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70章 绝境?

第两百七十章 绝境?

两名六品地圣同时施展出绝杀攻击,斩空刀和凌影剑这两件地品巅峰圣器,齐齐朝着陈扬袭杀而去,陈扬刹那间就陷入一个万分危急的境地。

陈扬那双漆黑的眼眸,恍若两个深邃的黑洞,面对这样可怕的攻击,他没有丝毫的畏惧,背后黑色雷翼一振,身形在空中陡然倒转,避开那斩空刀的致命攻击。与此同时,他手中凝结出一把黑色的血殇长枪,对着袭来的凌影剑击去。

“轰隆”黑色长枪击在凌影剑化出的虚影之剑上,一股蕴含强大毁灭力的能量波动朝四周席卷而出,旋即那虚影之剑被陈扬一枪击碎,但是陈扬的身体也被那恐怖的反震力给击的倒飞出去。

这还是陈扬在血殇之雷爆发后第一次被人击退,由此可想而知,黄锐和黄瑶两人的联手之威何其强大。

但是黄锐和黄瑶却是脸色极为难看,他们没想到,两人联手施展出的绝杀,竟然没有将陈扬给击杀。

陈扬身形没有半分的停滞,身体在远处蓦地一闪,瞬息后就如同鬼魅般出现在黄瑶身边,然后一枪狠狠的对着黄瑶击去。他已经判断出,要对付眼前这两名地圣强大,就必须先除去其中一人,否则他们两人联手,即便陈扬也难以奈何他们。

“找死”见陈扬攻击自己,黄瑶冷哼一声,手中凌影剑一转,上面蓦地发出浓郁的水光,凝结出一把水剑,与陈扬的黑色长枪再度交击在一起。

然而陈扬虽无法同时抗衡黄锐和黄瑶,可若全心针对其中一人的话,对方断然不是对手。在黄瑶惊骇的目光中,她施展出来的水剑在和陈扬黑色长枪轰击后,顷刻间就崩碎,而黑色长枪则带着无比凶煞的气息,继续击向黄瑶。

望着那以极快速度袭来的长枪,黄瑶眼瞳微微一凝,立即将圣力注入凌影剑内,然后再度一剑斩出。

一道闷响声在空中传开,璀璨的水光和黑雷在空中爆发开来,紧接着两道身影从中齐齐倒射出来,正是黄瑶和陈扬二人。

陈扬在倒飞出三十多米才勉强的停了下来,嘴角隐隐溢出血迹,而黄瑶遭到的创伤更重,身体如同断翼之鸟般坠落而下,足足掉落百米才稳住身形,嘴中噗的喷出一口鲜血,目光怨毒的盯着陈扬。

陈扬目露凶光,身形微晃,就要继续追杀黄瑶,可这时一道金色的刀光却是破空而来,让他不得不停下,伸出手中黑色长枪将那刀光给击溃。

将那刀光给击溃后,陈扬眼神暴戾的盯向黄锐,双眼中黑色雷弧不断的冒了出来,然而他正要再度施展攻击时,身躯却是蓦地顿了顿,瞳子中竟在这时露出了一丝挣扎之色。

随着血殇之雷的施展,陈扬的意识已经近乎妖完全被邪恶杀戮意志占据,若是他最后一丝意识也被占据,那他就会彻底的失去理智,那时的他身体虽然仍是陈扬,可灵魂等同于已经死了。故而在这时,陈扬隐藏在灵魂深处的潜意识,不禁挣扎了起来。

陈扬眼中的挣扎只是片刻,但很快就被黄锐捕捉到了,他脸上露出惊喜之色,道:“黄瑶,这个小混蛋不知施展什么邪术掌握了那样恐怖的雷霆,现在终于遭到反噬了,我们趁机击败他。”

黄瑶眼神寒冷的望了陈扬一眼,嘴角也勾勒出一丝得意冷笑,点了点头:“好。”

话音刚落,黄瑶和黄锐两人就同时出手了,两道更为可怕凌厉的刀光和剑影,瞬息划破空气阻碍,对着陈扬袭去。

陈扬刚才的意识的确是停顿片刻,但毕竟邪恶杀戮意志占据上风,他本身的意识在脑海中已经只剩下一丝,很快就被杀戮意志给压制下去。

那惊人的刀光和剑影袭来时,陈扬及时的缓过神来,不过已经来不及闪避了,他只能运转血殇之雷,以手中长枪同时对抗两道攻击。

“砰砰”两道纷纷击在那黑色长枪上,在那恐怖的劲道下,黑色长枪中的血殇之雷紊乱了起来,而陈扬的手掌更是刹那虎口开裂,鲜血直流,他的身体也被那难以想象的力量震得倒飞出去。

