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42章 半林镇

第四十二章半林镇

感谢“书友121021142605650”童鞋的更新票票,不好意思,没有存稿,暂时无法加更啊!抱歉抱歉!

灵儿一路下山出了林子,此时的她早没了先前的喜悦,反而有些惴惴,听林家兄弟那意思,似乎那些木场商人没几个好东西,而且这木材市场似乎水很深了!

亏自己当初在山口镇时还异想天开去苍茫山搞个大林场发财了,人家没林场有木场啊。林场不过是画地为牢,自己种树自己砍,不仅耗时长,成本高,单单那地就不好拿,要不偌大的苍茫山不早就被地主豪绅们瓜分干净了?

算了算了,如此也好,别人可以上山伐木,自己也可以,反倒没了限制。当务之急还是先去木场看看,把自己砍回家那些木柴卖个好价钱,有了钱才能盖房子过冬啊!

半林镇很好找,还没完全出树林就见山下几条白色带子往外延伸,其中一条就是通往西北方向的。这白色带子自然是进山的车道,即现在的乡村马路了。

到了山脚,灵儿发现苍茫山入口处好大一片广场,上面整齐的停着不少牛车,有的车上已经开始装木材了,而广场周围时有带着简易武器的青年汉子巡查,气氛相当严肃。

灵儿顺着广场中间的通道一边好奇的张望一边往外走,时有赤膊的汉子们对她吆喝:“哎,丫头,走开走开,别来这儿挡事儿!”,其他倒还顺利。

在她即将穿过广场之时,一个中年妇人笑眯眯迎上来:“小姑娘,你从山上下来啊?”

灵儿点头,妇人笑呵呵的摸出一颗糖果递给她:“你爹在山上砍树?”

灵儿微微皱眉,没接糖果,避开妇人想绕过去,妇人追上来道:“哎,小丫头,别走啊!婶婶问你啊,你们家是要买木材还是卖木材啊?”

灵儿不答,跑出好一段距离才甩掉那妇人,她才刚停下来喘气,突闻一老者笑呵呵道:“小丫头,你家有木材卖不?”灵儿看都不看,直接背着背篓就跑,一直跑出将近一里路,才甩掉那群搭讪问木材的托儿!

她双手撑膝呼哧呼哧直喘气,回头再看那广场,见广场周围走来走去东张西望、动不动就找人搭讪的人至少有百十余人,这让她想起前世车站倒票的黄牛党。如果他们只倒票还好,有的还附带抢劫、贩卖人口,真真可恶!真是什么年代都少不了坏人啊!

灵儿整理整理,再往前走几百米,就看到前面一个偌大的镇子,镇口一个大牌坊,上书半林镇,果然很近啊!

有了前面的教训,她学乖了,不再随便问人家木材之事,只当个来镇上为老爹抓药的普通小丫头。

进镇后,她一边走一边看,发现这镇上的家具店真不是一般的多,木匠铺子也多,当然也有些小铺子门口挂着收售木材的小牌子。她一路慢慢逛,却并不问价,只是见有人买东西询价议价时,才凑过去看着。

显然,半林镇铺子虽多,木器、家具的零售价却未必会低,有的甚至比其他地方还贵,而且老板伙计大多傲慢,死不降价还一副你买不起就别来问的样子;但如果是开铺子打批发的,那情形就完全不同了。

比如那木盆,方才一位老实巴交的大婶从街头走到巷尾又走回来,几乎有木盆的店家都问了,价格全在二十五文左右,最后她赔笑脸说了不少好话,才以二十二文的价格买到。看她一脸欣喜的样子,灵儿抽抽眼角,记得山口镇杂货店里比这木盆稍大的才卖二十文一个了!

而另一个一看就很款儿的大肚子中年男人,一进店伙计就笑呵呵的赔笑脸,他都不用开口,就指指那木盆,伙计立刻报价十文,杂料拼凑的甚至只要八文!最后那男人全部以八文的价格拿了五十个,伙计满脸堆笑的忙前忙后,比伺候亲娘还殷勤!

另外木材的价格也是如此,同一家店,买的价格比卖的价格要翻倍,计价标准各不相同,却都要看木材品种、年份、粗细的,即便只粗一厘米,那价格就要差老多。

灵儿心里有了底儿,便一直往北走,一出镇子,便见旁边一个大大的招牌“诚信木场”,看这规模,怕是镇上几条街的木材加起来也没这儿的多!

木场正门被隔成两道门,一道进一道出,两边都排着长长的牛车队,车上装满各式各样的木材。这里生意当真不是一般的好啊,看来络腮胡子当真是个好人了!

她在一旁观望半晌,发现木场正门旁边有一排房子,每个房间门上都写着字,走近一看,上面写着“售卖房”、“购木房”、“结算房”……等等一长串。

她四下看看,找了间人少的售卖房进去排队等待一阵,等轮到她时,柜台后的伙计打量她一番,笑眯眯道:“小姑娘,你家都有些什么木材?粗细如何?数量如何?材质如何?年份如何?砍了多久了?干的湿的?……”

伙计问了一长串,灵儿皱眉想了想,比划比划:“最粗的这么粗,最细的这么粗,一共有三十来根吧,就是苍茫上山挺常见的长得很直的那种,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反正我爹娘原来是打算拿来做家具用的!”

伙计微微点头,在纸上写了些什么:“那你今天没带木材吧?”

“嗯,是啊,那东西太重,我们搬不动,想先问好价格再搬过来!”

“好,你看这上面是我们的木材价目表!”伙计指指身后,见墙上果然有张大大的表格,上面按木材粗细和品种列出了大概的价格范围。

伙计指着其中一栏道:“你说的应该是普通的桉木,粗细在半尺以上的看这栏。只要长度够一丈,价格就在一百文到三百文之间。具体还要看实际情况,我们会有专门的师傅给你评测,之后才能给出实际价格。小姑娘,你家住哪儿?离这儿有多远?”

灵儿想了想,眼睛一亮:“叔叔,莫非你们可以上门取货么?”

伙计笑呵呵的点头:“是啊!如果距离在五里以内,至少有二十根以上的丙级木材,哦,丙级就是方才跟你说的粗细在半尺以上那种,我们可以派师傅专程去评测定价并运回木材,这些都是免费的。”

灵儿心下高兴,这木场果然服务周到,这样也可以!片刻后她又皱眉道:“叔叔,如果丙级木材不够二十根了?我爹说一棵树砍下来只有下面那截儿较粗,中间的可做家具,上面的多半只能当柴禾了!”

伙计想了想:“这个……如果不够二十根的话,就要加些人工费车马费了!”

“那是多少钱了?”

“一人一车一趟二十文!”

“一趟能拉多重啊?”

“得看你木材的干湿程度,干的自然拉得多,湿的分量沉,自然拉的少!”

灵儿又问了一长串问题,默默记下,谢过伙计后慢慢离开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