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85章 雷血

第二卷 殇风 第两百八十五章 雷血

天辰园中,树木繁茂,郁郁葱葱,四处长满奇花异草,甚至有泉水潺潺涌动。

陈扬望着眼前景象,目中含着惊异,本来他以为,这院内到处只有光秃秃的石碑,却没想到,竟是个这般幽美之地。

当然,更吸引他的东西,无疑是那些大小不一的石碑,他明白,那些就是天辰碑,上面记录这天辰宗先辈们的修炼心得和领悟。

“天辰碑,越往里面,其刻录者的实力越强大,在天辰园的中心,那里的天辰碑,都是天辰宗上古时期的先祖们留下来的。”望着前方一排排的天辰碑,务虚眼中透着浓浓的敬仰,口中则不忘给陈扬解释。

陈扬心神微震,天辰宗上古时期的先祖,那是何等强者,他都恨不得立刻就去看一看那些顶阶强者们的感悟。

看到陈扬的表情,务虚没有丝毫意外,他带过不少人进入天辰园,那些人第一次来到这里,也都是这样的,他正色道:“不过要切记,并非选择越强的天辰碑就越好,选择的天辰碑,最好还是最适合自己的。而且我必须告诉你,那些上古先祖们刻印的天辰碑,一般人根本就无法靠近。”

听到务虚的话,陈扬先是一愣,旋即似有所悟,道:“威压?”他对威压可是深有体会,无论是收服九天炎雷还是山河印,他都面临过可怕的威压。威压,实则就是一种强大的精神意志,实力越强的存在,精神意志就越强,对人造成的威慑和压迫就越可怕。

务虚目中掠过一丝异色,看向陈扬的眼神也多了些欣赏,点头道:“不错,正是威压,实力越强的圣者,刻录的天辰碑,威压也越恐怖。我天辰宗上古时期,传闻那些先祖中有达到皇圣级别的存在,他们刻录的天辰碑,没有宗圣的精神力,根本无法靠近,一旦靠近,绝对承受不住,立刻会灵魂崩溃。”

对于务虚的话,陈扬没有丝毫质疑,无论是九天炎雷和山河印,若非它们的力量被封印了不知多少倍,威压也降低了许多,否则当初自己根本没有机会靠近它们。

务虚带着陈扬朝着里面走去,说道:“由于你是第一次来,因此你可以有一刻钟的时间先选择好石碑,这一刻钟不计入你观摩参悟的时间内。”

闻言,陈扬微微松了口气,他还真担心选择的时间也计入观摩时间中,那样他几乎就没多少时间来参悟了。

陈扬视线缓缓的在周围扫视,那些石碑上,刻录的东西都各不一样,有的是符文,有的是圣纹,有的是图案,而且体系也不同,基本各系的内容都有。

他发现,即便是一些毫不起眼的石碑,上面的气势和威严也不凡,让人感觉有很大的压迫力,他不由惊异问道:“务虚大人,要在这天辰园内刻录石碑,在境界上有没有什么限制?”

“限制?”务虚笑了笑,道:“可以说,有也没有,任何人都可以在这里刻录下自己的感悟,宗门对此不会有丝毫的干涉,但是,这天辰园里的石碑,其本体材质都是元磁石,可以说,修为没有达到天圣,根本无法再上面留下丝毫痕迹。”

陈扬目光一凝,之前他就感觉到,这天辰碑的材质很不寻常,否则上面的字符图案也无法传承千年甚至万年不散。可他仍旧未想到,这石碑竟如此恐怖,修为没有达到天圣,无法在上面留下痕迹,这元磁石未免也太过惊人,可以说即便庚精也远远比不上。

