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87章 真面目

第二八七章 真面目

灵儿一阵小跑来到蒋老太太院外时,桂花正站在院门口跟那钟老婆子说话。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灵儿不能靠得太近,只能躲着树后远远的观望。

钟老婆子看不出有什么表情变化,她回头往院子说了几句话,片刻后,一个壮实的中年仆妇出来,匆匆离开,看她去的方向应该是自己院子那边,多半是验证消息去了。

钟老婆子又跟桂花说了几句便转身进院,桂花快速往这边瞟了一眼,也跟着进去了。

虽然灵儿只来过老太太院子一次,但进府几个月,早把老太太院中情况摸清楚了。老太太院中一个有五个下人,除了这看门的钟老婆子,院里还有四个五大三粗的中年仆妇。

这些仆妇除了要端茶送水洗衣做饭伺候老太太外,还要劈柴挑水、舂米种菜,反正老太太见不得她们闲着,总觉得拿钱养着她们就要她们干够活儿才甘心。

尽管老太太对这些仆妇苛刻异常,不知为何这些仆妇对她却相当衷心,以至于灵儿之前费了老多心思想买通其中之一却一直没成。

即便买通不了,也得想其他办法进去,据说院子西北角花坛背后有个狗洞可以钻进去,灵儿躲过行人转到院子西北角,翻开草丛找了会儿,果然发现那狗洞。

可惜狗洞有些小,她现在的身量不一定过得去,也不知院里是个什么情形,万一进去被逮个现行就丢人了。

她四下观察一番,见旁边一颗大树枝繁叶茂,它的枝桠伸过了院墙,看那枝桠挺粗,应该能承受她的重量。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

于是。灵儿挽起裙角打个结,身手敏捷的几下就上了树,坐在枝桠上能把院中一切看得清清楚楚。一个仆妇在大树底下的井边洗衣服,两个仆妇在对面厨房边舂米,方才又出去了一个,只要把这三个解决了,院里就剩蒋老太太和钟老婆子。

三个人都在院中。还不在同一处。要解决她们还不出声儿有些困难。灵儿想了想,滑下树去捡了许多小石子儿,好久没练习了。也不知能不能成。

她盯准下方洗衣的仆妇准备动手,院门口却传来啪啪的拍门声,几个仆妇停下动作转头去看。

“开门啊,钟姑姑。奴婢回来了,快开门。”

几个仆妇对望一眼。都站起来准备去开门,钟老婆子从上房走出来:“我来开。”

几个仆妇各自回去做事,钟老婆子打开院门,果然是先前出去那仆妇。钟老婆子问:“怎样?有消息吗?”

仆妇闪身进院子:“姑姑,有消息了,小白小姐院子来了好几位大夫。夫人也过去了,奴婢跟着夫人进了小姐闺房。隔着帐子见小姐躺在**一动不动的,听大夫说她七窍都流血了,多半是没救了,大少奶奶守在床边哭得特别伤心。”

钟老婆子冷笑一声:“哼,就她那种上不台面的才会跟那野丫头混到一起。”

桂花从屋檐下走出来:“钟婆婆,奴家没说错吧?您答应奴家的东西什么时候给啊?”

钟老婆子微微眯起眼,淡淡道:“等着,老奴这就去请示老太太。”

钟老婆子走向上房,桂花站在院中看着,却没发现先前干活的几个仆妇都站起来向她靠近。等桂花发现已为时已晚,几个仆妇突然发难把她按倒在地,扯了头巾塞进她嘴里,又有仆妇拿绳子把她五花大绑。

几息功夫,桂花叫都没来得及叫一声,就被堵了嘴绑得结结实实扔在院子中央。桂花惊恐不已,一边用力挣扎一边呜呜大叫。

“哼,就凭你一个小*,就想从我这儿拿一千两银子?想得美!”这声音清晰明亮,不是蒋老太太是谁?

只见她从上房屋檐下一步一步走出来,看她步伐稳健、衣着整齐富贵,哪有半分病怏怏乱糟糟的形象?

她走到离桂花几步处站定,几个仆妇赶紧抬了椅子出来放在她身后,蒋老太太舒坦的坐下,轻轻吐口气:“唉,老婆子总算可以轻松轻松了!”

钟老婆子附和道:“老太太,其实您早就该出手了,就那么个黄毛丫头,哪是您的对手?您怜她算您半个孙女,她却步步紧逼让咱们不得安生,那就怪不得咱们心狠手辣了。”

蒋老太太冷笑道:“我本想放她一马,是她自己找上门来。”蒋老太太顿了顿,又有些不放心的问:“妹子,你确定那丫头死透了吧?别又像上次那般突然跳出来……”

“姐姐放心,大夫说她都七窍流血了,要还能活过来的话那就真是见鬼了!”

蒋老太太点点头:“好,能亲眼看到她的尸体最好不过。”

“这个……姐姐,那院子人正多,现在不方便,等晚些时候人少了妹子亲自走一趟。”

蒋老太太点头:“如此也好。”

钟老婆子看看地上的桂花:“姐姐,这小*怎么办?”

蒋老太太淡淡的扫她一眼:“这*敢跟老婆子谈条件,还敢对主子下毒,这种人留下也是祸害,把她毒死了扔乱葬岗去。”

桂花惊得脸都白了,拼命的挣扎扭动却无济于事。几个仆妇面无表情的上来,将她像破麻袋一般拎到水井边,钟老婆子从怀里掏出个小瓷瓶递给其中一仆妇:“给她灌下去。”

那仆妇接过瓷瓶,另外几人死死压住她,用簪子撬开她的嘴,眼看那毒液已经到了嘴边,桂花瞳孔缩小几乎绝望了。

‘啪啪’几声轻响,瓷瓶掉落在地,仆妇们痛得直跳脚,惊恐的四下张望。

蒋老太太和钟老婆子也吓了一跳,紧张的左右四顾:“谁?谁在捣鬼?给我出来!”

灵儿惋惜,弹出几颗石子儿都没打中要害,果然久了不练就生疏了,不过这几个仆妇必须先放倒。

她从树上掰下一根粗木棍,简单去掉枝叶做武器。她弄出的声响引起院中人注意。大家抬头,待看清她的脸都吓了一跳,特别是蒋老太太和钟老婆子,吓得脸都白了。

“你……你是人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