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40章 东方闻之死

“我东方阁,拥有弟子一万五千余人,灵圣强者两千八百多,地圣强者接近三百,天圣强者十九人,我父亲,东方阁阁主以及三名长老更是宗圣强者。”东方闻略带自傲的说道。

陈扬闻言神色却是波澜不起,这东方阁在整个神圣大陆上都算是很强大的势力,若是在以往,他也会被这样强大的实力给震撼,可是现在他加入了天辰宗,东方阁的实力虽让他有些诧异,却无法让他吃惊。天辰宗内,仅仅是灵圣强者就有三万多人,在天辰宗这样的庞然大物面前,东方阁根本算不了什么。

不过他也感觉极其麻烦,这东方阁中可是有天圣甚至宗圣强者,如果有这样的强者进入净灵山,他要夺走造化木无疑极为困难。若他搬出天辰宗来,得到造化木自然轻而易举,那那样一来,造化木和净灵造化雷未就不一定会落到他手上,这是他决不允许的,所以这件事只能他自己去做。

在陈扬沉默下来后,东方闻内心一惊,他实则是极其希望陈扬去净灵山,因为那样的话,将来东方阁就有机会将陈扬斩杀,现在他把东方阁的实力都说了出来,他担心万一陈扬因为忌惮东方阁的力量不去净灵山,那东方阁要找到陈扬就有些困难了。

思及至此,东方闻只得透露出更多的秘密,说道:“在净灵山内部,有着一座极其神秘的天然大阵,宗圣境界以下的圣者近乎感应不到,但是一旦修为达到宗圣以上,在净灵山内部就会受到巨大的压制。而且一直以来,净灵山造化木的秘密,只有我东方阁知道,因此阁中宗圣强者是不会进入净灵山内部。”

“嗯?”陈扬眼睛微亮,若只是天圣强者的话,他就完全有机会去争夺了。三个月后,他就要参加天辰宗太初大比,对于进入太初境的名额,他是志在必得。太初境内十年,相当于外面一年,等到自己从太初境中出来后,天圣强者也未必能阻拦自己。

他没再问什么问题,他想从东方闻那了解的东西已经都知道了,当即冷笑道:“东方闻,想要让我放掉你,把你身上的所有宝物包括须弥戒,都交出来吧。”

“你……”东方闻顿时火冒三丈,无比愤怒的想要指责陈扬。

陈扬没有等他说话就冷冷的打断他,道:“我是说放过你,但并没有说过要放过你身上的东西,你若不交出来的话,我就只能强行夺取了。”

东方闻立即响起之前遭受的痛苦折磨,内心一阵激灵,再也不敢反驳陈扬了,只能在脑海里暗暗诅咒一番。

“哼,陈扬,等我逃走后,一定要让阁内的高手出手抓住你,把你抽筋扒皮。”东方闻心中无比怨毒的想着,表面却极为顺从,把须弥戒和一把地品顶阶的长剑扔出护花铃。

“陈扬,这回你总能放我走了吧?”东方闻强忍怒意,咬着牙齿道。

陈扬眼神不带丝毫情绪,语气漠然道:“我说过把你身上的所有宝物都交出来,自然也包括你那金铃。”

“不可能,护花铃是我父亲教给我保命的宝物,我不可能交给你。”东方闻再也忍不住愤怒,疯狂的咆哮了起来。

陈扬可没那么多耐心和他争辩,直接伸手对着黒骨鼎一拍,九天炎雷如洪水般涌入药鼎内,狠狠的击在护花铃上。

东方闻愤怒的咆哮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惨痛的尖叫,陈扬用痛苦再度提醒了他,他现在的小命还掌握在陈扬手中,根本没资格谈条件。

半晌后东方闻才从痛苦中缓过神来,眼瞳中带着更深的怨毒,还有一丝恐惧,他放弃了最后的抵抗,把护花铃也交给了陈扬。此刻的他,身上已经没有任何保护,只能任凭陈扬宰割了。

陈扬从黒骨鼎内将护花铃也取出,满意的看了看护花铃,道:“你自己把和护花铃的心神联系切断吧。”

