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416章 炼化太初源

第四百一十六章 炼化太初源

“当着本公子面杀人,居然还想逃走?给我留下命来,金龙探爪”巨剑子被陈扬当着自己面斩杀,赵苏气的火冒三丈,看到陈扬和天蝎子想要逃走,他厉喝一声,金龙权杖对着陈扬猛地一指。

一只庞大的金色龙爪从金龙权杖中探出,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扩大,刹那之间,金色龙爪就扩大到百丈大小,对着陈扬化身的麒麟狠狠抓去。

“众生血,吾之血,万物血,吾之血,天地血,亦吾血,吾为苍生利器,破灭一切,所有企图阻挡吾之人,皆应遭受吾之割裂”陈扬眼神冰冷,在飞退的同时,口中发出寒冷的声音,在这种时刻,他毫不犹豫的施展出来雷血。陈扬的意念深处,三滴紫色的液滴猛地爆炸开来,一股神秘浩瀚的力量,顿时就在虚空中疯狂的弥漫而出。

在这股力量下,那金色龙爪上竟是出现裂纹,旋即一丝丝的金色血液溢出,尤其诡异的是,那些金色的血液中,跳动着密密麻麻的雷弧。顷刻后,赵苏手中的金龙权杖发出一声哀鸣,那个庞大的金色龙爪轰然溃散,可怕的能量风暴在天空四处肆虐。

能量风暴在天空席卷,陈扬趁机和天蝎子汇合,身体化作两道流光,倏地就飞向远方,转瞬间就消失不见。

“水夕颜,我先找个地方炼化太初源,等到实力提升后,再潜入摩云宫。”遁出数百里后,陈扬对水夕颜说道。

随着陈扬声音落下,在天蝎子的袖袍中,一粒尘埃微微一颤,发出耀眼的光芒,旋即变化成一颗黑色的珠子,正是天幽水珠。只见天幽水珠上泛起一阵能量涟漪,水夕颜的身形慢慢的从中浮出,看着陈扬点头道:“那便去堕落平原中央的堕落墟谷,在那里别人绝对难以发现我们。”

在陈扬三人离去后,赵苏脸色阴沉的立在空中,此前的恐怖能量风暴,遮掩了陈扬三人的身形,等到那能量风暴消散后,他已经失去陈扬等人的踪迹。

“这个天蝎子请来的高手,竟能抵挡住我的金龙权杖,连金龙探爪都没有将对方擒拿下来。”望着前方空荡荡的天空,赵苏既吃惊于陈扬的实力,又震怒于自己居然吃了个大亏。

一直以来,他凭借深厚的背景,优秀的天赋,向来是横行无忌,从来都是他高高在上的处置别人,而现在,他却在别人手中吃了一个大亏,在亲自出手后,不仅没有捉拿对方,还让巨剑子被斩杀了。巨剑子是他特意安插在堕落平原的一枚重要棋子,不知花费多少奇珍异宝来培养,可现在却是损失掉了。

“混蛋,本公子可是天之骄子,将来要霸绝太初界的人物,居然在一个小人物手中吃了亏,不管是上天遁地,本公子总有一天要抓到你们,让你们形神俱灭”赵苏怒火中烧,咆哮声震动天地,若是他知道,连他身边的夜无影,也已经被陈扬给炼化成奴仆,不知道会暴怒到什么地步。

在赵苏愤怒不已时,陈扬和水夕颜已经来到堕落平原中央深处,堕落平原是太初界最广袤的平原,面积方圆数百万平方千米,里面隐藏着不知多少秘密,堕落平原的中央深处,更是连太初界内那些顶尖强者们都没有探索透彻。

堕落平原中央深处,人烟稀少,圣兽遍走,入眼处迷雾重重,里面不知隐藏了多少神秘的存在。来到这里后,便时常可以听到一些凶兽的咆哮声,让人毛骨悚然,修为低下的圣者,根本就不敢来这里,而即便那些实力不错的人,也很少来这里招惹麻烦。

“水夕颜,我要在这里布置下一个阵法,若是有敌人闯进来,哪怕天圣巅峰强者也要让对方陨落于此。”陈扬从须弥戒中取出了数百颗内丹,在周围布下了一个小周天迷雾大阵。

听到陈扬的话,水夕颜眼中露出奇异光芒,她很清楚陈扬不会无的放矢,对于陈扬布置的阵法极为好奇。而当陈扬将阵法完全布置好后,她更是心惊,她感应到,自己的视觉和灵魂之力在这迷雾中,竟受到强烈限制。

“这是阵符,只要持有阵符,就不会在大阵中迷失。”陈扬双手在空中急速结印,片刻间凝聚出了两张能量凝聚的阵符,将其中一张递给水夕颜。

做好一切防御后,陈扬深吸一口气,在原地盘坐下来,他右掌一翻,一枚黑色的晶石出现在他手中,这枚黑色晶石样子极为特别,形状如同一团火焰,就似一朵黑色的火焰在燃烧。

但是从它身上,感应不到半分温度,有的只是无尽的寒冷,它的晶体呈半透明,里面不断散发出森寒的能量波动,在它内部,更是隐隐可以看到,一种奇异的黑影在摇曳,就如同魔鬼在舞动。

“这就是太初源么?”陈扬看着手中的黑色晶石,目光变得惊奇不已,但对如何使用这太初源却是极为疑惑,不由问道:“水夕颜,这太初源应该如何炼化?”

“直接放在手中,用圣力去触及它就可以。”水夕颜眸光微动,也在阵中坐了下来。

陈扬点点头,圣力从体内延伸而出,将这太初源给包裹住,近乎是瞬息之间,他就看到,太初源如同冰块般融化,并且急速的融入自己的手掌内。紧接着,一股森冷无比的能量,从太初源内爆涌而出,陈扬感觉就如同一头恐怖的凶兽冲入了自己的体内。

凶煞森寒的杀戮意志,顿时在陈扬的意识中疯狂冲撞起来,即便是陈扬脸色也不由一变,尽管他知道太初源内蕴含强烈的杀戮气息,可是真正感受到时,这杀戮气息的可怕程度,还是让他吃了一惊。

他感觉自己就仿佛来到了一个上古杀戮战场,到处都是杀戮哀嚎声,暴戾的杀戮意志不断的冲击陈扬的意识,若换做那些意志不坚定的人,恐怕瞬间就会失去理智,变成杀戮机器。

不过这杀戮意志,根本就撼动不了陈扬的意识一丝一毫,他继承了修罗意志,修罗本就是以杀戮为生,这杀戮意志,比起修罗的杀意来说,就如同小溪和江河相比。

“给我崩溃”陈扬心中一声冷哼,灵魂深处中的修罗意志立即暴冲而出,将那太初源内的杀气冲得土崩瓦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