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11章 草根儿

第一一一章 草根儿

院中顿时一静,所有人齐刷刷的回头,愣愣的看着灵儿。灵儿看大家似乎没什么反应,又笑眯眯的重复喊道:“爹、娘,我回来了!”

“哎呀,灵儿,总算等到你了!”背后横空插入一道声音,来人一把抱住她胳膊又蹦又跳。灵儿回头,见是月儿,也扔着包袱拉着她的手一起蹦蹦跳跳。

二人玩闹一阵,进到院子,老爹已经停了手上活儿,站起来如释重负的望着她,老娘正捏着袖子擦眼角,前来拜访的几位婶娘也都笑呵呵的站起来跟她打招呼。

婶娘们拉着灵儿嘘寒问暖一番,却从没人问起这几个月她去了哪儿?为何现在突然回来等等,这个问题大家似乎都心照不宣。

等邻居们都散了,院中只留下老爹老娘和月儿几人。月儿拉着灵儿的手高兴道:“灵儿,我外婆说你是为躲颜家才故意跑出去不回来的对不对?现在好了,听说那颜家遭贼匪洗劫了,死的死、伤的伤,他们现在自己都顾不过来了,肯定没空找你麻烦了!以后你就不用东躲西藏的了!”

灵儿点头:“嗯,我知道,就是听到消息才敢回来!月儿姐,不是说你已经回家了么?”

“原本是的,不过我一听说颜家出了事,就缠着大姐带我来了,昨儿傍晚我一进村子,连外婆家都没去,就先跑来看你了,可惜你不在!现在好了,你可算回来了!灵儿啊,这几个月你都去了哪儿?一个人在外不怕么?”

“呵呵,其实也没走多远,就在附近镇上打转,谢谢月儿姐,月儿姐对灵儿真好!”

“那当然,谁叫我是姐姐了!”月儿一脸得意道。

老娘端个火盆出来,放到堂屋门口,招呼道:“灵儿,快来快来,跨过火盆,去去晦气,愿山神保佑我们家灵儿无病无灾,一生平安!”

几人吃过早饭,得知消息的乡邻陆陆续续来了不少,说是看看灵儿,其实也是想看看灵儿这小丫头跑出去几个月回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顺便打听些八卦等等。

人来人往的尽管有些麻烦,老爹老娘还是非常高兴,乐呵呵的迎来送往,灵儿也不惧大家的眼光,开开心心的在院中跟熟识的伙伴们嬉闹。

小虎子、王声婉姐弟自然都来了,意外的是王富贵居然也来了,还有他那两个陪读。不过看王富贵那趾高气扬的样子,一点儿不像来庆祝的,倒像是来砸场子的!

还有,原本跟灵儿月儿处得好好的王声婉一见王富贵就满脸通红,不自觉的往她们身后躲,王富贵则时不时偷瞄婉儿两眼,灵儿等人一看他,他又轻哼一声摆出一副高高在上让人讨厌的姿态!

这是什么状况?看婉儿满脸通红的样子,似乎不太对劲儿啊?算算看,婉儿今年九岁,跟王富贵同年,说是情窦初开似乎又早了些,可这二人眉来眼去的是在作甚?

还有,婉儿和王富贵都姓王,还是同村儿的,有没有出五服都不知道,同姓不能成亲,这是惯例;还有还有,婉儿他娘跟王富贵他娘关系本就不一般,婉儿她弟弟……

“灵儿,灵儿,问你了,想什么了?”月儿用力拍她一下,灵儿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啊?什么?”

“看看,你又走神了,我问你这几个月都吃什么了?怎么一点儿不见瘦,反而壮实了许多哩?嗯,好像还长高了不少!”

“吃?没吃什么啊,就是野菜啊野果啊野兔子什么的,很简单的!”

“啊?野兔子!哪儿去弄野兔子?买一只要好几十文了,我爹娘宁愿买猪肉也舍不得买那东西,你还真舍得!”

“不是,也没有啦,只是……”灵儿打个哈哈应付过去,等来访的客人少了,她把月儿拉到一旁,小声问:“月儿姐,你有没有发现那个…婉儿跟…王富贵有点儿……”

“婉儿跟王富贵?”月儿毫不掩饰的大声说出来,灵儿吓了一跳,赶紧捂住她的嘴,而不远处听到这话的王声婉则满脸通红!

灵儿连连示意她噤声,月儿会意过来,也惊讶的捂住嘴,疑神疑鬼的看看那二人,凑过来小声道:“灵儿,他们……怎么了?”

灵儿一愣,还以为她知道什么了,原来是跟着凑热闹的,她抽抽嘴角,摆手道:“没什么没什么!我说他们俩好像是同年的,王富贵比婉儿高那么多,呵呵,男孩子真会长!”

