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45章 吞噬,灭世

拜月洞天界内,一朵巴掌大小的青莲漂浮在空中,它的一条根须,直接扎入了周围的空间内。以它的根须为中心,周围的洞天空间,如同蜘蛛网般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纹。

悄无声息的,混沌青莲周围方圆百丈的空间就轰然坍塌,空间碎片所化的能量,刹那就被混沌青莲吞噬,这导致在混沌青莲周围彻底成了一个黑洞。

混沌青莲的吞噬远远未结束,在它那恐怖得无与伦比的吞吸力,拜月洞天内部空间碎裂得越来越剧烈,眨眼间空间裂缝就延伸到百里之外。

陈扬的灵魂之力借助混沌青莲的力量观察着这一切,内心波澜起伏,百里的空间全部碎裂坍塌,那简直就是一种末日场景。拜月洞天本就是一个独立小世界,而混沌青莲的举动,无疑就是在灭世。

随着洞天界坍塌越来越厉害,远处的那些巨山也开始开裂倒塌,河川倒卷,无数古殿须臾化作飞灰,所有的一切东西,全部化成能量被混沌青莲吞噬。

这拜月洞天界虽然没有天辰洞天界广阔,可也有上百万平方公里,仅仅半盏茶时间不到,小半的洞天界就完全毁灭。

而吞吸了如此不可思议的庞大能量,混沌青莲再度发生了变化,原本只有一条根须的它,长出了两条根须。拥有两条根须的它,吞吸能量的速度则变得更恐怖。

不过这时陈扬反而无心在去看外面那惊天动地的场景,拜月洞天界被混沌青莲给猛烈吞吸掉,那难以想象的恐怖能量,就如同九天银河般不断的朝青莲空间内涌来。

青莲空间以更快的速度扩展,眨眼间就扩大到方圆万丈大小,而这恐怖的能量,对陈扬而言则是他来到这个世上以来,最可怕的折磨和灾难。

他的身体就是一个小木桶,可偏偏那江河一般的能量不断的朝着他身体冲击而来,他根本就无法承受,身体瞬间就被那些能量冲的碎裂。偏偏他是混沌青莲的传人,身体又受到混沌青莲能量的包裹,每当他身体刚刚崩碎,又在混沌青莲的能量下愈合恢复。

整个拜月洞天界蕴含的能量,比此前那太阴至水珠还要惊人,他的身体崩溃和重组的频率竟也加快了,短短半盏茶时间,他身体就崩碎愈合了九遍。

这种痛苦,以往任何一次劫难都比不上,他的身体完全就如同瓷器般生生裂开又崩碎,唯独让他欣慰的是,凡是和他灵魂有关的东西都安然无恙,他身上那些须弥戒,就因上面有他的灵魂印记,从而被混沌青莲的能量保护着,不至于被那些能量冲毁。那里面可是包含了他无数的财富收获,若是毁了他还真是会心痛不已。

随着身体一次次的崩碎,他体内蕴含的能量也越来越强大,丹田内那圣轮,也在崩碎重组十多次后,变得越发恐怖。现在他拥有身上蕴含的能量,已经堪比四品地圣,而他本身因为在混沌青莲内,无法沟通地阴界,故而修为仍旧停留在灵圣十品。最可怕的是,混沌青莲对外吞吸能量仍旧没有结束,

在混沌青莲两条根须的吞吸下,拜月洞天界毁灭得更快,弹指间大半洞天就被生生的吞吸到混沌青莲内部,最终整个洞天,全部被它吞噬掉了。

拜月洞天界,在往昔只是被尘封,然而此时此刻,它才是彻底的毁灭了,不禁是镇界禁器太阴至水珠被吞吸成空壳,洞天界也彻底成为了混沌青莲的能量养料。

混沌青莲底部,三条手指粗细的根须清晰可见,拜月洞天界消失后,它底部的根须顿时收拢起来。

此刻在蛮荒小盆地中,周围的强者见到那盆地中心久久没有动静,都渐渐放下心中戒备,再度对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感到好奇。

青崖门陆风沙和莫薇身形一闪,倏地就出现在太阴至水珠上方,然而当他们看清太阴至水珠的样子时,却是呆滞住了。这时的太阴至水珠,表面上有一个拳头大小的洞,里面空荡荡一片,竟是什么都没了。

就在这时,一道青光突然出现在那太阴至水珠内部,没等陆风沙二人看清楚,就蓦地晃了晃,化作一道残光从那洞口激射而出,旋即在空中一晃,直接没入空间内消失不见。

在这道青光消失后,又有数道破风声由远而近的传来,易先生和大夏太子也来到这里,他们先是敬畏的望了眼那青光消失的地方,然后看向太阴至水珠。

等他们目光落在太阴至水珠上时,反应比陆风沙两人也好不到哪去,两人同样不禁有些傻眼,刚才不可一世的禁器,如今居然成了一个空壳。

两人不禁对视一眼,纷纷看到彼此眼里的惊悸之色,那个神秘存在未免太可怕了,竟连禁器的内部能量连同器灵都给吞吸了。此刻他们越发相信,那神秘存在很可能就是传说中的传奇圣尊,也只有那种强者,才能把一件禁器弄成这副摸样。

