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26章 强势

第三百二十六章 强势

陈扬对此早有准备,在萧逸坠落后他就立刻施展雷步冲了出去,若鬼魅般出现在萧逸身边,一掌狠狠的拍在萧逸身上,与此同时,他隐晦的将三根毒影针收了回来。

施展毒影针偷袭萧逸,陈扬也只不过是一个尝试,即便失败了他也不会损失太大,让他预想不到的是,毒影针的威力竟如此强大。自得到毒影针以来,陈扬用它偷袭几乎没有失过手,如今它连地圣强者的防御罩都可以突破,陈扬感觉到,他以往小看了毒影针的威力。

陈扬也不担心毒影针的毒会将萧逸毒死,他刚才一掌拍在萧逸身上时,将他的圣力轰入萧逸体内,这一来对重创了萧逸,二来也解去了萧逸体内的毒素。毒影针里的毒素剧毒无比,毒性可以说不必血湖周围的血雾弱,能解此毒的东西极为罕见,偏偏陈扬的圣力可以克制毒性,任何剧毒遇到他的圣力都无济于事。

强大的力量从陈扬手掌中涌出,萧逸直接被击得倒飞出去,身躯在空中划过一道血色的抛物线,狠狠的将一颗一尺粗的树枝压断,重重的摔落地上。

陈扬面色冷峻,甩了甩袖袍,身形似飘似闪,倏地掠至萧逸身边,一把将后者的衣领抓起,然后猛地一松,萧逸的姿势顿时就如同跪在陈扬面前一样。

“我说过,你再聒噪一句,我就让你跪在我面前。”陈扬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萧逸,曾经那个不可一世的人,就这样跪在了他脚下。

萧逸嘴中吐了几口鲜血,望着陈扬那双漆黑的眼瞳,他心底情不自禁的涌现一抹寒意,他到现在,还不知道陈扬是如何击败他的,可正是这样,才让他更畏惧陈扬。

“陈扬,你放肆!”萧闲身边一个名为萧云的青年冷喝道,风雨宗萧族众人的面色也有些不好看,在他们看来,陈扬击败萧逸,那是萧逸自己实力不济,可陈扬让萧逸跪在他面前,那是绝对不可以容忍的,毕竟萧逸再不济,那也是萧族的人。

陈扬淡淡的瞥了眼萧云,指着萧逸道:“若是他实力够强,我自然奈何不了他,更别说让他下跪,现在只能怪他自己,他自己实力不足。”他心中还有一句话没说,那就是萧逸千不该万不该来挑衅自己,否则自己吃饱了没事干让萧逸下跪。如今他和萧逸已经是仇敌,对仇敌他可不会客气,即便无法击杀后者,那也要用最狠的手段打击后者,而让后者下跪无疑最佳,这样可以在后者心中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

陈扬那云淡风轻的态度激怒了萧云,他脸色一沉,冷笑道:“按照你的意思,只要实力够强,就能够随意侮辱对手,那么我就击败你,让你也下跪吧!”萧云修为已经达到地圣六品,陈扬虽然击败了萧逸,可根本不被萧云放在眼里。

“我倒要看看,谁敢让我的师弟下跪。”萧云的话刚落下,一个略带冷意的慵懒声音响起。

这声音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身穿金丝白龙锻面袍的青年立在空中,双眸微眯,目光不善的望着萧云,哪怕是风雨宗有不少高手,可是所有人仿佛都不被他看在眼中。

“原庭均?”看到这人后,萧云声音一滞,萧闲则是眼瞳微缩,声音有些惊异和凝重道,风雨宗其他人的神色也慎重起来,原庭均此人,不仅在天辰宗里,在十大宗派内都极具名气,稍微有些见闻的人都知道,在天辰宗有一个运气好得逆天的弟子。

陈扬等人也没有想到,在天辰宗里说了不来蛮荒的原庭均,会突然出现在这,而且还在力挺陈扬。

原庭均如同一片羽毛般飘落地面,目光直视风雨宗众人,最终视线如刀般钉在萧云身上,语气有些邪气道:“刚才,是你说要让我的师弟下跪?”

