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26章 面红耳赤

第三二六章 面红耳赤

吃醋?灵儿本就微红的脸这次彻底红透了,这么明显的暗示让她无处可避。

文轩看她傻愣的样子勾唇笑了,福身凑到她面前一寸处:“她吃你的醋,你了?”

灵儿有些反应不过来,呆呆的望着文轩近在咫尺的俊脸,那温柔的眼神、微热的气息让她呼吸都有些困难,她本能的吞了下口水,在他眼里却是暗示一般。

“想要我亲你吗?”

“什么?”

他勾唇一笑,凑上来在她唇上亲啄一下,退开几分眼含笑意的看着她:“我想对你这样,但永远不可能对清玉这样,所以她吃醋了,明白了吗?”

他说得如此明白,灵儿不可能再装傻,后面她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可能狠命灌下一大碗饭?可能吃了许多文轩给夹的东西,直到撑不下了,她呼啦一下站起来:“文轩哥哥,谢谢款待,我该回去了。”

文轩叫住她:“你就这么出去?”

灵儿低头看一眼,这才发现自己只穿了一层单薄的里衣,也未束发,就这么衣衫不整的跟文轩一起待了这么久。

她脑袋里轰一声炸开了,方才我还把文轩扑倒在地又被清风请玉看见,要知道这年代穿成这样子跟现代只穿三点没什么区别,难怪清玉愤怒清风眼神暧/昧,他们都以为我在勾/引文轩吧?

方才还穿成这个样子跟文轩一起吃饭,难怪他会突然亲我一下,难道他以为我在勾/引他,不表示一下太不给我面子?天啊!我都做了什么啊?我不活了!

她想跑向门外,又觉不妥,干脆咚咚冲到**一掀被子把自己蒙得严严实实。

文轩诧异的看着她怪异的动作,见她缩在**一动不动,想了想走到床边:“灵儿,方才是我太冒失了,你别生气……”

被子突然掀开。灵儿红着脸冒出头来:“文轩哥哥,我没有勾/引你。”

文轩愣了一下,看她脸红得能滴出血的样子,文轩好笑的摇头:“我知道。是我自己没把持住,对不起。你等会儿,我叫人送衣服进来。”

文轩起身往外走,依然优雅如一阵风,灵儿趴在**愣神。他说没把持住是什么意思,还是说我在勾/引他吗?天啊,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呀!

灵儿懊恼的**心里建设良久,磨磨蹭蹭穿上妇人送来的衣裳,挽起头发整整衣衫,深吸一口气才走出门去。

文轩就等在门外,见她出来,上下打量一番,点头道:“挺合身的。”

灵儿低头看看这套衣裙。是挺合身,也很漂亮,翠兰翠兰的纱裙上用金丝锁边,绣上洁白的缠枝花,看上去轻盈灵透又不是高贵,方才换衣服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了,也非常喜欢这种样式。

灵儿抬头与文轩正好对上眼,她顿时脸红,低下头去福福身:“多谢文轩哥哥。”

“不必,你喜欢就好。你的小兄弟们就在楼下。要不要去看看?”

“啊?汤九他们吗?”

文轩微微点头,灵儿提起裙子噔噔噔跑下楼去,坐在客栈大堂里的几个人站起来,汤九兴奋的几步迎上来:“老大。你没事吧?”

“我挺好的,你了?孩子们了?江七回来了吗?”

汤九点头:“都很好,江七也回来了,你看,我已经把他带来了。”

灵儿顺势望去,见方才的桌边还有两个人。一个是徐半仙,灵儿几步过去:“师傅,你怎样?没事吧?”

“我挺好,总算不用受那小畜生威胁了!”

灵儿点点头,本想问问恶人院现在如何,想起文轩把那些人都丢进了药池,心里有些不舒服便收了声。旁边还有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憨憨的怯生生的手足无措的偷看灵儿。

灵儿喜道:“你就是江七吧?还记得我吗?十年前我跟你们一起过,虽然时间不长,但……”

江七一直瑟缩的样子似乎有些害怕,很明显他不认识灵儿,汤九过来道:“老大你别介意,江七在矿场待久了,许多事情都不记得了,这位老先生答应帮忙医治,以后会慢慢好起来的。”

灵儿回头看徐半仙,徐半仙手抚胡须:“不用谢,举手之劳而已。”

灵儿干笑两声,心想我也没打算谢呀!

几人围着桌子坐下,文轩从楼梯上下来,也在离他们不远处坐下。

汤九看文轩一眼,凑近一些压低声音道:“老大,他没把你怎样吧?”

灵儿回头扫了一眼,才明白他说的文轩,想起方才之事,她又有些脸红。

“老大,你生病了吗?怎么脸红了?”

灵儿有些尴尬,徐半仙笑眯了眼:“她眼神清明、步伐稳健,没生病;不过气息稍有紊乱,是为紧张所致。”

“啊?老大,你紧张什么?”

灵儿干笑两声,对徐半仙眨眨眼,求他别说了,免得自己更尴尬。

“汤九,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启程?”

“启程?上哪儿去?”

“回沧州去啊,去找大强,他会好好照顾你和孩子们的。”

汤九目光闪了闪:“我不想回去,你把他们送回去就是了。”

“你不回去想去哪儿?”

“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啊?那怎么行?不行不行,那群孩子都听你的,你不回去谁能管得住他们?”

“不是有大强哥吗?还有宁八和齐六,我写封信给他们,他们定会照顾孩子们的。”

“那也不行,大强要照顾庄子、宁八要准备科考、齐六还在丁府当差,何况还有江七,这些年他就认得你一个人,你不照顾他谁照顾他?你必须回去。”

汤九沉默半晌,心有不甘的抬头:“那你为什么不回去?”

“我?……”灵儿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见文轩正温柔的微笑着望着自己,灵儿的心漏跳一拍,脸色又有些发红。

这次汤九看得清楚,他心底一股莫名之起腾腾往上冒:“你是为了他吗?”

“啊?……不是不是,汤九,你误会了!我……之所以出来,是因为在沧州得罪了许多人,他们都是有权有势之人,为了不牵连爹娘和大强他们,我才不得不离开的。

现在他们多半还在找我,我回去只会给大家添麻烦。

汤九,你先带孩子们回去,孩子们一天一天长大,不能成日游手好闲的在坊间游荡,这样下去他们这辈子都完了。

你收留了他们就必须对他们负责,不仅让他们吃饱喝醉,还要教会他们知书达理、学会自力更生的本领,知道吗?”

汤九低头不说话,徐半仙道:“小伙子,不要为难丫头了,丫头是为你好。”

汤九看徐半仙一眼,咬牙低声道:“好吧,我回,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汤九转头看向文轩,咬牙切齿道:“你不能跟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