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3章 逃出

第十三章 逃出

少女小心翼翼的扶着少年躺下,“靖哥哥,你再忍忍,我帮你找药!”

少女手忙脚乱的在那一堆行囊中翻找,灵儿一个人愣愣的坐在一旁发呆,如果仔细看,会发现她的手还在微微发抖!

灵儿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方才做过的事,自己明明是无意的,可就那么一下,两个一百多斤的大汉就被自己打死了!

不不,不是我打死的,是…是老五砍死的,不关我事,对!完全不关我事!尽管她拼命找借口、拼命安慰自己,可她的身子、双手还是不受控制的发抖!

“你没错,你没杀人,是他们自己互相残杀!”一道淡淡的毫无起伏的声音飘进耳里。

灵儿一震,转头去看,见少年正平静的望着自己,那双眼睛不再像先前那样神秘得似乎能看透一切,反而多了份儿安定人心的力量!灵儿愣愣的望着那双眼睛,自己的心也跟着慢慢平静下来,原本发抖的身子和双手微感暖意。

“靖哥哥,找到了、找到了!你看,还有两瓶药了!”少女兴奋的拿着药瓶扑过来,一下子跪到少年面前:“靖哥哥,你看,有药了,你不用受痛了!”

少年微微牵动嘴角:“谢谢你,瑶儿!”

少女脸上微红:“不…不谢!靖哥哥,我…我来帮你上药吧!”

少女自告奋勇,小心翼翼的翻过少年的身子,少年后背上的鞭痕顿时映入眼帘,整个背部没有一丁点儿完好之处,更棘手的是伤口流出的鲜血已经凝结,将一片一片布条紧紧粘在他身上,要处理伤口,必须先撕掉布条,同时不可避免的会生生撕下几块皮肉!

少女才刚触到布条儿,眼泪就啪嗒啪嗒往下掉。她咬紧牙关,颤抖着试了半晌,好不容易弄下块小布条,可最后那一下却带出半块肉皮,少年痛得闷哼一声,身子一抖,额上汗珠直冒!

“靖哥哥、靖哥哥,痛不痛?痛不痛?”

一旁的灵儿看的心里直抽,这样能不痛吗?她抓起一旁的水袋,冲上去,对着伤口一阵冲洗,然后快速抹上膏药!直到伤口止住血才松口气!

少女坐在一旁捏着袖子嘤嘤哭泣,少年忍着痛道:“瑶儿,不哭,我…我不…痛!”

灵儿道:“怎么可能不痛?不行,你背上伤势太重,我们水不够、药物不够,必须尽快去找大夫!”

少女双眼模糊:“可…可是靖哥哥走不动了!我…我们身上也没钱!”

灵儿四下看看,目光落在那一堆行囊上!想起先前那几个人贩子,灵儿还是忍不住抖了一下!她深吸一口气,努力告诫自己,现在不是害怕退缩的时候,得赶紧振作起来,走出林子,找个有人的地方给这少年治伤!

她缓缓爬向那一堆行囊,把里面的东西全倒出来,东西哗啦哗啦掉了一地,有干粮、文书、玉牌、衣服、鞋子、盘缠乱七八糟一大堆。

灵儿将其稍做整理,把值钱的东西全装一起,塞自己怀里,又取了干粮、衣服等一些自认为可用的东西,其他全用包袱布包了,用树枝挖个坑埋了!

处理好这些,她站起身子,将一套衣服扔给少女道:“给他披上!好好照顾他,我去看看能不能弄个板车来!”

灵儿走出几步,少女突然喊道:“你……”

“什么?”灵儿回头。

“你…还回来吗?”

灵儿一怔:“当然,我说过要带你们出去!放心,只要我没死,肯定回来!”

少女松口气,咬着嘴唇犹豫片刻道:“我…我叫瑶儿!”

灵儿轻笑道:“我叫杨灵儿!”然后她转身走进树林!

少女望着灵儿渐渐远去的背影,嘴里自言自语的重复:“杨~灵儿!”

灵儿捡了根棍子探路,依着记忆的方向回到那破庙,她站在林中深呼吸几次,默念:我没杀人,不关我事,我是自卫!

等她回到破庙门口,发现那马车依然拴在门前,马儿还低头优哉悠哉的吃着草料!灵儿围着马车转一圈,这马车是辆板车,上面固定个木质囚笼再罩上黑布的形式,如果能把上面的囚笼弄下来,这马车正好排上用场。

灵儿上前握住囚笼柱子试了试,她用上六分力一拉,那柱子咔嚓一声便被生生折断!很好,自己的力气还管用,她如法炮制,围着囚笼转一圈,几分钟功夫便把那粗壮结实的囚笼拆得七零八落。她拍拍手,看着只剩块平板的马车,满意的点点头。

此时,天边已微微发亮,看来得动作快些,待会儿要是有人来就麻烦了!灵儿想了想,将囚笼上拆下来的木柴全搬到破庙门口,生生把那破庙堵住;然后她把马车赶进树林,找个隐秘的位置拴好,才回去找那对少男少女。

等她找到那对孩子时,少女正抱着少年脑袋嘤嘤低泣。

“怎么了?”灵儿走过去!

少女回头,眼中亮了些许,“靖哥哥…靖哥哥发烧了,全身好烫!”

“我来看看!”灵儿往他身上探了探,果然很烫,得赶紧找大夫才行!

她拉着少年的胳膊往上一提,后背一接,少年的身子便像麻布袋一样搭到她身上。灵儿往上抖了抖,一手拉住少年的胳膊固定,另一只手捡起方才整理出来的大包袱,快步往藏马车方向走去。少女站在原地呆立,灵儿回头道:“你还不走吗?”

少女一顿,快跑几步跟上:“你带靖哥哥上哪儿去?”

“当然是看大夫!”

“你找着大夫了吗?”

“找着了就不是我一个人回来了!”

“你…你背着不沉吗?要不要…我帮你拎包袱?”

“不用,你顾好自己就是!”

两个女孩一前一后在树林间穿梭,走了好一会儿,灵儿把少年安置好,又放好包袱,准备赶马车上路时,那个叫瑶儿的少女才气喘吁吁的追上来!

“别磨蹭了,快上车!”灵儿招呼道!

“等…等等!”少女气喘吁吁的扶着树干大喘几口。

灵儿看天色已经大亮,心里着急,干脆跳下车去,拉起少女的胳膊往背后一甩,背着她几步跑到马车旁,然后把她推上车板,自己跑到前面,拿起鞭子一挥“驾!”,马车缓缓跑上小路,迎着晨光出了树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