陈扬还发现,这天辰园内,并不只有自己一人,还有不少其他弟子在这里面,这些人,必定也是通过了通天塔的弟子。

不过他目光没有在这些人身上停留,他更关注的是那些天辰碑,他不断的观察着那些天辰碑,想要找到适合自己的。

他只有一刻钟的时间内挑选,因此那些其他系的石碑,直接被他掠过去,他专门观看雷系圣者刻录的石碑。

不久后,他看到了一块雷系圣者刻录的天辰碑,那天辰碑上,刻着几道神秘的圣纹,那些圣纹上刻着几个字“一雷绝尘”。

陈扬目光微亮,这显然是一种强大的圣术的修行领悟,而天辰园中刻录者至少是天圣,那么这门圣术的品阶,很可能达到天品。

陈扬终于体验到了一把在大宗派内的好处,这样好的修炼条件,外界是绝对没有的。一门天品圣术,若是流落在外面,不知会引来多少人争夺。他现在也深切的明白到,为何这天辰园外面会布下一层那么恐怖的杀伐结界,这天辰园里面的东西,的确太珍贵了。

但陈扬脚步并没有停下,他还是不少时间来选择,不必急着这么快就做出决定,后面说不定还有更适合他的天辰碑。

一分钟后,他再度来到一块天辰碑前,那天辰碑上,是一片残雷影子,碑文右侧,刻着??“雷影”两个不大不小的字。

陈扬深吸一口气,他发现自己更为心动了,但越是这样,他越清楚,不能太快做决定。

他抬起头,正要朝前走,可忽然间,他的目光看到了这天辰园的中央,那里矗立的天辰碑,格外的高,别的天辰碑,一般高几丈,可那中央的天辰碑,却是高十几丈甚至百丈。

而此刻,陈扬的眼睛,就被一块一百丈高的天辰碑给吸引了。

那天辰碑上的内容极为模糊,可他依然隐约看到,那上面,刻着一片血色的点,而碑文上方,两个无法形容的字体印在那“雷血”。

然而仅仅是这样看了一眼,陈扬就感到自己的气血猛地翻滚,大脑陷入一片剧痛的眩晕之中。

“噗嗤”他口中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脚步情不自禁的朝后倒退几步,脸色一片苍白,眼中也露出惊悸之色。可尽管如何,那几个血色的残点,那“雷血”两字,却是深深的铭刻在了他脑海深处。

“怎么了?”一旁的务虚见状也是吓了一跳,他只看到陈扬朝着那中央看了一眼,就变成这副模样,急忙问道。

“太可怕。”陈扬拭了拭嘴角的血迹,露出一抹苦笑,道:“务虚大人,你说的没错,那中央的天辰碑,果然不能去看,我仅仅看了一眼,就受伤了。”

但是他说完这样一句话后,务虚却是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用一种怪异之极的目光看着陈扬。

“务虚大人?”务虚的目光,让陈扬有些莫名其妙。

良久后,务虚才回过神来,却仍旧不禁失声道:“你的意思是,你看到了中央那天辰碑上刻录的东西?”

陈扬更是疑惑不解,可他并不知道务虚为何这样惊讶,点头道:“不错,不过我只看到一些模样的图案和两个字,其他的还来不及看,意识就陷入空白了。”

务虚脸上浮现浓浓的难以置信,道:“你可知道,那中央的天辰碑,都是上古的先祖们留下来的,修为没有达到天圣,根本连那石碑都看不清,你修为只有灵圣,竟然能看到石碑山刻的东西,那至少要天圣巅峰才能做到。”

听到务虚的话,陈扬也是眼瞳一缩,心头狂震,他这才明白务虚的震惊从何而来,他现在也无比惊讶,天圣才能看到的天辰碑,自己为什么能看到?

“妖孽,妖孽啊。”务虚连续自言自语的说了几声,这才挥了挥手,神色凝重道:“记住,刚才的事情,千万不要泄露出去,别告诉任何人。”

陈扬猛地抬头,惊异之极的看着务虚,在他想来,这样的事情,以务虚的身份,应该立刻上报宗门才对,他为何要让自己保密?

