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19章 不得不去

第二一九章 不得不去

三月初五,风和日丽,叶府天刚亮热闹了起来,仆妇丫鬟们跑前跑后,个个脸上都喜气洋洋的,好似要去参加那三年一次贵族才子佳人聚会的是自个儿一般。

芝兰和芝玉院子里忙得不可开交,灵儿却在呼呼睡大觉,直到日上三竿,老太太派人来催了无数次,春俏干脆把灵儿的被子给拔了,硬把她拉起来梳妆打扮。

“小姐,你喜欢什么发式?”

“随便,你看着办吧!”

“听说芝兰小姐梳的是飞仙髻,咱们梳个分肖髻再把两边的鬓发收起来,小姐脸型好看,不能让头发盖了小姐原本颜色。”

春俏带着两个小丫鬟在她身边转来转去,灵儿却在愣神,想起那天把文轩和小魔王丢在一起,也不知他俩后来怎样了?要是真坐一起互相通风,那自己在小魔王面前不是全露馅儿了吗?文轩那边……多半也会轻视自己吧!

唉,也不知今日这游园会是个什么情形,要是再遇上那二人,我真是死百次都不够。灵儿越想越没底气,整个人都恹恹的,她双手撑着下巴:“春俏,我能不能不去啊?”

“不行!”春俏毫不留情的断了她的后路:“老祖宗说了,你不去谁也不许去,芝兰和芝玉小姐为这游园会等了老久了,小姐您要拖他们后腿儿,看她们不把你生吞活剥了。”

“哎呀!”灵儿趴在桌子上,春俏赶紧把她拉起来:“别动别动,别弄乱了发型,要不又得重来。”

灵儿望着镜中那个自己,白皙的皮肤粉嫩粉嫩的。小巧的瓜子脸上一双灵动的眼睛顾盼生辉,再加上春俏那巧手梳出来的漂亮发髻,真正是个小美人了,比前世的自己好看多了,啧啧,没想到自己也有变成美人的一天!

春俏见灵儿出神的摸着自己的脸,好笑道:“小姐难道被自己的美貌迷住了?”

灵儿噗嗤一笑:“可不是。这身皮囊当真不错。”

春俏愣了一下。笑道:“是啊,所以咱们小姐一定要找个才貌双全的翩翩佳公子,否则真是白瞎了这身‘皮囊’。”

才貌双全吗?一提到这个词她想起文轩。可惜人家长得太帅,根本瞧不上自个儿,关键是他家早有一群莺莺燕燕了,自己去做什么?此人否定。其他的……

灵儿想来想去,脑中突然浮现出小魔王的脸。她吓了一跳,赶紧摇头,我疯了吗,那种人。要真跟他在一起,不天天吵架打架才怪,我又不是受虐狂。这个否定,再其他……

“小姐。您看您,刚插好的钗子又松了!”

秋蝉急匆匆进来:“春俏姐姐,大夫人又催了,小姐再不去大夫人要亲自过来了。”

春俏应道:“好了好了,马上好。来,小姐,快点儿!”几人手忙脚乱的给她换好衣裳,拥着她往外赶,临走前灵儿抽了两张纱布塞袖子里。

他们匆匆赶到侧门,已经坐上马车的大夫人很不高兴的斜睨灵儿一眼,也没招呼她,直接让马车启程了,灵儿左右看看,见芝玉从前面马车里伸出头来对她招手:“哎,灵儿,跟我们坐一辆马车吧!”

灵儿赶紧过去,春俏扶着她上了马车,自个儿跟在马车后步行。

知府夫人的府邸在省城中心往北的主干道上,从叶府坐马车过去要两刻钟左右。他们到时,那府邸门前已经排起长龙,门前有管事帮着指引分流。尽管如此,进度还是很慢,他们又等了一刻钟,才真正到达知府府邸右侧院门前,主子们各自下车,马车由车夫赶着去附近找停靠点。

灵儿下车前从袖子里掏出纱布蒙在脸上,芝玉诧异道:“灵儿妹妹,你蒙脸干什么?”

“我……我昨晚有点儿受寒,怕传给大家。”

“是吗?怎么方才没听你说?”

“方才……没觉得难受,现在人多了,觉得难受了!”

二舅母闻言关切道:“那灵儿要不要找个大夫看看?”

“不用不用,人少了好了。”灵儿干笑两声敷衍过去。

今日这游园诗会当真热闹,瞧这门前一堆莺莺燕燕,不算带队的各路夫人们,光是这些巧笑焉兮眉目含春的小姐们,至少也有不下五十人。而对面府邸左侧的院门前则站了一堆所谓的青年才俊们,那些少年个个摩拳擦掌,好似今天是他们人生一大关卡,非要拿下来一般。

少男们忍不住踮起脚尖往这边张望,少女们也忍不住羞红了脸往那边偷窥,这场面真真是……一群狗男女!郁闷的是灵儿也成了这群狗男女中的一员,她也会往那边张望,不过目的却是想看看有没有她不想遇到的人。

芝玉撞撞她胳膊:“灵儿,你瞧,那个……穿白衣裳那个,据说是侯府的二公子,你看俊不俊?”

灵儿回头看她,见她娇羞的半捂着脸,也不知道她在说谁,那边的少年有一半都穿白衣服。二舅母过来一边一个,揽着她们往府门里走,同时低声道:

“我刚才打听过了,今儿个最出众的一个是京城来的季公子,他父亲是当朝吏部尚书;一个是贾家大公子,他爷爷是前朝宰相,听说还是去年秋闱的解元;一个是侯府二公子……”

灵儿没留意二舅母后面说了什么,贾大公子几个字在她耳边嗡嗡作响,贾大公子?不会是那小魔王贾浩阳吧?不可能不可能,他那样,怎可能中到解元?除非其他人都是草包。但万一……真是他怎么办?一定得躲开他,一定。

“灵儿,你听我说没有?”二舅母晃她一下,灵儿回过神来,茫然的看着二舅母母女,二舅母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戳她一下:“你呀,老太太出门前还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帮着你,你给我长点儿心吧,臭丫头!”

然后二舅母小声道:“方才那几个都是人中龙凤,你们记住了,要是有机会勾搭……哦,是表现,一定要让他们对你们留下印象,到时候…那个…知道吗?”

灵儿和芝玉对望一眼,芝玉了然的娇羞一笑,灵儿却一脸茫然,到时候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