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56章 搜查

第一五六章 搜查

一家人茫然的面面相觑,老娘嘀咕:“深更半夜的,谁还这么敲门啊!”

灵儿站起来:“娘,你跟爹先去睡吧!宁八,你照顾好大强;十妹,你也回屋去,我去前面看看!”

老爹咳嗽两声道:“等等,灵儿啊,让你娘跟你一起去吧!”

“不用的,爹,多半…是卖粮的人吧,你们先睡,我让他们明天再来!”

灵儿本想跟老娘一起扶爹进屋,外面的拍门声更却如雷般响,还有男人们嚣张的叫骂声!灵儿心里有些惴惴,面上却对大家安慰的一笑,端着油灯往前面铺子去。

灵儿望着门外的人影稍稍停顿,长长吐口气,提高声音道:“来了来了,等一下!”

她放了油灯,才把门闩取下,那门板便啪一下往里扇来,幸好她反应快,快速跳开才没被门板砸到。一群男人呼啦一下涌了进来,不由分说的将铺子一阵乱翻,还有几个直接冲向后院。

灵儿怔愣片刻,等她反应过来,铺子里已一片狼藉,后院响起一阵噼里啪啦声,还有十妹受惊的叫声。灵儿赶紧冲向后院,见那群人已将后院所有房门踢开,将屋里的东西一件一件往外扔,嘴里骂骂咧咧的样子状如土匪!而爹娘和十妹几个则在院中缩成一团儿,惊恐的望着那群人!

灵儿跑过去将宁八和十妹搂进怀里,低声安慰:“别怕、别怕,没事的!”

待那群人翻到大强房间,突闻一声痛呼,然后听一男人大骂:“臭小子,敢偷袭老子,老子废了你!”

灵儿赶紧冲进去,见那男人拔出大刀正要往大强身上砍去,灵儿顺手抓个东西扔过去,正好砸男人手腕儿上,男人哎呦一声痛呼,大刀掉落在地!

灵儿过去扶起大强,“大强,你怎么样?没事吧?”大强擦擦嘴角的血,低声道:“没事!”,然后狠狠的等着那男人。

“搞什么名堂!”几个男人举着火把冲进来,顿时将房间照得透亮。他环顾一周,看看地上的大刀,又看看那男人,低骂一声:“没用的东西!”

然后他转向灵儿和大强,来回扫两圈,沉声道:“我们是驻守苍州的官兵,奉命前来缉拿山贼,尔等不得妨碍公务,否则以山贼同党论罪!”

灵儿也将来人打量一番,先前没注意,现在仔细看他们的穿着打扮,确实是官兵的服饰。官兵!先前梁大明说的是官府的人会来,一直以为来的是捕快,没想到连军营的官兵都出动了!而且是以抓山贼的名义前来,莫非他们要抓的山贼就是梁家村的人?!

灵儿想了想,对那带头之人道:“官爷,我们只是普通平民,老老实实做生意过日子,从未跟山贼来往过啊!可是你们不问青红皂白,冲进来就乱翻乱砸,方才那位官爷还想用大刀砍我重伤在床不能动弹的哥哥,请问官爷,我们何罪之有啊?”

带头之人顿了顿,转头看先前欲伤人之官兵一眼,轻哼一声,复又将灵儿和大强打量一番。他缓缓走过来,伸手一撩,将大强身上的被子甩开。经过几天的修养,大强的伤势已好了不少,不过身上的纱布还没拆。

带头官兵沉声道:“怎么受的伤?”

大强满是戒备的瞪着那人,灵儿道:“官爷,我大哥上个月去苍茫山给爹爹采药,不慎从山坡上摔下来,全身都是伤,现在还没好了,请官爷开恩,不要再伤我大哥!”

那人盯着大强伤口看了半晌,突然从怀里掏出几张纸,举到二人面前:“有没有见过这几个人?”

灵儿接过,大概翻看一下,翻到后面几张,把她吓了一跳,脸色也跟着微微发白,官兵头子眯起眼睛:“你见过?他们在哪儿?”

灵儿想了想,故作天真的偏头道:“嗯,是啊!以前赶集的时候好像在…集市上见过!”

“哦?他们几个人?来集市做什么?往哪个方向去了?”

灵儿皱眉想了半天,摇头道:“记不清楚了,好久以前的事情的!”

“多久!”对方咄咄逼人,灵儿故作怯生生道:“官爷,我…我不知道!他们…他们好凶,我一看他们,他们就骂我,说要把我卖了,我被吓到了,就跑开了!”

官兵头子眯起眼盯着灵儿看,灵儿怯生生的瑟缩一下,片刻后,门口几个官兵大声禀报:“头儿,搜查完了,没有!”

官兵头子背对他们挥挥手,沉声道:“把他们带到镇口广场去!”

