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56章 凶威赫赫

第二卷 殇风 第两百五十六章 凶威赫赫

周天行和碧云辰,前者是洞阳宗传人,后者是玉峰宗传人,两人在宗门内皆是高高在上,相互之间存在着竞争,此刻为了争夺至宝青珠,更是忍不住各施本领。

但是这瑰宝楼顶层所有人都不知道,在他们为争夺至宝而极力施展手段时,有两道人影,悄无声息的隐藏在外面。

“师弟,这些各大势力传人,之前果真隐藏了实力,现在他们终于忍耐不住,展现出真正的实力了。”夏清影娥眉轻皱,暗暗传音给陈扬道。

“这我早有所料,这些人身为青州最大的几个势力的传人,若是没有几分本事,他们的长辈师门怎么可能让他们出来。”陈扬神色沉静道。

就在陈扬刚刚传完音给夏清影,那白色方石旁,有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朝着陈扬二人所在方向退来,并且从须弥戒中翻出一个红幡,看来是要施展什么秘术。

“嗯?”这一幕让陈扬双目一亮,那个取出红幡之人,不是别人,正是黄逍。对于此人,陈扬一直心怀杀意,只是始终没有找到好的机会,但是现在可谓是天赐良机。此刻这瑰宝楼外,已经被他布下了小周天迷雾大阵,即便到时暴露出来,他也不担心被这些人围攻了。

他没有再迟疑,脚掌在地面一踏,体内圣力疯狂运转,瞬息间就出现在黄逍身后。他出手毫不留情,九天炎雷猛地朝着黄逍背后袭去。

黄逍根本没有预料到,攻击会突然从身后来,在陈扬轰然攻击下,他来不及闪避,立即就被九天炎雷击中背部。

九天炎雷直接被洞穿黄逍的身体,从前胸透体而出,黄逍的身躯出现了一个巴掌大小的洞,鲜血如喷泉般止不住的狂涌而出。

陈扬这一斩杀黄逍,立刻引起别人的注意,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尤其是周天行,满脸的难以置信。

“陈扬,竟然是你”碧云月张大了红润的小嘴,脸上露出浓浓的惊讶。

“怎么可能?你分明被我洞阳宗两名灵圣追杀,怎么可能逃脱”周天行最是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他无法相信,陈扬在两名灵圣追杀下还能生还,而且现在那两名灵圣并未出现,这让他有了不安的预感。

“看来你隐藏在一旁很久了,果然好心机,看来我们都小看你了。”莫家传人眼神飘忽,语气也颇为阴沉。

黄家的剩存的那些人则最为歇斯底里,亲眼看到黄逍被人击杀,他们恨不得将陈扬碎尸万段。

而陈扬没有理会所有人,步伐从容的朝着白色方石和那青珠走去,很快就走到离方石还有半米的地方。上一次,他就是在这个距离停了下来,其他人都盯着他,眼中神色不不一,有嘲讽,有轻蔑,有担忧,不过大多数人都不相信陈扬能跨越这半米距离,因为他们都尝试过了,那最后的半米,都如同天堑一般难以跨越。

陈扬嘴角微翘,旋即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朝前艰难的踏出了两步,距离白色方石不到一尺,旋即他身上就传出一股神秘的吸力,在这吸力下,白色方石和青珠竟然无法抵挡,同时消失了。

白色方式一消失,周围其他人身上的压力也陡然不复存在,所有人在经过最先的愕然后,都纷纷反应过来,目光不善的看着陈扬。

周天行眼神冰冷的望着陈扬,用一种森然的语气道:“陈扬,把至宝交出来”

莫家传人淡淡一笑,温和道:“陈扬,将至宝交给我,我保你性命无忧。”

“呵呵,陈扬,别理他们,周天行是你的敌人,得到至宝后一定会翻脸,莫空明也不是好人,还是将至宝交给我玉峰宗,我们不仅保你安全,还会给你很大的补偿。”碧云月开口道。

听到碧云月的话,周天行和莫空明都是脸庞抽搐,周天行神色更阴沉,眼中似乎已经在算计如何强行夺取,莫空明则笑意更浓,向陈扬开出更高的条件。

陈扬有些轻蔑的摇摇头,微笑道:“我还是觉得,这至宝留在自己身上比较好,当然,若你们肯用宗门和家族至宝来交换,我倒可以考虑考虑。”

“陈扬,你太自以为是,你以为凭借你的力量,能够从这里逃走么?”周天行冷笑道。

其他人也看出陈扬之前完全是在戏弄他们,目光也变得冰冷起来。

“你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将至宝交给我们,否则没人可以保住你的性命。”碧云辰也摇了摇头,说道。

