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43章 轰动蛮荒

第三百四十三章 轰动蛮荒

妖异男子陆风沙目光阴沉,显然没料到这叶箫如此疯狂,而且太阴至水珠的器灵竟会在此时苏醒。

这一刻,他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眉心处的红痣,突然就发现了一抹红光,一股恐怖的灵魂力量从中涌出,这灵魂力量犹如洪水,猛然轰在周围那阴柔水之力上。

仅仅这么一撞,陆风沙的红痣就黯淡下来,嘴角溢出鲜血,脸色也变得极为苍白,但这一个瞬间,也让他获得了逃跑的契机,趁着那阴柔水之力出现半个瞬息的松动,他的身体化作一道残影倏地窜向远方。

而在下方的易先生,眼瞳也掠过一丝精光,身为易子,他虽然能在一定程度上预算到结果,可对事情的过程也是无法完全弄清,太阴至水珠器灵的苏醒,就出乎了他的预料。

不过他没有惊慌失措,他手上的书籍,在这时突然发出微弱光芒,这古旧书籍看似不起眼,实则是易子的最强至宝《易典》。易典中蕴含了易子毕生领悟,还有师门赐予深奥易卦,前半部的易典在战斗中他可以使用,但是后半部,只有遭遇真正危机才能用。

这时,易先生手中易典,就翻开了后半部,空气顿时诡异波动起来,无数古老的卦象从那易典书页中飞出,一种沧桑的意境和玄妙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一股囊括天地的浩瀚卦意,也骤然将太阴至水珠器灵的力量轰的松动半分,易先生袖袍一卷,蓦地带着大夏太子朝远处激射而出。

不仅是他们,其他各派弟子也纷纷施展各自绝学底牌,这些绝学底牌,都是十大宗派各自的至强绝学之一,一道道身影以闪电般的速度窜向远处。

然而就在此刻,空间震动,大地摇晃,太阴至水珠仿佛被众人的行为激怒了,虽然经过无数年的尘封,它的力量已经远远不如巅峰时期,可它也决不允许这些弱小的人类反抗它。

一股更为磅礴的神秘水能,从太阴至水珠内铺天盖地的涌出,正在逃走中的众强者,根本预料不及,不管是陆风沙、易先生还是其他强者,身体立即僵硬在空中,紧接着更是在太阴至水珠的力量下,缓缓的朝着下方落去。

在那太阴至水珠后方不远处,陈扬的身体一直无法动弹,虽然他底牌也不少,可是比起叶少卿陆风沙等人差远了,哪怕之前众人都在逃窜的时候,他也依然僵硬在原地。

如今的他,完全是凭借自己的意志再坚持,他很清楚,一旦有一个失神,就会沦为这太阴至水珠的奴仆。

最惨的还是亡尸宗大师兄和叶箫,前者先前要先去太阴至水珠,因此距离极近,受到的压迫力最为恐怖,意志已经崩溃了,后者比亡尸宗大师兄还惨,他疯狂的举动让他灵魂受创,更轻易的就被太阴至水珠控制了,本来是他炼化太阴至水珠,结果是他成为了太阴至水珠的奴仆。

“奉我为主,可得强大力量,反抗者,死”太阴至水珠的声音,带着诱惑和威胁,不断的在陈扬脑海中回荡。尽管陈扬的灵魂力量达到巅峰地圣水平,可在太阴至水珠器灵的灵魂力量前,就如同海中沙粒般。

但是陈扬的灵魂力量,却是海中极其坚硬的沙粒,他无法抵挡住海水,但海水也不要想轻易毁灭他。

“人类,你为何要抵抗?你的灵魂力量只有地圣巅峰,修为力量更是弱小,奉我为主,你可以立即得到强大的力量,去做你想做的一切。你有仇敌,将会在你手中灰飞烟灭,你的朋友亲人,再也没人可以威胁到他们,奉我为主吧”不得不说,太阴至水珠对人性的弱点极为了解,察觉到陈扬的意志极为坚定后,它开始进行强烈的蛊惑。

陈扬眼神中挣扎一闪而逝,目光变得更为坚毅,太阴至水珠的话,对他的诱惑的确极大,他有些恨之入骨的仇敌,血族,也有着极想守护的亲友爱人,若是得到强大力量,他就可以去救夏清影了。

不过他他仍旧没有动摇,他的确需要实力,但那必须是自己亲手得到的,而不是别人赋予的,尤其是成为别人奴仆,到时哪怕他救回了夏清影,他也不再是陈扬,而是太阴至水珠的奴仆傀儡。

感应到陈扬还没有被诱惑,太阴至水珠的器灵也有些恼怒不耐了,虽然击溃陈扬意志,不抹杀陈扬的意识力量,它可以得到更有潜力的奴仆,但陈扬的顽强和反抗,让它失去了耐心,它决定直接抹杀陈扬的意识,把陈扬直接变成傀儡。

