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16章 不要太巧

第二一六章 不要太巧

“还没什么大不了?你不知道芝欢来你院子正好被芝兰那丫头撞见,她回去就大发雷霆,摔了一堆东西,又去他娘那里告状,大伯母也生气得很了。咱们走着瞧,看大伯母怎么给你穿小鞋。”

灵儿还是不太相信,哪有那么严重?不过芝玉也是为自己好,她只得陪着笑脸好生安慰芝玉一番,芝玉实在没办法,往她额头上使劲戳了一下:“死丫头片子,你就作吧,迟早要自食恶果。”

灵儿笑道:“好好好,凡事有因有果,不过我从来都相信种善因得善果。”

“唉!蠢丫头哦!”

灵儿不想说这个,便给芝玉讲讲今日出门的见闻,芝玉大感兴趣,兴致勃勃道:“哎,灵儿,咱们明天又出去玩儿吧?”

灵儿自个儿倒无所谓,关键是二舅母能准么?自己可不能去开这个口,她笑道:“好啊,你去姥姥和二舅母那里说好了再来约我就是,我随时恭候。”

芝玉没多想,兴冲冲的应了就走了。灵儿把她送出院门,这丫头真是个一阵风的来一阵风的走,这种人心眼直,值得交往。

第二日,芝玉当然没能如愿,她身为叶府嫡出小姐,又刚刚及笄,哪能随便出去乱跑,芝玉跑来灵儿院子好一番抱怨:“奶奶和娘都偏心,为何你能出去我就不能?讨厌!”

灵儿道:“因为我姓杨不姓叶啊,我在这儿是客人,客人当然要受照顾啰!”

芝玉恨得牙痒痒,又无奈的趴在桌上嘀咕:“我也想当客人,成日闷在这院子里烦都烦死了。好想出去逛逛啊!”

“你这辈子没希望了,下辈子吧!”

芝玉斜她一眼,突然她一下坐直身子:“对了,灵儿,下月初五知府夫人要办个游园诗会,邀请的都是咱们沧州名门的公子小姐们,还有去年秋闱中举的才子们。咱们府也收了帖子。到时候就可以一起出去玩了!”

游园诗会?还有才子佳人?那不就是传说中的相亲会吗?

这种聚会对芝玉芝兰这样的闺阁小姐最好不过,说不定就在诗会上碰上个顺眼儿的,只要双方门当户对。很快就能订亲嫁娶,比那未见过人就盲婚哑嫁好多了。

“灵儿妹妹?灵儿妹妹!”芝玉用力拍灵儿一下,“想什么了?我问你话了?”

“啊?你说什么?”

“我问你有没有准备几套像样的衣裙首饰?天气慢慢暖和了,能重新做一套最好。我听说大伯母已经给芝兰定做了四五套了,你不准备准备?”

灵儿耸耸肩:“我又不去。有什么好准备的?”

“啊?你不去!”

“是啊!”

“不会吧!你傻啊,这么好的机会干嘛不去?听说这次的才子里面有几个才貌特别出众的,家世也好,他们长辈正给他们相看姑娘了。芝兰那边可是巴巴盼了好久哦!”

“我现在姓杨不姓叶,怎么都不该凑这个热闹,我要去了。芝兰和大舅母不就更不待见我,说我抢他们风头吗?”

“哧~~~~你倒是挺自信。你没看芝兰成日打扮得像只孔雀似的,你要真能抢她风头,我就叫你一声姑奶奶。”

“算了吧,我可担当不起。”

灵儿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依然时常跟芝兰插诨打科,芝欢也偶尔过来坐坐,却从未见芝兰过来。

次日,灵儿带着三妹和春俏去丁家酒楼找丁福,丁福果然办事妥当,两天时间就帮她找了四五个院子,有大有小有僻静的有热闹的,就等着灵儿自己去看,且价格都在千两以内。

灵儿跟着丁福一一去看了,最后看中沧州城西南面的一个两进小院子,一来这院子僻静且周围环境比较安全;

二来从小巷穿过去走不了多远就是叶府侧门,来往也方便;

三来这院子大小合适也不算旧,里面家具齐全,随时可以入住;

再者就是价格合适,房主要价八百两,最后六百两成交。

灵儿当场就跟房主签字画押,交了钱去官府过了文书。这一趟办下来已是半下午了,原本打算回去,路过城中心,三妹怂恿道:

“小姐,上次那些点心吃食好好吃,咱们再去买点儿回去吧,反正顺路。”

灵儿看天色还早,便同意了,几人下得马车,灵儿和春俏去买东西,灵儿并无心情逛街,就站在街边望着第一楼方向出神。

“在想什么?”温柔的声音突然从旁边飘过来,灵儿吓了一跳,回头果然又见到了那白衣飘飘的身影,对方依然是那淡淡的柔和的微笑。

灵儿的心还是忍不住漏跳了一拍,她转开脸去看向别处:“文轩哥哥不是有急事么?为何还不走?”

“你好像很不想见到我的样子?”

灵儿回头笑得灿烂:“哪里啊,我当然很高兴啦!文轩哥哥莫非也是来逛街的?”

文轩顿了顿,继而点头:“如果你想逛,我可以陪你。”

灵儿眼珠一转:“那好,你得帮我付账,还得帮我拿东西,好不好?”

看她一脸打坏主意的样子,文轩心中一软,微笑道:“好。”

“那咱们走吧!”灵儿毫不客气的拉起文轩就往人群中间钻。她决定了,今天一定要逛个够买个够,谁让这厮披着一张超凡脱俗的皮囊害得自己团团转了。

小吃小玩意儿是必备的,金银首饰也是需要的,再看看杂耍围观下卖艺也挺好。

没多一会儿,灵儿便挽起袖子左拿一串冰糖葫芦右拿一个七彩纸风车逛得不亦乐乎,而一步之后文轩拎着几个大盒子居然面不改色还带着微笑,不过他那相貌实在太惹眼,一路过来,拥挤的人群自动让道儿,纷纷停下对她们二人行注目礼。

灵儿张大嘴狠狠咬一口冰糖葫芦,突觉前面一股阴风扑面而来,灵儿抬头,正好看到一个熟悉无比一脸煞气的身影,她顿时愣在那儿,张大的嘴差点儿合不拢,眼看那瘟神越来越近,灵儿把东西一扔,转身就要跑。

“站住!”背后一声厉喝,灵儿腿上一软,差点儿跪到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