陈扬目光扫视周围所有人,忽然笑了笑,声音却是极为冰寒道:“我倒要看看,你们如何取我性命。”

说着他右手一翻,立即出现六颗属性颜色各异的灵兽内丹,在别人惊疑的目光中,分别抛向阁楼内不同地方。

随着六颗灵兽内丹落地,彩光闪动,旋即整个瑰宝楼就涌现大片的彩色浓雾,顷刻间将瑰宝楼完全笼罩在其中。

各大势力的传人弟子,脸色齐齐大变,他们发现,无论是他们的视线还是意念,全部被这彩雾给隔绝了,他们完全无法探知周围的事物。

“可恶,陈扬,原来你早有预谋,啊……”浓雾中不知是谁愤怒的吼道,可他话还未说完,就发出一声惨叫。

一个巅峰玄圣旁,陈扬的手掌正印在他的胸口,随着一阵雷弧爆涌,这巅峰玄圣声音戛然而止,紧接着身体就轰然倒地,他的眼睛依然睁得大大的,里面带着不甘和恐惧。

眼瞳中冷光掠过,陈扬脚步未停,很快就来到了另外一人身边。在这小周天迷雾大阵中,陈扬就如同水中游鱼,灵活的穿梭,其他人则如入水的旱鸭子,实力受到极大的限制。

他的脚步不断的移动,如九幽之神般,不断的收割着一条条性命,那些在正常情况下连陈扬都有所忌惮的圣者,现在在他手中轻易被斩杀。

听着阁楼内回荡的惨叫声,周天行脸色越来越冰冷,对于陈扬,他内心的怨恨已经是无以复加了。他身为洞阳宗的传人,先是被陈扬扇耳光,如今又中了对方的算计,简直颜面尽失,这里事若是传出去,他定会贻笑大方。

不过他毕竟是洞阳宗中最杰出的年轻弟子,自幼受到宗门多方面的磨砺训练,在这种情况下,他没有惊慌失措,立刻就做出了正确的反应。现在他已经变成了睁眼瞎,此刻要做的,是在保住自己性命的前提下,再去寻找破阵之法。

一团蓝色的火焰从他体内飞了出来,紧紧的守护着他身边,旋即他才在浓雾中行走起来。可是随着行走,他更是心惊的发现,这里面仿佛成了一个迷宫,无论怎么走,都走不出浓雾笼罩的范围。

周天行干脆停了下来,脑海中飞快的思考起来,忽然间他抬头望向上方,心中一喜:“这阵法的确是个迷宫,但是它能量来源,应该是陈扬这混沌之前拿出的圣兽内丹。既然如此,阵法的能量必定有限,这雾气,也自然无法笼罩空中。”

“飞行,那是天圣才能轻易做到的事情,即便是地圣强者,也只能勉强滞空,不过我身为洞阳宗传人,却不在这限制之内。”周天行

心中大笑,背后忽然伸展出一对火红的火翼,身躯腾空而起。

“哈哈哈哈,陈扬,等我走出这阵法后,必要让你承受最大的折磨。”周天行身体悬浮在空中,狰狞大笑起来。

“很遗憾,你没有机会走出去了。”一个冰冷的声音紧接着传出,周天行内心一阵激灵,抬头一看,只见一道蛇形的紫雷正朝着他激射而来。

周天行冷冷一笑,身边的蓝色禁火顿时一晃,倏地迎向九天炎雷,可是释放出禁火后,他内心的危机感却是更浓,紧接着他就感应到,上方一股恐怖的威压直逼而下。

周天行眸孔一阵收缩,只见在头顶,一个三丈大小的金印,对着他骤然压了下来。他一眼就看出,这金印正是陈扬的圣器,只是他没有想到,这巴掌大小的金印,竟能涨大到如此巨大。

“镇火坛。”脸色大变之下,周天行急忙召唤出一个火焰熊熊的火坛。

“轰隆”山河印轰的和火坛撞击在一起,在周天行骇然的目光中,那灵器高阶的火坛,立即被击得倒飞出去,上面更是出现了无数道裂纹。

周天行强忍住内心的恐慌,背后火翼一扇,身形化作一道火光朝着斜下方飞去。可他还未飞出多远,便见一道极长的绿色长藤朝着他卷了过来。

这长藤并无多大的威力,但是对此刻的周天行却是致命的,那长藤将他的身体直接卷住,使他的身躯瞬间失去平衡,重重的摔落对面。陈扬也没想到,这看起来没多大用处的长藤,居然能发挥出作用,他没有等周天行反应过来,身形一闪就来到周天行身前,一掌朝着周天行拍去。

“生死印”陈扬口中冷声厉喝,一个金色的手印以极快的速度激射而出,轰的就击中周天行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