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409章 雷血规则

第四百零九章 雷血规则

望着雷霆巨掌中被牢牢拿捏住天蝎子,陈扬虽然脸色苍白,可内心却是一阵激荡,这是他第一次在击败一名天圣强者,尤其对方还是五品天圣。尽管天蝎子的实力比不上天辰宗内那些天圣精锐,但他毕竟也是威名赫赫之辈,彻底击败他,陈扬终于意识到,不知不觉间,他也踏入了普通的强者行列,再也不是曾经那个任人追杀的小角色。

除此之外,第二圣图的威力在让他感到极为满意时,也使得他苦笑不已,运行第二圣图消耗的圣力,比他施展化雷大手印还要恐怖,直接将他体内一半的圣力给抽取掉。

“水夕颜,我们在这里战斗,恐怕早已引起其他强者的注意,为了避免麻烦,我们立即离开这里,先找一个地方安定下来。”陈扬直接将天蝎子给击晕,随后身形一晃,变回少年身躯。

“好,那便去我的红颜门吧,红颜门实力虽然不强,但山门的防御我经营了不短时间,即便寻常天圣强者,没有几天也无法将山门攻破。”水夕颜勉强平复下内心的震撼,说道。

二人行动都极为干脆,商量好后便没有再做迟疑,身子齐齐一闪,倏地就破空而去,眨眼间就消失不见。

两人离开片刻不到,天空就有数道流光划来,停留在那坍塌的山峰上方,显现出几个人影来。这几人都是堕落平原上各宗各派的强者,天蝎子和陈扬二人在万宝楼内的矛盾几人早就知道,加上此前这里战斗传出剧烈的波动,他们很轻易就判断出,水夕颜、陈扬和天蝎子刚才必定在这里战斗。

“居然这么快就结束了战斗,难道水夕颜已经被天蝎子给抓了?太不对劲了,这水夕颜好歹是红颜门门主,应该拥有不少底牌,即便不是天蝎子的对手,也没道理这么快就被抓。”一个白须童颜的男子皱了皱眉道,此人是堕落平原第五大势力森罗宗宗主,本来怀着趁火打劫的心思,等到天蝎子和水夕颜斗个两败俱伤,然后再出来捡便宜,可现在的情形却出乎了他的预料。

“天蝎子这家伙向来阴险狡诈,水夕颜虽然实力不错,可若中了天蝎子的阴谋诡计便不好说了。”另外一个黑袍男子从空中走了出来,语气似有些惋惜道。

“这还真是可惜了,一朵娇艳的花,就被天蝎子那个老鬼给摘了,嘿嘿,奇怪的是,竟没有看到那个小白脸的尸体,该不会是天蝎子两性通吃,把那小白脸也一起抓了吧。”一个修为天圣四品的矮胖男子,一脸猥琐的说道。

“哼,在我看来,水夕颜这朵花可不是那么好摘的,这个女人据说摩云宫南阁少阁主赵苏看上的,天蝎子说不定要惹怒赵苏,给自己招来大祸。”

正在议论纷纷时,水夕颜带着陈扬笔直朝着堕落平原东南方飞去,飞越八百里后,两人来到一座环境清幽的山峰前,在那山脚下立着一块巨大的玉石碑,上刻“红颜门”三字。

水夕颜和陈扬出现,立即引起红颜门弟子们的注意,两个冰肌玉肤的女子从山门中走出,戒备的望向外面,当她们看到来人是水夕颜时,连忙露出惊喜神色,恭敬道:“门主。”

水夕颜温和的点了点头,没有与两名弟子多说话,带着陈扬朝红颜门内飞去。看到向来对男子不假辞色的美貌宗主,居然带着一个男子回来,不仅是门口的两名女弟子,途中所遇的众红颜门弟子,皆是目露惊奇之色。

水夕颜两人在空中不急不慢的飞着,不久后来到一座名为“夕颜阁”的阁楼前,缓缓的降落下去。在夕颜阁周围,有着不少女弟子聚集在这里,看到水夕颜带着一个男子出现,皆吃了一惊。

“我要闭关三天,这段时间不要来打扰我。”曼妙身形进入夕颜阁内后,水夕颜对外面的弟子正色下令道。

“是,门主。”几名红颜门弟子恭声道,在阁楼大门关上前,她们一直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陈扬,觉得门主不仅带个男子回来,而且还在一间阁楼内闭关,实在太过不可思议了。

