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404章 天幽水珠

第四百零四章 天幽水珠

一股诡异可怕的强大吸力从那黑色漩涡中传出,陈扬和水夕颜顿时就感觉到,灵魂情不自禁的颤动起来,竟有脱体而去的征兆。

陈扬脸色微凝,却也没有半分惊慌,这吸力的确恐怖,但他自信能够抵挡,这恶龙宝珠再狡诈,也想不到陈扬的灵魂有两尊,真正的本尊灵魂在另外一个世界。陈扬两尊灵魂本源完全相同,哪怕是相隔世界,一样可以沟通,恶龙宝珠想要吞噬陈扬的灵魂,那就必须同时对付陈扬两尊灵魂。

陈扬分身的灵魂力量就达到天境,本尊的修罗灵魂更为恐怖,两者间构成一个极为稳定的灵魂桥梁,哪怕恶龙宝珠的吞噬力澎湃如滔滔江水,也无法奈何陈扬。

“恶龙宝珠,你以为你真能对付得了我么?刚才我没有全力出手,只不过是因为摩云宫的人还在罢了。”水夕颜神色去清冷,翩翩立于半空,伸出白皙的手指,在眼前那颗晶莹的半透明珠子上轻轻一点。

随着这一指点下,一道水光从珠子中弥漫而出,刹那就形成一个巨大的水结界。这水结界微微一震,猛地朝那个黑色漩涡笼罩过去,顷刻间,那黑色漩涡的吸力就被急速削弱。

“天幽水界,你竟然掌握着天幽水界,这不仅需要幽鸟一族最为精深传承天赋,还要天幽水珠,你怎么可能掌握它?”看到这古怪的水光结界,恶龙宝珠发出惊恐的尖叫声。这恶龙宝珠,灵魂本就来源于一头上古恶龙,后来又吞噬了数千的灵魂,它的灵魂记忆极为浩瀚,这天幽水界是幽鸟极为可怕的一种绝学,它一眼就认了出来。

水夕颜没有在意恶龙宝珠的震惊,皓腕微动,磅礴的圣力从她手上涌出,疯狂的注入那天幽水界中。

“嗡嗡嗡”空气剧烈的动荡起来,密密麻麻的白色符文在天幽水界中飞出,在天空不断的旋转飞舞,一股仿佛来自上天的神秘力量,从天幽水界中弥漫而出。

天幽水界中心的天幽水珠光芒四射,那天幽水界直接膨胀起来,蓦地将恶龙宝珠给笼罩住。强大的恶龙宝珠,在这天幽水界笼罩下,竟是被活生生的镇压,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这天幽水界居然有如此可怕的威力,看来我还是小看了水夕颜这个女人,得到幽鸟族的传承,掌握天幽水珠,这个女人实在太过神秘。”旁边的陈扬看到这情形,内心也是凝重起来。他早就觉得水夕颜神秘异常,却并不知她究竟有什么本领,直到现在对方展露出如此神秘强大的手段,他才更清楚这个女子的强大。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小看别人,陈扬的心态变得更为沉淀稳重,但表面依然平静如初,看着水夕颜缓缓道:“水夕颜,你掌握如此惊人的本领,实力也超乎我的预料,看来即便没有我,你最终也能得到恶龙宝珠,既然如此,你有何要与我合作?”

“呵呵,我的实力虽然强大,但是你也丝毫不差。”水夕颜神态从容,她右手微微一招,天幽水珠立即飞回她的手中,此时那天幽水界已经消失,而在那天幽水珠中,一颗黑色珠子赫然可见。

“这似乎与我问你的问题无关?”陈扬眉头一皱,淡淡道。

水夕颜眼神微微波动,对陈扬的态度却也并不介意,浅笑道:“我和你合作,指的并非这一次,恶龙宝珠,只是我们的第一次试探性合作,在我眼里,相比你这样一个强大的盟友来说,恶龙宝珠太过微不足道。”

闻言,陈扬更为诧异,有些疑惑的看向水夕颜,道:“看来你似乎对我很有信心?”

“陈扬,若我没猜错的话,你并非太初界的人。”水夕颜没有回答陈扬,而是突然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陈扬目光陡然变得锐利起来,他刚来到太初界不到一天,在太初界,这无疑是他最大的秘密之一,而且此事也极为隐秘,除了天辰宗进入这里的十人外,其他人按理来说都应该不清楚,但这水夕颜怎么会知道?

