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40章 得罪完了

第二四零章 得罪完了

芝玉甩开她的手,狠狠瞪她一眼,芝兰笑得更得意:“哦,我知道了,任凭哪家小姐也不愿意莫名给人家当丫鬟吧?芝玉妹妹,你肯定是偷跑出去的,嘻嘻,外面好玩吗?”

大夫人沉下脸来:“芝兰,不许胡说。”

芝玉却嘟起嘴:“娘,我又没说错,不信你问他们啊!”

大夫人将芝玉打量一番,皱眉摇头:“芝玉,我本不想说你,但你一个正正经经的叶府嫡小姐,打扮成这样成何体统?若是传出去,我叶家又要闹笑话了!”

大夫人特地强调了那个‘又’字,同时扫一眼灵儿,灵儿嘴角微翘:“大舅母,芝玉打扮成何样自有二舅母教导,您好像确实不该说这些话。”

大夫人脸色难看,芝兰指着灵儿:“我母亲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儿,你……你才是最没规矩的。”

灵儿笑眯眯的福福身:“不好意思,芝兰姐姐,灵儿从小在乡下长大,本就不懂什么是规矩,当初是老祖宗亲自来寻的我要我回府,芝兰姐姐要是有意见就去找老祖宗吧。灵儿还有事,就不陪大舅母和姐姐了,灵儿告辞!”

灵儿再次福福身转身就走,春俏一直低着头福福身也走了,芝玉狠狠瞪芝玉一眼,冷哼一声转身昂首阔步向灵儿方向去,连装装样子都免了。

芝玉气得直跺脚,指着灵儿几人:“娘,你看她们,她们一个个的越来越不像话了!”

大夫人也气得内伤,脸色难看之极,她深呼吸几下。吐口气道:“她们得意不了几天了,玉儿,走,咱们去看看你婶娘。”

几人回到院子,芝玉乐得哈哈大笑:“痛快!太痛快了!灵儿,你没见方才伯母那脸色,都快绿成树叶儿了!哈哈哈哈。太高兴了。我娘要是看见肯定要高兴好一阵子。”

看芝玉那夸张的样子,灵儿摇头道:“你别高兴太早,我若没看错的话。大夫人方才去的是你娘院子方向,你就等着你娘给你松皮吧!”

芝玉的大笑顿时僵住,她一下子跳起来:“糟了,我娘知道了我肯定没好日子过。快快,春俏。快来帮我换衣服。”

果然,没到半刻钟,二舅母就脸色铁青的来了,她一进门就厉声道:“芝玉。你干的好事!还不快跟我回去。”

芝玉赶紧站起来,干笑着喊了声娘,二舅母气道:“喊祖宗都没用。你现在胆子是越来越大了,一个闺阁小姐。马上都要成亲了,竟敢给我偷偷跑出府去,你长没长脸?臭丫头,要是被外人认出来,你让我、让你爹、让我们叶家的脸往哪儿搁?”

芝玉低着头小声嘀咕:“哪有那么严重,人家灵儿不就经常出府吗?”

“你能跟她比吗?你是我们叶家正经的小姐,从小学的是正经小姐的规矩……”二舅母一急说话也没注意,什么话都冲口而出。

芝玉见灵儿脸色不好看,赶紧扯二舅母袖子,二舅母怒道:“你个死丫头,惹下这么大的事儿,看我不收拾你。”

“二舅母!”灵儿突然拔高声音叫她。

二舅母停下,回头看她,脸色依然不善,想起这野丫头竟然把她规规矩矩的女儿拐出府去,她就万分难受,真想狠狠教训这丫头一番。

灵儿面部表情的站起来走到院门边:“二舅母,我还是那句话,我生来就长在乡野间,不懂什么规矩,我也不想贴叶家这门亲戚,是老祖宗亲自来寻的我要我回府,您要对我实在看不过眼,请找老祖宗去,把我从叶家踢出去也未尝不可,我没有意见。

但这里现在是我的院子,我是主人,请二舅母自重,请吧!”

灵儿指着院门外一副送客的表情,二舅母先是楞了片刻,想起方才自己说的话确实有些不妥,可这丫头也太狂妄了一些吧?明明是她做错事,她没有半句歉意,反倒撵我出去,这真是……这真是……

二舅母气得一把拉起芝玉就大步走向院门,灵儿亲自送他们到门口,等人全都走完了,灵儿亲自啪一声关上院门,愣是把刚出院门没几步的二舅母几人给吓了一跳。

春俏看灵儿脸色难看,给她送杯茶来,轻声道:“小姐,您在这府里就芝玉小姐一个谈得来的,您这样做……又何必了?”

灵儿慢慢品着茶不说话,是的,方才她是故意的,虽然芝玉这人确实不错,自己也真心把她当朋友,可她毕竟是叶家人,想到过不了多久自己要做的事,她宁愿现在就跟所有叶家人都断得干干净净,就算……芝玉怪她也无所谓。

那日把二舅母得罪后,芝玉如意料中再也没来过,听秋鸣说二舅母把芝玉拉回去好好一顿训斥,还罚她在院中跪了两个时辰,又把她锁在屋里秀嫁妆,不绣出个像样儿的来不许出门。

而叶老太太那边也很快就知道了此事,老太太并没说什么,只说身子不爽利,只要没出大乱子就别去找她,让两位舅母多花些心思在几位小姐的婚事上最要紧。

原本兴冲冲去告状的大舅母和芝玉没得好,反而被老太太暗暗说了一通。

大舅母好不生气,回院子就立刻差人去请了贾家和侯府家的媒婆来,从男方送来的婚期中选了最近的一个,就在半月之后五月二十八,芝兰和灵儿的婚期在同一天。

日子定好后,大夫人送去给老太太瞧,老太太把几张帖子对比了一下,好巧不巧,因为芝玉的武家催得紧,日期也定在了五月二十八。

就是说半个月后,叶府将有三位小姐同时出阁,那要办的事情就多了,喜帖也得快快写好送出去,否则就来不及了。

日子一出来,府里上上下下都忙得脚不沾地,芝兰和芝玉院子更是人来人往,她们在沧州多年,自然有不少交好的闺阁小姐,临到出嫁,小姐妹们都相约而至来为她们添妆送祝福,只有灵儿院子依然那么清净。

看着另两个院子的热闹,几个小丫头不禁有些吃味,三妹从怀里掏出一支木簪:“小文,别难过,她们不给你添妆我给你添,看,这是我亲手做的,好看吧?”

灵儿好笑的看看她,看她巴巴的等着夸奖,便笑眯眯的接下并说几句她爱听的话。

这时,秋鸣匆匆跑进来:“小姐,小姐,不得了了,前面来了好几位小姐,说是给您添妆的,您快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