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400章 威风凛凛

第四百章 威风凛凛

没想到这司马陌霸道如斯,何进的脸色顿时变得阴沉下来,毕竟陈扬是他带来的,若说陈扬是奸细,那他岂不是把一个奸细带进来?这司马陌摆明了就没把他放在眼里,可是他和司马陌的差距实在太大,哪怕明知对方霸道,他也无可奈何。

那妩媚女子张静也气得起伏不定,本来她对司马陌很有好感,可现在对方根本不给她面子,顿时对司马陌的感官降到了最低,只得无奈给陈扬传音道:“陈扬,此人是我摩云宫南阁的司马陌师兄,他本身实力不弱,而且身后又有南阁阁主的公子赵苏做后盾,行事向来跋扈霸道,你还是暂时退去,不要招惹,免得惹祸上身。”

听到张静的传音,陈扬对她倒放弃了原本的杀意,这女子的确有些虚荣贪婪,但是本质上倒并不坏,在这种时刻还能提醒自己,已经很难得了。

不过陈扬是何等人,一个八品地圣,居然敢对他这样说话,简直就是找死,他的眼神顿时变得冰冷下来,寒声道:“本座在这这太初界纵横闯荡,已经不知多少年没人敢这样对我说话,你区区一个八品地圣,居然敢对我出言不逊,若非你是摩云宫的弟子,就凭你刚才的话,你就已经形神俱灭”

话音落下,周围众人都愣住了,何进和张静更是惊愕的看着陈扬,他们实在想不到,一个五品地圣,怎么有胆量对司马陌说这样的话?这不是在找死就是疯了。

“哈哈哈,好,很好”司马陌怒极而笑,面色变得狰狞起来,“你一个无门无派的野人,小小的五品地圣,竟如此狂妄嚣张,今天我若不杀你,今后我还有什么威严。”

司马陌没有半分迟疑,右手微微一抖,一把火红色的长弓就出现在他手中,这把长弓蕴含着灼热的火能,散发出的强烈气息,清晰的告诉众人,这是一件天品初阶圣器。

这司马陌本身就是八品地圣,如今竟然又有一件天器,他发挥出来的实力,无疑更为恐怖。此时此刻,所有人看向陈扬的目光都充满怜悯,这个小子死定了

司马陌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他左手持弓,右手按在弓弦上,将圣力疯狂的注入长弓内,这长弓顿时就涌现强烈的火焰波动,一只火焰凝聚的长箭,出现在长弓上。

司马陌目光森然的盯着陈扬,握着火箭朝后猛地拉开,旋即手指一松,那弓弦立即距离震荡,火箭倏地就化作一道火光,朝着陈扬激射而去。

当这火箭距离陈扬还有十丈时,突然一颤,竟是刹那化成密密麻麻的小火箭,铺天盖地的对着陈扬笼罩过去。这司马陌的确是阴狠之极,若只是一支火箭,敌人被击中未必会死,可是被这密密麻麻的火箭的笼罩,到时不仅要死,而且死了连尸体都要变得惨不忍睹。

“一件初阶天器,难道就是你的依仗么?当真是井底之蛙,可笑之极。”

然而面对那恐怖的攻击,陈扬的神色却是古井无波,这司马陌实力虽不错,可是比起天辰宗那些同阶地圣而言,差得太多,毕竟天辰宗可是传承了数万年,而这个太初界才不过苏醒六千年,两者根本没法比。

“化雷大手印”陈扬冷冷一笑,右手朝前一张,一只有雷霆组成的巨大手掌,顿时就凝聚而出。陈扬的圣力积累,已经堪比天圣强者,施展的化雷大手印,品阶更是达到天品顶阶,岂是这司马陌能够抵挡的。

那些密密麻麻的火箭,在雷霆大手掌一拍之下,全部粉碎,紧接着这大手掌就猛地一探,直接探到司马陌身前,把那火焰长弓抓在手中。

随着那雷霆大手掌就将火焰长弓抓回,陈扬轻松的伸手,那火焰长弓就落在了他手中。这火焰长弓上刻着密密麻麻的火焰符号,弓体上刻着两个小字“无涯”,显然这件天品圣器就叫做无涯弓。

周围众人不可思议的望着这一幕,眼见陈扬要死掉,岂料形势居然陡转,陈扬这个五品地圣,施展出一个雷霆手掌,不仅击溃了司马陌所有的攻击,还将司马陌的天器也给夺走了。

何进和张静眼睛瞪得大大的,他们没想到,随便在路上遇到的一个浮萍般的散修,居然是这样的高手,连司马陌都不是其对手,而且看司马陌败得这么快,显然与这陈扬不在一个层次上,这个陈扬,莫非是个扮猪吃老虎的隐世高手?

