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03章 突破晋级

第三百零三章 突破晋级

望着那被击飞的郑浩,古荒塔第一层内陷入一片寂静之中,半晌后,周围才传出一阵阵倒吸冷气的声音。

若之前钟林被陈扬击败,众人还只是微微动容,那么现在就是震惊了,若非看到别人眼中也同样是惊色,他们甚至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一个三品灵圣,竟然击败七品灵圣,而且那个七品灵圣本身就根基浑厚,哪怕是越阶挑战,这也太夸张了吧?

至于最后那道金光是什么,虽然没有几人看清楚了,但是这不妨碍人们对陈扬的忌惮甚至畏惧,之前那些幸灾乐祸的人更是吓得脸色有些发白,生怕陈扬来找他们的麻烦。

郑浩身体重重的摔落地面,胸口和嘴角都带着血迹,可对体内的伤势他却恍若未觉,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死死盯着陈扬。

怎么可能?他堂堂一个七品灵圣,怎么会被一个三品灵圣击败?郑浩似乎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嘴中再度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猛地晕了过去。

距离郑浩不远处的钟林,更是吓得双腿有些哆嗦,他本来还指望郑浩给他报仇,可是现在,郑浩却被那少年收拾了,那少年比他想得还要可怕。

陈扬冷漠的扫视跟随郑浩一起前来的那群弟子,眼中寒光一闪,喝道:“还不快滚。”

刚才这些弟子对陈扬还是冷嘲热讽,可现在一听到陈扬的冷喝声,当即是一阵激灵,慌忙抬着郑浩和钟林就朝着外面狼狈逃去。

在郑浩等人离开后,陈扬没有再理会别人,继续进入修炼室中闭关修炼,他相信,经过这一番立威后,接下来一段时间内,绝对不会有人再来打扰他了。郑浩的实力也的确很强,最后若不是他使用处山河印,要击败此人还真要花费一番手脚。

轻轻的吐了口长气,陈扬将修炼室房门再度关上,缓缓的在那蒲团上盘坐下来。他闭上双眼,心神很快就沉静了下来,逐渐的进入修炼状态之中。

哪怕他的修炼速度,比起同龄人说已经是超快了,但是陈扬没有丝毫的满足,他的目光,早已不局限于同龄人身上。哪怕是见到白若衣那种人物,他也没有半分的紧张局促,能够用平常心对待。

“莫家,洞阳宗,血族”陈扬脑海中闪过这几个势力的名字,尤其想到最后的血族,他心中那刻骨的恨意也忍不住翻滚起来。他要不断的提升实力,现在的他,在仇敌面前太弱,别说报仇,他此刻的实力弱得仇敌一根指头就可以压死他,可以说连报仇的资格都没有。

无名雷诀始而随着他心神运行起来,他的身体顿时成了一个漩涡,周遭的灵气浩浩荡荡的朝着他涌了过来,不断的汇入他体内。

丹田之内,那尊圣轮开始缓缓的转动,它一转动,就如同是一座山岳在动,陈扬的圣轮中,蕴含的能量实在太过恐怖,相当于其他三品灵圣圣轮能量的十多倍。

在时间推移下,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快到后面只能看到一团紫黑色的影子了。

在寻常灵圣体内,有三尊三轮,元轮、玄轮和灵轮,以往的陈扬也同样如此,但是现在,他体内只有一尊圣轮,圣轮就是圣轮,没有其他名称的区分。

古荒塔的确当得起陈扬当初对它的称呼,修炼加速器,在浓郁灵气和强大威压的双重效果下,陈扬的修炼速度,远胜平时,短短一个小时的修炼,相当于平日十个小时的修炼。当然,这样的修炼速度,也是大量的代价换来的,每个小时一过,陈扬那身份玉牌中的星辰点就减少十点。

陈扬早已发现,他的圣轮上拥有三道紫色圣纹,原本三尊圣轮共有二十三紫色圣纹,可是现在在圣轮凝练为一后,只有三道紫色圣纹了。不过不同的是,在前两道圣纹上,每道都有十个小星点,而第三道圣纹,上面只有三个小星点。

