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6章 百草集

第二十六章 百草集

徐半仙转了半天,找不到答案,只好对着主殿那座已经倾倒的大佛拜拜以示感谢,然后开始整理药草。

灵儿凑上去看,见屋子靠墙壁完好那边的墙根儿下全铺了破布,上面分类晾着好多药草。有的看上去还很新鲜,好似最近才采来的,有的已经全干了。

徐半仙把背篓里的药草一件一件拣出来放好,直到背篓腾空了,再将晾晒的那些新鲜草药分类一点儿一点儿包起来放进背篓里。灵儿奇怪道:“徐大夫,你装药草干什么?还要出去摆摊么?”

“这些是要拿去卖的!”

“卖?您不是自己会配药方儿吗?直接用来配药方不是更好?”

“这些是多的,配药方用不了那么多!再说有些药草咱们这儿没有,得去药店换,否则很多药方配不出来!”

“这样啊!”灵儿扫视一圈地上的药草,很多都是附近见过的,她脑中一转,“哎,徐大夫,这些新鲜药草卖给药店是个什么价钱?”

徐半仙手上一顿,抬头眯起眼看灵儿,灵儿呵呵笑道:“徐大夫,看在我帮您背背篓的份儿上您就告诉我吧!”

徐半仙干脆停下手上的动作,坐在麻布上,随手捻起一株草药道:“这个叫太阳草,根入药,夏秋采收,能清热明目,半斤一文钱;这个巴人草,全草入药,夏秋采收,能祛风杀虫、活血利湿,一斤一文钱……”

徐半仙连着介绍了十来种药草,价格都很低,灵儿皱眉道:“徐大夫,这草这么小,又不好找,还只要根,一天能寻着二三两就不错了,怎么才值这么点钱啊?那药店卖的话又是个什么价钱了?”

“不低了,我说的价格还是按高的算,有些黑心的一半价格都出不到。药店一般不单独卖药草,而是按配方抓药给病人,算下来至少要翻二十倍吧!”

“二…二十倍!!这也太坑人了吧?他们心都是黑的吗?”

徐半仙斜灵儿一眼,“药店要请大夫、伙计,要交房租、赋税,还要赚钱,价钱低了怎么开得下去?”

灵儿一愣,对了,忘了这老头子以前是在省城开医馆药铺的,对其中的弯弯道道自然清楚!唉,看来自己挖草药赚钱的计划行不通了!

灵儿有些丧气,站起来拍拍衣服道:“徐大夫,如果没事的话我们先回去了!”

“等等!”

“怎么了,徐大夫?”

“丫头,你…可识字?”

“识字?这个……有什么事吗?”

徐半仙眯起眼抚着胡须打量灵儿半晌,起身到墙角摸索一番,掏出本破旧不堪的小册子递给灵儿:“这个拿回去看看,若是能挖着好药草,可以拿来跟我换药!”

灵儿接过册子翻到正面,只见上面《百草集》几个大字,她翻开看了两页,里面记载的全是些药草的性状功用及其图片,这些都不算什么,让她惊讶的是旁边那些密密麻麻的批注,有宜忌、药方、案例等等等等,比内容本身要详尽很多!

灵儿连着翻看几页,虽然那字迹潦草、还全是繁体字,能看懂六层的她还是惊讶不已。徐半仙一直在留意灵儿的表情,见她对册子爱不释手、一脸惊讶崇拜的样子非常满意,小虎子见状也凑上来看,可看了半天却认不出几个字来!

小虎子狐疑道:“灵儿,你在看什么?这些字我都不认识,你认识啊?”

“啊?”灵儿抬头眨眨眼,干笑两声道:“呵呵,我也不认识,这上面不是有图吗?不少都是咱们平时常见的了,你看这个…这不是狗尾巴草吗,后山一片一片的到处都是,还有这个……”

小虎子恍然大悟:“哎呀,还真是!徐大夫,这东西也能入药?”

徐半仙微微点头:“当然,世间万物均有利有弊,只要使用得当,都可入药!”

灵儿拿着册子凑上去:“徐大夫,这些旁注都是您写的么?”

“当然!”

“呵呵,您真厉害,会写这么多字!徐大夫,您方才不是说有些药草珍贵,此地难寻么?能不能指给我看看,我寻着了一定给您送来,免得您再跑药铺如何?”

徐半仙点头,接过书册,一连找了十几味药草指给灵儿看!如此一直忙到半下午,灵儿二人又把徐半仙送到镇口,才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家。

小虎子道:“灵儿,先前卖布的大婶不是说那徐大夫是骗子吗?你为什么要到他那儿抓药?还帮他做那么多事!万一药方出问题怎么办?”

灵儿笑笑:“那大婶不也说这位老人家以前是省城有名的大夫吗?不管什么人,要是得了绝症去看大夫,大夫无力回天那很正常啊,不能把责任全归他一个人身上!”

“可是他医死的不只一个,一连医死好多个了!万一……”

“哪有那么多万一?他能开医馆,还能出名,说明他之前就行医多年,以前一直没事儿,为何一出事,后来都跟着来了?里面一定有问题!”

“可是大家都害怕,为什么你不怕了?”

“小虎子,看事情不能只看表面,人云亦云的事可以怀疑,但绝不能全信!再说这药我又没打算拿回去就给爹爹用!我打算先熬了自己试试,过两天没问题的话再给爹爹吃半副药的量,然后再慢慢加,一直没问题的话,说明这药没问题!

你想想每幅药便宜十五文,我爹天天都要吃,一年下来可以便宜多少钱啊!”

小虎子眨着眼计算良久,灵儿道:“笨蛋,三两多银子了,这个都不会算!”

小虎子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呵呵,我就上了一年学,认的字儿不多,算术也不好!对了,灵儿,方才徐大夫给你的小册子是什么东西?我一点儿都看不懂,要不咱们去找老村长看看如何?”

“找村长?为什么要找村长?他又不是大夫!”

“老村长虽不是大夫,却是咱们村儿最见多识广的人,听说他老人家以前还开过私塾了!”

“哦?真的?”灵儿一听私塾立刻来了兴趣,自己虽然认得字,却总要装作目不识丁的样子很麻烦,也容易露馅儿,她方才还在想找个什么理由敷衍过去了,这下好了!老村长,就是那位可以算得上收留自己爹娘的恩人,是该去拜访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