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62章 生气

第三六二章生气

崔夫人说得如此直白,祥平县就这么丁点儿大,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莫名得罪她未必是件好事,灵儿只得尴尬的应下:“我……我回去说说看,但能不能成还看冷五他自个儿的意思,大嫂觉得如何?”

“好好好,只要你答应帮忙就好,不管成不成,大嫂都记你这个情。”

灵儿笑笑,点点头:“我知道儿,晚上他回来我就问他。”

“那最好不过。大妹子,你想上哪儿去啊?”

“我……也没确定去哪儿,才来这里没几天,对周围不熟悉,想出去逛逛。”

“是吗?大嫂我可是土生土长的祥平县人,我打算带兰儿出去做身衣裳买点儿首饰,妹妹不忙的话不如跟我们一起吧,我给你带路。”

灵儿正愁找不着方向,既然有本地人愿意带路那最好不过,灵儿谢过后跟崔氏母女二人一起边走边逛。

这祥平城不愧是通商要道,城里稀奇古怪的玩意儿特别多,还有许多白皮肤高鼻梁的异族人,他们穿着怪异,大摇大摆的走在大街上,有的说异族话,有的一口流利的汉语,跟商家讨价还价特别麻溜儿。

崔家母女对此见怪不怪,初来乍到的灵儿几人却非常好奇,特别是那丫头圆圆,走路总是东张西望,时常撞上迎面而来的路人。

嘭一下,这次圆圆跟对方撞了个满怀,圆圆红着脸退开连连道歉,对方皱起眉头:“你这丫头,出门怎么不看路?冒冒失失的万一撞到异族人身上怎么办?那些人可不像咱们汉人这般好说话。”

灵儿多看了这人几眼,这人一副书生大半,面相严肃,背着手指责圆圆的样子就像个标准严厉的夫子,只是他这相貌似乎有点儿眼熟,而且还是沧州口音,莫非是熟识之人?

若是以往灵儿一定拉着人家问长问短。如今她早已没了这心思,对那书生福福身:“这位大哥,圆圆是我的丫鬟,她初来乍到有些好奇。不小心撞到了大哥,请大哥见谅,如果大哥需要赔偿的话也可以的。”

书生顿了顿:“胡说什么?难得我还能讹你不成?真是有失斯文。”

灵儿福福身:“那就多谢大哥了,圆圆,快跟大哥道个歉。该走了”

圆圆赶紧福福身跟在灵儿身后,这下她再不敢东转西转乱撞人了。

书生看着那几个女子走远,想了想:“咦方才那女子是沧州口音?没想到这边陲之城还有同乡。”

书生嘀咕着往前走,没走多远又停下脚步回头去看:“那女子好眼熟,就像……”他赶紧回身往灵儿几人离开的方向追来,他一连追出几条街,看见戴帷帽的女子就上前询问,忙活半天却没有结果。

而灵儿此时正好跟崔氏母女在方才撞人不远处的店里看衣服,崔兰儿一套一套的试,一试就是小半个时辰。灵儿等得都快睡着了。

等他们买好衣服,时辰已经不早了,灵儿几人采购一些生活必需品,顺便买了些新鲜蔬果肉菜回去,打算今晚好好做一顿丰盛的晚餐。

晚饭间,灵儿提起崔兰儿一事,冷五并没什么反应,想起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便直接把崔大嫂的原话说了一遍,冷五停下筷子看着灵儿。灵儿眨眨眼:“五哥,你觉得怎样?”

冷五不说话,只是看着灵儿。

灵儿有些尴尬:“那个……你别怪我多管闲事,你年纪确实不小了。现在战乱渐渐平定,大家日子都安稳了许多,你也该娶个娘子为你操持家务,每日为你洗衣做饭嘘寒问暖,这样不好吗?”

“你帮我做就好了。”

冷五说完拿起筷子继续吃饭,灵儿愣了片刻:“我……我只是暂住在你这儿。以后迟早要搬出去的,不能帮你做一辈子啊,你怎么也该找个娘子……哎,五哥,你上哪儿去啊?五哥?冷五?”

看他大步走向院门口,出门时还踢了门槛一脚,似乎在赌气的样子,院里几人都傻了眼。大家沉默半晌,圆圆道:“夫人,冷公子生气了?”

灵儿也有些傻眼,只知道冷五不爱说话,没想到他也会发脾气。可他到底为何发这么大脾气了?难道是怪我多管闲事了?灵儿叹口气,罢了,以后不提这些就是。

圆圆眼珠一转,嬉笑道:“夫人,奴婢觉得冷公子挺好的,现在冷公子孤身一人,您也是一个人,不如就跟冷公子凑成一对,岂不两全其美。”

灵儿立刻板起脸训斥:“胡说什么?我现在名义上是廖家的小妾。”

“哎呀,夫人,这里又没外人,您就别拿这个搪塞我们了,难道您不觉得冷公子挺好吗?您要是跟冷公子在一起,就能在这祥平城立足了,还可以把小公子接过来,和和美美的一家多好啊”

一提小宝,灵儿心里就酸酸的软软的,如果真能把小宝带在身边过上平稳安宁的日子,跟冷五在一起倒也未尝不可。

可这对冷五太不公平了,他现在好歹是个武将,相貌人品都上佳,又是清清白白的小伙子,照崔夫人的说法,他家人口简单是非少,正是待嫁少女们心中的理想成亲对象。

而自己并非清白之身,朝廷贴满告示来寻我,我跟他在一起迟早会给他带来麻烦。

各方面来说,此事都不可行,灵儿回头板着脸训斥:“圆圆,我跟冷公子就是亲人般的关系,没有其他,以后这种话万万不可再说,否则我不会原谅你。”

圆圆见灵儿真的生气,讪讪的摸摸鼻子:“是,奴婢再也不敢了。”

冷五当晚饭都没吃完就离开了,灵儿特地嘱咐方老伯给他留门儿,等到第二天天亮也不见他回来。

灵儿有些着急,也不知他去了何处?是去军营当值了吗?

灵儿在院子里走来走去担心了一天,傍晚备下满满一桌子菜准备给他赔罪,可一直等到深夜,他还是没回来。

这次灵儿不只是着急,反而有些生气了。这个冷五怎么回事,就算他不喜欢那个崔小姐,明说就是,发那么大脾气给谁看啊?

我成天在家担心得要死,他却面都不露,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就算真的很忙,也该差人送个信儿回来啊,真是的,他到底把我当成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