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72章 墟之力

第两百七十二章 墟之力

云雾缥缈,紫竹如画。

池小忆和她的师姐正要抬步,天空之中,却忽然有一道紫影飘然落下,显现出一个紫袍女子的身形。

看到这紫袍女子后,池小忆二人微微一惊,旋即用满怀敬意的目光看向紫袍女子,恭声道:“师父。”

紫袍女子年纪看上去三十上下,她的衣袍随风而扬,脚步轻盈的踏在船舷上,整个人如烟氤氲,仿佛融入了这碧峰紫竹之间,她的眸子澄澈如湖,明亮沉静中,倒映着沧桑的痕迹。

她身上完全弃了珠花流苏,三千青丝也仅用一支紫色的竹簪绾起,她皮肤如凝脂白玉,美得如同云端的仙子,让人看到她时,竟忍不住生出一种顶礼膜拜的感觉。

她的气质与池小忆的师姐相似,却又有很大的不同,她身上的气息,更为的沉静深邃,若说池小忆的师姐是宁静的湖泊,那么即便是汪洋大海都不足以形容她,她就是那一望无垠的浩瀚星空。

这个女子,仿佛永远是那么高高在上,却又让人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傲气。

不仅是池小忆二人,即便整个天辰宗弟子见到她,都会生出恭敬之心,她就是天辰宗主,萧紫烟。

萧紫烟目光略带疼爱的看着眼前的这两个弟子,这两个弟子,一个调皮活泼,青春动人,让她时常感到开心,另一个温婉宁静,仿佛就是她年轻时候的样子。

“师父,你快救救这个少年吧,再拖延下去,恐怕他就不行了。”池小忆轻快的掠到萧紫烟身前,拉了拉她的袖子,催促道。

看到池小忆的举止,一旁的师姐暗暗好笑,师父萧紫烟,在天辰宗恍若神灵般的人,谁都不敢与之轻易接近,偏偏这个小师妹毫不在意,仿佛将师父当成了普通的亲人长辈一般。

萧紫烟摸了摸池小忆的脑袋,目光望向彩云舟的少年,伊始她尚未太在意,可看清那黑色雷弧时,如星空般的眸子竟是微微凝了凝。

她伸手对着少年一招,一缕黑色的雷弧就倏地落在她手中,这蕴含可怕能量,足以毁灭地品圣器的黑色雷弧,在她白皙的玉手中,就如同一条挣扎的小泥鳅,展现不出丝毫威力。

“竟然墟!”萧紫烟看着这丝雷弧,脸上也浮现淡淡的凝重之色。

听到萧紫烟的话,池小忆的师姐面色微变,而池小忆则是一头雾水,不解问道:“师父,什么是墟?”

萧紫烟手掌握了握,将手中的黑色雷弧彻底毁灭,然后目光扫过池小忆二人,沉声给她们解释起来。

世人皆知,在这天地间存在一个神秘的地方,名为九幽。上有圣境,下有九幽,九幽神秘莫测,完全是神圣的对立,它象征着怨恨、毁灭、邪恶、杀戮和暴戾,然而对于常人来说,九幽却只是存在于传说之中,极少有人知道真正的九幽是什么。

唯有那些真正的强者才知道,九幽是真正的存在,九幽被这些真正的强者们成为九幽界,它完全就一个是充斥着杀戮邪恶的世界,而九幽界中的生灵,被统称为魔族。

这些强者们还发现,在神圣大陆上凶名昭著的血海,实则就是神圣大陆世界和九幽的连接之处。

而在九幽界中,有一个极其可怕的地方,那里是九幽界中邪恶杀戮气息最浓郁的地方,即便九幽魔族们都不敢轻易接触那个地方,那里就叫做“墟”。

远古之初,圣者们虽然知道九幽,但并不知有墟的存在,直到有一天,一名生活在普通门派的玄圣,他的门派遭到毁灭,后来家人也全部被人屠杀,在极度的怨恨下,这名圣者意识中诞生了一丝诡异的黑色力量。

