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16章 天地慈悲

第三百一十六章 天地慈悲

落剑眼神寒如冰刀,右手猛地一挥,密密麻麻的剑气,带着无比凌厉的破风声,铺天盖地的对着亡尸宗众人激射而去。

刹那之间,剑气似网,周围的空气都仿佛被剑气割裂了,一股肃杀的意志笼罩血谷。

“火螭炼尸”亡尸宗大师兄面现惊怒,袖袍鼓胀,一道红光从中飞了出来,化作一头火螭尸体的身影。这火螭尸体出现后,一股炙热又森然的气息爆涌而出,它张嘴对着前方蓦然一喷,顿时大片的火流从他口中飞出,迎向那些袭来的剑气。

但剑气的威力超乎了亡尸宗大师兄的预料,那些火流竟是无法阻拦,纷纷被剑气穿透,无尽的剑气大部分都射在那火螭尸体上。还有不少的剑气避过火螭尸体,朝着后方亡尸宗众人袭去。

亡尸宗大师兄脸色阴沉的挥出大团的浓郁灰色尸气,将那些射来的剑气击溃,目光则有些心痛的看着火螭尸体,此时火螭尸体上,已经被那剑气射得千仓百孔。

“天煞落剑,你欺人太甚,蛟龙炼尸”亡尸宗大师兄尖叫一声,右手在眉心处一点,一道灰光闪出,紧接着就可看到,一头庞然大物漂浮在空中。这庞然大物长达十丈,头有双角,浑身鳞片呈灰色,竟是一头蛟龙的尸体。

这蛟龙身体庞大,浑身散发着极为可怕的死亡气息,死前恐怕已经半只脚踏入了天兽境界,却不料竟是被亡尸宗的大师兄炼成了炼尸。蛟龙这种天赋异禀的圣兽,其实力远比圣者强大,虽然实力没有达到天境,可是已经可以与天圣一战,而这蛟龙被特殊手法炼制成亡尸宗的炼尸,虽失去灵智,但肉身却是得到强化,又不惧痛苦,威力不减反增。

蛟龙炼尸眼珠通灰,嘴巴处的皮肤肌肉已经腐烂,里面的牙齿森白可见,它口中发出刺耳嘶哑的咆哮,口中喷出大片灰色雾气,轰然朝着落剑等人席卷而去。

在亡尸宗大师兄施展出蛟龙炼尸攻击之时,亡尸宗的其他弟子也不敢怠慢,一道道的尸体飞了出来。这些尸体有圣兽有人类,它们同时出现在空中,使得这周围尸体滔天,将血谷的血腥气息都给逼退了。

亡尸宗众人全部出手,天煞的杀手们自然不甘示弱,须臾间,这血谷内就成了一个可怕的战场,当真是厮杀连连,天惊地动。

在距离他们八里外的一处地方,陈扬静静的观望着双方的战斗,只见天空中尸气肆虐,剑气纵横,空气剧烈的震荡,一道道毁灭性的能量从战场中心席卷出来。

“无论是天煞还是亡尸宗,果然不是我可以正面招惹的。”陈扬目光闪动,哪怕相隔了四千多米,他仍旧感受到可怕的气浪袭来。天煞的落剑和亡尸宗的大师兄,最让他忌惮,落剑一出剑,那剑气让远在八里外的他都感到心寒,而亡尸宗大师兄祭出的炼尸也绝对不是他能够抵挡的。这些人中,陈扬还注意到那个名蔷薇的杀手,此人一直都没有怎么出手,可此人能成为天煞金牌杀手,即便不如落剑,也相差不到哪去。

趁着他们大战无暇顾及外物之时,陈扬连忙朝着血谷外退去,即便相隔八里多,他还是觉得不安全,随时可能被战斗能量波及。

他很快就退到血谷外,与池小忆几人汇合在一起,而池小忆他们看到陈扬安然归来,则是完全放下心来。

“这亡尸宗和天煞两方之人,都好强”池小忆遥望着血谷内的战斗场景,感慨不已。哪怕现在她血脉苏醒大半,在那战场中,也只能做配角。

“啧啧,那个天煞的金牌杀手落剑,实力恐怕和叶大师兄都有的一拼。”方浩眼中也是浮现忌惮之色,在那种高手面前,他感觉到自己太弱了。同时他心中对陈扬更是佩服,这样的强者陈扬都敢去算计,而且还成功了,不仅是他,任飞扬和李奇,看向陈扬的目光也多了些敬佩。

这本就是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强者,总是容易获得人们的崇敬,而陈扬能够算计到亡尸宗和天煞两方,这绝非运气就可以做到的,那必须要强大的胆量、气魄和心计。

陈扬则依然在全神贯注的望着血谷内,他想得不仅是亡尸宗和天煞的战斗,还有炼制通玄丹的主材料之一,血元果。

在来蛮荒之前,舒青羽就告诉过他,血元果在蛮荒的血谷内找得到,只要得到血元果,他就能炼制通玄丹,到时必能让他的实力再上一个台阶。

“不过这些家伙的实力太可怕了,在他们没有战斗完,绝对不能进入血谷,否则被卷入战场就糟了。”

