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402章 浩阳归来

第四零二章浩阳归来

男人几步过来,狠狠抱住她,手上力道越来越重,恨不得把她嵌入自己身体一般。

灵儿被勒得生生发疼,却顾不得那么多,她的心更疼,也用力回抱住他。

二人都不说话,只是那么互相紧紧拥着对方。

不知过了多久,贾浩阳突然带着灵儿退开几步藏到柱子后,前方来了几个宫女,一边走一边喊娘娘,都是常在灵儿身边伺候的。

二人屏息躲在柱子后一动不动,等宫女们走远了,灵儿松开手:“浩阳,你怎么回来的?文轩知道吗?”

“灵儿,他对你怎样?是不是他逼你来这儿的?你告诉我。”

灵儿伸手抚上他的大胡子,眼中泪花儿闪动,“瞧瞧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像个野人似的,你们祥平城的剃头匠都死光了吗?”

贾浩阳握住她的手,轻轻放在唇上:“我是故意蓄的。”

“故意的,你蓄这么多胡子干什么?难道这样就能掩人耳目偷偷跑来?”

“当然不是,灵儿,快告诉我,他对你怎样?是不是他逼你来的?”

灵儿摇头:“不是,我是自愿的,他也对我很好,一直很好,浩阳,你怎么回来的?皇上下旨了吗?还是你偷偷跑回来的,万一被皇上发现怎么办?”

“没关系,他今天不会回来,即便发现我也不怕他。”

灵儿心惊,他果然是偷跑回来的,这种抗旨之罪重则可能满门抄斩:“你不能这样,不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浩阳,听我的,快回去吧”

“我刚来你就要赶我走?”

“不是,但这样太危险,你先回去,以后我们一定还有机会再聚。”

“不。我好不容易来,定不会轻易离开,除非你跟我一起走。”

“不行,你私自跑出来本就犯了欺君大罪。我不能再惹怒文轩。”

“有我在,你不必怕他。”

“可他是皇帝。”

“皇帝又如何?我有十万铁骑,即便真刀真枪对上,我自信不会输于他。”

“浩阳,你在胡说什么?这不是输赢的问题。你想想如何我走了,我们的家人怎么办?孩子们又怎么办?”

“孩子,孩子在哪儿?”

“在宫里,睡着了。”

“我?我可以看看吗?”

“看是可以,但你必须答应我,看完了就快回去。”

贾浩阳不说话,但看他表情,铁定不会点头的。灵儿无奈,他千里迢迢赶回来,自然要让他跟孩子见一面。

她让贾浩阳藏在暗中跟着她。她独自回到寝宫,先回屋去看了两个孩子,然后称想单独跟孩子们待会儿,把寝宫所有宫人全部驱散出去,关上房门。

等她回到床边时,贾浩阳已经站在床前了。他伸手轻轻抚摸着小石头的脸,异常温暖,异常怜爱,满是老茧的手竟有些微微发抖。

灵儿柔声道:“他小名叫小石头,用我以前用过的名字。大名还没取,已经一岁三个月了,会自己走路,咿咿呀呀的能说几个字。很听话很乖巧的。

你奶奶就住在莲城里,隔几日就来看他,他跟老太太也很亲热,文轩对他也很好,一直把他视若己出……”

贾浩阳手上稍停,语气中诸多不满:“你若留在我身边。我也会把他的孩子视若己出。”

灵儿心里暗叹,这话说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起沧州那次争执,文轩还动了手,他能容下小石头并渐渐喜欢上他并不容易,不仅需要时间,最主要还是小宝的功劳。

贾浩阳帮小石头拉拉被子,回头认真的看着她:“灵儿,跟我走好不好,我说真的,我此次来就是带你们走的。”

灵儿摇头:“天下之大莫非王土,我们能跑到哪儿去?”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想好了,咱们带着孩子出北疆,过了北蛮,那边有大片大片的草地,满地牛羊天空碧蓝风景如画,不比这里差,咱们带着孩子一起去那边,策马江湖,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好不好,灵儿?”

灵儿想了想,那样的日子太想起来还真不错,但我们真的可以吗?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一旦我们从北疆出境,此事一定会传到文轩耳里,到时候他会怎么想?以为我们通敌叛国吗?

毕竟我们都不是孤家寡人,我还有王家村那么多亲人,贾家家大业大,人更多,我们不能为了一己私利,放任这么多人的性命而不顾?

所以,即便真的可以,她也不能答应。

贾浩阳有些恼怒的握住她双肩:“难道你非要我夺下他的皇位你才愿意跟我走吗?”

灵儿惊得后退两步:“你在胡说什么?我不许你这样说话。”

贾浩阳冷脸看她:“你还是舍不得他,每次说到他的时候,你总说他的好,你来这里也是自愿,你当初离开我就是放不下他对不对?你一直偏向的都是他,因为他是皇帝对不对?因为我不能给你娘娘的名分对不对?”

他的话如刀子一般一刀一刀戳在她心上,她痛得眼泪直流,咬牙狠狠甩了他一巴掌:“对,我就是偏向他,我就是喜欢他,我就是喜欢他是皇帝,我就是喜欢做娘娘的感觉行了吧?你走,你给我走,我再不想看到你。”

贾浩阳摸着自己脸颊,他目光阴冷,几乎从牙缝儿里挤出一句话:“你会为这几句话后悔的,你等着。”

他绕过她大步往外走,灵儿直觉不对,一把拉住他:“你要干什么?文轩是个好皇帝,你比我清楚,你若对他不利,我会死给你看。”

贾浩阳瞳孔微缩:“你竟然愿意为他去死那我了?我了?”

他的声音再无压抑,满腔的怒火随着那吼声发泄,震得整个行宫都在摇晃一般。

片刻后,门外被拍得啪啪作响:“娘娘,娘娘您在里面吗?娘娘您还好吗?开门啊,娘娘”

灵儿冷着脸走到门前:“都给我退下。”

外面静默下来,她眼神幽幽的看着窗外:“你走吧,不要再来了,孩子我会好好养大,等他懂事了,我会把小石头送回贾家,你大可以放心。”

“你真的不跟我走?”

“不”她答得干脆,毫不拖泥带水。

贾浩阳气急,一掌拍碎桌子,纵身从窗户跳了出去。

那晚,文轩真的没回来,据说是在犒赏边疆归来的将士,但贾浩阳不在其列,他依然被严令留守边城,不得踏入中原半步。

文轩次日傍晚才回来,他如以往一般温柔,好像根本不知道贾浩阳曾经来过,灵儿心里暗暗松口气,也有些担心贾浩阳的去向,但愿他那些叛逆之言只是气话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