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14章 心境不同

第二一四章 心境不同

三妹、十妹和春俏几人面面相觑,愣了半晌,三妹呼啦一下站起来追了出去,十妹也跟着跑了,春俏左看看右看看,对文轩微微福身也快步出去了。

那被撞之人才刚站好,又被壮实的三妹给撞翻了,接着还被十妹踩了两脚,春俏侧着身子错过连连对他道歉几声也跑了。

被撞之人身后的房门打开,一个身着黑衣、眼睛狭长的冷峻男子站在门口,他双手环胸微微皱眉:“文章,你趴门口干什么?”

对面听到动静的清风和清玉冲进门去,见文轩一个人独自饮酒,清玉诧异道:“公子,那几个野丫头了?”

文轩指指门外,清风想起方才匆匆跑出去的几个背影:“她们就这么不告而别了?”

文轩好笑的摇摇头:“可能……是我说错话,得罪小丫头了吧?”

“啊!”清风和清玉诧异的对望一眼,清玉皱眉斥道:“几个乡野丫头而已,公子一句话就能灭她九族,竟敢与咱们公子置气,真是不知死活!公子,要不要……”

文轩微微摇头,望着酒杯愣神片刻,继而露齿一笑:“越来越有意思了。清风,你去查查那丫头的底细,上下三代,全部都要。”

灵儿从第一楼出来,左右看看,见对面有个茶馆,便快步进去,拿起茶壶一阵猛灌,喝得一肚子都是水,心里的火总算慢慢熄了。这时,三妹、春俏和十妹才赶来,三妹和十妹坐到她身边,春俏站在她身后,大家一起问:“小姐,你怎么了?”

灵儿看三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想起方才的失礼,不觉又有些后悔,我这是怎么了?人家有几个姬妾关我屁事,我生什么气?真是脑袋坏掉了!

她尴尬的轻咳一声:“没什么。我想起还有正事没办,走吧!”

春俏几人对望一眼,也不揭穿她,默默的跟在她后面。之前很感兴趣的那些杂耍评书小吃如今她看都不看一眼。之前走两个时辰都走不完的大街她们半刻钟就过了,出了大街匆匆上了叶府马车,往城南丁家酒楼去。

丁家酒楼并不大,因为过了饭点儿,并没有多少人。灵儿说明来意,掌柜想了想:“您是灵儿小姐吧?齐老弟回蒼平去了,不过他早跟我打过招呼,小姐若有事不妨跟我说说看,只要能办的我一定尽力。”

灵儿心想买宅子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只是自己对省城不熟罢了,便托掌柜帮忙留意,掌柜笑道:“这很容易,只要小姐说清楚要哪个地段、预定个价位,要不要家具摆件什么的。两日之内,在下一定为小姐办妥。”

如此最好不过,灵儿留下二十两银子做定金请这位丁福掌柜帮忙,约定两日后过来看宅子,好的话当场就可以签约付款。

办完事,几人坐着马车又路过城中心,灵儿稍稍犹豫,让三妹和春俏去买了一堆吃食就打道回府了。

她们回去时正是下午茶时间,也就是后院主子们刚刚睡醒午觉的时间。灵儿便让春俏把买回来的吃食分分,让春俏带着秋蝉和秋鸣给各个院子送去。她自个儿则懒懒的缩在踏上,说是午休,眼睛却睁得大大的,定定的望着帐顶出神。

十妹睡了会儿没睡着。跑过来趴在她床边望着她,“灵儿姐,三妹姐姐说你喜欢那个文轩哥哥,是不是真的啊?”

灵儿淡淡道:“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天下男人都一样,没一个好东西。”

十妹睁大了眼:“真的吗?那我们爹和大强哥了?他们不是挺好的吗?”

“他们当然不一样了?”

“为什么?他们不是男人吗?”

灵儿愣了一下。好笑的捏捏十妹脸蛋儿,坐起来点着她额头一本正经道:“十妹,你要记住,世间的好男人是极少的,你要找一个你喜欢的他也喜欢你的、而且一心一意只喜欢你只对你好的,这样的男人才可以托付终身知道吗?”

十妹偏着脑袋若有所思,片刻后高兴道:“我知道了,就像大强哥和双娘嫂子那样对不对?”

灵儿想了想:“也算吧,只要大强哥不娶别的女人,一心一意对嫂子好那就对了。”

十妹用力点头,灵儿躺回去,轻叹一声:“唉,这个世界要找到那样的男人怕是不容易吧!”

十妹一蹦一跳道:“不会呀,宁书哥哥和齐六哥哥都说喜欢我,而且一辈子都只喜欢我。”

灵儿呼啦一下坐起来:“什么?他们亲口跟你说的?”

十妹天真的偏着脑袋:“是啊,宁书哥哥还说等她中了状元就娶我做状元娘子了!”

灵儿顿时满头黑线,这该死的宁书,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这臭小子居然背着大家暗地对十妹下手,真是……真是聪明绝顶!

十妹这么好的姑娘送到别人嘴里不是白瞎了?灵儿顿时又高兴起来,点头道:“好,那十妹可要看好宁书,不许他拈花惹草。”

“灵儿姐,什么是拈花惹草?”

“拈花惹草啊,就是……就是文轩哥哥那样,还没娶妻家里就一堆侍妾。”

“哦,那姐姐不喜欢文轩哥哥了吗?”

“不喜欢,我最讨厌朝三暮四的男人,以后咱们就当不认识这个人。”

“啊?那……那不是没好吃的吗?”十妹颇为遗憾的样子。

“哧~~~~”空中突来一声冷冷的嗤笑,灵儿吓了一跳,呼啦一下坐起来,紧张的四下张望:“谁?谁在笑?”

他们房顶的瓦片被轻轻合拢,一条人影无声无息往远处掠去。灵儿警惕的听了好一会儿,却再未听到那声音,难道是我幻听了?可那声音明明那么清楚,真奇怪!

第一楼顶楼客房中,清玉立在一旁,文轩回头:“她当真这么说?”

清玉道:“属下绝不会听错。”

文轩沉默,清玉撇撇嘴,小声嘀咕:“她一个乡下野丫头,最多也就嫁个乡绅土豪,若想进官宦之家,最多也只能做个妾,别人不挑她就不错了,她还挑三拣四,真是不知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