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407章 天蝎子的震惊

第四百零七章 天蝎子的震惊

在此前,拍卖场内许多人都认为陈扬是水夕颜的附属,此刻却再无人这样想,他们很清楚,红颜门绝对承担不起陈扬这样的花费。一时间,在场众人都不禁暗暗忖度,这个少年究竟是什么来历,但人们对他的鄙夷却丝毫未减,为了一件效果不明的碎片花费四万源石,这完全就是在拿源石赌气,十足的二世祖的行为。

对于别人的目光,陈扬丝毫不在意,四万源石虽多,可在他眼中,其价值和那碎片相比简直微不足道。一直以来,陈扬虽然对雷血记忆深刻,可是它太多晦涩深奥,他始终无法真正领悟,若是能够领悟雷血,他自信自己必会掌握一种无比恐怖的杀招。

他清晰的记得,在太初大比时,他仅仅是偶然顿悟到雷血的一丝运行玄妙,就将掌控空品圣器定空笔的空羽给击败,若是能真正的领悟雷血,那将何等可怕?

天蝎子自然不知这雷血碎片对陈扬无比重要,在他看来,陈扬的目的不是那碎片,而是在可以针对自己,他的脸色一片铁青,眼神杀机凛然,狞声道:“五万源石。”四万源石,已经是他的极限,但是为了自己的颜面,尤其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只得出五万,这样一来,他不得不动用宗派的积累。一个宗派的积累,是宗派的底蕴,是保障宗派生存的底牌,即便他是宗主也不能随意动用。

听到天蝎子的报价,陈扬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直接淡淡道:“六万。”他从万宝楼这里换取了十万源石,足够他挥霍,即便不够,他还可以继续兑换,天蝎子和他拼财力,完全是自取其辱。

天蝎子嘴角顿时一阵抽搐,以天蝎宗的财力,要继续加价自然没问题,但是他是一宗之主,不能为了一时赌气就肆意花费,那样会让天蝎宗陷入困境。最重要的是,他看得出陈扬神色没有丝毫变化,他怀疑即便自己继续加价也无济于事。

“嘿嘿,小子,等会出堕落城的时候,给我小心些。”天蝎子怒极而笑,旋即他甩了甩袖子,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在场所有人都能感应到他那不加遮掩的杀机,看来只要陈扬走出这堕落城,立刻就会遭到他的报复。

不少人看向陈扬的目光都变得极为怜悯,有再多源石财富又如何,逞一时之气得罪了天蝎子,到时不仅是身上的财物,恐怕连性命都难以保住。

陈扬却是没有半分慌乱,从容平静的坐在位置上,等待拍卖方将那雷血碎片和剩余的源石送来。

不到片刻,此前那名宫服女子,就拿着雷血碎片和一个须弥戒进入贵宾席中,对陈扬恭敬道:“公子,这是您拍卖的物品和剩余的四万源石。”

这女子脸上恭敬和欣喜都是发自内心的,这块不知名的碎片竟拍卖出六万源石的高价,完全出乎了万宝楼的预料,而每次拍卖收入越高,不仅是拍卖师,她们这些侍从的收益分成也会提高,她对陈扬自然恭敬有加。

陈扬接过雷血碎片和那盛装源石的须弥戒,在外人面前,他没有多看雷血碎片,随手就将它们收入袖子中,朝那宫服女子淡淡的点了点头。

“水夕颜,所需的东西已经到手,现在没有什么值得继续期待的,我们走吧。”陈扬长身站起,对身旁的水夕颜道。

水夕颜瞥了眼一边的宫服女子,会意的点点头,道:“好。”

“两位贵客慢走。”见陈扬和水夕颜要离开,宫服女子连忙恭敬道。

陈扬两人脚步不急不慢,速度却是极快,身形几个闪烁间就出了万宝楼,旋即两人没有丝毫停留,直接朝堕落城外飞去。

“陈扬,我敢肯定,那个天蝎子一定会在堕落城外拦截我们,他可是天圣五品强者,一定要万分小心。”从万宝楼出来后,水夕颜不用再顾忌,慎重道。

“这点我自然知道,不过我既然敢出来,便不会畏惧他,嘿嘿,他想在外面截杀我们,我正好也想把他给解决了。”陈扬眼中杀机闪烁,对于敌人,他从来都是杀之而后快。

感应到陈扬身上散发的强烈杀机,水夕颜美眸中异彩流转,没有再开口劝阻,与陈扬一起飞向堕落城外的平原。

堕落平原广袤无际,这里宗派林立,圣兽四伏,到处充满危机和机遇,这里强者为尊,适者生存,没有实力之人,即便被杀了没有人在意。

陈扬和水夕颜很快就飞出数百里,早已看不到堕落城,但就在他们飞至一座山峰上方时,身形却倏地停了下来。

只见两人前方的流云忽然涌动起来,无尽的旋风和黑云,剧烈的翻滚,顷刻间就将陈扬和水夕颜给包围在中央,旋即那无尽的黑云朝着两边分开,中央露出了一条清净的通道。在那通道的尽头,一个白袍上绣着黑蝎的中年人,闲庭信步般走了出来,正是两人一直防备着的天蝎子。