尽管极其迫切得到血元果,但陈扬没有失去冷静,提升实力,那必须在保住性命的前提下,否则人死了,其他的都要付诸流水,化为虚无。

血谷中的战斗,越来越惊人,陈扬再度看到了亡尸宗的诡异和强大,凭借威力恐怖的炼尸,同阶圣者若是没有强大的底牌,绝对无法和他们对抗。而更让人心悸的还是落剑,从战斗开始到现在,还没有看到他露出狼狈的样子,甚至他至今连圣器都还没有施展出来,可即便这样,也仍旧抵挡住了亡尸宗的大师兄。

寒剑人如其名,整个人就似一把锋芒内敛的寒剑,剑气所向,无可匹敌,亡尸宗大师兄的蛟龙炼尸,被他的剑气逼得无法前进,只得在空中嘶吼挣扎。

但这蛟龙炼尸的威力也实在强大,在那凌厉之极的剑气下,蛟龙炼尸身上虽然留下不少伤口,却都无关痛痒,在它的守护下,亡尸宗大师兄也没有受半分伤害。

“天煞寒剑,你我双方并无仇恨,我相信之前的一切误会都是认为制造,你我即便战斗下去也无济于事,你奈何不了我,我也杀不死你,干脆就此罢手如何?”亡尸宗大师兄终于感受到对方的难缠,他身负重要任务,无意在天煞等人身上浪费时间,当即生出了退意。

“误会?”寒剑眼神闪过一丝讥诮的笑意,道:“哪怕是误会,难得有这么好的练剑对象,我岂会让你这么轻易离开。”

亡尸宗大师兄顿时被寒剑气的七窍生烟,两人战斗了半晌,这寒剑居然说把自己当练剑对象,以他的高傲,如何能忍受寒剑这样**裸的侮辱,咬牙喝道:“那你便休怪我无情了,我亡尸宗传承无数年,你真当我就这点手段。”

可寒剑却是没有在理会他的话,骤然间,寒剑身上爆发出一阵可怕的气息,就如同一把藏锋的利剑,蓦地出鞘了

“你说我奈何不了你?”寒剑的语气中带着无比的嘲讽,就好像一头猫看着一头被戏耍的老鼠一般。

话音未落,就看到寒剑的右手掌心,缓缓的冒出了一把半透明的冰剑,此剑方出,千丈内的空气就宛若冻结了一般,一股冰寒凌厉到极致的气息席卷而出。

“天地慈悲,慈悲一剑”随着一道冰冷的声音传出,寒剑手中的冰剑,带着一股仿佛要撕裂天地的力量,陡然朝着亡尸宗众人斩去。

一道半透明的波纹,从冰剑中对着前方弥漫而出,空间似在这一剑,被分成了两半。

蔷薇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这一剑,慈悲一剑,出自天煞的慈悲剑诀,慈悲剑诀是天煞内自古以来最强的一套杀戮剑诀,整套剑诀里面只有九剑。而在天煞内,只有寒剑一人炼成了这套剑诀,其中真意,即便蔷薇也领悟不了。

对于亡尸宗等人,他眼神中只剩下怜悯了,在这一剑下,亡尸宗等人必败

感受到那恐怖的毁灭力急速逼来,亡尸宗众人皆脸色大变,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真正出剑的寒剑,竟恐怖到了这种地步。

那剑光的速度太快,快得亡尸宗众人来不及商讨对策,只能疯狂的催动各自的炼尸,发出最强的攻击,试图阻拦那惊天一剑。

“蛟尸出棺”亡尸宗大师兄厉声大喊,那蛟尸立即张开大口,一具灰色的棺材,从蛟尸嘴内飞出,这棺材上散发的气息,先是它的品阶已经达到地品巅峰。

空气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整个天地间仿佛只剩下这一剑,血谷一些实力不济的灵圣,直接在这一剑的威压下吐血而亡。

慈悲剑诀,天地之下,万物皆蝼蚁,天地的慈悲,实则无情,这一剑斩下,不再是简单的剑气,里面竟是蕴含一种天地自然之力,这意味着,亡尸宗等人,要面对的不仅是寒剑一人,而是这方天地的力量。

“嘶”这一剑斩在那灰色棺材上,刹那间,这神秘材质铸就的棺材立即被劈成两半,一件地品巅峰圣器,连这一剑的片刻攻击都抵挡不了。紧接着,那蛟龙炼尸的躯体在这一剑下,立即被劈得倒飞出去,连一只脚爪都给斩断了。

亡尸宗大师兄口中当即喷出一口鲜血,炼尸遭到重创,他的心神也受到一种撕裂般的痛。

这一剑过后,亡尸宗数百人,除了亡尸宗大师兄和几名地圣八品以上的强者,万丈之内的其他人全部被杀,幸亏这一剑不是针对亡尸宗大师兄一人,否则即便他也不一定能生还。

“走”亡尸宗大师兄强忍体内剧痛,尖声一叫,再也不敢停留,身体倏地化作一道黑光,带着亡尸宗残存的几人朝着血谷外激射而去。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