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91章 全县通缉

第二九一章 全县通缉

蒋老爷听到这里,突然一脚把仆妇踹倒在地,怒道:“既然你都晕了,怎知是小白害了母亲?万一母亲她……她是……”

蒋老爷望一眼院中死不瞑目的蒋老太太,后面的话说不下去了。他内心纠结万分,他不希望这是真的,他宁愿老母是突然发急病而亡,与女儿小白全无关系,但直觉告诉他这不可能,老母之死小白肯定脱不了干系。

蒋夫人见事已至此,蒋老爷还要自欺欺人,再磨蹭那野丫头跑没了,那几千两银子不泡汤了?她决定下一剂狠药。

“老爷,你看,那不是老太太用了几十年的木枕吗?那里面不是藏了她毕生积蓄?怎的烂成那样?你瞧,剩几件金银首饰和几个银锭子,银票什么的都不见了!”

蒋老爷扫了一眼,他心里又凉了半截,蒋夫人故作无意道:“这可是老太太的**啊,谁要把那银子偷走,是要了她的命啊!唉,原本我觉得小白这丫头来得蹊跷,莫非……哎呀,老爷,莫非她是为了这几千两银子来的?”

蒋老爷脸色更加难看,蒋夫人却不停嘴,继续火上浇油:“唉,这丫头小小年纪,心倒不小,娘那枕头里少说也有几千上万两银子啊!

莫不是她还记着当年他娘被老太太抢走银票之事,故意想方设法回来找老太太要债的?真是不简单啊,她在府里住了这几个月我们竟然一点儿都没看出来。”

蒋老爷转头双眼喷火的瞪着她:“你不说话会死吗?”

蒋夫人故作怯生生的缩缩脖子,小声道:“老太太都没了,你还心疼那个不知从哪儿蹦出来的野丫头,你也不怕老太太听了心寒。”

蒋老爷狠狠瞪蒋夫人一眼:“你好生看着府里。安排好母亲的丧事。”

然后他铁青着脸大步走出院子,蒋夫人嘴角微翘,在他背后福福身:“老爷放心,妾身一定给老太太好~好~办一场。”

蒋老爷一脸煞气的出了蒋府,乘着轿子一路催促往县衙赶去。

他进衙门后立刻签发了通缉令,又让画师快速画出数张灵儿的画像,分发给所有衙役。派出所有能派的人手出去搜寻灵儿。凡活捉者重赏纹银五百两。

一刻钟后,东湖城大街小巷贴满了追拿灵儿的告示,到处是拿着画像的官差衙役。凡十五六岁身形相貌与灵儿略有相似的姑娘一律抓回府衙。

而此时,灵儿已经下了船,坐上前往凉州官道的马车,荷花菊花几人看着灵儿的马车渐行渐远。几人面面相觑半晌,菊花道:“唉。一直想着出来,出来了却不知该去哪儿?”

荷花也道:“是啊,要是能跟小姐一起走该多好,可她为什么不让了?小姐嫌弃我们了吗?”

桂花道:“小姐这样安排自有道理。小姐气死了老太太,老爷肯定会下通缉令追拿小姐,我们跟在小姐身边。目标大容易暴露,小姐好心把我们救出来。我们不能连累她。”

几天点头附和,桂花道:“前面有个镇子,我打算去镇上住一晚,你们要不要一起?”

“好吧,先修整一晚明日再出发也好。”几人一起往前面小镇走去。

灵儿借乘那马车没走多远找个借口下车了,然后她到附近一个村落买了身破旧麻衣和一些干粮,改装一番出来变成了个穷困落魄的年轻书生。

然后她背着包袱啃着干粮徒步踏上去往凉州的官道,若有路过的驴车或牛车她偶尔会搭乘一段儿,不过走不了多远她又会下车,如此反复是不让官府的人发现自己踪迹。

蒋老爷发出通缉令后,一个人坐在桌案前发呆,他定定的望着面前的通缉令,脑中浮现出一幅幅与小白相处的画面。

我这样做会不会太过分了?事情还没查清,会不会冤枉了小白?……可她若是冤枉的又怎会仓皇出逃了?老母枕中那些银钱又去了何处了?

蒋老爷一动不动的坐着直到天黑,管家周全安来请示丧礼之事,蒋老爷回过神来,想了想问:“有小白的消息了吗?”

“回老爷,还没有。”

蒋老爷轻叹一声,好似也松了一口气般,周全安目光闪烁,想起前些日子灵儿跟万小贵要家丁出去抓李良之事,他一直想找机会告诉老爷,不过看老爷心不在焉的样子,他决定过段时间再说。

蒋家原本还有半个月要办喜事的,如今却转而改成丧事,开始以为是给小姐办丧事,现在又变成了给蒋老太太办丧事,也不知蒋府到底发生了什么?东湖县上上下下对此猜测不已。

通缉令已经发出去六天了,折腾半天却只找到蒋小姐那几个丫鬟,却完全没有蒋小姐的踪迹,衙役们听说她上的是通往凉州的官道,便快马加鞭把东湖到凉州城之间的官道翻了几遍,依然没有小姐的影子。

蒋老爷自发出通缉令后并未追问此事,而是让师爷暂代衙门事务,自个儿回家给老太太守灵去了。

蒋老爷脸色苍白的跪在灵堂前,若有前来悼念的客人,他便机械的还上一礼,并无半句话语。

这天下午,他依然跪在灵堂上,却闻外面一阵嘈杂声:“公子留步,公子别往里面去,公子,公子留步啊!”

蒋老爷缓缓回头,见一身穿黑袍面相冷峻的年轻人推开小厮大步走进来,他进到灵堂左右打量一番,见到蒋老爷也没有任何表示,只是冷声问:“灵儿了?”

蒋老爷有些茫然,管家周全安带了几个家丁冲进来把那年轻人围住:“公子,府上正在办丧事,您若来吊唁请上了香走吧,若是惹事……别怪我们不客气。”

年轻人看都不看周全安一眼,板着脸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蒋老爷:“灵儿了?”

蒋老爷站起身来:“你是……?”

“我姓贾名浩阳,沧州人士,灵儿是我结发妻,她在哪儿?”

蒋老爷沉吟片刻:“沧州贾家?请问前朝宰辅贾国公与公子……?”

“是我爷爷。”

蒋老爷闻言一惊,赶紧起身挥退周全安和家丁,“公子,此处不便商谈,请公子到院中说话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