看到陈扬的反应,水夕颜没有惊慌,笑容反而变得甜美,道:“若之前我还不敢肯定,现在已经没有疑问了,没想到,当初幽鸟族先祖的预言,居然是真的。”

“预言?”陈扬心中一惊,不得不说,这水夕颜的态度让他一头雾水。

“在三千年前,幽鸟族一位先祖,在临死前用毕生全部的圣力和魂力,施展天幽预言术,为幽鸟族寻找兴盛之路。在那次预言中,幽鸟族先祖得知,在三千年后,会有十名外界来者降临太初界,而这十人中,有一人与我有缘,此人将是我幽鸟族兴旺的关键。”水夕颜用一种神秘的语气说道。

若说此前陈扬对于水夕颜所谓的预言还有些不以为然,但是现在他却不得不正视,因为水夕颜所说的十人,正好与这次天辰宗进入太初界的弟子数量相符。这让陈扬不禁震惊,这天幽预言术实在惊人,三千年前竟然真的预言三千年后的事情。

不过陈扬依然没有失去镇定,神色冷静的望着水夕颜,道:“即便你说的话属实,那你又怎么知道我就是预言中所说的人?你的真实身份,又究竟是什么?”

“没有什么证据,完全凭借直觉,而且我的直觉,一向很准。”水夕颜一脸自信的说道:“至于我的身份,既然我今后要与你合作,自然不会隐瞒你,我这一世是水夕颜,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我前一世却是天幽水珠器灵。施展天幽预言术,需要惊人的圣力和魂力,三千年前,幽鸟族先祖施展此术,到了关键时刻圣力和魂力都透支,最后不得不借助天幽水珠器灵的力量。”

“那次预言,天幽水珠器灵虽然没有死亡,可却遭到重创,不得的陷入沉睡。直到十九年前,天幽水珠器灵有了一丝苏醒迹象,可它的力量实在太弱,若是继续作天幽水珠器灵,那必会形神俱灭。根据当年幽鸟先祖的预言,天幽水珠器灵选择了转世,所以天幽水珠器灵已死,现在只有水夕颜。”

“天幽水珠是什么圣器?”陈扬神色微动,沉吟道。

“无论是幽鸟族还是天幽水珠,都是传承自上古,而天幽水珠,是幽鸟族的镇族圣器,全盛时期是件禁器,不过现在力量大减,而且失去了器灵,它只能算是一件涅品初阶圣器。”水夕颜看了眼手中的天幽水珠,笑道:“本来以地圣的实力,根本无法催动一件涅品圣器,但我前世毕竟是天幽水珠的器灵,所以使用起来自然无碍。”

怪不得这水夕颜给自己的感觉那么诡异,她竟是一件禁器器灵转世,这让陈扬在吃惊的同时,也有些心动,水夕颜前世可是禁器器灵,未来的成就必定难以限量,这样的人,若是合作的好,对自己的助益无疑极大。

他也隐约猜测到这水夕颜为何如此确定自己就是那预言中的有缘人,因为自己灵魂深处隐藏着混沌青莲,寻常人自然无法感应到,可是水夕颜前世是器灵,即便察觉不到混沌青莲,也有有一些微弱的感应。

“水夕颜,你已经告诉我这么多隐秘,我也不再多做隐瞒,正如你所说,我的确来自另外一个大世界。”陈扬沉默了片刻,道:“你既然说合作,我倒想听听,你究竟有什么打算?”不管水夕颜说的那预言准不准确,陈扬很清楚,若是有水夕颜帮助,以对方对太初界的了解,对于自己今后行事极为有利。

“呵呵,在今天之前,我也不知道会遇上你,所以具体打算并没有。”水夕颜直言不讳道:“现在我们还是先解决这恶龙宝珠,炼制恶龙宝丹的其它材料我基本都收集齐全,现在还差一件转还灵草,我们先去堕落平原,一天后那里的万宝楼将会有一场大型拍卖会,到时会出现转还灵草。”

“这堕落平原是个什么地方?”既然这水夕颜已经知道自己来自外界,陈扬也不再顾忌,直接问道。

“堕落平原是太初界内一个极为混乱的区域,那里处于数大势力的交汇处,里面门派林立,我在这里也建立了一个小宗门,名为红颜门,所以对于堕落平原我还是比较熟悉的。”水夕颜笑道:“等拍卖到转还灵草,炼制出恶龙宝丹,我就可以冲击天圣境界。只要我成为天圣,许多天幽水珠的记忆和力量就会复苏,我的力量将变得更为强大。”

“看来你的野心不小,你这么委曲求全的停留在摩云宫,一定别有心机吧?”陈扬说道。

“当然,一个小小的摩云宫,根本就无法容纳我,它只是我的踏脚石,我只不过是借助摩云宫的势力来恢复自己的实力。什么赵苏,什么南阁阁主,等到我实力恢复过来,全部都将成为我眼里的蝼蚁。”水夕颜的语气中充满了对摩云宫轻蔑,“原本我还需要忍耐很久,但现在你出现,一切都不同了,你是我的一个契机,有你在,我的命运必将发生转折。”

“说的不错,我也可以实话告诉你,与你并称摩云宫双珠的舒青羽,是我的同门师姐。”陈扬眼里露出杀机,道:“那个少阁主赵苏,竟然打她的主意,我迟早要他付出代价。”

————

水夕颜这个人物很重要,因为她将会给主角引出一件更重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