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76章 喜事

第一七六章 喜事

五年后

“新娘子来了,快点炮仗!”站在山包上的少女回头笑嘻嘻的喊,等候已久的汉子们乐呵呵的应了,立时,炮仗的噼里啪啦声连绵不断,震得大家耳朵嗡嗡作响,院里的客人闻声都堵着耳朵跑出来看热闹。

杨老太太颠着小脚跑过来,伸长脖子觑着眼睛张望:“哪儿了?到哪儿了?”

“喏,那里,娘,你看,前头那骑骡子的不就是大强哥?”

杨老太太揉揉眼,看了好一会儿才看到一团模模糊糊的影子,她又好气又好笑,用力拍灵儿一下:“鬼丫头,还有那么远,到家至少还要一刻钟,这么早点炮仗,待会儿新娘子到家门口了哪还有炮仗点?”

“啊?不会吧?那么多炮仗,一会儿功夫点不完吧?”

“你知道什么?”杨老太太赶紧颠着小脚跑回去:“先别点了,轿子还没到了,大伙儿先歇会儿,来,吃糖……”

一个十来岁大眼睛的漂亮女孩儿跑过来,拉着杨灵儿的袖子晃晃:“灵儿姐,别看了,娘叫咱们回去帮忙招呼客人了!”

灵儿回头,见这孩子乌溜溜的眼睛,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白皙的脸蛋儿上还有两个小酒窝儿,真是怎么看怎么可爱,她忍不住捏捏女孩脸蛋儿,笑眯眯道:“不着急,反正有那么多叔婶帮忙,十妹,你不想见新娘子?”

十妹眼睛一亮:“想啊!可是现在也见不着啊!”

二人兴冲冲的站在土包上观望半晌,突闻十妹轻叹一声道:“唉,大强哥都成亲了,也不知道其他几个哥哥怎样了?要是他们都在该多好啊!”

灵儿愣了一下,回头。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看十妹一脸惆怅的样子,她好笑的捏捏她脸蛋儿:“傻丫头,别这么悲春伤秋的,当心脸上长褶子。”

十妹低头,脚下踩着个小土块儿磨来磨去,小声道:“灵儿姐,大强哥说那几个哥哥肯定回去找他们爹娘了。你说他们真能找到吗?”

灵儿闻言暗暗摇头。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太敏感了,小小年纪挂念的东西倒不少。灵儿蹲下身去。看着她眼睛道:“十妹,难道姐姐对你不好吗?”

十妹赶紧摇头:“不是的,灵儿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有点儿想他们。”

灵儿轻叹:“十妹啊,各人自由天命。咱们只要做好该做的就好,你别想太多,啊!哎呀,花轿到桥边了。走,咱们下去瞧瞧!”

灵儿拉着十妹飞跑下去,那速度堪比山林中的野兔子。众人见之免不了打趣杨家二老一番,二老有些尴尬。他们也知道自己那个女儿已经十三四岁了,却像个野小子一般,这样下去以后怎么找人家啊?二老对此烦恼不已,每每提点灵儿,可她完全不听啊!

唉,也罢也罢,儿孙自有儿孙福,这世上一物克一物,但愿这丫头以后能遇上个让她收心的。

灵儿和十妹跑到送亲队伍前,一边笑呵呵的打趣大强一边偷看轿子里的新娘子,等轿子到了大门口,喜娘背起新娘子进堂,一群小孩儿纷纷欢叫着追了进去。

亲眼看着大强带着新娘子拜堂,灵儿心里说不出的喜悦,还夹杂着几丝欣慰,好似大强就是自己儿子一般。想到这里,灵儿偷偷暗笑,自己这身子比大强还小四五岁哩,居然把大强当儿子,真是脸皮厚,不过要是算上前世,那倒是足足的够了。

待新娘子送进洞房,大强被众人拉出去喝酒,灵儿凑过去坐到新娘子身边,喜滋滋道:“双娘嫂子,想不到吧?咱们竟然成了一家人,高不高兴?”

新娘子脑袋晃晃,隐隐能看到喜帕下羞红的脸,她掐灵儿一下,羞涩道:“死丫头,等你出嫁的时候,看我怎么笑话你。”

灵儿吐吐舌头,挽起她胳膊:“好了,我的好嫂子,我们大强哥要人品有人品,要相貌有相貌,反正要什么有什么,你就偷着乐吧!”

二人相互打趣一番,熟稔的说了好一阵话,直到老娘来叫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是了,这嫂子正是几年前灵儿去颜家酒楼打工时遇上的柏双娘,当时做梦也没想到她会跟大强哥走到一起,不过当时家里也没有大强哥,这就是缘分吧?

客人们一直闹到深更半夜才渐渐散了,喝醉的留宿的被安置在客房,灵儿累了一天,本想去睡了,老娘却把她拖去算账,顺便商量一下明早拿什么给双娘做见面礼。

经过五年时间的努力,灵儿家自然是以前不可比的,他们以前那土房子早就没住了,而是在后山那座废弃的院落地基上盖了一座四进的大院子,里里外外房间加起来有几十间,家里还请了几个帮佣、买了几个小丫鬟。

田地也从起初的二十亩扩到了千来亩,从这院子门前往下一直绵延到镇口,挨着占了几个村儿的地,所以他们家现在是货真价实的地主了,不比王家村那王富贵家差就是。

“娘,嫂子不是个爱计较的人,我看见面礼并不一定要那些镯子啊首饰什么的,不如就给她包个大大的银锭子吧,这还实用些。”

老娘嗔道:“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般爱银子?”

灵儿吐吐舌头:“谁不爱银子啊?有钱能使鬼推磨,我听说嫂子她三弟考上了童生,过了年就要去城里念书,她家正缺银子,嫂子刚进门儿怕是不好意思开口,娘,您直接包个大银锭子给她,比什么都好使。”

老娘想了想,点头道:“听你这么说还算有几分道理,唉,咱们家宁书啥时候能考个童生回来就好啰!”

灵儿笑道:“娘放心,宁书是村长拘着不让他考,说是打好基础了再说,免得分了心变了性,要是让他考啊,别说童生,就是秀才也手到擒来。”

老娘脸上心里都乐开了花儿,嘴上却道:“秀才哪是那么容易考的?你看镇上咱们铺子对面那老童生,考了一辈子还是个童生,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生意也不会做,我别的不求,宁书别把书念成那样子就好啰!”

“怎么会啊?娘,你没见咱们每年收租子做账写文书全都是宁书做的?咱们家能有现在这好日子也有他不少功劳了,他脑子灵着了,你就别瞎操心了。”

老娘笑呵呵的点头道:“也是,你们几个孩子都是好的,我和你爹都托了你们的福啰!”

“咳咳咳~~咳咳咳咳~~~~~”里屋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那声音又沙又哑,好似要把肝肺都一起咳出来一般,灵儿和老娘赶紧跑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