“是!”几个官兵涌进来,一人像拎小鸡一般拎起灵儿,另一个打算对大强也如法炮制,灵儿大喊:“住手!……官爷,求你们了!我大哥伤还没好,走不动路,更不可能跑掉,求你们留他在家吧,我们跟你们去!”

那官兵询问的看向头领,头领稍稍犹豫,微微点头,灵儿和爹娘、宁八、十妹几人则被官兵赶往镇口广场。

灵儿他们到广场时,广场四周站满了举着火把的官兵,个个手拿武器、凶神恶煞的围了一个大圈,而那圈中已经集中了不少人,都是镇上的居民。人们个个脸色惶恐,惊慌的东张西望,却又不敢开口。稍有不满意的抱怨一声,就会被拿鞭的官兵抽倒在地。

灵儿也是第一次见这阵仗,让她想起以前在书上看过的大屠杀!一想这个字眼儿,灵儿忍不住打个寒颤!

“姐姐,他们为什么要打人?”十妹拉拉灵儿袖子小声问,灵儿一把捂住十妹的嘴,紧张的四下看看,幸好没人注意,灵儿低声道:“十妹,别说话!”

“为什么?他们是坏人吗?”

“嘘!”灵儿用眼神示意十妹和宁八还有爹娘,让他们不要惊慌,一家人站在一起,看着镇上的居民陆陆续续被集中到这广场上。

两刻钟后,广场上沾满了人,火把把广场照得亮如白昼,众人正前方很快便用桌子凳子搭起个小平台。方才那官兵头子走上去,双手环胸,缓缓将台下众人扫视一圈。

百姓们齐刷刷的仰头,如仰望天神般望着那人,眼中满是恐惧、惊慌。官兵头子停顿半晌,大声道:“乡亲们,我们是驻守苍州的官兵,奉命前来缉拿山贼,凡是有知道山贼行踪、提供山贼线索者重重有赏;反之,谁敢私通山贼甚至知情不报、窝藏山贼者,哼!一旦查证,满~门~抄~斩~~”

最后那刻意拉长压低的几个字让全场百姓后背发凉,广场上一时寂静无声。官兵头子停顿半晌,一挥手,几个官兵出列,掏出一叠纸递给前排之人道:“这是山贼画像,看过之后往后传,凡有遇见者或是知道消息的,到右边案桌旁录口供领赏!”

人们接了画像,看完一张往后传一张,后面的人伸长脖子张望,似乎非常好奇那山贼模样,待看过后又围在一起议论纷纷,似乎已经忘了被官兵包围的惊慌恐惧。

灵儿紧张的竖起耳朵,仔细留意周围人的谈话,因为之前她就看过那些画像了,确实,她见过并认识画像上的人,并且不只一个!其中有上次半林镇上遇见过的在颜家酒楼潜伏的孙大厨和刘管事;也有预料中的梁大明。

不过白天来的梁大明化妆改扮过,画像上的样子并不太像,相信就现在这画像水平,能认出来的人不多,不过也不一定,万一被认出来,大家都知道那大东家跟自家有关系,到时候就麻烦!

对了,那画像上还有一个人让灵儿很意外,那就是梁家村的村长,大宝的爷爷,只是今天这画像上看上去更年轻一些。孙大厨和刘管事那一伙儿确定是山贼无疑,可为何梁家村的人会被纳为他们一伙儿了?莫非他们之间果真有所勾结?

仔细想想,还真有可能!梁家村位处深山,外人难寻,他们没有田地,只靠打猎卖药为生,前几天来连一二百两银子都拿不出来,为何这次来一出手就是几千两?还有,梁家村的人买粮食为何偷偷摸摸,出得起钱却不敢去粮铺?

难怪他们要买那么多粮食,估计梁家村全村人吃上两三年都没问题!如果他们真是跟山贼一伙儿的话……

“哎,这人看上去好面熟啊!”

灵儿惊了一下,转头见说话的居然是自家老娘,周围人也齐刷刷的转头看过来,灵儿赶紧道:“娘,这不是以前在我们摊子上买过箩筐的那位叔叔吗?”

“啊?没……”

“就是那个,娘,您看,眉毛就是这样!还有鼻子也像……”灵儿一边说一边暗地拉老娘袖子。看老娘依然一脸疑惑的样子,灵儿暗暗着急,旁边也有人开始问老娘情况,官兵看这边有情况,开始往这边来,老爹咳嗽两声道:“老婆子,灵儿说得对,上次你们赶集回来说过,这人买了两对箩筐却没付钱,对吧,灵儿!”

“是啊是啊,那人长得好凶,一看就不是好人!”

“散开散开,干什么?你们在说什么?”官兵吆喝着过来。

“官爷,这对杨家母女见过山贼!”灵儿心里咯噔一下,果然有人落井下石!

那官兵立刻来了精神:“哪个?出来出来!过去录口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