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09章 叶少卿

玄玉宗宗主夏无尘风流倜傥,仪表堂堂,可是这个浮游子却恰恰相反,浑身肥胖,行走间脸上肥肉都抖动起来。

不过陈扬对这倒也不在意,他只是将李征等人带来外界,至于如何发展如何选人,那是李征的事情。

他双目微眯,面无表情的看了浮游子一眼,缓缓道:“浮山宗可是在青州境内?”

浮游子有些错愕,这群人已经到了浮山宗内部,怎么会不知道他们所在,但是他可不敢多问,尤其是那个青衣少年,没由来的就让他感到心寒。

虽然这青衣少年看起比浮游子小多了,可这世道强者为尊,他连忙抱拳恭敬道:“回前辈,浮山宗在青州白石府翰云郡内。”

“白石府?”陈扬眼瞳中寒光一闪而逝,他可是忘不了,洞阳宗就在白石府。但他很快将杀机收敛,虽然他如今实力强大了不少,可和洞阳宗抗衡还差得远。

他朝浮游子淡淡的点了点头,旋即转身看向李征,道:“李征,此地一切便由你自行处理,至于这石洞,就列为禁地吧。”他还必须要尽早回到天辰宗,毕竟外出历练很快就要开始了,而且他相信,以李征等人的实力和手段,绝对能够将这浮山宗给收拾得服服帖帖。

“师父请放心,弟子定然不负师父所托。”李征恭声道,十八名燕国护国战将,也齐声称呼师主。

这一幕让浮山宗众人目瞪口呆,这青衣少年究竟什么来头,竟然是其他十九人的师父和师主。

陈扬没有理会浮山宗众人的目光,轻轻拂了拂袖子,转身朝着那玄经第三洞内走去。

浮山宗众人虽然心机也不错,可是如何是李征这样枭雄的对手,在陈扬离去后,整个浮山宗,很快就被李征等人掌控在手中,当然,这是后话了。

……

外门山脉第一峰,第九院中。

陈扬自晋升内门弟子后,先是去古荒塔内修炼,随后又遇上要外出历练之事,故而他一直还没有更换院落。虽说外门中还没几人知道他晋升内门之事,但外门中已经没有敢招惹他了,谁都知道,在不久前连唐鸣都栽在了他手中,所以陈扬倒是安静的修养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陈扬也并没有浪费,他不断的修炼人灭指,将人灭指使用的越来越熟练,同时他冥想时则不断去领悟那雷叶图,可是雷图实在深奥,他至今也只是捕捉到一丝头绪,根本还没有入门。

他也没有丝毫的不耐烦,雷叶图的威力他最为清楚不过,一旦练成,那是极为恐怖的,可正因如此,要练成也很困难。

“当……”正在修炼中时,一阵阵宏亮的钟声忽然传入耳中,陈扬睁开双眼,立即回过神来,外出历练的时间,到了

三天时间里,陈扬安排了不少事情,可对于那些一直沉浸在修炼中的天辰弟子来说,不过是眨眼间的事情。

他整理一番衣服,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他所要的东西,都在须弥戒和青莲空间之中,他身形如风掠动,直朝内门钟声传来方向奔去。

在天辰宗第一峰天辰峰,天辰殿前的广场前,聚集了不知多少天辰宗的弟子。

陈扬一眼扫去,满峰密密麻麻的人影,对天辰宗的弟子数量,总算有一个直观上的感觉。

此次天辰宗外出历练极为重要,近乎有一半的内门弟子被各自的师父长辈派出。天辰宗内,内门弟子有三万人,即便是一半,那也是一万五千多人。

陈扬来到天辰广场后,很快便遇到了池小忆,自然就和池小忆站在一起,听池小忆为他介绍起天辰宗一些杰出的弟子来,到时舒青羽还没有出现。

在天辰广场最前方的那些人无疑是最为引人注目的,这些人中,有几个是陈扬曾见过的,如通天榜前四的三位,白若衣、江浪和钟元华,其中白若衣对陈扬有所认识,另外两位则是陈扬见过他们,他们并不知陈扬。

扫视一圈后,陈扬忽然注意到一个极为特殊的青年,那青年身穿一袭金丝白龙锻面袍,腰系白玉带,脸上带着轻松愉快的笑,就像个英俊阴柔的纨绔子弟一般。

察觉到陈扬的视线,池小忆当即皱了皱鼻子,解释道:“那个家伙,就是原庭均。”

陈扬目光不由微微一凝,虽然原庭均在通天榜上连前十五都进不了,但是天辰宗内,他的名声却丝毫不比排名前三的人弱。原庭均,天生背景强大,其师父宗门二长老,其祖父据说更是太上长老,从小就是在珍药奇宝堆砌中长大的。不仅如此,他的运气在整个宗门都没人比得上,他近乎是每次外出历练,都能得到奇遇,身上的圣器丹药数不胜数。

