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96章 百花娇

第二九六章 百花娇

人们纷纷抬头仰望,只见峭壁上方一个头梳飞仙髻、身穿透明大红纱裙的美貌少妇一脚踩在山壁凸起的石包上,露出雪白的大腿,一副睥睨天下的表情扫视下方众人。

清风拂过,吹起少妇的纱裙,露出裙下一片春光。男人们倒抽一口凉气,瞪圆了眼紧盯着女人裙下,呼吸也不觉跟着急促起来。

灵儿也诧异的张大嘴盯着她裙下,甚至随着裙摆飘动脑袋偏来偏去的看她裙底,当然这个动作山谷中的男人们无一例外。

“天啊,她居然没穿亵裤!”有人不觉小声惊叹,人们的视线更是集中到她裙下。

灵儿看得清楚,人家不是没穿亵裤,只是亵裤比较短,颜色与皮肤接近,就像现代的肉色吧,这比起现代那些比基尼甚至裸/奔完全不算什么。

百花娇双手环胸,一脸不屑的扫视谷中众人,轻哼一声:“怎么没一个好货?”

她旁边的婢女脆生生道:“夫人,这些男人大多换了女装,又抹了厚粉,看不清他们原本样貌,要不要挑些身形好的出来,卸了妆再让夫人过目?”

百花娇美目斜睨,一副瞧不上的表情,淡淡道:“本宫要的是男人,这些窝囊废连男人都不做了,我要来做甚?”

人群中有胆大的男子喊:“夫人,小的是男人,小的愿意一辈子服侍您。”

这话听着怎么有点儿调戏的味道?大家惊恐的转头去看那口出狂言之人,见是一个身材高大、袒胸露乳、肌肉结实却满脸大胡子的男人。

百花娇目光转向那男人,原本拥挤的人群不知如何挤出的空隙来,纷纷后退生生空出一小块圆形空地把那大胡子男人留在中间。

大胡子男人也不害怕,仰头色眯眯的与百花娇对视。百花娇微微眯起眼,将大胡子男人上下打量一番,微微点头:“恩,这身皮囊倒是不错,定能让本宫欲仙欲死个几日,”

大胡子男人嘿嘿一笑。“何止几日,小的让夫人欲仙欲死几年都没问题。”

他一脸色相,说话时露出漆黑漆黑的牙齿,百花娇眉头微皱:

“就是相貌太难看。跟头黑瞎子似的,倒胃口!来人,把他脑袋割了留下那副皮囊,带回去用冰棺冻了,等什么时候本宫寻着一颗面相大好的头颅给他配上。那就完美了。”

众人闻言都惊得全身直冒冷汗,那大胡子也吓了一跳,气得指着百花娇大骂:“你个臭娘们,有本事下来……”

他话未说完,上方不知何处飞来一把弯刀,刺啦一声从大胡子男人脖子正中抹过又倒飞回去,众人惊得忘了出声儿,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大胡子男人。

片刻后,那颗黑漆漆的头颅突然往边一偏,嘭一声掉落在地。人群中尖叫惊呼声顿起,震得整个山谷都在颤动。

人们还没反应过来,上方又飞下两条绳子,卷住大胡子的身体快速往上飞去。

灵儿的目光跟随那躯体一直向上,见婢女收了绳子,往躯体脖颈处洒了些什么,鲜血很快就止住了,婢女对百花娇拱手道:“夫人,好人。”

百花娇看都不看一眼,淡淡道:“下面太吵了。让她们安静些。”

那婢女面向山下沉声道:“谁敢再闹,这大胡子就是你们的下场。”

山谷中渐渐安静下来,偶尔还有几个女子和孩子的嘤嘤哭声。

原本人们对百花娇只闻其名不见其人,虽然有些害怕却没有实质印象。如今亲眼瞧见,虽被她的美貌**折服,也亲眼见她视人命如草芥,这真真是个蛇蝎美人儿!

原本人群中有见了百花娇美貌心动的,方才那一出过后,没人再敢造次。个个低眉顺眼,生怕下一个被看中的就是自己。

百花娇有些失望的摆摆手:“算了,这里面没一个好的,放出去吧!”

人们闻言纷纷松口气,恨不得马上跪地谢恩,却听那婢女道:“夫人,咱们宫里的男奴死的死、卖的卖,已经没剩多少了,要不挑些年轻美貌的回去好生栽培栽培,兴许以后用得着了。”

百花娇挥挥手:“随便吧!挑好点儿的,别弄些不顺眼的回来啊!”

“是,牡丹明白。”

百花娇转身飘飘然的走了,灵儿只看到她乘风欲去的大红纱裙。

牡丹低头恭送百花娇,然后大气的一甩衣裙,站到了百花娇方才的位置,其实这个叫牡丹的女人也是甚为漂亮的,只是少了百花娇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妖媚慵懒劲儿。

牡丹居高临下的将山谷中人一一扫视,每每看到相貌不错的年轻人不论男女她都会虚浮的一笑。

当她扫到灵儿时,灵儿与她正眼对上,不知为何,灵儿觉得这牡丹的气质有些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一般,她见牡丹对自己笑,也自然的牡丹笑笑。

牡丹顿了顿,不禁多看灵儿两眼,又转眼寻找下一个目标。

好一会儿过后,牡丹似乎已经挑出合适人选,袖子一挥:“所有人往前面出谷,我们点到的人一旁登记,自愿留下者赏银二百两,不愿留下者自断手指一枚即可放行,若有闹事者杀~无~赦~!”

牡丹看似娇贵,最后几个字却说得铿锵有力、威严十足,不容任何人反抗。

牡丹说完便从上方峭壁消失,没一会儿,前方出口方向开始**,大家伸长脖子往前张望,见最前面的人已经开始缓缓移动,大部分人都长长松口气,太好了,总算躲过一劫。

不过也有不少焦虑害怕的,就是那些年轻男子,不管有没有换装都贴着山壁不愿往前走,生怕一出去就被百花宫的人给抓去。

板车上的人陆陆续续跳下去跟着人群往前移动,灵儿总算得了空隙松口气,眼见谷中之人越来越稀松,宋老爷子却没有走的意思。

“宋爷爷,怎么还不走啊?再等下去就剩咱们了!”

宋小弟紧紧拽着宋爷爷的衣服:“爷爷,我不去百花宫,我不去百花宫!”(。)xh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