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23章 突来急病

第二二三章 突来急病

回府的马车上,二舅母和芝玉坐在灵儿对面,她们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灵儿,那表情好似在看外星人一般。灵儿则裹着毯子缩成一团儿,她倒不是很在意方才的惊人之举,毕竟那是为了救人,现代人做急救都那样。

只是她脑中总是浮现出落水前小魔王看自己的眼神,那是什么眼神?为何让她心跳不稳,让她全身微微发热,让她忍不住想要躲开逃走?这是什么感觉?

灵儿再次拉紧毯子,晃晃脑袋想甩开那些奇怪的感觉,二舅母又拿了床毯子搭在她身上,轻声嘀咕:“那么冷的湖水,你怎么就掉到湖里去了呢?”

灵儿抬头对二舅母笑笑:“我也不是故意的,一不小心踩滑了!”

二舅母点点她的鼻子:“你这丫头。”

灵儿心中一暖,想起方才气急败坏的大舅母,这位二舅母当真要好许多。芝玉坐到她身边:“哎,灵儿啊,那个贾公子为何会跟你一起落水了?”

芝玉两眼冒光巴巴的望着她,灵儿扯扯嘴角实在笑不出来,“我……我落水之前他正好走到那附近,被我一不小心给带下去了。”

“啊?意思说是你把贾公子拉下水的?”

“这个……算是吧!”

“那……那那……”

“芝玉,过来坐下!”二舅母阻止了满眼八卦的芝玉,有些犹豫道:“灵儿,你可想好了,待会儿回去怎么跟老祖宗说?”

灵儿抬头看二舅母,想起方才大舅母的话,对啊。自己对小魔王做人工呼吸在现代人看来是急救,可在古人眼里那就完全不一样了,可能过不了几天,全沧州城的人都知道自己是个女登徒子了吧?

登徒子!莫非跟三妹一起久了自个儿也沾了一身匪气,想起三妹他娘就是把他爹给强上了的,灵儿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芝玉睁圆了眼睛:“灵儿。你居然还笑得出来!”

灵儿讪讪的低头想了想:“二舅母。这事儿瞒也瞒不住,不如我就跟姥姥实话实说好不好?”

“实话实说?怎么说?”

“就说我不小心踩滑了,连带着旁边的贾公子也一起带进湖里。我小时候在乡下河边长大,学会了游水,就把贾公子一起救了上来。”

“哦?你把贾公子救上岸的?”

灵儿点头,二舅母皱眉道:“那为何大嫂却说贾公子为了救你累得差点儿断了气了?”

“啊?怎么可能?他一点儿不会水啊!”

二舅母摇头轻叹:“这不重要。你把贾公子救上岸后为何还……还要那样对他?”

“二舅母,我是在救他啊。他被水闷得没了气儿,我往他肚子里吹气他才能醒来啊!”

“啊?你那是在给他吹气?!难道不是……”

灵儿无奈,唉,大家果然纠结于这个问题。要解释清楚也不容易,尽管如此,她还是要给自己的亲人不厌其烦的解释。至于外面人怎么理解,随他们去。

二舅母眨着眼睛想了半晌。好似在消化灵儿给她的消息,末了,她点头:“果然,我就说咱们灵儿不可能是那样的人,只是……道理谁都明白,可那么多人看着,你也忒大胆了一些,过不了几天,外面定会传出不少闲言碎语,到时候……你可受得住?”

灵儿肯定的点头:“当然,我问心无愧,随他们怎么说。”

“唉,就算你受得住,老祖宗那儿可未必受得住啊!”

想想老祖宗一直对她那么好,完全是因为她的生母,当年生母做出那一趟离经背道之事,姥姥和两位舅舅一直深以为憾,接她回来也有弥补当年生母遗憾的意思,想给她一个嫡女的身份,让她老老实实嫁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安安生生过后半辈子。

如今,她不知不觉间又做了这么件更加离经背道之事,姥姥和两位舅舅一定会失望透顶吧?灵儿突然有些后悔,当初不该答应入叶家族谱,那么她就不算真正的叶家人,即便做了什么也与叶家无关。

“唉!咳咳~~~咳咳咳~~~~~”灵儿愁眉苦脸的长叹一声,突觉嗓子特痒,忍不住咳嗽,这咳嗽一开头却停不下来,咳得她脑门充血,肝肺都想吐出来一般。

二舅母和芝玉赶紧扶住她给她抚背,等她安定下来,二舅母摸摸她额头,惊呼道:“哎呀,怎么这么烫,糟了,这丫头发高烧了!车夫,跑快点儿,春花,你抄近路先回去,让府里准备好热水衣裳,把大夫也请来。”

灵儿当真觉得身上有些热,脑子也开始模糊了,糟了,真的重感冒了,可姥姥那里怎么办?灵儿拉着二舅母的手:“二舅母,姥姥,你一定要帮我跟姥姥说说……”

二舅母抱着她安慰:“好好好,我帮你说,你好好休息……”

灵儿觉得耳边的声音有些缥缈,迷迷糊糊间睡了过去。睡梦中她看到了前世的亲朋好友,他们都过得好好的,自己的离开对他们来说似乎无关痛痒。

她又回到了王家村那条小河边,光溜溜的野孩子们在河边上蹿下跳;她去了苍茫山,遇见了文轩;去双林镇,亲眼看着山贼灭了颜家;

去县城,遇上年少如恶魔般的贾浩阳,哦,那时候他还叫贾胜天,不知为何后来改了名字?后来外祖母来寻亲,莫名进了叶家族谱,又见文轩……

她梦见了许多许多,好像把上辈子和这辈子都重新走了一遍般,等她从惆怅感概中走出来,飘飘忽忽看到躺在**脸蛋儿绯红的姑娘,两位头发全白的老人坐在床边默默流泪。

此时,老娘虚软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灵儿啊,我的好女儿,你快醒来吧!”

再仔细看,**那姑娘的脸怎地跟自己一模一样?那我又是谁?灵儿心中一惊,呼啦一下坐起来,把床边的老爹老娘惊得气都不敢出。

好一阵过后,老爹老娘高兴的站起来:“灵儿,你醒了?太好了太好了,三妹,十妹,快来啊!”

灵儿回过神来,她环顾四周,这地方好陌生,不是叶府妍芳院,也不是王家村自己的房间,这是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