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89章 出逃

第二八九章 出逃

灵儿带着几个丫鬟在府中横冲直撞,径直往蒋府侧门走去,她早就跟万小贵说好,让他这半个月内都要留一辆马车在侧门随时候着。

她们到侧门时,果然有马车等候,灵儿让几个丫鬟先上马车,接着自己也爬上去:“出城去湖边。”

车夫一脸惊恐的望着她,颤抖着嘴唇道:“小…小姐,不是说您已经…已经……”

灵儿伸出一只手去:“我没死,那些人瞎传的,你看,还有影子了,快走吧!”

车夫看了看,果然有影子,他吐口气缓过劲儿来,赶着马车得得得往城门口去。

看着东湖城一点儿一点儿远去,几个丫鬟都默不作声,灵儿待的时间不长,并没有多少感情,何况还有那么一家人在此,她决心以后再也不回来了。

因为马车上有县太爷蒋府的标志,她们出城很顺利,城门兵士还替她们开路一直送到东湖码头。

灵儿跳下马车,给了车夫一个十两的银锭子:“你回去吧,我们游玩完了,自己会找马车回府。”

车夫得了赏很高兴,不疑有他,千恩万谢后赶着空马车颠颠的回府去了。

灵儿亲自去码头寻了一番,找了个准备出航打渔的渔船,给了银子后带着几个丫鬟上船。那小船慢悠悠的晃啊晃,离东湖城越来越远,再转过一座山,东湖城彻底消失不见。

灵儿轻轻吐口气,回头扫了一圈,对几个丫鬟道:“这次连累你们了,为你们自个儿安全考虑,最近这两年你们都不要再回东湖城来了。”

荷花道:“小姐,您去哪里奴婢就去哪里。”

灵儿摇头:“现在你们已是自由身,不必叫我小姐,也不必跟着我,自个儿去寻你们想找的人、想过的日子吧!”

她从怀里又掏出几张银票,一人发了两张:“加上上次给你们那一百两。足够你们找个地方安家落户了,或者你们想回去寻亲也可以,但自个儿要多加小心,出门在外不要惹事不要露财。最好换上男装,见人嘴巴甜点儿,总会有好处的。”

桂花默默的收好银票和身份文牒,想起蒋老太太死不瞑目的惨状,她现在看灵儿的眼神还是怯怯的。不过好歹她救过自己一命,这位小姐当真不简单。

菊花问:“小姐,你打算去何处?”

“我嘛!”灵儿转头看向外面:“天下之大,我没去的地方多着了,先到处转转看看,等什么时候乏了就回老家去。”

荷花道:“小姐,您老家不是在东湖县吗?”

灵儿回头露齿一笑,却没回答她的问题。

蒋府这边,在灵儿院子挂白布哭丧的仆妇被突然出现的灵儿吓得四下逃窜,其中也有人去禀报蒋夫人和蒋老爷。

蒋夫人刚从灵儿院子回去。之前透过蚊帐看见奄奄一息的灵儿,她暗地正痛快着,这死丫头让她吃了不少苦头,总算轮到她倒霉了,可惜她死了却没人对付老东西了。

蒋夫人正暗暗惋惜,盘算着什么时候去看看蒋老太太,突见仆妇跌跌撞撞跑进来说见鬼了,小白小姐复活了!

蒋夫人也吓了一跳,愣了片刻后对着仆妇一阵训斥:“胡说八道什么?大夫都说她没救了,熬不过一刻钟。怎可能突然就…就复活了?”

仆妇趴在地上:“夫人,奴婢不敢胡说,奴婢亲眼看见小白小姐穿着丫鬟的服饰从院外走进来,她……她根本不是从里屋进来的呀。夫人!”

蒋夫人闻言脑袋轰一下炸开了,她脑袋空白良久才渐渐回过神来,难道是那野丫头故意耍的诡计?她立刻起身,几乎是小跑着往灵儿院子去。

蒋夫人赶到灵儿院门口时,那门口已经围了不少丫鬟仆妇,蒋夫人大步走进院子。里面却空空如也,“来人!来人!”

蒋夫人喊了两声却无人答应,那屋檐儿上的白布挂了一半悬在半空,再加寂静无声的空院子,让人感觉特别诡异。

蒋夫人心里有些惴惴,叫个仆妇进屋去看看,旁边一婆子道:“夫人,屋里没人。”

蒋夫人回头看她:“人了?人都上哪儿去了?”

“回夫人,老奴一刻钟前见小白小姐带着几个丫鬟去侧门了。”

“侧门?她去侧门干什么?”蒋夫人眼珠一转,难道她要逃走?

“追,快去把她追回来。”蒋夫人急得大喊。

“追什么?”蒋老爷大步跨过门槛进来。

蒋夫人迎上去:“老爷,您可算回来了!”

“发生了什么事?听说小白中毒了?”

“是!也不是!哎呀,这事儿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老爷,小白已经跑了,咱们快派人把她追回来吧?”

蒋老爷皱眉:“胡说什么?这里是她的家,她跑什么?”

蒋老爷拨开蒋夫人,大步向屋里走去。没一会儿,他又转出来:“怎么没人了?连个丫鬟都没瞧见,夫人,小白上哪儿去了?”

“哎呀,老爷,妾身都跟你说了她跑了,你却不信……”

“好好的她为何要跑?”

“这个……”

“是不是你又对她怎样了?”

蒋老爷没头没脑怪到自己身上,让蒋夫人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她费了老大劲儿,又把国生媳妇叫来,解释了几遍蒋老爷才渐渐相信灵儿真的走了。

蒋老爷站起来:“来人,快去把小姐追回来。”

蒋府门口,几群家丁匆匆出门,分散四个方向往城里搜去。蒋老爷脸色难看的坐在院子里,突然看到地上的死猫,指着死猫问蒋夫人:“这是怎么回事?”

“这……这妾身也不清楚啊!哦,国生媳妇一直在这儿,她肯定知道,国生媳妇,到底怎么回事?”

大嫂有些犹豫,她现在也不明白为何妹妹出去一趟,回来就收拾包袱离府了,连她们要去何处都不知道。

“吞吞吐吐做什么?快说!”

蒋老爷沉声一吼,把大嫂吓得差点儿跪下,她不敢隐瞒,把桂花糕中有毒之事一一道来,至于后面桂花下毒和灵儿去老太太院子一事她却只字不提。

蒋老爷听完非常生气,背着手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好好的,怎么突然来了毒物,什么人要对小白下手?真是无法无天,查!必须查!此事非得查个水落石出,否则对不起小白和他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