它那强大的灵魂力量,顿时排山倒海般冲入陈扬脑海中,它要用自己的灵魂力量,直接控制陈扬的身躯。

陈扬的灵魂之力在太阴至水珠器灵面前太弱小了,两者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了,顿时节节败退,太阴至水珠器灵也飞快入侵陈扬的灵魂。

片刻后,它的灵魂力量进入了陈扬灵魂的最深处,就在这刹那,它整个器灵之身猛地一颤,它在陈扬灵魂深处,感应到了一个无比恐怖的存在,那个存在让它发出本能的畏惧。那个神秘存在的气息,竟让它有种比面临天地还要惊悸的感觉。

太阴至水珠器灵,犯了一个和当初修罗央屠同样的错误,那就是不应该去攻击陈扬的灵魂,若是直接毁灭陈扬的,他是没有丝毫反抗力,但陈扬的灵魂,里面可是隐藏着一个天地间最恐怖的存在。

骇然之下,太阴至水珠的灵魂力量以比入侵时更快的速度朝外倒退,它要远离那个令它恐惧的存在。

但是一切都来不及了,太阴至水珠器灵感应到的恐怖存在,正是混沌青莲,而混沌青莲又怎么可能让它离开。

巴掌大小的四品混沌青莲,轻轻的旋转半圈,一股难以想象的恐怖吞吸之力,顿时从青莲内散发出来。太阴至水珠入侵陈扬脑海的灵魂之力,瞬间就被吞吸得一干而尽。太阴至水珠的器灵,哪怕尘封已久,变得极为虚弱,但那也至少堪比涅境存在,可在混沌青莲面前,依然毫无反抗力。

在混沌青莲面前,太阴至水珠,就如同一条被老鹰盯住的小蛇,瑟瑟发抖。

吞吸掉陈扬脑海中的太阴至水珠器灵灵魂之力后,混沌青莲一把裹住了陈扬的肉身,然后顺着太阴至水珠器灵的方向,猛地射向太阴至水珠。

混沌青莲的本体,第一次出现在这个世间,它那荒古、沧桑、磅礴和至尊的气息,降临天地,盆地内所有人,在这股气息冲刷下,全部被震飞。

“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了?”陆风沙直接被震飞到数万丈之外,眼中露出浓浓惊惧和疑惑,望向那盆地之中。刚才那恐怖得无与伦比的气息,他终生都无法忘记,在那神秘存在面前,他没有丝毫反抗力,仅仅是对方的气息,就把他这位天圣强者,青崖门的骄子给冲飞了。而且他还感应到,幸亏那存在对他没有恶意,否则对方可以直接把他捏碎。

那是什么样存在?哪怕是在青崖门门主身上,他也没有感应到如此恐怖的气息。

在他身边,莫薇脸色也是苍白一片,神情间充满惊疑,沉吟许久后她才道:“陆风沙,你还记不记得,当初和亡尸宗大师兄一起冲向太阴至水珠的,还有一个人?”

陆风沙脑海中也闪过一道灵光,但不仅是他,当时所有人都没有怎么在意那个人,现在想来,他不禁极为后怕。当时场中所有人,他都有所了解,只有那个毫不起眼的人,他从未见过,如今思考一番,发出那恐怖气息的存在,很有可能就是那个人。

“那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在距离陆风沙百丈外,易先生神色也极为复杂,在他有生以来,还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那股气息,即便是他感到只能仰望。

“易先生,那是?”大夏太子站立在他身边,勉强镇定道。

易先生露出一丝苦笑,道:“太子殿下,请恕易某无能,易某算计到了一切,哪怕是太阴至水珠器灵苏醒,虽出乎易某预料,可也未必没有解决办法,唯有最后那突然爆发的恐怖气息,完全在我的算计之外,我的易术根本推算不出分毫信息。”

大夏太子也不禁动容,他可是很清楚,哪怕是皇圣强者,易先生也能推算出分毫信息,再联想到自己那恐怖的气息,他忍不住震惊道:“难道那是传奇圣尊?”传奇圣尊,那一直是大陆上的传说,在上古以后,就没有人见过真正的传奇圣尊了。

易先生沉默不语,他推算不出对方的丝毫信息,自然不会轻易去下判断,易门易子,不相信任何判断和直觉,只相信自己的易术和推算。

另一处山峰上,风雨宗萧闲和上官念,目光都死死的盯着盆地中央,那里只剩下一个白色玉珠,看不到其他任何人,但他们却不敢轻举妄动,刚才那气息,他们可是铭记于心。

非但是他们,就在这座山峰的另一侧,天煞的寒剑和蔷薇,彼此相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难以置信之色。在他们有生以来,从未感应到那样可怕的气息,那气息就如同天地主宰降临世间,即便是天煞的顶尖天牌杀手,在这气息面前也不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