近乎同时,天煞、风雨宗和天辰宗众强者,也纷纷出现在小盆地中央,齐齐望着那太阴至水珠的空壳若有所思。

片刻后,风雨宗的萧闲忽然袖袍一抖,赤色立即涨大,就要把那太阴至水珠的空壳给收了。

可其他人怎么会让他得手,太阴至水珠即便是空壳,它曾经也是禁器,一件禁器的外壳,那也同样是罕见的宝物,其价值绝对堪比空品顶阶甚至涅品初阶圣器。

“帝王拳”大夏太子第一个出手阻拦萧闲,他身为帝国太子,今日收取这禁器失败,本就感到恼火,此刻岂容别人还抢夺眼前的禁器外壳。

看到大夏太子把萧闲牵引住,上官念自然不会坐视不管,但他没有去围攻大夏太子,反而出手黑雾缭绕,对着太阴至水珠空壳罩去。

“上官公子未免太心急了。”一旁易先生淡淡一笑,挥出一片羽毛,硬生生将上官念的黑雾给拦截住。

两方一出手,其他人自然不会袖手旁观,谁都想得到这太阴至水珠的空壳。

陆风沙伸手化出一只巨大的生命之掌,对着那巨大空壳抓去,还未等生命之掌降落,一道惊天剑气就破空袭来,将之硬生生的斩破,却是天煞寒剑出手了。

就在众人纷纷要奋力抢夺时,数道苍老可怕的气息,骤然降临这蛮荒小盆地上空,所有人齐齐停手,身体飞快倒退,做出一副戒备防御的样子,不得不说,在场众人不愧是各大势力的最杰出人物,对危险地本能反应都是极快。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天空之中,突然出现几个沧桑的身影,这些人全部用凝重无比的目光,看着下方那已成空壳的太阴至水珠。

盆地中央各宗杰出弟子都不敢轻举妄动了,看到这几名神秘老者后,他们都有种面对宗内那种隐世长老的感觉,他们在来蛮荒前都得到过宗内长辈的交代,顿时明白,这几名神秘老者,可能就是蛮荒神庙那些老古董。

几名老者脚步在空中虚踏一步,下一刻就出现在太阴至水珠旁边,眼睛紧紧盯着太阴至水珠,当他们仔细看清太阴至水珠内部情况下,更是倒吸冷气。

“吞噬禁器的内部能量,当真是盖世手段呐”几人中,一名发须皆白,肩膀上趴着一只花色蜘蛛的老者道。

“不错,看来的确是传奇圣尊现世了。”蜘蛛老者边,另一名形象邋遢的老人挠了挠自己鸟巢般的头发,说道。

众老者面色皆是极为凝重,原本他们还怀疑可能是什么人借助器物爆发出来的气息,可看到这太阴至水珠的内部情况后,他们反而将这个念头抛弃了。禁器,已经是这个大陆最顶阶的器物,他们绝不相信,有什么宝物能够将禁器给吞噬掉,那便只有圣者这个唯一可能了。

“吞噬,吞噬,老蜘蛛,你可想起什么来了?”一个头戴神秘草帽的老人这时忽然似想起了什么,失声惊呼道。

听到这老人的提醒,其他众老人都纷纷一惊,那蜘蛛老者瞪大眼睛,有些难以置信道:“难道是他?”

“上古时,除了他老人家,你们还听过有其他人擅长吞噬能量没?”头戴神秘草帽的老人轻轻拔了拔自己的胡须道。

“如此说来,真的是他?可是邪帝前辈已经消失了数万年,怎么可能还活着。”邋遢老者先是惊讶,可很快就连连摇头。

蜘蛛老者感慨道:“对于那些存在,什么都是有可能的,传奇圣尊究竟拥有什么能量,你我都不清楚,谁有能证明他们当年是不是都真的死了。”

其他几人都默然不语,传奇圣尊,哪一个不是神秘莫测,若是他们,还真的是一切都可能发生,能活到如今也未必就不可能。

这时,那头戴神秘草帽的老人目光扫了周围各宗弟子一眼,缓缓道:“你们宗门那些老家伙们倒是识趣,没有进入蛮荒,否则的话,我们几个老家伙,即便奈何不了他们,也要落他们的颜面。”

众人都是沉默的看着他们,在这几个神庙的老家伙出现后,他们就对得到这太阴至水珠的空壳不抱希望了。

似看出众人的想法,蜘蛛老者冷笑一声,道:“你们也不必担心,我们几个老家伙若和你们几个小辈抢东西,也未免太不要脸面了,至于这东西,抢来抢去不像话。”

几名蛮荒神庙的老人同时将袖袍对着太阴至水珠一挥,那太阴至水珠空壳顿时分成了数片,纷纷朝着众人分出,正好在场的天圣强者,每人手中都能得到一块碎片。

分完太阴至水珠空壳后,几名蛮荒神庙的老人也不再停留,身形晃了晃,立即就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到了天空中,紧接着更是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