东方闻气的脸色发青,护花铃里可是有他的灵魂印记,一旦切断,他的灵魂必然受到创伤,但在陈扬的凶威下,他也只能老实照做,强行割断了与护花铃的心神联系。

“噗”东方闻立即吐出一口殷红的鲜血,脸色变得极为苍白,此时他感觉自己的灵魂空落落的,仿佛被人挖掉了一大半。

东方闻切断与护花铃的灵魂联系后,陈扬就感应到手中这件天品中阶圣器成了无主之物,他将护花铃收了起来,旋即眼中掠过沉吟之色,一把将黒骨鼎的鼎盖打开。

黒骨鼎突然打开,东方闻反而有些发愣,他没想到陈扬居然真的会放掉他,一时有些难以置信的呆立在那。

“你走吧”说完后,陈扬没有再去理会东方闻,脚步在地面猛地一踏,直接从远处激射而出,眨眼间就消失在浓雾之中。

看到陈扬竟真的离开了,东方闻顿时心花怒放的狂笑起来,那笑声中还带着对陈扬无尽的怨恨。

“陈扬,本少主很感激你放了我,如果是我的话,绝不会放掉自己的敌人,那不叫仁义,而是愚蠢。”东方闻眼中露出阴毒,狞声道:“为了报答你,我回到东方阁后一定会对你展开不死不休的追杀。”

东方闻长长的吐了口气,目光朝四周扫视一圈,这一扫之下,他立即感到不对劲,他发现这四周的雾气无论是视线还是灵魂之力,都无法穿透。

“啊啊,陈扬,你居然算计本少主。”东方闻终于意识到,他被陈扬算计里,这周围早就被布下了一个类似迷宫的诡异阵法,他极难走出去。

不过东方闻没有放弃,在接下来的时间中,不断的寻找这个阵法的破绽,但是小周天迷雾大阵的破绽岂是这么容易找的,无论他如何卖力,始终都走不出去。

直到两天后,东方闻再度发出大笑之声,因为维持小周天迷雾大阵运行的圣兽内丹终于耗尽了能量,彻底失去了效用。东方闻顿时从阵法中走了出来,不过此刻的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两天前那个风度翩翩的东方阁少主,他脸色苍白,嘴角挂着血迹,眼眶处有两个黑眼圈,头发更是乱糟糟的。

切断与护花铃的灵魂联系后,他的灵魂就遭到了重创,随后两天他非但没有调养修复,反而不断耗费心神去寻找小周天迷雾大阵的破绽,可谓伤上加伤。

但不管如何,对于东方闻来说,如此终于逃脱出来,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他怨恨的对空大吼起来:“陈扬,等本少主回到东方阁,来日一定要让你痛不欲生。”

“嗷”东方闻刚刚吼完,一个比他更可怕的咆哮声就传来,旋即周围的地面都震动起来,一只体型极为庞大,身上散发着巅峰地兽气息的凶兽出现在他眼前。这地兽看起来如同一头猩猩,只不过脸上布满了黑色鳞片,它那双暴戾的兽眸,正用一种看食物的目光盯着他。

东方闻双脚立即哆嗦起来,脸上露出浓浓的恐惧,他刚才只顾宣泄对陈扬的愤恨,却忘了这里不是东方阁,而是凶兽遍布的蛮荒。

眼前这头猩猩,是一种名为狂暴猩猩的凶兽,若是在以往,这样一头巅峰地兽他即便打不过,也能逃走。但是现在,他的护花铃和身上的圣器全被陈扬拿走了,而且他还受了重创,这头狂暴猩猩,足以要了他的命。

危机时刻,东方闻的大脑反而极为清醒,他已经完全明白,陈扬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放掉他,拿走他的圣器,布下那个迷宫阵法,甚至这头巅峰地兽,都是陈扬为了杀死他布下的手段。

不过他清醒的已经晚了,那头狂暴猩猩带着凶悍的气息,猛地就扑向他,转眼间把他咽喉直接咬断了……

……

而此刻的陈扬,已经在千里之外了,他没有再去思考东方闻的生死,正如东方闻死前所料,拿走后者的圣器,布下小周天迷雾大阵,还有特意将后者带到一头巅峰地兽狂暴猩猩的老巢口,都是他安排好的。

这样的敌人,陈扬怎么可能让之活下去,而且他的确没有违背自己的话,他放走了东方闻,至于杀死东方闻的凶兽,是那头狂暴猩猩,不是他。

沿途中,他发现越来越多的人朝着西南方敢去,不过所有人的都极为谨慎,毕竟随着越来越深入蛮荒,危险也越来越强烈。凭借着强大的灵魂力量,他感应到周围遍布强悍的凶兽,这些凶兽的实力,近乎都在地兽之上,还有不少天兽,只要一个不小心,就可能遭到凶兽攻击,到时绝对死定了。

哪怕灵觉敏锐,他仍旧不敢大意,一路尽量避过那些凶悍气息笼罩的区域,这样又前进了两个小时,他脚步忽然停了下来。

不仅是他,周围其他圣者也停了下来,陈扬顿时意识到,可能那个搅动蛮荒风云的叶箫,就在前面不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