对于红颜门众弟子的异样目光,水夕颜和陈扬虽然也有所察觉,但两人对此都并不在意。

在夕颜阁内布下重重禁制后,水夕颜皓腕微翻,将药鼎、恶龙宝珠和诸味药材全部取了出来,摆放在阁楼东侧的玉石台上。这玉石台上充满了药材气息,显然经常被用来炼丹制药。

“好,水夕颜要炼制恶龙宝丹,我便利用这段时间来参悟万宝楼中所获的雷血碎片。”看到水夕颜专心致志的沉浸在炼丹中,陈扬目光也微微闪烁,从须弥戒中取出了一块白玉碎片。

眼睛看着这块白玉碎片上的暗红色血点,陈扬感到自己的思维立即被调动起来,在天辰园中,他虽然看到过雷血天辰碑,但是那雷血天辰碑中蕴含的力量太过可怕,他连看片刻都做不到,如今这还是他第一次近距离的观看雷血。

“雷为天地能量所诞生的禁物,怎么会有血?”陈扬脸上露出疑惑,对于这个问题,他始终感到不解,可以说,他一直就不知道什么是雷血。

这白玉碎片气息极为隐晦,若只是用肉眼看的话,根本就发现不了什么,陈扬念头微动,灵魂之力从识海中弥漫而出,朝着白玉碎片延伸过去。灵魂力量不断接近白玉碎片,陈扬依旧察觉不出这白玉碎片有半分异样,怪不得万宝楼会将它拍卖掉。

然而就在陈扬的灵魂之力完全触及白玉碎片时,他感到自己的意识深处有一滴血液猛地一闪,这滴血液,正是他第一次看到雷血碑时印刻在内心深处的雷血印记。下一刹那,陈扬的灵魂一阵空明,他仿佛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灵魂在这里穿透了一层层的虚空障碍,最终抵挡着虚空的尽头。

在这虚空的尽头,是一片诡异神奇的空间,这里充斥了密密麻麻的雷电,但是这些雷电没有丝毫混乱,就如同蚕丝般,在虚空中按照特定的轨迹交织着。

望着那神奇的空间,陈扬心神受到巨大冲击,他觉得自己似乎接触到了雷的本源,一切都是那么的震撼人心。

“芸芸两极,有生有灭,天地造化,衍生万物,雷霆利刃,可破众生。执掌雷霆,割灭天地,见天地血,是为雷血。”蓦然间,一段玄妙古老的意念,传入陈扬的脑海中。

紧接着,陈扬就清晰看到,眼前那个空间中的雷丝就变化起来,陈扬感觉到,每一道雷丝,都迸发出恐怖的力量,就宛若无数雷剑般,将虚空割裂。虚空中顿时出现了无数裂缝,那些裂缝中,竟是流出了诡异的鲜血。那些鲜血就如同天地之血般,刹那与雷丝融合在一起,凝成了一滴滴的雷血。

“雷霆无血,其血源自敌人,以敌人之血,自身雷霆,可成雷血!”顿时,陈扬内心有种明悟,而越是明悟,他的震撼越深,雷血,完全超越了寻常圣术的范畴,其蕴含的威力,即便玄奥也无法解释,他脑海中不禁蹦出两个字——规则。

虽然这白玉碎片只是碎片,里面蕴含的雷血玄妙肯定不全,但即便如此,它也已经触及到了规则的力量。规则,那是宗圣强者才能领悟到的东西,而此刻,陈扬在地圣境界时,就提前接触到了。那些雷丝之所以威力那么恐怖,连虚空都能割裂,就是因为结合了规则的力量。

同时,陈扬也意识到,这白玉碎片内的虚空也极为不寻常,割裂后竟然会流出鲜血,白玉碎片究竟是什么来历?

“先不管这么多,这雷血威力实在太惊人,若是我能领悟一些,将来只要不面对宗圣强者,我便无所畏惧了。”

陈扬摒除一切杂念,心神回味着那些流淌在在脑海中的明悟,旋即他的体内不由冒出一丝丝的雷丝,那些雷丝,完全按照白玉碎片空间内的构造排序。

雷丝若蚕丝般在体内缠绕,陈扬立即有种感觉,冥冥时空中,一股股诡异神秘的力量朝着自己汇聚而来,他整个人,和虚空的联系都变得紧密起来。若将虚空比拟为海,那原来他就是鱼,而现在,却转变成了水滴,这让他可以更自如的调用虚空的力量。

这种感觉极为的奇妙,陈扬心神忍不住微微一动,体内的雷丝和虚空的力量,立即随之齐齐一颤,而那些原本威力寻常的雷丝,在融合神秘力量后,强大了不知倍,竟是将虚空化出了裂纹。

陈扬割裂的是真实的虚空,虽然没有鲜血,可也流出了一些神秘的力量。这些力量立即和陈扬的雷丝融合在一起,最终凝结出三滴紫色液滴,凝结三滴雷血是陈扬的极限,但即便只有三颗,其蕴含的力量也无比恐怖。

“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气息?”就在陈扬凝结出三滴雷血后,不远处闭目盘坐的水夕颜,似有所觉的睁开双眼,当她发现这恐怖气息的来源是陈扬时,眼神立即流露出强烈的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