陈扬的身体重重的砸落在下方一座阁楼上,那阁楼受到如此可怕的力量轰击,直接倒塌,而陈扬整个人也碰的摔落地面,身上顿时受到不轻的创伤。

瞧着刚才的攻击当真见效,黄锐和黄瑶相视一眼,毕竟目光中都露出惊喜之色,身体毫不犹豫降落,准备对趁着陈扬受伤之际将他彻底擒拿。

陈扬面庞上露出狰狞之色,可他没有再选择和黄锐黄瑶继续厮杀,他脑海中,陈扬的本源意识又在发出挣扎,在这种情况下,他继续战斗只会吃亏。

背后双翼猛地一展,他想也不想就朝着远处激射而出,几个闪烁间就窜入天空远方。

“想逃?”黄锐和黄瑶眼中露出冷笑之色,将速度瞬间施展到极致,立即朝着陈扬追了过去。然而随着不断的追逐,他们却是震惊的发现,陈扬的速度丝毫不比他们慢,反而还要更快些。

看到陈扬不断的将距离拉开,黄锐二人的神色比之前还要更阴沉,若是让陈扬就这样逃走了,他们刚才所做的一起都白废了。

茫茫荒野之上,野草随处可见,偶尔也有一些佣兵和圣兽在其中穿梭。

陈扬身体化作一道黑影,在空中急速的飞掠着,虽然黄锐二人速度也不错,但是比起他还有所不如,他相信只要时间一长,就能摆脱他们的追杀。

他的速度极快,很快就穿过这片方圆三百多里的荒野,进入一片名为青岚山脉的山脉之中,身后的黄锐和黄瑶被他甩的越来越远了。

然而就在他进入这山脉中不久中,身躯却是忽然停了下来,目光戒备森冷的盯着前方。

只见在千丈外的空中,一个红袍男子缓缓踏空而来,他脚步看似不快,但是仅仅须臾间就来到陈扬身前,望着陈扬淡笑道:“在下洞阳宗凌炎,等候阁下已久了。”

虽然这凌炎面带笑容,可陈扬感觉到,此人比起那黄锐和黄瑶还要更危险,若是之前他自然不惧,可现在他的意识渐渐混乱起来,战斗力已经降低了不少。

他没有和凌炎多说废话,右手猛地一挥,直接将手中的黑色长枪对着凌炎刺去,而他想也不想就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飞遁而走。

凌炎未想到这个陈扬居然逃的如此干脆,脸上依然带笑,可目光已渐渐阴冷下来,不过对面前这把袭来的黑色长枪,他也不敢大意,他感应得到,这黑色长枪中蕴含着恐怖的毁灭力。

他右手微微一晃,一把龙首状的火焰锁就出现在他手中,正是洞阳宗的火龙锁。目光落在这火龙锁上,凌炎眼中也闪过一丝火热,这火龙锁是由火龙的龙角淬炼而成,其威力堪称恐怖,天品圣器,岂容小觑

不过火龙锁只是洞阳宗宗主暂时赐给他的,只有将陈扬擒下,这火龙锁才能完全归属他,因此凌炎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陈扬。

手中握着火龙锁,凌炎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试一试它的威力,顿时将火龙锁对着那由诡异雷霆凝聚的黑色长枪抛去。

“轰”两者刹那就轰击在一起,恐怖的能量瞬间若火山般爆发出来,令得周围的空间都隐隐震荡起来。而在那剧烈的对轰中,威力极强的黑色长枪,竟是猛地崩碎开来,那火龙锁虽然被震飞,可外面并未损毁。

可尽管如此,对那黑色长枪的威力,凌炎也颇为心惊,那黑色长枪毕竟只是由雷霆构成,居然能将天品圣器火龙锁震飞,由此可见那黑色雷弧威力实在惊人。

当然,对于火龙锁的威力,凌炎更是没有丝毫质疑,刚才那恐怖的能量波动,即便他都感到忌惮,可火龙锁却是没有丝毫的损伤,天品圣器,其恐怖可见一斑。

将那黑色长枪击碎后,凌炎目光望向陈扬逃走的方向,脸上露出一抹志在必得的自信:“你逃不掉。”

他双手在火龙锁上飞快的刻画出一道道神秘的火焰圣纹,片刻后,火龙锁微微一颤,里面竟是发出一声龙吟般的声音,旋即直接腾空而出,朝着陈扬逃离的方向追去。

在火龙锁飞出不久后,黄锐和黄瑶也追了上来,当看到空中的凌炎时,两人都微微一愣,随后眼中就露出不善之色,他们对凌炎出现在这里的目的极为清楚,如此一来,他们想要夺得陈扬身上的至宝,难度更高了。

凌炎淡笑着扫视黄锐和黄瑶一眼,也没有打招呼,身上火光微微流转,立即化作一道火光朝着火龙锁方向飞去。

凌炎这般举动,分明是对黄锐和黄瑶的无视,可是他们除了心中暗暗恼怒外,也没有什么其他办法,洞阳宗势力比黄家强,这凌炎修为也高于他们,他们根本奈何不了凌炎。

不过让他们就这样放弃追杀陈扬,那也是不可能的,黄瑶咬了咬嘴唇,道:“黄锐,怎么办?”

