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77章 十大宗派

第两百七十七章 十大宗派

嗯,还有订阅,谢谢啦

————————

池小忆眼睛明净清澈,灿若繁星,听到萧紫烟为她作证,她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一样,略带小得意的看着陈扬道:“现在总信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了吧”

陈扬面色依然冷漠,但看向池小忆的眼神却温和了许多,他不禁想到了上官雨,她们的性子还真有些相似,都是那样的天性烂漫。

瞧着陈扬对自己的话仿佛没什么反应,池小忆翻了翻白眼,跺了跺脚道:“臭石头,又冷又硬。”

陈扬毫不介意,神情依然如冷潭般不兴波澜,淡淡问道:“那请问池姑娘,不知这里是什么地方?”

萧紫烟眉宇间透着丝丝缥缈之意,眼中含笑的看着两人,对池小忆她依旧是那般宠溺,而陈扬那冰冷实则平和的心境,则让她觉得越来越欣赏。

听到陈扬询问自己,池小忆本就活泼开朗,顿时觉得他也不那么可恶了,微笑着道:“你可听过神圣十大宗派?”

“十大宗派?”陈扬眉尖不经意的挑了挑,语气中带着浓浓的疑惑。

“不错,在神圣大陆上,有十个传承悠久实力极强的宗派,并称为神圣十大宗派。”池小忆缓缓解释道:“这十大宗派,分别是归墟宗、青崖门、神器阁、漠荒谷、天煞、风雨宗、圣药宗、天辰宗、云袖派和不夜城。十大宗派中,归墟宗、青崖门和神器阁,在宇商帝国,漠荒谷、天煞和风雨宗,在天宁帝国,圣药宗、云袖派以及我天辰宗,则在大夏国境界,剩下的不夜城,则在北极不夜城。

“十大宗派,每一个都拥有极强的实力和深厚的底蕴,哪怕是帝国也不敢小觑,它们就是外界常人所说的隐世势力。而作为十大宗派,与世俗的势力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十大宗派都拥有自己的洞天界。”

“洞天界?”这无疑又是陈扬没有听说过的存在。

池小忆轻轻一笑,道:“洞天界,就是一些超级强者,运用空间规则和一些其他特殊手段,构造的独立空间。而既然称之为界,里面必须要拥有一个世界所具备的基本功能,如四季变换,生灵循环等。而能够构造洞天界的强者,修为最低的都至少是荒境圣者,也就是皇圣强者。我天辰宗的天辰洞天界,就是天辰祖师萧重楼在上古时期构造的洞天,而且经过数万年的完善,这里的范围已经大到常人难以想象。”

听到池小忆的话,一股深深的震撼感,从陈扬心中油然而生。十大宗派,这完全是他以往无法接触到的层次,他也没想不到,自己竟会无意中来到一个实力如此惊人的地方。

自成洞天界,而且传承自上古,祖师更是皇圣强者,这一切,让陈扬清楚的了解到天辰宗是一个什么样的势力。可以说,无论是白云郡、北风城还是楚青城,里面那些势力在天辰宗面前,都是蝼蚁,恐怕只要天辰宗随便动动手指头,楚青城里那些所谓的一流势力,都会在朝夕间灰飞烟灭。

只不过当听到云袖派三个字时,陈扬的内心都不可避免的一阵刺痛,但他将这份情绪隐藏得很深,不会让人轻易察觉。

“陈扬,既然师妹已经将本宗的情况告诉了你,你也应该说说你怎么会出现在我天辰宗吧?”这时,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舒青羽开口道。

舒青羽声音和她的气质一样,极为温和,让人如沐春风,不过陈扬感觉到,她对自己隐隐有着一丝戒备。

对此陈扬也不觉得什么,毕竟自己突然出现在天辰宗,太过诡异,不让人觉得奇怪才不对劲。在得知天辰宗的强大后,再加上萧紫烟和池小忆对他都有恩情在,他已经动了心思要留在这里,只有在高手云集的地方,他的实力才能得到更好的提升。

既然要留在这,那他的身份迟早要告诉别人,因此他也根本没有隐瞒,将自己出现在望山村,以及莫名来到天辰宗前的一切不涉及隐秘的地方都说了出来,甚至连父母的亡故,他的复仇乃至夏清影险些死亡都一一道出。他也很清楚,这些东西,即便他不说,以天辰宗这样的实力,调查起来也极为轻松。

而在这个过程中,提及父母亡故和夏清影时,虽然他克制得很好,可眼中的悲痛还是难以掩饰。

舒青羽和池小忆早已惊呆了,陈扬的经历对她们来说是难以想象的,这每一件发生在常人身上,不疯就是万幸了,她们也终于明白,为何他十六岁就能拥有墟。

萧紫烟也不由动容,她真正惊讶的是,陈扬在历经那些惨痛遭遇后所表现的不屈和坚毅,面对父母亡故,他伤痛之极,却更不屈,即便是对比自己强大不知多少倍的家族,也丝毫不惧,最终更是成功将之覆灭,面对那名为夏清影女子的命危,他表现出的也同样是不屈,敢于向血族复仇。

