,自己修为毕竟只是玄圣七品,凭借圣术和黄嵩对抗,肯定不是对手。

果然,不到片刻,那金色手掌就猛地将生死印击溃,轰的击在陈扬原本站立之处,将地上直接击出一个深坑,连带那深坑周围的地面都出现裂纹。

周围各大势力的传人,都紧紧的望着场中两人的战斗,看到这一幕后虽然觉得早在意料之中,可扔不禁心中惋惜,此时看来,陈扬显然就不是黄嵩的对手。陈扬如此年轻就能修炼到七品玄圣,这等天赋比起在场各大势力传人都要出色了,但是遇到灵圣强者,只能说是他的不幸了。

黄嵩面露冷笑,心中更有信心对付陈扬,手中飞快的打出一道道的金系圣力,狠狠的袭向陈扬。

陈扬展开雷步不断的闪避,同时运转圣力飞快的化解一次次的攻击,显得有些狼狈。

“拂雷手。”身形在一块巨岩后绕了一圈,避开黄嵩的一道圣力攻击后,陈扬似再也忍耐不住,猛地发出了反击。

八道手臂般粗细的雷流,从他的掌心爆涌而出,在空中带着一连窜的轰鸣之声,齐齐对着黄嵩袭去。

“这样的圣术,也敢拿出来对付我?”

看着袭来的八道雷流,黄嵩却是不屑一笑,单手对着前方一挥,淡金色的圣力自他手上冒出,凝聚成了八道金刃,对着那八道雷流斩去。

那些金刃中都是蕴含强大的金能,在它们攻击下,陈扬释放的雷流顷刻间就被一一击溃,转瞬间就只剩下一道雷流。

“看到了没,这就是玄圣和灵圣的差距……”黄嵩毫不留情的嘲讽道,可是话还未说完,他却看到陈扬脸上露出一丝戏谑的笑意。下一刻,他的脸色就陡然一变,只见那最后一道雷流,竟然将他凝结的金刃给击碎了。

紧接着,黄嵩就看到,一道紫色的蛇形雷霆,从那道雷流中激射而出,一股暴戾森冷的气息扑面而来,他心中立即升起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不妙。”长年以来的战斗经验,让黄嵩做出了最快的反应,整个人毫不犹豫的朝着一旁闪去。

“轰”黄嵩刚逃开刹那,那道蛇形紫雷就击中他原本所在之处,恐怖的雷电骤然肆虐,方圆十多米的范围内,一切都被毁灭,那些草木石头,全部都化成了粉末。

而黄嵩虽然躲过一劫,可仍旧受到一定的波及,右身的衣袍被那能量余波炸碎,脸上也被划出一道血迹。

“禁雷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还掌握如此恐怖的东西。”

“真是禁雷,这陈扬还真是狡诈,之前处处示弱,让黄嵩心生轻视,然后将这禁雷隐藏在圣术中,弄个突然袭击。”

“若非黄嵩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反应极快,否则刚才那一下还真的栽了。”

眼前这突然的变故,让周围那些各大势力传人大开眼界,忍不住纷纷议论起来,禁雷这样可怕的存在,即便是他们,也感到心悸。

至于黄嵩,脸色则变得极为难看,他的实力在各大势力传人中,可以说是最弱的,但是那些人修为都比他高,身后的势力也都比黄家更强,因此他也觉得可以接受。但是现在,陈扬以七品玄圣的修为,居然能在灵圣手中支撑这么久,还施展禁雷将黄嵩给伤了,他感觉心情极为败坏。

见到黄嵩逃过一击,陈扬虽然有些小小的失望,但也没有太过在意,他本就没有指望能如此轻易杀死黄嵩,否则对方也不配做灵圣强者了。

与此同时,黄嵩则是面庞一阵扭曲,他一个灵圣强者,竟然被一个七品玄圣给伤了,一股磅礴的圣力,若洪水般从他体内轰然涌出,这一次,他无疑是真正的暴怒了。

“陈扬,不得不说,你成功的偷袭到了我,但是这也让我彻底的愤怒了,现在,我将让你见识灵圣强者的真正可怕之处。”