而此刻,随着大量能量源源不断的涌入体内,那第三道圣纹上,出现了第四个模糊的小星点。

修炼之间恍若感应不到时间的流逝,转眼之间,三天过去了,在古荒塔第一层内修炼三天,那可是相当于外界一个月。

沉浸在修炼中的陈扬,并不知道,在这三天内,他所在的修炼室,可是引起了不知多少人的注意。

以三品灵圣的修为,却连续击败五品灵圣钟林和七品灵圣郑浩,强势的震慑全场,这足以让陈扬受到人们的瞩目。而且在陈扬击败郑浩后,他的名字便是被人给说出来了,毕竟三天前陈扬和白若衣的谈话可是不少人看在眼里,这些人都知道那青衣少年就是陈扬。

面对远朝自己两品甚至四品修为的对手,陈扬不仅应战,最终还获胜了,这样超级大越阶战斗,让听到这消息的弟子,对于陈扬都是产生了浓浓的兴趣。

在这个世界,向来是强者为尊,天辰宗这样的大宗派内更是如此,在这里面,强大的背景虽然具有一定的震慑作用,但是其效果却

远不如外界。毕竟大家同属天辰宗弟子,若是你修为不够还想嚣张跋扈,哪怕你背后的人也不会为你出头,没有实力,即便有背景也没有多大作用。

而陈扬的修为虽然不高,可实力却不弱,潜力更是令人期待,击败超过自己四品的强者,且在第一次闯通天塔就连过两层,这样的人只要不夭折,将来必成强者。

当然也有不少人不以为然,有人认为陈扬的事情可能是以讹传讹,最后被夸大了,有人则觉得陈扬一个新人就如此嚣张,太不把老一辈的弟子们放在眼里,若不打压一下他的气焰,将来恐怕更过分。

还有人更是认为,陈扬很快就要倒霉了,因为郑浩可是有一个强大的姐姐,通天榜排名第二十一的郑玉,那可是地圣强者,对付陈扬这样一个灵圣还不是分分秒秒的事情。

而此时不管外面别人怎么议论,陈扬的心境是古井无波,他依然沉浸在修炼中,而且他的修炼已经引来了一个重要时刻。

经过三天连绵不休的吞吸天地灵气,陈扬圣轮上那第三纹的第四个星点,已经越来越清晰了。

“啵。”一声清响忽然在他丹田内响起,那个第三纹第四星点,在这一刻彻底成形。

陈扬的圣轮顿时一颤,一股无比澎湃的能量,猛然从圣轮中朝着四周涌出,透过他的经脉和毛孔,对着外面不断席卷,整个修炼室内,掀起了一场剧烈的能量风暴。

不过这古荒塔内的修炼室,其建筑材质和古荒塔一样,哪怕这能量风暴再强大,也无法让修炼室颤动半分。

“灵圣四品”良久后,陈扬睁开了双眼,瞳子中满意之色一闪而逝,尽管他还弱,可是只要实力在不断提升,终有一天,他会成为真正的强者。

他看了眼房门凹槽里的宗门身份玉牌,上面的星辰点已经变成了四千八百八十点,足足减少了七百二十点。

“已经三天了么?”虽说修为得到突破,可是这星辰点的消耗速度让他感到有些苦涩,在这第一层还好了,若是到了第二层,这些星辰点只能支撑两天。

陈扬不再迟疑,连忙将身份玉牌取了出来,他可不想过了一会星辰点又减少。

“哪怕星辰点消耗速度惊人,可还是得去第二层啊。”陈扬暗叹无奈,他感觉到,这第一层虽然帮助仍然很大,可是对他的效果已经差了许多,他决定进入古荒塔第二层。古荒塔第二层的星辰消耗度更为恐怖,每小时一百点,但是巨大的代价往往意味着巨大的收获。实力能提升就尽量提升,毕竟星辰点没了,以后还可以找机会赚取。

……

古荒塔第一层,众天辰弟子们在那平台上修炼,偶尔也有些弟子在切磋和交谈修炼经验感悟。

而若仔细一看的话,就可以发现,不少人都会忍不住的朝左侧中间位置的一间修炼室看去,那些目光充满各种各样的负责情绪,好奇、忌惮、敬畏和不屑等等。

这些人都知道,那间修炼室内闭关的人,就是陈扬。要知道,在这古荒塔内修炼,可是要大量星辰点的,而已经修炼了三天,那等于是七百二十的星辰点。众人对此极为疑惑,陈扬刚成为天辰宗弟子不到一个月,他的星辰点从何而来?