或许,正是这种发自骨子里的不屈,才能让他沟通墟之门,自古以来心生怨恨的人那么多,却只有那么少数几人能诞生墟之力,这无疑说明,这几人都有他们最为特殊的东西。现在萧紫烟已经能够肯定,这种东西,正是对于命运的不屈服,是一种发自骨髓的逆意,这种品质,也是意志中最为珍稀的一种。

绝大多数人,心中都有种不屈和倔强,但是往往在命运面前屈服了,敢于逆人、逆天和逆命运的人,可谓是亿中无一。

她看向陈扬目光多了几分慈意,微笑着道:“为了救你,我可以花费了不少精力和珍药,因此你是逃不掉了,从今以后,就乖乖的留在天辰宗吧。”

陈扬心中一暖,萧紫烟的话虽然有些玩笑,但听得出她对自己的照顾,他仿若信徒般对她施了一礼,道:“晚辈从今以后,就是天辰弟子了。”

萧紫烟莞尔一笑,道:“嗯,不过嘛,宗规森严,绝不能破,陈扬你刚入天辰宗,还无法进入内门,只能算是外门弟子。”

陈扬愣了愣,但并无异议,点头道:“是。”

萧紫烟望了眼池小忆,道:“陈扬是你最先救回来的,安排他去外门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大概情绪仍旧受到陈扬之前讲述的遭遇影响,池小忆这回没有顽皮了,道:“弟子遵命。”

萧紫烟深深的往她一眼,转向陈扬道:“陈扬,以你的毅力,想必很快能够进入内门,至于宗内不解之处,等会你都可以向小忆询问。”

“是。”陈扬神色虽冷漠,但语气甚是恭敬。

“你这石头,快跟我走吧。”池小忆毕竟本性活泼,内心的悲伤很快就消散了不少。

陈扬随着池小忆走出了紫竹楼,然后池小忆单手微晃,一艘巴掌大小彩舟就出现在她手掌。在陈扬惊异的目光中,池小忆将那彩舟一抛,它顿时就变大到六米长两米宽。

没等陈扬发问,她就解释道:“这是师父炼制的彩云舟,上来吧,若是不能飞行,凭借你我的速度,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到外门。”

陈扬面色不变的跟池小忆上了船,内心则暗惊,听池小忆的话,完全可以想象这天辰宗有多大,池小忆也是灵圣强者,她要借助彩舟去外门,那内外门间的距离定是极远。

彩云舟一路上御风穿云,陈扬则观望着下方的景象,飞出那紫竹峰不久后,陈扬就看到,在那山脉之中,有一格外雄伟的山峰,上面矗立着一座恢弘无比的巨殿。巨殿地面以青石铺就,周边可见白玉雕栏,更有十八根青色巨柱。

那巨殿紫金为顶,青铜为壁,高百米,上面溢出淡淡光辉,在那殿门正中,悬挂着一巨匾,上面以紫金镶着三个大字,天辰殿。

察觉到陈扬的吃惊,池小忆笑道:“那便是天辰殿啦,不过等会还有得让你吃惊呢。”

随后果然如池小忆所言,陈扬在这一路上,常见关山雄奇,更有大河奔流,浩瀚湖泊,这当真不愧是洞天界,里面的一切,堪称一个独立小世界了。

不久后,两人飞到山脉中段,陈扬望见,在那中央处,有着一座直插云霄的巨塔,高度不下千米,这巨塔上传出的浓郁到极致的灵气以及那磅礴的威压,让陈扬更是心惊。

“那便是天辰古荒塔了。”池小忆望着那巨塔的目光,充满着向往,还有一丝小小的贪婪。

“古荒塔?”陈扬压下内心惊讶,诧异道。

“在我天辰宗,最出名的,就是三塔,万兽塔,通天塔和古荒塔,每一座塔都堪称夺天地造化。就说这古荒塔,它最大的作用就是用来的修炼,越往上,天地灵气越浓郁,修炼的速度也越快。不过与此同时,越是往上,承受的威压也越大,通常人只能在中间以下修炼,上面大多数都是长老级别的强者在那修炼,在弟子中,只有少数几人能上去。”

陈扬眼中浮现一抹不可思议的之色,如此说来,这巨塔岂不是一座修炼加速器,有它在,天辰宗弟子实力想不强都难,可是他也极为疑惑,道:“这古荒塔为何会有这等逆天功效?”

“在那塔顶,封存着一颗传自上古荒兽的内丹。”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