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65章 设计

第一六五章 设计

药童的话说得清楚,人群中也有人附和:“对对,我方才也听许老大夫这么说了!”

“就是,这小姑娘一家都是善人,这娘子自己摔跤,人家好心救她还帮她请大夫付药费,换了别家,肯定早就关门不管了!哪里还有诬赖人家的道理?”……

众人议论纷纷,舆论普遍偏向灵儿一家,文亭长犹豫了,文夫人见状,指着旁边一个妇人大声骂道:“胡说什么?我讹她?哼!我家财万贯,稀罕她那几两破银子?不管怎么说,我妹妹现在伤成这样,臭丫头,把你爹娘叫出来,他们必须负责!”

药童见文夫人一群大人欺负灵儿一个个头只到自己肩膀的小姑娘,心中正义感顿升,他拦在灵儿前面,对文夫人道:“亭长夫人,您要讲道理啊!明明是灵儿小妹妹救了令妹,你为何偏偏要找她麻烦了?”

“死小子,关你什么事?滚开!”

小药童微微皱眉,一本正经道:“亭长夫人,你带一群大男人欺负人家一个小妹妹不脸红吗?亭长大人,您身为亭长,却放任您的内室在这儿大呼小叫不觉丢人吗?”

文夫人气得满脸通红,怒吼道:“死小子,满嘴胡言乱语,给我拿下!拿下!”

在场文家家丁虽多,却没一个人动弹,纷纷望向文亭长。被小药童这么一说,文亭长似乎觉得很没面子,他咳嗽两声,背着手站直身子道:“长生,带夫人回去!”

文亭长身旁一中年人拱手应诺,走到文夫人身边做出恭请的架势:“夫人。请!”

文夫人怒道:“我不走,我妹妹的事情没解决好我就不回去!”

文亭长拉长脸道:“此事我自会解决,你先回去!”

“不回!你天天在外沾花惹草,有什么资格命令我?我偏不回!”

文亭长微微眯起眼,夫妻俩互相放眼刀子半晌,文亭长沉声道:“长生,夫人旧病复发。你带她回家请大夫看看。多安排几个丫鬟伺候着,别再让夫人带病乱跑!”

文长生怔愣一下,应诺一声。低声对文夫人道:“夫人,得罪了!”,然后他一挥手,两个家丁上前。一人一边拉着文夫人往巷子外去。

文夫人一边挣扎一边怒斥拉她的下人,可对方无动于衷。直到快出巷子时,她又喊着文亭长的名字大骂,文亭长脸上挂不住,干咳两声转开头去!直到文夫人的声音渐渐远去。文亭长道:“这里没什么好看的,大家散了吧!该干嘛干嘛去!”

文家家丁开始驱散众人,灵儿看围观者被一批一批赶出巷子。但事情还没有结果!莫非他想把大家都赶走了,没人帮自己说话。如此不管文的武的都是自家吃亏,到时候再随便给自己安个罪名……

“等等!”灵儿大声道:“亭长大人,既然事情都清楚了,麻烦您把康家婶子送回去吧,还有你家这些人也该撤了吧?老是围在我家门口,万一再摔倒一个或者出点儿什么事又赖在我家头上,我家可赔不起!”

众人闻声停下来,文亭长顿了顿,看巷中围观者已经少了许多,他眼中精光一闪:“此事待会儿再说,这么多人堵在这里不方便进出,散了散了,都散了啊!”

文亭长继续催促众人,却决口不提康嫂一事的处理结果,他安的什么心自不必说!眼看巷子里的人越来越少,灵儿有些着急!小药童以为事情已经解决了,也要告辞,灵儿留住他,请他进院子喝口茶。

老娘凑到门口看看,见人群都散了,以为事情解决了,很是高兴,招呼文亭长大:“亭长大人,谢谢您主持公道,进来喝口茶吧!”

文亭长没答,不过坐在椅子上好久没说话的康嫂倒是突然嘤嘤的哭了起来,心善的老娘见之赶紧安慰道:“大侄女啊,你别难过,方才你出院门时我家灵儿真的没有推你!大夫说了,你那伤都是外伤,修养一阵子就好了!你放心,药费什么的我们都付过了的!”

康嫂突然抬头,愤怒的瞪着老娘,沙哑着嗓子道:“谁稀罕你的臭钱?你分明是在羞辱我!姐夫,您要为我做主啊!”

文亭长低头看康嫂一眼,对她使个眼色,康嫂稍稍一顿,哭得更大声了!老娘本是好心劝慰却适得其反,她不知所措的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看这样子,这家伙打算抓着这事儿不放了?不行,得想个办法!灵儿回头看一眼院子里面,见那小药童正抱着粗瓷碗牛饮,她眼珠一转,拉拉老娘道:“娘,您看,外面这么多叔叔,顶着太阳站了这么久,肯定又累又渴,您快去厨房烧些茶水吧,多弄些啊!”

