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97章 寻亲之人

第一九七章 寻亲之人

自那日三妹惹祸后,灵儿便不再放她出门,天天把她关在院子里学规矩。

没几日,嫂子双娘生下一对双胞胎,把一家人高兴得不行,成天围着那对宝宝转。

大强虽是杨家养子,他却知道自己本姓,姓俞而不姓杨,如今一下得了两个孩子,他毫不犹豫的取名让大小子叫杨大双,小的叫俞小双,如此两全其美。当然,最高兴的还是老爹老娘,老娘当即泪流满面的跑去跪拜祖先:“老天爷开眼了,咱们杨家也有后啰!”

没几日就要过年了,大双小双将在正月里满月,爹娘老早就开始筹备他们的满月酒,跟着年货一起置办。

这天上午,一家人正在堂上清点东西,突闻小丫头来报,说门外来了几顶富丽堂皇的马车,还送了两张烫金拜帖。

老娘虽不识字,一看那拜帖就是富贵人家用的东西,心里不免有些惴惴。灵儿也觉奇怪,自己家哪有什么富贵亲戚?来的到底是什么人?

她自个儿先迎了出去,走到门口,见外面果然停着几辆大马车,那装饰那派头、还有那些仆从的衣饰,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做派。

她在门口站了会儿,一小厮上来:“请问这位姑娘,你们当家人在吗?”

灵儿点头:“在,你是哪家的?找我爹娘何事?”

小厮闻言不禁上下打量灵儿一番,诧异道:“您……您就是小小姐?”

灵儿皱眉,什么小小姐?这时,最前面那马车的轿帘掀开,一个十五六岁的娇俏丫头伸出头来看了看,然后跳下马车,摆好小凳子便规规矩矩立在一旁。

接着又出来个四十来岁的妇人,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她回身小心翼翼的把胳膊伸进车厢,搀扶出一个身披貂毛大氅、面相富态、衣着华贵、五十来岁的老太太。

老太太一下车就注意到了灵儿。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灵儿的脸,先是惊讶,继而有些激动,一手颤巍巍的指着灵儿:“你——你……就是妍儿的孩子?”

妇人扶着老太太三步并两步走到灵儿面前。老太太颤抖的手轻轻抚上灵儿的脸,眼里泪花闪动:“像,像极了!”

妇人笑道:“可不是,表小姐跟咱们三小姐简直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灵儿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她微微侧开脑袋避过老太太的手并退后一步。“请问你们找家父家母何事?”

妇人和老太太对望一眼,老太太道:“哎,看我高兴得,都忘了礼数,咱们去见见孩子恩公吧!”然后她对灵儿招招手:“孩子,快过来,我是你外祖母啊!”

外祖母?!哪来的外祖母?灵儿不禁仔细打量起面前老太太的面容。咦,还别说,仔细看,这老太太眉眼跟自己还真有几分相似!不过……这么多年了。她要真是外祖母的话,为何早点儿不来?还有自己亲生父母了?为何不来?灵儿心里三分高兴,三分失落,还有四分警惕和拒绝。

“灵儿,是谁啊?”老爹和老娘被搀扶着走出来,见到门口之人完全没印象,老娘道:“你们……找谁啊?”

老太太欣喜道:“这孩子名叫灵儿?好名字!老哥哥、老姐姐,想必你们就是孩子的祖父祖母吧?老身唐突了,来人!”

老太太喊一声,先前的娇俏丫头立刻送上一本印制精美的册子。后面一辆马车得得过来停在门前,老太太上前拉着老娘的手把册子放到她手里:“老姐姐,来得匆忙,没准备什么像样的东西。你不要嫌弃。”

老娘拿着册子一脸茫然,她左翻右翻不知道怎么看,本来她就不识字,灵儿凑过去,见册子上两个烫金大字‘礼单’。

这是礼单?这么厚一本?老娘干脆把册子递给灵儿,对老太太不好意思道:“老婆子不识字。呵呵,让妹妹笑话了!”

老太太脸色有片刻凝滞,不过她立刻笑弯了眼:“姐姐别这么说,这个……”

老娘反应过来:“哎呀,你看我,老糊涂了,来来来,妹妹请里面坐。”

老娘客气的迎着老太太往里走,老太太笑眯眯的点点头,扶着妇人的手笑眯眯的踱着步子,一边走一边打量这宅子。

灵儿打开礼单看了看,啧啧,真是大手笔啊,什么金银首饰、绫罗绸缎、玉器摆件都有,装了满满一马车,灵儿粗略算了算,这么些东西,少说也能值个两三千两银子吧?这还叫‘没什么像样的东西’?

那车夫问:“小小姐,东西卸哪儿?”

灵儿想了想:“不急,麻烦大哥把马车赶到侧门去,我安排人给你送些吃的。”

车夫赶紧摆手:“不敢当,不敢当,小小姐,您折煞老奴了。”

灵儿抽抽嘴角,真不习惯这种说话方式,有什么办法了,谁叫咱们从小就是乡野丫头了?十妹蹦蹦跳跳的出来,细声细气道:“灵儿姐,娘叫你进去。”

灵儿点头,十妹拉住她:“灵儿姐,那人真是你外祖母吗?”

“我也不知道。”

“那……那你要跟她走吗?”

这个……现在说这些为时尚早,谁知道那老太太是不是认错了人?

灵儿来到客堂,见老娘与那老太太相谈甚欢,老娘一见她就高兴道:“灵儿,灵儿快过来,这是你外祖母,快叫人。”

老太太巴巴的望着,灵儿却未回应,只是低头站到老娘身后,老太太目光闪了闪,老娘赶紧抱歉道:“灵儿这丫头平时挺乖巧的,可能……事情太突然,她还没转过脑筋来,妹妹别往心里去。”

老太太笑眯眯的摇头:“哪里!这些年劳烦姐姐多番照顾,我替女儿多谢姐姐了!”

老娘谦和的笑笑,想了想又问:“对了,怎么不见灵儿生父生母来了?”

老太太脸上僵了僵,她叹口气道:“唉,他们早就过世了。”

“啊?怎么会这样?”

“唉,世事难料啊!当年沧州大旱了一场,许多人都染上了瘟疫,我女儿女婿也未逃过,只是可怜了这孩子,从小流落在外,我们找了这么些年,好在总算找到了。”

老太太望着灵儿:“孩子啊,外祖母这些年一直记挂着你,你两位舅舅也很担心你,你跟外祖母回家好不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