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6章 锄头

第六章 锄头

灵儿站在天坑旁盯着自己的巴掌研究良久,直到中午杨老太太来寻她吃饭,待见到她呆愣的模样吓了一跳,赶紧跑过来:“灵儿,你怎么又跑这儿来了?当心别掉下去,走,跟娘回家吃饭去!”

老太太把灵儿拉得离天坑远些了,捡起地上的背篓,见里面空空如也,没说什么,直接背背上,又四下寻找小锄头。遍寻不着的老太太道:“灵儿啊,挖野菜的小锄头了?”

清醒过来的灵儿想起方才被自己折断的锄头和扔得不知去向的锄把,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憨笑道:“娘,那个…那个…我把锄头弄丢了!”

“啊?丢了!咱们家可就那一把锄头了!灵儿啊,你再仔细想想,丢哪儿了?娘回去找找!”

看着杨老太太苦巴巴的脸,灵儿实在不忍心说谎,可已经断成两截儿的锄头找回来也没用,何况还没了锄头把子,与其再让她心疼一回,还不如坚持到底了!

于是灵儿皱起眉头可怜兮兮道:“娘,方才王富贵带人来欺负我,我跟他们斗了一回,回来锄头就不见了,兴许…兴许是被王富贵他们拿走了或是扔了也不一定!”

杨老太太闻言赶紧蹲下,将灵儿上上下下检查一番,心疼道:“灵儿啊,富贵那小子从小就爱欺负你,他们家是村里的富贵人家,咱们惹不起,以后你见着他就躲远点儿,别跟他对着干,知道吗?”

灵儿不服气的嘟起嘴:“凭什么?他再敢欺负我我就揍他!”

“万万不可!灵儿啊,娘跟你说,这里是王家村,咱们杨家是外来户,当年多亏老村长收留才有地方落脚,才能像正常人一样过安生日子,咱们要知恩图报,知道吗?”

“娘,灵儿知道村里好多叔伯婶娘都对咱们好,灵儿记着了,以后一定好好报答他们!可那些欺负咱们的,咱们也不能任他们揉捏啊!咱们又不欠他们什么!”

“唉,傻孩子,你怎么就不听话了?不管怎样,以后不许跟村里的孩子吵嘴打架,否则爹娘都会生气的,知道吗?”

灵儿抿抿嘴,心里虽不服气,为了不让老娘为难,就勉为其难答应她吧,不过前提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若有人故意欺上门来,我也不是软柿子,定要让他好看!

杨老太太牵着灵儿慢慢下山,嘴里嘀嘀咕咕念叨:“唉!都怪娘,不该放你一个人出来,野菜没挖着,反倒把锄头弄丢了!买把新的至少要上百文了,你爹编那一个月多的竹篾货算是没了!唉~~~”

“娘,不着急,灵儿下午就出去挣钱,一定想办法买把新锄头回来好不好?”

杨老太太笑笑,捏捏她脸蛋道:“傻孩子,你还没长大了,什么都不会做,怎么挣钱啊?算了,丢了就丢了,我跟你爹再辛苦些,抓紧时间多做点儿鞋底子、多编些竹筐,应该还来得及!”

灵儿看看自己的手,心里盘算着靠自己这力气总能挣点儿钱吧?村里人都是自给自足,挣钱机会少,要是能去镇上或城里就好了!

“娘,明天不是赶集么?爹爹去镇上卖背篓簸箕不?我也去好不好?”

“不去了,你爹身子不好,那些竹器咱们直接送王员外家就好了!”

“王员外是谁啊?”

“王员外就是富贵的爷爷啊!他们家是咱们村最富贵的人家,镇上、城里都开了好些个铺子了!所以灵儿啊,你以后不要跟富贵置气,就算他欺负你也别还手,躲着往家跑就是,要不他爹娘一生气,不要咱们的竹货、鞋底了,咱们就没钱换粮食了!”

灵儿偏头看看杨老太太,见她满是皱纹的脸上愁眉不展,心里暗暗懊悔,早知道就不搭理那几个小屁孩儿了!她只记得王富贵老欺负自己,却不知道他就是村里那个最有钱的王员外家四代单传的独孙了!

一老一小回到家中,杨老太太说起锄头丢失之事,杨老头子也是唉声叹气一番,吃完饭就默不作声的回到院中,一边咳嗽一边加快动作编竹器;老太太见之没说什么,拿了鞋底板坐在太阳底下觑着眼做针线。

灵儿感觉气氛有些压抑,而这一切都是自己的惹的祸,她想了想,跟爹娘招呼一声,便出了院子往村里去!

这还是她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以正常人的身份进村了,为了给大家留个好印象,灵儿见谁都嘴甜的叔伯婶娘的叫,把大家叫得心花怒放。有的按惯例还会塞点儿吃食给她,诸如甘薯啊、饼子啊、地瓜啊、干果什么的!一路过来,收获还真不少!

灵儿找个角落蹲下,打算把收来的东西整理整理,待会儿带回去交给老娘,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派上大用场了!

她正喜滋滋的将东西一样一样摆地上,突觉头上一痛,她抬头四顾,周围都是村民房屋组成的一条条小巷,根本不见人啊!灵儿摸摸脑袋,皱眉想了想,低头继续整理。

啪又是一下,“啪啪啪~~”土块儿从四面八方飞来,灵儿双手抱头大喊:“谁啊,你们干什么了?混蛋,快住手!”

“哈哈哈,傻妞儿!傻妞儿!”一群孩子拍着手齐声唱和!

灵儿呼啦一下站起来,气恨的大叫:“我已经恢复正常了,你们不要欺人太甚,再来我可要还手了!”

“有本事你还啊,你还啊!”小孩们吆喝着挑衅,灵儿闻声看去,那领头之人正是上午被吓跑的王富贵!死小子,以为带一群人来我就怕了你吗?

灵儿捏起拳头,真想一下子砸过去,不过想起老爹老娘的叮嘱,灵儿还是努力忍住了!她狠狠瞪王富贵一眼,快速捡起地上的东西,用裙子兜了往自家方向跑去,那群小孩像是打了胜仗般,拍着手哦哦的起哄。

灵儿甩掉一群破小孩儿后放慢脚步,路过安婶家时,见安叔也在院里编竹筐。她想了想,将东西藏在旁边草堆里,敲敲安叔家的院门。

安叔抬头见是灵儿,呵呵笑道:“灵儿来玩儿啊?快进来吧!”

灵儿笑眯眯的进去:“安叔,您今天没下地去啊?”

“是啊!这不,家里的竹筐坏了,我得抓紧时间重编两副,过几日家里就要收甘薯了,正好用上了!”

“哦!这样啊!如果着急的话为何不去镇上买两副了?听我爹说这样一副竹筐不过才五文钱而已!”

“呵呵,傻丫头,五文钱哪儿买得到啊?集市上自家编去卖的至少也得十文,那铺子里的更贵,至少得十五文了!”

“啊?真的吗?那我爹卖给王员外家的为何才三文一副了?”

“这个…呵呵,灵儿啊!你爹娘身子还好吧?”

安叔顾左右而言它,不管灵儿怎么问,就是不愿再提价格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