似明白陈扬的想法,务虚紧紧盯着陈扬,声音低沉道:“我是出生于天辰洞天世俗界,后来凭借天赋进入了天辰宗,现在更是成为了通天塔执事。可以说,天辰洞天,就是我的家,我忠心的对象是天辰宗,是我的家,而不是天辰宗的某个人。你刚才看到中央天辰碑的事情,太过震撼,一旦传出去,不仅对你不利,还可能引起宗门某些人的歪心思。在我看来,没有什么比宗门稳定更重要,这个消息放出去,只会成为定时炸弹,既然如此,那还不如永远的隐藏下来。”

陈扬感受到务虚眼中的真诚,对于这人也暗暗佩服,不过若是换了他话,恐怕也会和务虚这样做。他很清楚,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有人在,便永远不可能缺少争斗,刚才的事情若传出去,会引发什么事情,谁也不能肯定,因此还不如将之隐藏。

他面色慎重的点点头,道:“木秀于林,风必吹之,此事事关我自身安危,我自然不会傻到泄露出去。”若是他现在拥有通天塔排名榜上前五的实力,对此事就根本不必隐瞒,但现实是,如今的他,还很弱。

不错,置身于天辰宗内,陈扬真正的感觉到,自己太弱小了,天辰宗就如同一片原始森林,而自己仍旧只是一颗小树苗,要想不被埋没,就必须不断的成长,变成参天大树。

“好吧,刚才耽搁的两分钟,算是我免费赠送给你,你继续观看吧。”或许意识到陈扬的不凡,务虚说话的时候,也隐隐带有一丝开玩笑的语气。

对此陈扬也很是欣慰,这务虚的实力有多强他不知道,总之他看不透,这样的人,能对自己又好感,这对自己在宗门立足是有好处的。

陈扬又连续观看了几块天辰碑,时间已经过了大半了,就在这时,他脚步停了下来。

在他左侧二十丈外,有着一块高八丈的天辰碑,这天辰碑上,刻画着许多飘落的叶子。陈扬紧紧的望着那些叶子,那些叶子,不是普通的树叶,身为一个雷系圣者,他一眼就看出,那些叶子是由雷能凝聚而成的的。

看到那石碑,陈扬感觉自己恍若陷入一个奇特的场景中,那就是天空中不断的飘着一些雷能构成的落叶,一片、两片、十片、百片……万片、十万片……

到了后面,陈扬猛地清醒过来,太惊人了,每一片雷能叶子中,都蕴含强烈的雷能,试想一下,若是十万片落叶,那该多恐怖

他回过神来后,就看到那石碑上左上角,刻着两个很秀气却不是风骨的字——雷叶。

很简单的名字,却是无比的形象,那石碑上的图案,不正是无数片雷叶么

“时间要到了,选好了么?”这是,务虚开口询问,旋即他还笑了笑,道:“呵呵,若是还没有,我可是徇私舞弊一下,给你延长点时间,我想,这点权利我还是有的。”

陈扬脸色依然冷漠,可目光平和了不少,这务虚,刚相处时,觉得啊比自己都还要很冷酷,可熟悉之后,却发现他很有趣,连徇私舞弊这种事,就能直接说出来。但陈扬也明白,这是务虚将自己看成朋友的缘故,人和人的关系,有时就是这么微妙。在一开始,两人都是陌生无比,也没有想过会结识,可是,在陈扬看到那中央石碑后,两人间拥有了一个共同的秘密,这个秘密还是瞒着整个宗门的,这样一来,两人的关系就拉近了。

但陈扬已经选好了,自然不需要更多时间,前面那些天辰碑也让他心动,还没有这雷叶这样让他痴迷,他指着左边的天辰碑道:“不用了,我就选这块天辰碑。”

“既然如此,你就好好参悟吧,记住,时间只有一个半小时,这在守塔长老那可是有记录,我没法在给你徇私舞弊了。”务虚笑着点点头。

可就在这时,在十余里外的一块区域,却忽然传来一阵猛烈的能量波动,连带空气都震荡起来。

陈扬和务虚同时望了过去,只见在一块天辰碑前,站着两个青年,这两人身上散发的气息,都让陈扬心惊。

左边那青年,穿着一身蓝衣,强大的气势自他体内若洪水般涌出,与此同时,他身边那名银衣青年,也不甘示弱,和他进行着对抗。

“钟元华,过了这么久,你还是没有说什么长进。”那个蓝衣青年嗤笑道。

银衣青年同样嘲讽道:“彼此彼此,我看你也不过如此,或许无需多久,我就能超过你了。”

陈扬一怔,他没想到,居然会在这,见到通天塔排名榜上第三和第四的两位强人。

——————

这一章四千字,比三千字多了一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