文家家丁闻言吞了吞口水,面对灵儿的表情也柔和了许多,老娘虽有些迟疑,在灵儿的一再催促下还是去了,桂奶奶见状也跟去帮忙。月儿跳过来道:“灵儿,你又变傻了?这群人想对付你,你还给他们茶水喝?要我,给畜牲喝也不给他们!”

家丁们闻言愤愤的瞪着月儿,似乎恨不得一口吞了她似的!被这么多双眼睛瞪着,月儿还是有点儿心虚,她后退两步,小声嘀咕:“本来就是嘛!”

灵儿回头对月儿耳语几句,月儿想了想,拍手道:“好,好办法!我现在就去!”然后她蹦蹦跳跳的进了院子,啪一声关上院门,灵儿和文亭长等人都被关在了外面!

文亭长觑着眼盯着门板看了会儿,皱眉道:“臭丫头,搞什么名堂?”

“没什么!亭长大人,你看,巷子的人都散得差不多了,天气这么热,再不回去,康婶都要被晒坏了!各位叔叔也受不了啊!”

文亭长看看康嫂和众家丁,又看向巷口方向,直到围观的人们全都出了巷子,他冷哼一声:“把这丫头给我绑回去!”

家丁们一时没反应过来,灵儿将棍子一横:“亭长大人,人还没走远了,这么快就翻脸?这么多大男人对付我一个小姑娘,你们也好意思?”

“哼!小姑娘?一般小姑娘哪来这等力气?你分明就是个妖孽附身的怪物,放你出去迟早要成祸害,我身为亭长,为民除害理所当然!拿下!”

“谁敢!”灵儿一声大吼:“亭长大人,这是我家门口,我没犯法没惹事,你敢动我就是私闯民宅!”

“闯了又如何?这里都是我的人,我说怎样就怎样!至于罪名,你伤我妻妹这条足够,拿下!”

“住手!文亭长,方才送药的哥哥还为我做过证,围观的叔叔婶婶们也可以证明,康家婶子身上的伤与我无关,你怎可转身就栽赃嫁祸?”

“栽赃嫁祸?哈哈哈哈~~~臭丫头,我何须栽赃嫁祸,只要无人作证,那罪名还不是我随口一句话!你以为仗着那群愚民帮你说几句话就没事了?哼,那人蠢货,就知道人多的时候跟着瞎起哄,人一散了,你把他单独拎出来,谁都不敢多说一个字!他们不落井下石栽赃你,你就阿弥陀佛吧!”

灵儿双眼喷火的瞪着对方,文亭长笑得更猖狂,再他再想下令前,灵儿大声喊:“等等!亭长大人,如果…如果我认罪,你可不可以放过我爹娘弟妹?”

“认罪?”文亭长上下打量灵儿一番,垂眼想了想,嘴角一翘:“可以!不过还得另加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纹银一千两,还有…这个铺子!”

“一千两!我哪有那么多银子!”

“哼!少装蒜!你不是才从丁捕头那里得了一千两银子?这个铺子倒卖那么多粮食,你那大东家没给你钱?唉!随便你!不过我要奉劝你一句,你最好自己老老实实交出来,否则我找个罪名把你全家关进大牢,所有财产没收,到时候结果也一样!”

“你……你身为亭长,如此行事,你让咱们山口镇的民众怎么相信你?”

“哼!一群蠢货!他们相信不相信不重要,只要那几个老东西保举我,我就算杀人放火也是亭长!”

灵儿气呼呼的瞪着对方,文亭长更是笑得猖狂,灵儿怒道:“我偏偏不交,有本事你就来抓吧!”

灵儿转身将院门开条缝儿蹿进去,啪一声关上,没一会儿,院门被拍得啪啪作响,还有男人们的吼声:“开门开门,再不开就要撞了!”

果然,几分钟过后,院门口轰一声,文家那些人开始撞门了!再一下,院门轰隆一声倒了下来,激起一团灰尘,家丁们冲进院子,一进院门却停了下来。

文亭长被堵在后面,见前面没有动静,大喊道:“把这院子里的人全给我抓起来!”

家丁们依然没有动静,也没人回应!文亭长喊了几次都是如此,他心下奇怪,分开家丁走进来,一到门槛顿时愣住!只见院中黑压压的一大片人把小院挤得水泄不通,连桌上树上都站满了人,大家都一脸惊讶的望着文亭长。

灵儿笑眯眯道:“亭长大人,我娘好心煮了茶水给大伙儿喝,你要不要来点儿?或者……要把我们全都抓回去,随便安个罪名?好霸占了我们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