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421章 白羽

第四百二十一章 白羽

五品地圣高手,周围的圣者眼里都不禁闪烁起惊异光芒,这样的人,那是有极大希望成为摩云宫内门弟子人物,绝对不能轻易得罪。

然而,当这名年轻人前方近乎所有人都避让时,却有一名青衣少年依旧站立在路中央,对高傲年轻人的话根本无动于衷。

“前面的朋友,还请让一让”倨傲年轻人眉头一皱,语气有些不客气的说道。

听到倨傲年轻的话,前面的青衣少年转过身来,少年相貌眉清目秀,可神色间却充满一种寒潭之水般地清冷,他漠然的看着倨傲年轻人,缓缓开口道:“你在和我说话?”

“嗯?”少年那冷漠的态度和话语,让倨傲年轻人愣了愣,随后狂笑起来:“小子,居然在本公子面前装冷酷,还真是给你三分颜色就开染坊,我对你客气,你便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你要记住,这个世上,有些人不是你能够得罪的。”

周围那些散修,也是用悲悯的目光望向那个青衣少年,那倨傲年轻人可是五品地圣,而那青衣少年的修为看起来只有地圣一品,得罪了倨傲年轻人,恐怕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可让人惊愕的是,青衣少年非但没有半分畏惧,反而神色越发寒冷的看向倨傲年轻人,语气淡淡的说出一个字:“滚。”

“找死”倨傲年轻人面色勃然大变,脚步直接朝前踏出一步,手掌上爆发出浓郁的圣力,阴笑着对青衣少年的脸庞狠狠甩去。旁边散修看到倨傲年轻人的出手,内心都是暗暗发寒,这一巴掌后者可是没有半分留手,若那青衣少年被打中,不死也残。

面对倨傲年轻人的攻击,陈扬神色平淡如常,也不见有什么动作,他的脚步忽然诡异一晃,身形倏地在原地留下一窜残影,轻而易举的避开倨傲年轻人的攻击。

啪啪啪

一连窜清脆的耳光声响起,倨傲年轻人的阴笑瞬间凝固,旋即他的身体在巨力的作用下,直接倒飞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地上。

“你……?”倨傲年轻人捂着红肿的双颊,不可思议的盯着陈扬,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这个被他视为蚍蜉的少年,实力竟如此可怕。

众围观散修也是震惊不已,倨傲年轻人,可是一名货真价实的五品地圣高手,在青衣少年手里,却没有丝毫反抗力,而且刚才极少有人看清他是怎么出手的。

青衣少年根本无视人们的目光,不等倨傲年轻人把说完,就一脚踩在后者胸膛上,冷冷的俯视着他道:“记住,这世上,有些人不是你能得罪的。”他完全是倨傲年轻人此前说过的话一字不落的奉还,但听在别人耳中,远比倨傲年轻人说的时候更让人心悸畏惧。

倨傲年轻人脸涨得通红,可触及青衣少年那双幽深如黑洞般的眼瞳,却是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他毫不怀疑,若是他再说话,对方会将他当场击杀。

而倨傲年轻人和青衣少年的冲突,很快引起了摩云宫弟子的注意,一个弟子走了出来,看着两人道:“你们两人过来。”

闻言,青衣少年神情没有半分的波澜,直接用脚将倨傲年轻人踢开,然后从容的走到摩云宫众弟子身前。

“你是何人?”看着这平静的青衣少年,摩云宫弟子脸上也浮现一抹诧异,不由开口问道。

“在下白羽,是堕落平原的一个散修,听说成为摩云宫的弟子,能够享受到优厚的待遇,所以我便来试试,看有没有机会进入摩云宫。”这青衣少年白羽,正是前来摩云宫的陈扬,。

“想成为我摩云宫的弟子?很好,你能够轻易击败地圣五品高手,看来实力一定不弱,你展露一下你的气息,我看看你的修为究竟达到什么地步。”这名弟子修为也是地圣五品,自然看不透陈扬的实力,不过他打量陈扬时,却没有半分的紧张,身为摩云宫的弟子,他自然有自己的底气。

陈扬没有迟疑,略微运起自己的圣力,释放出普通地圣八品强者的气息,这股气息相比他本身的力量而言,只有两成左右,可即便这样,对别人造成的震撼依然很强烈。

“八品地圣,竟然是八品地圣。”这个摩云宫弟子脸上浮现动容之色,惊异道:“不错,也只有八品地圣的实力,才能轻易击败一名五品地圣。”

在场那些散修和其他摩云宫弟子们,也纷纷投来吃惊的目光,开始他们看到陈扬如此年轻,还以为他顶多就是个初品地圣,可现在却得知他是八品地圣,令得众人内心都受到巨大冲击。