那名圣者是名火系圣者,在他意识中的火焰沾染了这黑色力量后,那火焰竟拥有了极致了毁灭力。

掌控这黑色火焰后,那圣者脑海也充满了杀戮,后来他就凭借这沾染神秘黑色力量的火焰,找到了毁灭他门派的那个家族,将那个家族上千人全部屠灭。

可是在经过这场的屠杀后,这圣者的意识仿佛被杀戮控制了,成了一个杀戮魔头,竟然发狂的把那家族所在的城市也给全部屠杀,全城八十多万人,不分男女老少,皆被杀死。

这件事顿时引起周围大门大宗的注意,幸亏那个圣者的修为,后来在几大门派联手将,合力将此人斩杀。

不过此事虽然诡异,但人们都不知道原因,加上被屠杀的只是一个寻常的城市,并未引起那些真正的强者注意。

时间一晃就是两千多年,那个圣者的事情更是被人们近乎完全遗忘,可就在这时,在大陆东南部的一个二流城市中,有一个地圣强者不知遭遇了什么惨痛的打击,也是突然疯狂的杀戮,其症状,和两千年前那个玄圣一模一样。

这个地圣强者是名风系圣者,他的圣力中,也沾染了那黑色能量,结果这个二流城市中,除了少数人逃走外,其余上百万人,都被他屠杀至死。

这名地圣强者突然掌握如此恐怖的毁灭力量,而且神志不清,完全为了杀戮而杀戮,这造成的轰动,远比当年那个玄圣要强。

周围几个宗派为此派出了几名天生强者去围杀此人,可让人震骇的是,最终竟是那几名天圣强者反被杀死。

这名地圣强者击杀几名天圣后,狂性更为可怕,在短短两天时间内,把另外一座城市也屠杀一空。

这时此人的疯狂杀戮,终于惹来众怒,几个真正的大型宗门,派出了宗圣强者,最后三名宗圣联手将这名地圣击杀。

不过这名地圣在临死之前,意识终于恢复了一丝清醒,他也同样极其悔恨,便将这股神秘诡异的黑色力量告诉那别人。

通过这名地圣的叙述,人们得知,原来当一些人遭遇极其残酷的打击后,内心会生出极端的怨恨,往往越是意志坚定的人,这样的怨恨就会越深。而当这怨恨达到一定程度时,有可能和天地间一个神秘的意识深渊沟通,那个神秘的深渊中,蕴含着恐怖的杀戮邪恶力,只有沾染上一丝,而且没有及时控制的话,人就会被杀戮的意志给控制,成为杀戮魔头。

这个神秘的深渊究竟是什么地方,一直让人们疑惑不已,一直到数千年后,有一名天圣巅峰强者,也在偶然之中沟通了那个神秘的意识深渊。不过这名天圣巅峰强者精神力比那两名玄圣和地圣强大的多,他及时的控制住了自己,而且诡异的消失。

在消失之前,他在居处留下了一则讯息,原来那个邪恶神秘的意识深渊,竟然是九幽最深处一个名叫“墟”的地方。

冥冥之中存在一种法则,当意识中的怨恨悲伤达到一个极点时,在偶然的机会下,会和那个墟之地产生共鸣,从而打开墟之门。

墟之地,无疑是天地间最为恐怖的地方之一,里面的力量每一丝都拥有惊天动地的毁灭性,同样也蕴含强烈的邪恶杀气,常人只要沾染上一丝就极其危险,若不加以控制,就会被那邪恶的杀气所控制。

在后来,时隔千年,也偶然会诞生一些拥有墟之力的圣者,每次墟之力诞生,都会引发一场浩劫,而那些拥有墟之力的人,不是被邪恶意志完全控制最终被人杀死,就是突然诡异的从世间消失。

但不管如何,墟之力的恐怖铭刻在了人们的心中,也正因墟太过可怕,流传到世间只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故而关于墟的内容信息,被各大门派封存在古老的卷轴之中,如今也只有那些顶级的宗派或强者之间,才知道墟的存在。

然而没有想到,如今墟之力,竟是会出现在一个年纪不到十七岁的少年体内。

……

池小忆无疑是一脸震惊,她没想到自己居然捡回来一个这么可怕的少年,而她的师姐,虽然也知道一些有关墟的信息,但并没有这么全面,在萧紫烟讲述后,她内心同样波澜起伏。

而且这少年才十六岁,那他究竟经历了什么,才能产生那么深的怨恨和悲伤?

