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14章 再遇亡尸宗

数百道人影皆脸戴面具,身穿黑袍,他们似鬼魅般前无声息的出现,空气在刹那陡然转冷,一股肃杀之意充斥四周。

这波人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为首两名带着金色面具之人,左侧一人的金色面具上,刻着一把手指大小的剑印,右侧之人面具上则刻着一朵蔷薇。

那乌明宗弟子虽意识到这群人并不好惹,但是在他看来,乌明宗已经是大陆上一流宗派,对方再强也不会比乌明宗强,自然不能失了乌明宗的威风,当即强作镇定道:“阁下是什么人,辱我乌明宗,你们可曾想过后果?”

数百黑袍人皆保持沉默,眼神不带丝毫情绪的注视着乌明宗众人,如同在看一些骷髅尸体一般。

乌明宗大师兄脸色阴沉了下来,在这种情况下,对方的无言分明是中极大轻蔑,但对方身上那种浓烈的杀气让他心有忌惮,在这蛮荒内,他也不愿得罪这么强大的敌人。

但在他准备忍让之时,对方那个面具上刻着蔷薇的人却忽然开口道:“乌明宗,是什么东西?”这人的声音如山谷回音,听起来飘渺梦幻,却又让人分不清男女。

而他的话却是瞬间点燃了乌明宗众人的怒火,乌明宗大师兄也无法再忍让了,怒声道:“看来你们是故意找茬,既然如此,也休怪我乌明宗不客气了。”

乌明宗一方也有数百,此刻大师兄话一出口,乌明宗所有弟子身上都爆发出强大的气势,这群人修为最低的是玄圣五品,最高的地圣九品,数百强者气势在瞬间爆发,周围的空气顿时猛烈震荡起来,树木皆哗哗作响。

“爬虫般的东西,也敢在我面前动手。”面具上刻着剑印的男子见状目光倏地一寒,笼罩在黑色袖袍中的右手蓦然伸出,对着乌明宗众人挥去。

一股难以想象的森冷气息从他右手涌出,顷刻间密密麻麻的剑气从他手掌和袖袍内激射出来,铺天盖地的袭向乌明宗众人。

在这般惊天动地的攻击之下,乌明宗众弟子近乎无人幸免,电石火光之间,绝大多数人眉心皆被剑气洞穿。让人更为心寒的是,这些中剑之人的眉心都被一股寒冷的力量给冻结了,没有丁点鲜血溢出。

乌明宗大师兄捂着肩膀,难以置信望着那个出手的男子,这男子太可怕,乌明宗数百,转瞬间只剩下他一人,其余人都被杀死。而且刚才若非他反应快,身体及时偏移了半分,恐怕他也已经死了。乌明宗大师兄修为已经达到地圣九品,然而此刻在这个男子面前,他有种毫无反抗之力的感觉。

他不敢再做停留,连身边乌明宗同门的尸体都不敢多看,他疯狂的运转全身圣力,化作一道光芒,拼命的朝着远处逃窜。

可是他刚逃走三百米左右,在他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一朵妖异的蔷薇,不等他反应过来,那蔷薇花轰然爆炸,直接将他的头颅炸得粉碎,无头尸体猛然坠地。

“蔷薇,你出手总是这么血腥。”面具上刻着剑印的男子眉头微微一皱,略带无奈道。

被称为“蔷薇”的人没好气的白了男子一眼,毫不客气的冷声道:“寒剑,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

寒剑转身不语,别人或许不明白蔷薇话中的意思,他却是最清楚不过,他这个天煞中的顶尖金牌杀手,实则有着极其严重的洁癖。在别人眼中,那是他杀人不见血,事实上是他讨厌鲜血,讨厌一些肮脏的东西。

而在周围暗中窥探的人,看到寒剑出手中,再无一人敢窥探天煞众人,这群人实在太可怕了。

……

一只人头大小的老鼠在地面上急速穿行,这老鼠名幽鼠,是一种实力不弱的圣兽,寻常灵圣单独遇上它都要万分小心。忽然间,它身体紧紧崩起,细小的眼睛中射出凌厉的光芒。

然而不等它有所行动,一只浑身发白的尸体从天而降,僵硬的脚忽然踩在它尾巴上,把它死死的踩住了,幽鼠使劲挣扎,却是无法挣脱这尸体。

片刻后,一个头戴黑帽的男子走了出来,伸出他那有些干枯的手,将幽鼠抓了起来。

“桀桀,是头幽鼠,可惜小了点,不然就可以成为我的炼尸了。”男子阴恻恻的笑了笑,旋即手掌一捏,直接把这幽鼠给捏死了。

随着这男子阴笑声发出,又有十几道装扮相似的人走了出来,目光从那幽鼠上扫了扫。这些人身上,都充满一股浓郁的阴森气息,这气息就如同坟墓中尸体中气味一样,极为可怖。

“一只幽鼠没什么,这一次蛮荒里聚集了数不尽的强者,里面不乏各宗的天才,嘿嘿嘿,我们只要抓住机会,定然可以收集许多极品炼尸。”另一个男子道。

“说的不错,这次上天给我亡尸宗降下的大好良机,此番我亡尸宗定然可以得到极大的发展。”一个低沉的声音传出,紧接着一个头上没有戴着黑帽,脸色极为苍白的青年走了出来,这人身上的尸气反而比别人弱得多,近乎难以闻到。