当初去世俗界执行斩杀燕国国主任务的内门弟子们,都对这次任务闭口不谈,毕竟那次任务最终奖励被陈扬这样一个外门弟子夺走,说出来只会让他们感到羞愧,因此别人并不知道,陈扬通过这次任务得到了五千星辰点。

“吱呀”突然间,那个修炼室的房门发出一声清响,周围众人顿时目光微亮,纷纷朝着修炼室的房门看去。一时间,这第一层内都有些安静,一道道火热的视线都被吸引了过去。

第一层有些人见过陈扬,看到陈扬出现不禁想到他那天连败韩林和郑浩的举动,暗觉敬畏,至于没见过陈扬的人,则是感到有些好奇。

只见在修炼室的房门开启后,一个身穿青衣的少年神色漠然的从里面缓步而出,对于外面那些怪异的目光,他面无表情,心中却是暗觉奇怪。

不过他从来不喜欢在这种无所谓的事情上寻根究底,没有再去多想,径直朝着古荒塔第二层走去。对于第一层的威压,他已经没什么感觉了,现在只有借助第二层的威压,才能让满足他对修炼速度的追求。

而第一层中那些人,看到陈扬朝着第二层的入口走去,更是一个个惊讶不已,情不自禁的失声议论起来。

“他走向第二层的入口干嘛?”

“天呐,他不会是要去第二层吧?”

“不大可能吧,第

二层,那可是灵圣七品以后的强者才会进去的,而且即便达到灵圣七品,也未必敢去。”

“不错,郑浩就是灵圣七品,他就一直在第一层修炼。”

“不仅是郑浩,有一些八品九品的灵圣,也不敢轻易去第二层,据说那里的威压足以让人举步维艰,更别说修炼了。”

“切,别说郑浩了,他是陈扬的手下败将,他不敢去,陈扬未必就不敢。”

在众目睽睽之下,陈扬走过那长百米左右的走廊,来到了第一层的入口处,可在这入口,却是有两名古荒塔监察者把手着。

他刚来到这里,就立刻被其中一名监察者拦住了,轻喝道:“小家伙,等你修为达到灵圣七品再来尝试进入第二层吧,现在还是老实点在第一层修炼,不要好高骛远。”

陈扬只得停下脚步,有些愕然的看着那监察者,进入里面要灵圣七品?这个规矩他还真的不知道。

不过陈扬可不会就此放弃,对那监察者恭敬说道:“见过前辈,弟子虽然修为没有达到灵圣七品,但是实力却是不弱,请容许弟子前去尝试一番。”

那监察者皱了皱眉,却是坚定的摇头道:“不行不行,曾经也有一些像你这样自以为是的弟子,可后来都出事了。一旦抵抗不了里面的威压,轻则在心中留下阴影,今后修炼受到影响,重则灵魂受创,修为倒退甚至死亡。”

闻言,陈扬心中升起一丝无奈,虽然他的确有自信,毕竟他连九天炎雷的威压都不怕,可是他眼前的监察者不让,他也没有丝毫办法,难道只能在第一层,那样恐怕没有半个月也无法再突破。

就在陈扬暗暗郁闷时,一阵脚步声从身后传来,那两名监察者神色立即恭敬起来,喊道:“赵长老。”

赵长老眼睛扫了扫陈扬,有些诧异道:“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拒绝陈扬的监察者连忙回道:“赵长老,这名弟子想进入第二层,但是被属下阻止了。”

“哦?”赵长老眯了眯眼睛,笑呵呵的看着陈扬,道:“既然这个小家伙要进去,就让他去吧。”

“赵长老”两名监察者神色大变。

而陈扬则先是一愣,接着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他还真没想到,事情会峰回路转,当下对赵长老拱手道:“弟子多谢赵长老了。”

“呵呵,小家伙,加油吧。”赵长老笑容满脸。

陈扬当即不再迟疑,在身后一道道诧异的目光中,朝着第二层里走去。

在他离开后,两名监察者有些焦急的看向赵长老,道:“赵长老,这?”

“出了事我负责。”赵长老淡淡的瞥了他们一眼,然后转身就走,留下两个一脸苦笑的监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