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2章 徐半仙

第二十二章 徐半仙

为了让小虎子相信,灵儿当场就表演了一个所谓的“隔山打牛”,其实就是她拉着小虎子的胳膊使上四分力砸向旁边一颗端口粗的不大不小树而已。结果可想而知,那树咔嚓咔嚓几声后啪一下折断,因为这次小虎子自身使力不大,拳头虽有些红肿却未破皮。

小虎子不可思议的望着自己的拳头,甚至又使上差不多的力气砸向旁边几颗树,可惜那树干都只是轻轻晃了晃就没反应了!小虎子回身,一脸崇拜的望着灵儿:“灵儿,是真的!你好厉害!”

“嘿嘿,那当然,我何时骗过你啊?不过小虎子,你可得记住了,一定一定不能告诉别人,不管是你爹娘叔伯还是村里的伙伴,一个都不能说,记住你发过誓的!”

小虎子点头如捣蒜,“好好,灵儿,以后…以后有事尽管叫我,我以后都听你的!”

灵儿心中偷笑,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她如哥们儿般砸砸小虎子胸口,豪气道:“好,就这么说定了,在人前我叫你小虎哥,人后你得听我的,咱们以后就是一伙儿了!”

“一伙儿的……呵呵,好啊!”

灵儿将东西收拾一下,往树丛外走:“小虎子,我要去镇上帮我爹买药了,你回去吧!”

小虎子想了想,追上去道:“灵儿,我今天没事,跟你一起去吧?”

灵儿回头:“行不行啊?你娘不是不让你跟我一起吗?你就不怕你娘揍你?”

“不会的,你方才给了我那么多钱,拿回去我娘高兴还来不及了!”

“那好吧,正好我还不太认识路,你就帮我当向导吧!”

二人顺着条不宽不窄类似乡村公路的乡道前行,一路上小虎子不停的给灵儿介绍,比如这是张家院子,里面三十来户人家,我大姑就住这儿,那院子后山上不少李子树,我们每年都偷偷跑去尝鲜;这边是刘家村儿,村里有个叫春花的,可漂亮了……

二人花了近两刻钟才到镇上,今天不赶集,之前见过的那人头攒动的大集市如今空空如也,就靠近镇口那头还有几个摆地摊的。

灵儿大致扫了几眼,没有在意,准备进镇子时,她突然想起什么,停住倒回去,直冲最外缘一个小地摊去,小虎子追上来:“灵儿,你干嘛啊?”

灵儿蹲下,这个看看那个摸摸,守地摊的是个吧嗒着旱烟袋儿、满脸皱巴巴、年纪与爹娘相仿的老头子,他半眯着眼靠在椅子上晒太阳,一点儿招呼客人的意思都没有!

灵儿捡起一株草闻闻嗅嗅:“咦,这不是猪耳朵吗?这也能卖钱?”

老头儿斜这边一眼,不予理会!灵儿自然不爽,举着那株草大声重复一边,人家还是不理,灵儿再放大声音重复,老头子吐口烟圈儿,回头不耐烦道:“小丫头,嚷嚷什么?老头子耳朵没聋!”

“你听见了还不回答,做什么生意啊你?”

“哧~~”老头子鄙视的瞥灵儿一眼,“你可知道我这摊子做什么的?”

“你不就卖草的吗?要不摆地摊干嘛?”

“嘿,非也非也,这不是草是药!”

灵儿撇撇嘴,“这猪耳朵河边到处都是,要多少有多少,算什么药啊?你糊弄人吧?”

“嘿,小丫头不懂事别乱说,猪耳朵又名鱼腥草,性味辛、微温,有小毒;可散热消肿,治肺痛,痢疾,恶疮,热咳,疮毒等症,也为蛇伤药!丫头,别看它到处都是,关键时刻可是能救人命的!”

灵儿看老头儿摇头晃脑说得头头是道,立刻来了兴趣,“那…你会看病吗?”

“老头子只抓药不看病!”

“抓药?”灵儿想了想,从怀里掏出钟大夫给开的药方,递过去:“老先生,您看看这药方上的药材你这摊子上都有不?”

老头子接过药方从头到尾仔细看了几遍,摇头晃脑嘀嘀咕咕一番,灵儿急道:“怎么样啊,老先生,都有不?”

“嘿,单子上草药倒是齐全,只是那虫蜕、画石之类就没有了!”

“不全啊?”灵儿有些失望。

“不过……倒是可以用其他药草代替!”

“啊?真的?那替代之后是否会影响药效?”

“嘿,老头子只看药方,选药效相似者代替,是否真的有效就难说啰!”

老头儿把药方还回来,灵儿有些失望,原本以为找到个省钱的好办法,居然不能全用草药,那非得去药店抓药了?她当然知道地摊上的东西不靠谱,可药店里东西贵啊!如果这些药草当真管用,为什么不试试?

灵儿一咬牙:“老先生,那…如果把单子上的东西全换成功能相当的药草,抓一副多少钱?”

老头子觑眼打量灵儿一番,伸出五个手指头,灵儿一喜:“五文?”

老头子摇头晃脑道:“五文一副,多买多送,十副四十文!”

灵儿更是欣喜,就要掏钱,小虎子赶紧拦住她:“灵儿灵儿,你来,过来我跟你说!”

小虎子把她拉到一旁,低声道:“灵儿,我奶奶常说:话不能乱说、药不能乱吃,大夫给开的方子怎能说换就换啊?万一吃出问题怎么办?”

灵儿想想也是,回头看那老头子,他又靠到椅子上悠闲的一边吧嗒旱烟一边晒太阳了!这老头子看着不像骗人的啊,要不要信他了?

小虎子劝道:“灵儿,要不咱们跟旁人打听打听,总有人认识他的!”

灵儿觉得有理,便离开草药摊子,装作闲逛的样子沿着旁边地摊走,遇上面善的就故作无意的打听老头子的底细,可惜大家都摇头说不知。路过卖布的摊子时,那守摊的大婶对灵儿招手:“哎,小丫头,来看看这花布,多漂亮啊!”

灵儿见她说话时对自己直眨眼,似乎有话说?灵儿上前,大婶小声道:“丫头,你方才是不是想在那徐半仙摊子上买药?”

“徐半仙?大婶认识他?”

“嘘!他才到咱们镇上没几天,知道他的人不多,我也是昨天听对面王大娘说的!”

“真的?那大婶知道他摊子上的药草能用不?”

“呵,这个……我也说不准,就跟你说个事儿吧!这老头子啊,以前是省城的大夫,听说还挺出名了,自己也有药铺了,后来却接连医死好几位公子小姐,官府抄了他家,关进大牢,这一关就是二十年,听说年初才放出来了!”

“医死人?!那他还敢出来卖药?”

“呵呵,人活着总得吃饭吧,再说现在咱们镇还没几个人认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