之前或许原庭均的突然出现太过惊人,以致风雨宗众人反而忽略他说的话,此刻众人回过神来,才听清他所说,那话中的“师弟”二字,让众人微微一怔,旋即看向陈扬的目光也复杂起来。原庭均是天辰宗弟子,那么他的师弟,毫无疑问也是天辰弟子。

上官璃眼眸中闪过一抹惊喜之色,她没想到,陈扬竟是成为了天辰宗弟子,如此一来,陈扬今后的发展就不用再担心了。

萧逸的脸色则更是惨白,陈扬击败他后,他唯一能超过陈扬的就是出身和背景,可如今陈扬成为天辰宗弟子,那在背景上也丝毫不弱于他了,在以往,他最值得骄傲的不是自己实力,而是风雨宗弟子的身份,现在这个骄傲在陈扬面前也什么都不算了。

虽然原庭均的神情有些慵懒,可是面对他的质问时,萧云心中没有丝毫底气,他很清楚,虽然原庭均也是地圣,但若交手的话,他很可能不是原庭均的一合之敌。

“原庭均,萧云的话的确有不当之处,但陈扬所为的确有些过分,萧逸败了那是他自己的事情,可是陈扬让他下跪,这已经是巨大的侮辱了。”萧闲站了出来,缓缓说道。

“过分?”原庭均脸上浮现一丝嘲讽,旋即目光一冷,道:“在我看来,一点都不过分。”

原庭均的话不仅让萧族众人面色变得难看起来,就是上官族不少人都眉头一皱,虽然萧族和上官族有些争斗,可毕竟两族同是风雨宗。

陈扬则是有些诧异的望向原庭均,他没想到,表面看起来慵懒纨绔的原庭均,面对其他宗派弟子时居然这么强势。

原庭均毫不在意风雨宗众人的神色,讥笑道:“你们风雨宗这位叫做萧逸的弟子,一个地圣强者,居然向我天辰宗灵圣弟子挑战,而且一开始就下杀手,这点,别告诉我你们看不出。你风雨宗弟子想要杀死我天辰宗弟子,难道就不允许我天辰宗弟子让他下跪?若是换做我,绝对会以牙还牙,我的对手想杀我,我就会杀回去,在我看来,我这位师弟已经足够仁慈了。”

原庭均的一番说的风雨宗众人有些哑口无言,毕竟萧逸一个地圣挑战陈扬这个灵圣本来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而且萧逸在战斗还丝毫不遮掩他的杀机,这件事从头到尾,风雨宗没有丁点占理的地方。

“天辰原庭均果然名不虚传。”在风雨宗众人沉默时,萧闲身边那个黑袍男子,突然开口道。

原庭均目光移向那个黑袍男子,没有回应黑袍男子的夸赞,淡笑道:“上官念,此事你怎么说?”

上官念扫了眼上官璃和陈扬,又看了看萧逸,最终对原庭均说道:“此事在双方战斗前就说过,这是萧逸和陈扬之间的私人恩怨,如何解决,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若萧逸将来实力足够了,也可以如此对付陈扬。”

上官念的意思极为明显,那就是萧逸和陈扬的争斗是私人恩怨,与宗派无关,那自然就不存在什么对错,一句话就将可能掀起的恩怨轻轻带过。

闻言,陈扬眼神也凝重起来,内心暗暗告诫自己,千万不可大意,这些各宗年轻一辈的顶尖人物,没有一个是简单的角色。

原庭均笑了起来,此前的强势顿时从他身上消失,他再度变回那个慵懒的纨绔子弟,笑道:“这辈子能让我感兴趣的人不多,上官念你是一个。”

上官念也微微一笑,道:“如此看来,那还是我的荣幸了。”

两方本来有些紧张的气氛,在原庭均和上官念的谈话中,眨眼间就化解了,看他们笑谈不已,不明真相的还会以为他们是豁别已久的好友。

原庭均翩然挥了挥衣袖,笑吟吟的望向陈扬,道:“陈扬,你很不错,没有丢我天辰宗的脸。”

见到原庭均此前强势的一面,而且原庭均刚才还是在帮自己,陈扬自然不会再轻视这个天辰宗的一等纨绔,恭敬道:“原师兄。”同时他心中对宗门的传言也有些疑惑,原庭均真的就像外人说的那么不堪么?他能成为地圣巅峰强者,力抗叶少卿,真的就是完全依靠运气么?

短短三分钟不到的接触,陈扬意识中颠覆了以往对原庭均的印象,通天塔上,原庭均至今也只闯到了第三层,可一个如此强势的人,心志会那么差劲么?

“原师兄。”方浩、任飞扬和李奇也连忙道,在以往原庭均对他们来说就是高高在上的人,两方根本不会有些交集,但此刻原庭均却这么近距离站在他们面前。

池小忆则是撇了撇嘴,虽说刚才的原庭均让她对之有些改观,可长期以来的芥蒂不是那么容易就消除的。

“原来池师妹也在这里。”对池小忆的态度,原庭均没有丝毫的恼怒,反而含笑道。看起来他脾气极为和善,但陈扬已经知道,他面对外人时一点都不和善,刚才风雨宗的萧云可是直接被他逼的哑口无言,下不来台。

风雨宗众人心中再度一惊,通过这原庭均的态度可以看出,那个银发少女在天辰宗内的地位也不低,而他们之前一直都没有怎么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