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57章 太妃来访

第三五七章太妃来访

文轩稍稍停顿,脑袋在灵儿耳鬓摩挲:“好,等我把朝中之事处理完了,咱们就一起走,离开这里。”

灵儿的心生生发疼,她闭上眼,任凭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她在寂寞山庄养了一个月的伤,文轩就在寂寞山庄陪了她一个月,但看他跟自己在一起时精神不济时时犯困的样子,她知道他总是处理政务到凌晨,每天只睡一两个时辰,还要提起精神装作无事的陪着自己。

她知道他很辛苦,但她却没有说,她怕他开口让她跟他回宫,她不想回去,不想回那个让她恐惧害怕的地方,但她也不想失去文轩,难道就没有两全其美的法子吗?

这日,宫中一连派人来了十趟要文轩回去,文轩一直稳坐不动,对哪些人也置之不理。临到天黑时,寂寞山庄门口来了一长串马车。没一会儿功夫,就陆续有成队的宫女太监进入寂寞山庄,同来的还有几位盛装打扮的女子。

站在半山腰围栏处的灵儿看得清楚,领头那位就是文轩的生母以前的德妃娘娘,现在应该称为太妃了吧?她身后那几个女子姿色或艳丽或温婉或柔美,都是二十岁不到的年轻女子却做妇人打扮,如果没猜错的话,她们多半就是文轩府上的女人了吧?

灵儿深吸一口气,该来的还是要来,怎么躲都躲不掉。

还在屋中处理政务的文轩得知消息快步出来,见灵儿就站在阶梯正上方的围栏处,他取下披风给她披上:“天气凉,快回屋吧”

说话时他往下瞟了一眼,却再也移不开眼睛,灵儿分明看到他眼中的惊讶之色。

灵儿笑笑:“文轩,你看,你母妃来了,你不下去迎接吗?”

文轩脸色不好看,他搂着灵儿的手不自觉的加重力道:“灵儿。你……先进屋好不好?我下去看看,稍后就来。”

灵儿看似无异的点点头,自个儿回身往听风院门口走去。文轩一直看着她进了院子,然后提起袍子快步跑下梯子。

“母妃。你怎么来了?”

太妃拉长脸:“怎么,你这个做皇上的都在这里,哀家这个做母亲的来看看都不行吗?”

“不是,母妃,你想来随时都可以。可你把他们带来做什么?”

“做什么?你还好意思说,他们都是你的姬妾,你这个做皇上的冷落他们可以,但总得为我皇家开枝散叶吧?这次哀家带她们来,就是让你临幸她们,不管你喜欢哪个都可以,这些不满意,哀家再挑美女来,反正绝对不能是那个小狐狸精。”

“母妃,你这是做什么?灵儿哪里不好?要不是她以身犯险。朕如何能这么快就消灭太子一党?没有她就没有朕,母妃不要逼朕。”

“我逼你?我不逼你这江山社稷难道要拱手让人?我不逼你你就成日缩在在荒山野岭里跟那小狐狸精苟合?”

“母妃”

“不要叫我,今天有她就没我,有我就没她,你自己看着办,除非你杀了我,否则我绝不离开,或者你宠幸她们,只要让她们怀孕确保生下皇子,我可以不管你。”

“母妃。你这是强人所难。”

“你把我这个做母亲的逼到了死角,我不能坐以待毙,我们辛苦经营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拿下的皇位,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为个小狐狸精葬送。

来人。把甘氏卢氏焦氏都送到皇上的听风院去。”

“不行”

文轩与太妃在台阶上对峙良久,二人互不相让,而这一切都被站在上方的灵儿看得清清楚楚。

天黑了,灵儿坐着桌前看着满桌子的佳肴,要等的人迟迟没有回来。他妥协了吗?他为了延续皇家子嗣去临幸他的姬妾们了吗?

灵儿长长吐口气,是的。他是皇帝,跟妃嫔上床是他的义务,必须做,不能推辞,他要做个好皇帝必须如此,我还在指望什么了?灵儿心酸的一笑,拿起筷子自个儿一个人吃饭。

“灵儿,我回来了,今天怎么这么丰盛?”文轩笑眯眯的坐到桌前,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灵儿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给他夹了菜:“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母妃来了,我安排了一下,所以回来晚了。”

“嗯菜都凉了,快吃吧”灵儿低头吃饭,没说什么,文轩看看她,几次张嘴欲说什么,每次还没说出来,灵儿就笑眯眯的给他夹菜,好似故意不让他说一般。

当晚,灵儿先回了房,沐浴后便上了床,并未像以前那般等文轩。她眼睛睁得大大的望着帐顶,没有半丝睡意。

约摸半个时辰后,文轩才回来,他见屋里熄了灯,在门口矗立半晌,还是轻手轻脚的开门摸进去,和衣躺在灵儿身边。

他摸索着握住灵儿的手,轻声道:“灵儿,睡着了吗?”

他撑起身子抬头去看,见灵儿眼睛睁得大大的却毫无神采,他何尝不知道她不高兴,但……但她一直不让自己开口,文轩心疼的抚上她的眉心:“灵儿,对不起,我……”

灵儿突然捂住他的嘴,双眼闪闪发亮:“文轩,爱我吗?”

文轩顿了顿,继而肯定的点头:“爱我爱你,灵儿”

灵儿笑了,她一用力,翻身把他压在身下,文轩有些吃惊,“灵儿,你……”

他的话被她的吻淹没,她决定了,今晚她才是主宰。

凌晨卯时,天边开始微微发亮,听风院一个白衣纤瘦的身影走出院门,她踱着步子缓缓沿着悬崖边的小道儿散步。

此时奴仆们大多还在沉睡,她走到时常去的悬崖边的亭子里,呆呆的坐着,望着天边的太阳一点儿一点儿冒出头来。

约莫一刻钟后,迎面过来两个女子,均是姿容秀丽衣着华贵,其中一个身材高大一脸怒色,另一个则千娇百媚似嗔似怒。

二人在她对面坐下:“你就是那个狐狸精?”

灵儿抿嘴笑笑:“你们想做什么?”

“做什么?你这种狐狸精勾引皇上干涉朝政,早就该凌迟处死。”

灵儿看着放狠话那高大女子:“你就是卢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