那个倨傲年轻人,见状更是面如死灰,知道陈扬是一名八品地圣,而且如此年轻,他知道现在不是陈扬的对手,将来差距恐怕会拉得更大,他永远都难以找到报仇的机会。

“在下虽然是一介散修,但曾经偶然得到过一次奇遇,闭关苦修十年,这才有了如今的成就。不久前出关后,我恰好遇到了阴阳书生前辈,得到了他的指点,后来还是他介绍我前来参加摩云宫的考核。”陈扬说的话滴水不漏,让周围不少人都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一个散修,要修炼到八品地圣,没有奇遇才说不过去,同时人们心里也吃惊不已,这个陈扬,居然认识阴阳书生,。

“你叫白羽?”就在陈扬展露修为,在场众人都暗暗心惊时,不远处的王溪涧也注意到这里的情况,对陈扬表现出了感兴趣的目光。他脚步在地面轻轻一踏,身形若鬼魅般从原地消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陈扬边上,看向陈扬的双眸露出了逼人的眼神。

虽然陈扬是八品地圣,但王溪涧却丝毫不在意,在他眼里,陈扬区区一个散修,哪怕是修为与他相当,实力也有着天壤之别。

在王溪涧那磅礴的气势笼罩下,陈扬内心无动于衷,王溪涧的实力在同阶中的确算是顶尖高手,但他有绝对自信轻易击杀后者,要知道,他可是连阴阳书生那种九品天圣都能镇压并且炼化成奴仆,可以说,这个王溪涧连做他奴仆的资格都没有。

不过为了不露出破绽,陈扬表面却是一副忌惮和忐忑的样子,落在别人视野里,便觉得这个叫白羽的少年,尽管也是八品地圣,可在王溪涧面前,却是不值一提。

但也没人鄙视陈扬,毕竟王溪涧在整个太初界西南部都是小有名气的高手,而这个白羽,只是个有些小奇遇的散修,没有强大宗派的支持,凭借自己能修炼到这种程度,已经很不错了。

“好,你很不错,一个无门无派的散修,能修炼到这种程度,看来你本身的资质也不容忽略。”王溪涧用一种打量下属的目光看着陈扬,满意的说道:“而且我刚才仔细看了下你的情况,今后还是有很大的潜力,像你这样的圣者,我摩云宫是极为欢迎的。不过你说是阴阳书生介绍你前来,有何凭证?”

“果然要审查”王溪涧的话让陈扬心中暗道果然如此,但他来之前早已准备好了一切,自然不错手忙脚乱,他从怀中掏出了一张黑白色的玉符,道:“这是阴阳书生前辈给在下的介绍凭证。”这样玉符,是阴阳书生亲手制作的玉符,自然没有任何破绽,只不过在场所有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阴阳书生不是指点陈扬的前辈,而是陈扬的奴仆。

”不错,的确是阴阳书生前辈制作的玉符,阴阳书生虽然不是我摩云宫的人,但与我摩云宫交情向来不浅,他制作的东西我很清楚。”王溪涧接过“白羽”递来的黑白色玉符,用灵魂力量查探一番后,脸上浮现更浓郁的笑容,道:“白羽,有阴阳书生的推荐,你的身份基本不存在什么问题了。这样吧,以你的实力,已经完全由资格做我摩云宫的核心弟子,不过你的资历太浅,就先从普通的内门弟子做起,等以后你有了足够的贡献度,便能晋升核心弟子,享受难以想象的资源。”

“师兄放心,进入摩云宫后,我必会不断争取功劳,尽早成为核心弟子,到时师兄想要做什么事情,我一定全力效劳。”陈扬心底平静,脸上却露出激动的神色,口中更是隐隐向给这王溪涧示好,他看的出,这王溪涧在摩云宫内地位不凡,有此人照应,将来行事有可能会方便许多。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好了,你先随那位师姐进去安排一下。”听陈扬这样一说,王溪涧顿时爽朗的笑了起来,转身对一个女弟子说道:“白师弟就暂时由你带领吧。”

“是,师兄。”王溪涧所指的那个摩云宫女弟子点了点头,看向陈扬道:“白师弟,随我来吧。”

陈扬用余光瞥了眼这个女弟子,发现她是名三品地圣,实力算是不错,在她的带领下,陈扬很进入了万流峰内。

“这个白羽居然直接成为了内门弟子,实在让人羡慕。”

“谁让别人的实力强大,啧啧,八品地圣,在堕落平原上,绝对是枭雄级别的人物。”

“说的不错,刚才王溪涧可是说了,这个白羽今后还有希望成为核心弟子,这种人若我能够加入摩云宫,一定要好好交往。”

在陈扬被摩云宫招收,而且成为了内门弟子,外面的圣者们都纷纷议论起来,语气中夹杂着各种情绪,那个倨傲年轻人,更是脸色难看。——————

给自己的书打下广告,《不死神心》,一个偶然获得“不死神心”的少年的传奇故事,绝对精彩,书号:1838103,还望大家能够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