在堕落平原上,有九个最强大的势力,势力的首领实力最强的无疑是堕落城城主,但若论心狠手辣,呲牙必报,最为著名的则是这天蝎子了。

天蝎子人如其名,心肠歹毒,一旦成为他的敌人或目标,必会被他死死的盯着,直到他成功为止。

“天蝎子,你依然是那样得到卑鄙毒辣,居然选择在这里截杀我们。”望着面色阴森的天蝎子,水夕颜冷声道。

看到水夕颜如霜的俏脸,天蝎子双目微眯,阴恻恻的冷笑道:“桀桀,水夕颜,本宗主早就说过要收你做我的女人,偏偏你不识好歹,屡屡拒绝,真当本宗是猫不成。我告诉你,本宗主要得到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的,成为我的女人,也是你最大的荣幸。”

“你给住嘴,天蝎子,我水夕颜要成为谁的女人,那是我自己的事,与你恶心的蝎子没有丁点关系。”水夕颜厉喝道。

“哼,给脸不要脸,水夕颜,向来你屡屡拒绝我的要求,就是因为身边的这个小白脸吧?你身为本宗主看上的女人,居然敢和别人不三不四,今天,我就把这个小白脸给杀死,断了你的念想。”

说到这,天蝎子面露得意之色,阴笑道:“你们以为我有这么多时间和你们废话,在刚才,我已经在你们身边布下了天蝎阴云大阵,你们两人再也别想逃跑了。”

听到天蝎子话,水夕颜脸色一变,朝四周一望,果然看到,周围的乌云构成了一只巨大的蝎子,而他们正在这“蝎子”的身体内。

“可笑,一只小蝎子,用一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就想对付我,你这一套,我在十岁时就玩腻了。”扫了眼周围的乌云,陈扬神色没有丝毫慌乱,目光冷漠的望着天蝎子。

“牙尖嘴利,本来立即杀了你,现在我改变了主意,我要废去你的修为,把你禁锢在一旁,然后亲眼看到我和水夕颜欢好。”天蝎子对陈扬本就恨得咬牙切齿,现在一听陈扬的嘲讽话语,当即火冒三丈,右手猛地对陈扬一张,刹那间,周围的乌云一阵涌动,形成了一只巨大的蝎尾,对着陈扬狠狠的甩去。

天蝎子可是天圣五品强者,如今又是含怒一击,这一击的威力不言而喻,哪怕是寻常的天圣都无法抵挡。

面对如此可怕的一击,水夕颜眼瞳也不禁一阵紧缩,但陈扬却是无动于衷,他身上圣力骤然一阵膨胀,直接化身成圣图,一头巨大的紫色麒麟出现在乌云中。

这头麒麟一出,一股磅礴霸道的气息席卷而出,哪怕是天蝎子的气势也为之所夺。

“化雷大手印!”陈扬化身麒麟后,右前爪毫不犹豫的对着前方一把,一个巨大的紫色手掌轰然拍出,与那乌云构成的蝎子尾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随后在天蝎子和水夕颜不可思议的目光中,那足以重创天圣强者的蝎子尾,被这紫色手掌一拍,瞬间就溃散,非但如此,周围的天蝎阴云也变得稀薄了一半。

“天变,你竟然能施展天变术?”看到陈扬化身一头巨大的圣兽,而且轻而易举的击溃自己的攻击,天蝎子脸上立即浮现难以置信之色,天变术,那可是要灵魂之力达到天境才能施展。而且刚才的攻击,哪怕是天圣都无法抵挡,可对方却是简简单单就化解了,而且还将自己的天蝎阴云都弄得险些崩溃,可以说,眼前的一幕,颠覆了天蝎子的认知。

而水夕颜内心的震惊远胜于天蝎子,天蝎子虽然是五品天圣,可年龄不过一百二十岁,并不认识麒麟,但水夕颜却是有着不少远古的记忆,她一眼就认出,陈扬所化的圣兽是麒麟。

麒麟,即便在上古,也是雄霸四方的皇者圣兽,陈扬的圣图竟是麒麟,而且施展天变术,必须要得到圣兽的精血,这意味着陈扬获得过麒麟的精血,这实在是震撼人心。

“天变术又如何,你再如何,也改变不了你是地圣的事实。”但天蝎子毕竟是成名已久的高手,很快就镇定下来,身形忽然一晃,整个人隐藏在乌云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