“师父,那么这个少年岂不是很危险?”池小忆的师姐敛去眼中的同情,忽然惊了惊,说道。

“为师在这你们还担心什么,而且这个少年遭受如此严重的创伤,再危险又能如何。”萧紫烟微微一笑,墟之力虽然恐怖,但是眼前这少年本身修为不过是玄圣巅峰,根本不放在她眼中。

“就是,我看这墟之力也没有传闻中那么可怕,刚才师父不是轻易的就将之毁灭了。”池小忆一脸的不以为然,撇了撇嘴道。

萧紫烟轻轻敲了敲她的头,笑骂道:“墟之力岂容小觑,我能轻易毁灭这墟之力,只因这少年的修为太弱,想必墟之地中的力量来说,这少年沾染的墟力,只能算是汪洋中的一滴水,若换做一名天圣强者,即便为师我也没有把握对付。”

闻言,池小忆不由暗暗咋舌,在她心目中,萧紫烟可是无所不能的,连萧紫烟都对墟之力忌惮,这墟之力可想而知有多可怕,她目光复杂的望着这少年,道:“师父,那这个少年我们该如此处置?”

“这少年修为不过是玄圣,他体外都有墟之力外溢,说明他已经被墟的意志控制了许久,原本的意识等同于是死了,即便救活了到时也不过是个杀戮武器罢了。”萧紫烟摇了摇头,话语中宣判了少年的死刑。

池小忆神色忍不住有些黯然,这可是她救的第一个人,没想到竟然已经没救了,对于萧紫烟的话她可不会有丝毫质疑。

“咦?”可就在这时,萧紫烟眼中却是忽然射出两道惊异的光芒,动容道:“不对,这少年的自我意识居然没有完全灭绝。”

萧紫烟的声音让池小忆二人都惊了惊,她们还从未见过师父这样吃惊的样子,旋即也不见萧紫烟怎么动弹,她的身形就倏地出现在少年身边。

萧紫烟在少年身边蹲下,伸出雪白的右手,将手指按在少年的额头部位,灵魂力量弥漫了出来。萧紫烟的灵魂力量磅礴得难以想象,在这灵魂力量面前,池小忆二人都感觉极为渺小,就仿佛是人类在面对苍穹一般。

这灵魂力量轻易就进入少年的脑海中,将里面探查了一番,片刻后萧紫烟脸上惊奇之色更浓,讶异道:“奇怪,这少年的意识已经近乎被邪恶意志完全占据了,可他灵魂深处却有股神秘的力量,居然让那墟的力量都无法渗透进去,就是这神秘的力量,让少年的意识始终保持着一丝清明。”

“师父,那神秘力量究竟是什么?”池小忆的师姐眼眸中异光闪动,这少年不仅拥有墟力,灵魂深处竟还有能抵抗墟的神秘力量,看来这少年很不简单。

萧紫烟淡淡的摇摇头,苦笑道:“为师也不知,那神秘力量所笼罩的区域,即便为师的灵魂力量也无法渗透进去。”

萧紫烟此言让池小忆二人齐齐露出不可思议之色,萧紫烟可是宗圣强者,如今她竟也无法探清这神秘力量,这已经完全超乎两人的想象了。

不过这少年带给她们的惊讶还未结束,萧紫烟很快发现,这少年眉心内居然还有一颗龙眼,这龙眼并非普通龙族的眼睛,而是远古真龙之眼。要知道,炼化龙眼的难度比起得到它的难度还要高,这少年不仅得到真龙之眼,居然能够将之完全炼化。

“这个少年倒是很有趣呐。”萧紫烟饶有兴趣的看起这少年来,星辰般的瞳子中浮现波动。墟之力,连她也看不透的神秘力量,还有真龙之眼,这些东西每一样都足以引发轰动,可这个少年身上却同时拥有,哪怕萧紫烟也对这少年升起浓郁的好奇心。

“青羽,去我房间将听雪阁的钥匙取来吧。”萧紫烟站起身来,看着池小忆的师姐道。

舒青羽身子微震,抬头看着萧紫烟,失声道:“听雪阁?师父,您要救他?”

“当然,这么有趣的少年,若就这样死了,未免太可惜了。”萧紫烟笑了笑,道:“这个少年不仅还有一丝意识清醒着,而且还拥有龙眼,这两样缺一样我都救不了他,但现在却是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