黄锐眼中闪过一丝阴鸷,旋即狠声道:“跟上这凌炎,他必定知道陈扬所在,现在他还没有得到陈扬的至宝,我们未必就没有机会。”

黄瑶点了点头,随后两人不再犹豫,向凌炎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不到半分钟,陈扬就飞出了数十里,普通人肉眼都难以捕捉到他的身影,然而这时,他却是汗毛耸立,心头升起一股极其强烈的危机,他想也不想,调动其体内的血殇之雷,对着身后狠狠的袭了过去。

“轰。”电石火光之间,血殇之雷刚刚袭出,陈扬身后就传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

陈扬回头一看,只见一个龙首状的火焰锁,竟是将那道血殇之雷给击溃,然后对着他狠狠的砸了过来。

陈扬眼瞳一阵收缩,他很清楚,血殇之雷虽然毁灭性极强,但并未无敌,毕竟他的修为还不够,而那火焰锁能击溃血殇之雷,有两种情况,一是它的主人修为恐怖,二是它本身的威力惊人。

而陈扬从那火焰锁上散发的可怕能量波动,立即确定是后一种情况,这火焰锁的威力很恐怖,在洞宫遗迹中,陈扬只在那几件天品圣器上感应过。

这火焰锁,是一件天品圣器,陈扬不敢怠慢,体内血殇之雷疯狂爆发出来,对着那火焰锁铺天盖地的袭了过去。

“轰轰隆隆。”那密集的血殇之雷,虽然将火龙锁的威力削弱了大半,可最终仍旧无法将它完全抵御住,火龙锁碰的砸在了陈扬胸口。

陈扬的胸口立即塌陷下去,嘴中狂喷出一大口殷红鲜血,旋即身体弱炮弹般朝着下方山林中倒射出去。他的身体穿透茂密的树枝,砸落坠在一块巨岩上,那块方圆数丈的巨岩,竟是碰的就碎裂开来。

陈扬脸色惨白,身上鲜血淋淋,他的身体虽然强悍,可也仅相当于灵器级别,那火龙锁即便只是小部分力量轰击在他身上,也不是他可以承受的,他的身体霎那就遭受极其严重的创伤。

“我说过,你逃不掉。”凌炎那淡淡的声音传来,旋即他就受托者火龙锁,站立在陈扬上方的树冠上,居高临下的望着陈扬。

陈扬眼中依然没有半分的畏惧,有的只有凶戾,他暴怒的望着凌炎,若非身体已经难以动弹,恐怕他会立即与凌炎厮杀。

“把洞宫遗迹中的至宝交出来吧,我让你死得痛快些。”凌炎仿佛没有看到陈扬的目光,依然慢条斯理的说道。

而这时,黄锐和黄瑶也出现在凌炎身边,看到重创的陈扬,他们眼中露出震撼之色,他们可是很清楚陈扬的实力,现在居然被这凌炎这么快就重创了。可他们当他们看到凌炎手中的火龙锁时,很快就明白了原因,那天品圣器的气息,让两人脸色变得铁青起来。

拥有天品圣器的凌炎,绝不是他们能够抗衡的,这样一来,陈扬身上即便有至宝,他们也得不到了。

陈扬没有回答凌炎的话,血殇之雷再度从他体内涌了出来,他身体虽然重创,但血殇之雷并不受影响。

看到陈扬的举动,凌炎目光一寒,冷冷道:“不见棺材不掉泪。”

他手中腾起一道火焰,对着陈扬一挥,那火焰倏地就对着陈扬袭去,凌炎虽然不打算立即杀死陈扬,但却是想将之趁机废了。

可就在那火焰即将击中陈扬时,却是变故突生,一股恐怖诡异的空间力量忽然在这周围爆发出来,陈扬周围的空间竟扭曲起来,那火焰在这空间力量下瞬间熄灭。

那空间的扭曲极为极短暂,片刻就恢复了正常,可是凌炎三人面色却难看到了极点,因为陈扬已经消失不见了。

————

这是本卷最后一章,下一卷要进入新的内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