一看到原庭均,陈扬都能看出此人的性子,果然如别人所说,慵懒,不喜束缚,也没有什么坚定的修炼之心,可偏偏一个这样的人,却拥有地圣巅峰的修为,更是能凭借一身的宝物,与白若衣那种强者抗衡。

此时的原庭均,完全就是众星捧月般,他身边聚满了其他弟子,不少女弟子因被他夸一句而满脸喜不胜喜。

就在这时,陈扬发现,很多人的目光忽然转向西边,口中恭敬的叫道:“大师兄。”

陈扬也顺着众人的视线看去,只见一个穿着长袍的男子,从广场外缓缓走来,他的长袍上,绣着六章纹,分别是日、月、星辰、山、川和剑,显得极为大气。他银冠束发,剑眉入鬓,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线,眼睛平静无波,让人感觉有些冷酷。在他腰间,挂着一柄黑色长剑,显得极其特异,常人的圣器,都是收入体内或须弥戒中,他的圣器却是挂在体外。

“通天榜第一人,叶少卿。”池小忆在陈扬耳边低声道,此时她的语气不再像说到原庭均那样略微不满,而是带着佩服尊敬。

叶少卿一出现,刹那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连带原庭均和其身边的众弟子,也不禁朝着叶少卿看去。

只是和原庭均不同的,原庭均身边,总是围着满满的人,叶少卿周围,却是空无一人,而且他走到哪,周围的人都纷纷让出道路来,神色间敬畏不已。

对于周围人的敬畏甚至崇拜的目光,他恍若未觉,平静的走到广场正前方中央,就一个人站在那。虽然他独自一人,却没有人觉得他孤零零的,他就如同一座插天之峰,矗立在那。

在钟声连续敲响一百零八声后,星辰殿门口,宗主萧紫烟,以及另外几名玄玉宗长老,缓缓的从殿内走了出来,站在所有人正对面。

往日在听雪阁和紫竹楼内,陈扬看到的萧紫烟,一直是那样温和平静,脸上带着清水般的笑意,然而现在,他却看到一个截然不同的萧紫烟。

她身上装饰和平时一样,可却散发着一种唯我独尊的气势,整个广场,仿佛都以她为中心,可以说,平日的萧紫烟,是池小忆和舒青羽的师父,是救陈扬性命的那个美丽女子,而此刻的萧紫烟,是天辰宗的宗主。

之前的叶少卿,如同山岳般矗立在那,那此时的萧紫烟,则如一片突然降临的星空,所有的一切,都笼罩在她之下,她目光平静的望着下方众天辰弟子,道:“三天前,宗门已经宣布了外出历练之事,想必如今来到这里的人,已经全部知道自己的目的吧?”

“是。”萧紫烟的话平平淡淡,可下方众弟子中却发出一声整齐的回应,这一个字如同晴天霹雳般在这天地间炸响开来。

萧紫烟的神色波澜不兴,说道:“可或许传话给你们的长辈或同门并没有说清楚,此次历练,要去的地方时蛮荒。蛮荒之中,充满了危机,在那里,即便宗门也无法保证你们的安全,一旦进入蛮荒,你们便要面对随时可能到来的危险,甚至死亡。此次历练,全凭自愿,宗门不会强迫,现在,想要退出的,可以立即离去。”

整个广场上,一时变得静悄悄的,没有人回答,可萧紫烟没有焦急,她明白,下方上万弟子,不可能每个人都不怕危险,即便是天辰宗再强大,也做不到这点。

不过让人诧异的是,第一个离开的,竟是原庭均,他依然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即便是离开,也是不急不慢,如同闲庭信步般离开,丝毫不觉得有些难看尴尬。

原庭均在宗门的地位极高,有他带头,下方其他弟子也不觉得离开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顿时不断有弟子朝外走去,半个小时后,广场上便剩下八千多人了。

即便如此,萧紫烟依然没有不悦,反而脸上浮现满意之色,显然还留下八千多人,她就已经觉得足够了。

“好了,留下来的人,等会便一起前往蛮荒吧。”萧紫烟点头道:“我想,已经有不少人知道,这次历练,除了磨练自身外,还有一个目的,那便是追杀叶箫。”

萧紫烟手掌在空中微微一拂,顿时空间就出现一个幻影,是一个有圣力幻化出来的人影。这是个年约三十的男子,身着一件白色锦袍,手持玉骨纸扇,却不管如何,却掩饰不了眼神中的阴邪之气。

“此人便是叶箫,其修为达到地圣巅峰,若是能将其杀死,并将他身上所有东西都带回宗门,那么便奖励涅品圣器一件,星辰点五万。”萧紫烟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