这无涯弓落在陈扬手中,立即就挣扎起来,但是在陈扬手中,它根本没有放抗的余地。

陈扬体内圣力和灵魂力量朝着弓内猛地一冲,立即就将司马陌的炼化印记给冲溃,此弓立即成了无主之功。

“噗”无涯弓内的印记被抹除,司马陌身躯一僵,张嘴就喷出一口鲜血,他已经感觉到,自己和无涯弓之间的心神联系被切断的,这口被他视若珍宝的天器,从此以后不再属于他了。

司马陌眼中露出难以置信之色,他可是八品地圣,对方居然可以轻易抹除他的灵魂印记,那对方究竟是什么修为?

“来人,给我一起出手,斩杀此人”司马陌暴怒的咆哮道,他不管对方是什么高手,这里可是摩云宫的实力范围,即便是龙,也要给我老实点趴着。这天器可是他花费巨大代价得来的,可以说比他的亲人还要重要,对方居然敢夺走,这简直是在他心头上挖肉,两人已经不死不休,即便对方是天圣,他相信只要所有人一起上,也要让对方讨不到好处

这司马陌在摩云宫南阁内地位的确是不凡,他话音一落,上百道光芒就冲天而起,这些光芒都是一件件的地品圣器,驱使它们的高手,也大多数地圣强者。不得不说,这太初界不愧是当初中央世界的世界碎片,虽然只是苏醒六千年,在顶尖高手层面上比神圣大世界弱得多,但是年轻一代弟子的实力丝毫不弱。

如此多的地品圣器攻击,而且驱使者大多是地圣强者,这样的威力,哪怕是巅峰地圣都要立即逃走,寻常天圣强者都极为忌惮。

但是陈扬丝毫不惧,他傲然立在原地,眼瞳冰冷如寒霜,他没有施展出天变术,但却把麒麟精血的力量运用起来,与此同时,他将山河印、九天炎雷和圣轮三股雄浑的力量,也同时注入到右手中。

“给我破”陈扬一掌猛地拍出,施展出了他不天变时最强的一击,混杂着金光的狂暴紫色雷霆,从他掌心中爆发出来,周围的空气瞬间就被撕裂,气流须臾就发生不知多少次的爆炸。

在这恐怖能量的冲击下,司马陌的天器无涯弓也无法承受,轰的就爆炸开来,顿时,两股可怕的能量混合在一起,毁灭力变得更为骇人。

爆炸性的能量疯狂肆虐而出,那袭来的上百地品圣器,在这如同汪洋般的能量冲击下,纷纷倒飞出去,有二十多件地品圣器直接承受不住这样的攻击,轰隆爆炸开来。

驱使这百件地品圣器的人,脚步齐齐倒退,脸色变得苍白起来,那些圣器被毁灭的圣者,则是口吐鲜血,面色如灰。

司马陌虽然没有出手,但是他站得不远,那可怕的能量风暴直接将他给掀飞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千丈外的地上,他的身体都有不少地方被撕裂了,鲜血直流。

在场那些距离较远的人,也都被震撼住了,刚才那景象实在是壮观惊人,他们就感觉到如同一座沉寂千年的火山突然爆发一般,不同的是,那爆发的能量是雷霆,不是火焰。

如今的陈扬,的确可以称作是地圣境界第一人,在地圣这个境界中,他堪称无敌,近百名地圣,他被同时击败,这样的实力,哪怕是面对普通的天圣,他也可以一战。

“怎么可能?九十三位地圣强者,十九位灵圣,上百件地品圣器,怎么在这人面前,一招就被击溃了?哪怕是天圣,面对这样的攻击也要退避三舍,他怎么安然无恙?”司马陌再也无法保持镇定,脸上浮现恐惧之色,现在他才真正意识到,他面对的是一个怎样可怕的人物。

正处于骇然惊慌中的司马陌,只觉眼前一花,一道人影就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他身前,不等他反应过来,一只手掌就捏住了他的脖子,让他再也不敢动弹。

在这只手掌下,司马陌觉得自己的一切手段和勇气,都无济于事,只要这只手掌一用力,他近三十年的努力,就要付诸流水,而且最终连姓名都难以保留。

“敢对我出言不逊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现在,你自己考虑考虑,我应该怎么处置你?”陈扬定住司马陌的脖子,不急不慢的说道:“我是把你的圣轮和圣图都囚禁起来,还是将你炼成傀儡比较?又或者,我把你的修为费了,然后卖到俗世的勾栏中,让普通人来欣赏一下,卖身的八品地圣是何等的风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