随着一声低沉的怒喝从黄嵩口中传开,三道金光从他体内飞出,化作三尊圣轮悬浮在他身,紧接着那灵轮一阵旋转,一把金色的长剑激射而出,落在他的右手中。

黄嵩手掌紧握金剑,这金剑不知由什么打造,剑身上金光流转,散发着极其凌厉的劲风,威力极为惊人。

“能让我使用出金罗剑,你死而无憾了,断云剑术。”黄嵩面色冰冷,脚掌在地面猛地一踏,身形瞬间冲到陈扬身前,手中长剑在空中划过一道金色的痕迹,带着无比凌厉的劲风,对着陈扬的脖颈斩去。

感应到那可怕的斩杀之力,陈扬的目光也不由一凝,这金罗剑,明显是灵器,加上这强大的剑术,即便是他的肉身挨上一下也难以承受。他不敢有半分怠慢,控制着禁雷,和黄嵩大战起来。

黄嵩的攻击凌厉而威猛,陈扬的反击也相当的狂暴,周围的地面,在两人激烈的对战中不断的震动开裂,空气也是动荡不已。

“斩空之剑”久攻不下,黄嵩的脸色越发阴寒,在剑柄周围环绕的圣轮猛地一阵加速旋转,他手中的金罗剑也突然一顿,紧接着上面就爆发出恐怖的毁灭气息。

刹那间,金罗剑上浮出近千的金剑,旋即那些金剑全部融合凝聚成一道金剑,倏地对着陈扬袭去。

那一道金剑,汇聚了千把金剑的力量,瞬息就划破空气阻碍,以极度刁钻的角度,对着陈扬的咽喉刺去。

察觉到那可怕的毁灭气息,陈扬瞳子中露出凝重之色,一道金光,也突然从他体内飞出,不闪不避的对着那道金剑袭去。

那道金光速度极快,即便周围那些人一时间都没有看清是什么,但即便如此,他们对陈扬却是极为不看好,这一剑,即便在场各大势力的传人,都感到极为棘手,他们不认为陈扬能够抵挡。

“叮”一道极其刺耳的金属交击声直冲九霄,但接下来的情形却是让人无比震撼,那连灵圣都感到忌惮的金剑,与那模糊的金光相击后,竟然出现了无数道裂纹,最终轰然崩溃。

“这是什么圣器?”各大势力传人不禁看向空中,只见那里有一个巴掌大小的金印,在倒退数米后停了下来,静静的漂浮在里。这金印上散发着一种浩浩荡荡的气息,让人感觉如同面对山河一般,一看便知不是凡品。

同时他们对陈扬的感觉也越来越神秘,先是禁雷,现在又展现如此恐怖的圣器,这层出不穷的底牌,实在让人忌惮。

他们现在也不敢妄言陈扬会输了,依照眼前这情形看来,陈扬还说不定真会赢。

“哼”陈扬喉咙间传出一声闷哼,山河印虽然接下了黄嵩那惊人的一剑,可是他的心神却是和山河印相连,那可怕的劲道让他心神受到一定的震荡,体内不由一阵气血翻滚。

黄嵩脸上不禁闪过难以置信之色,他无比清楚刚才那一剑的威力,但是这一剑,居然被眼前那个小小的金印给抵挡了。

“给我杀。”陈扬强忍内体内的痛楚,面无表情的冷冷一喝,山河印毫不停留,立即带着无比霸道威猛之势,朝着黄嵩狠狠的印去。

刚刚见识到这金印的威力,黄嵩心中极为凝重,手中金剑全力朝着金印斩去,金剑凌厉,狠狠的斩在金印上,但却无法将金印斩退。

陈扬眼中冷光闪烁,狠狠的咬了咬牙,心神一分为二,控制九天炎雷也同时对着黄嵩袭去。如今随着他修为不断提升,尤其是灵魂之力的增强,施展九天炎雷和山河印的威力,也越来越强。

同时面临禁雷和山河印的攻击,黄嵩顿时感到压力陡增,脸色越来越苍白,竟然只能勉强支撑,恐怕只能时间一长,他就会失败。

这情形让周围众人目瞪口呆,一个灵圣强者,竟然被陈扬逼到这个地步,现在再也没人敢小觑陈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