“大师兄。”这人出现后,亡尸宗众人都恭敬的唤道。

“好了,别在这浪费时间了,我感应到在我们东边有一群生机格外强大之人的气息,这些人注定成为我们的炼尸,我们走吧,最好不要放过一个。”亡尸宗大师兄语气森然道。亡尸宗辨认别人实力潜力有一套独立特殊的方法,往往是根据对方的生机是否强大来判断,生机越强,那么炼成尸体后的威力也越强。

别的宗派弟子,修炼的都是自身实力,而亡尸宗则不同,他们最看重的尸体,拥有的炼尸威力越大,他们的实力也越强。

亡尸宗大师兄在众人中实力最强,他一发话,其他人无一敢反对,齐齐跟着他朝着东边走去。

……

朦胧雾气中,陈扬带着池小忆和方浩在林中穿梭,蛮荒不愧是蛮荒,四处古树参天,巨藤苍劲,时常会预见实力强大的凶兽。幸亏陈扬对危机的感应极强,带着两人躲避过好几次危险,但即便如此,他们也仍旧遇到过几头灵品以上的凶兽,发生了激战。

“嗯?”陈扬的脚步忽然一顿,望着前方眼眸微亮,池小忆和方浩暗觉诧异,也好奇的顺着他的目光看起,脸上顿时浮现喜色。

“任飞扬,李奇。”方浩直接欣然大喊起来,距离他们两里不到,有两个人正并肩行走,正是任飞扬和李奇。

“方浩,陈扬?”前方的任飞扬和李奇身躯微顿,旋即惊喜的望着陈扬几人,紧接着他们目光转到池小忆身上,脸上不由浮现不可思议之色,迟疑道:“池师姐?”在以往,池小忆对他们来说完全是内门中高高在上的人物,没想到竟能在此刻看到。

遇到任飞扬和李奇二人,陈扬也暗觉心喜,当即三人队伍便扩大到五人了。随后任飞扬和李奇表面虽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惊讶更盛,他们发现,一行人竟是以陈扬为首,而非池小忆,且池小忆对此没有丝毫不满。

一行五人在森林内继续前行,走了数十里后,陈扬内心却忽然涌现一丝不安,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他不禁仔细的回忆一番一路走来的经历,却始终察觉不出哪里不对劲。

可陈扬并没有认为这是他的错觉,这是他在一次次生死危机中磨练出来的直觉,这种直觉救了他多次性命。

他不断的回忆梳理进入蛮荒以来的记忆,可依然没有头绪,越是这样,就说明越是危险,他当即朝其他人挥了挥手,一行人随着他停了下来。

陈扬闭上双眼,灵魂再度进入混沌青莲内,他要借助混沌青莲的力量,查探周围究竟存在什么危机,否则他根本无法安心。

灵魂之力如潮水般朝着周围涌出,蓦然,他在百里外查探到了一群形象诡异,且身上充满尸气的人,心中猛地一惊,灵魂之力也迅速的回归体内。

“陈扬,怎么了?”其他人都有些紧张的看着他,他们明白陈扬绝不会无的放矢。

陈扬睁开双眼,目中闪过一丝惊色,沉声道:“我们已经被人给盯上了。”

众人闻言皆脸色微变,他们虽然也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可却说不出究竟怎么了,如今陈扬一提醒,他们立即意识到问题所在了。

“你们有没听过亡尸宗?”陈扬语气凝重道,对于亡尸宗这个神秘宗派,当初遇上后他就无法忘记,这个宗派太过诡异邪门,实在让人忌惮。

池小忆等人都是一惊,其他宗派的弟子或许没听过亡尸宗,但是天辰宗弟子对于这个宗派却都有所耳闻,他们的神色都变得有些不好看起来。

“亡尸宗传承自上古,虽然十大宗派内没有它的位置,但事实上十大宗派的人都知道,亡尸宗的实力,丝毫不逊于十大宗派。这个宗派以炼尸为主,被他们的人盯上,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他们肯定是想把我们炼成炼尸啊。”李奇脸上一片凝重道。

“陈扬,那我们该怎么办?”池小忆道。

陈扬神色虽然慎重,却并无丝毫畏惧,他眼中露出寒光,冷声道:“既然他们敢打我们的注意,我们岂能让他们好过,放心吧,我自有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