月儿想了想,一本正经道:“也不一定,我家隔壁的铁蛋儿,比我还大两个月了,还没我高!王富贵那厮每日吃得好睡得好,长得高点儿也正常!”

灵儿打个哈哈应付过去,对此事暂时不提。直到天色擦黑儿,月儿几人才陆陆续续离开,家里总算只剩灵儿一家三口了!

老娘乐呵呵的在厨房里洗洗刷刷,切菜的声音都如愉悦的音符般棒棒棒极有节奏,灵儿要劈柴看火,还要给老爹熬药,也是忙得不亦乐乎!累了一整天的老爹则坐在院中,含着他的老烟杆儿,惬意的抽着烟!

一切似乎又恢复到以前,平淡安定且幸福。等老娘准备好晚饭,一家人围坐在桌前,老娘抱出一个小坛子道:“今儿咱们高兴,一家人喝点儿酒庆贺庆贺,来,灵儿也尝点儿!”

小半碗酒下去,老娘那皱巴巴的老脸皮开始微微发红,乐呵呵道:“唉,太好了,咱们家灵儿可算回来了,咱们也不用搬家了,以后咱们得好好过日子,灵儿啊,以后可千万别惹事儿了,再这么折腾一次,你娘我老命都要交待进去了,唉!”

“呸呸呸,坏的不灵好的灵,娘,您不是说今天高兴么?咱们不说那些不高兴的!您放心,灵儿以后一定老老实实的,不给爹娘惹祸!”

老爹道:“也不能这么说,他娘啊,人活一口气,灵儿比咱俩有出息,你就别念叨了!”

“呵呵,好好,其实我也没怪灵儿,只是希望她平平安安就好!”

一家人闲话一番,说起家里的存银,老娘更是乐得合不拢嘴儿,她跑到门口看看,关好门窗,回来神神秘秘道:“他爹,灵儿,你们猜,咱们存了多少两银子了?”

灵儿笑笑,她给了老娘多少钱,自己一直记着了,相信老娘的存银只多不少!不过她却没说透,故意不停的追问,老娘笑眯眯的伸出五个手指头道:“整整五十两了!”

灵儿惊讶,自己给老娘的最多不过四十两,另外那十两哪儿来的?逛凭他们坐手工活儿能糊口就不错了,怎么攒钱?

老娘笑呵呵道:“没想到吧?原本没这么多的,前几日,村里来了个收药材的,我看上次灵儿背回来那么几大包药草,心想一时也用不完,放久了受了潮可惜了,就把那两个大包袱拎出来让那人选。

谁知那人其他药草都看不上,偏偏只挑些白色的草根儿,也不知那东西叫个什么名字,我看他把那草根儿都快挑完了,怕这药包配不齐,就不想卖了,可那人出口就是五两银子,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还没还价了,他又给了十两,我就把那草根卖给他了!”

草根儿?什么草根儿?灵儿皱眉偏头细想,徐半仙给的药方儿里没用过什么草根儿啊,“娘,那东西还有剩么?”

“还有啊,我特地留了几根儿!”

“快给我看看!”

二人把那几包药草翻出来,老娘在里面挑挑拣拣半晌,总算找出根白色的药草。那药草全身雪白,一节一节的,乍一看像条虫子一般!灵儿一惊,这不是虫草吗?记得装包袱的时候明明没拿这东西啊,怎么跑药包里来的?

她立刻捡了那药草细看,又嗅嗅闻闻,不对,这不是虫草,只是长得像虫草而已!难怪,梁家村那些人世代采药,怎可能如此大意?

老娘见灵儿表情严肃,紧张道:“灵儿啊,莫非我卖错东西了?这…这草有用不?”

灵儿笑笑:“没什么,娘,卖了就卖了吧!能得十两银子也好!”

“这个……你爹的药少了这东西成不成啊?”

“没问题的,您放心吧!您看,这个青色的,是不是跟这白色的一样?其实这不是草根儿,只是药草的茎干而已,一般都是青色的,有些见光少了会变成白色,兴许是那收药材的认错了吧!”

“认错了?!那…那他回来找咱们退怎么办?”

“不怎么办,他要真找来,咱们推他就是了!反正这买卖是他自愿的,咱们又没逼着他买!对了,爹,您最近身体如何,这药喝着有效不?”灵儿转而询问老爹。

晚饭过后,灵儿帮老娘收拾了碗筷,又陪他们闲聊了好一阵才回屋睡觉。自己屋里的床早就被颜家人砸了烧了,这是灵儿自己把房门拆下来放两凳子上,再铺上被褥做的临时床铺,简陋是简陋,但很安心,有家的味道。

不知是不是因为好久没回家,太过兴奋,灵儿居然一时半会儿睡不着。她干脆仰躺在门板上,睁眼望着头顶的亮窗,想起方才老娘说起那收药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