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404章 大结局

第四零四章 大结局

当晚灵儿守着两个孩子入睡后,在他们额头上亲了一眼,依依不舍的再看最后一眼,一咬牙出门回房,换了一身劲装,从白玉桥出得行宫。

清风并几个侍卫牵着马等在那里,“清风,这次又劳烦你了!”

清风拱手:“任凭娘娘差遣。”

“好,启程吧!”

他们不眠不休赶了五天五夜,总算在第五天的晚上赶到了祥平城。可让他们意外的是,祥平城一片安详,没有半点儿大敌压境的紧张。

难道……敌军撤退了?不可能这么快,何况城里并没有战乱的迹象啊。

午夜时分,他们骑着马在祥平城中缓缓而行,很快就到了大将军府。

灵儿让其中一个侍卫去通报,对方进去好一阵才回来,恭请一行人进府。

大将军府前面三进,背后一个大花园,清风几人在第一进被请去喝茶,灵儿一个人跟着仆妇往后走,一直走到以前她跟贾浩阳一起住过的院子面前。

仆妇停下:“夫人,大将军在里面等你。”

仆妇说完自己退下,不知为何,灵儿总觉得这里氛围有些不对,或者说整个祥平城的氛围都有些古怪。

她深吸一口气,抬步走进院子,退开房门,贾浩阳就坐在正上方,这次他面容整洁干净,衣着简练大方,跟之前她在大将军府时装扮一模一样。

贾浩阳眼角带笑:“你回来了!”

平淡的一句话不是问句而是打招呼,好似几年前从未离开时那般。

“过来坐吧!”

灵儿坐到他对面:“浩阳,不是说北蛮大军压境吗?文轩了?你可有看见他?”

贾浩阳眉头微紧:“你一来就问他?”

灵儿抿嘴:“他比我先走半天,应该今天下午才到,他没来这里吗?”

贾浩阳沉下脸,手中的茶杯应声而碎:“不要跟我提他!”

灵儿心惊:“浩阳,你……你不会把他怎样了吧?”

“你以为了?”

“你怎么能这样?你是本朝大将军,怎能对他出手?”

“为何不能?他借着皇权抢我女人抢我儿子,我忍他五年,已经对得起他了。”

“浩阳。不是这样的,文轩一直把小石头当自己孩子一般,前几天他还给小石头赐名封王……”

“住口!我的儿子凭什么跟他姓?谁稀罕他那个王?只要我想,天下都是我的。他有什么资格骑在我头上?”

“浩阳,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知道,我清楚得很?我苦心经营五年,就是为了今天。”

“什么?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贾浩阳站起身来走到窗口:“你说过你之所以跟他是因为皇权。那么只要我能为王,把他踩在脚下,你就是我的。”

灵儿脑袋里像被丢了一颗炸弹一般,脑子里轰轰作响后一片空白,她靠在椅子上呆坐半晌,突然站起来:“浩阳,难道你就是那个耶律坤?”

贾浩阳回头,缓步走到她面前,伸手抬起她下巴:“为什么你总是这么聪明?”

灵儿脚下虚浮差点儿晕过去,贾浩阳搂住她的腰把她抱在怀来:“我说过。你会做到的,灵儿,他给你的我都可以给你,你想去北疆之外策马奔腾,那不在话下,北疆之外都是我的臣属,你若想回归中原,我立刻举兵南下,有我百万铁骑,谁敢不服?”

灵儿看着她。不知道心里到底该怎么想,她缓缓伸手抚上他的脸,眼里泪如泉涌:“浩阳,你怎会变成这样?”

贾浩阳握住她的手:“我没有变。变的是你,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浩阳,你可知道,我原本打算等小宝过完生辰、文轩给小石头正名后,就找机会落湖假死,偷偷跑来找你。我们一起去北疆之外,却草原上策马奔腾。

那样不会伤害小宝小石头,不会伤害我们的家人,可能只有文轩会难过很久,可你却这样做,我怎么对得起文轩?”

贾浩阳眼底变了几变,先是震惊然后大喜,最后一把抱紧灵儿:“你愿意跟我走了?你愿意跟我走了!太好了!太好了!灵儿,你知道我等这天等了多久吗?你说五年,我觉得比五百年还久,灵儿,我们走吧,现在就走!”

灵儿却一把推开他:“不,你所做的一切把我原本计划全部打乱了,我不会再跟你走,我要去找文轩。”

“不,不要!”贾浩阳冲上来抱住她:“不要走,灵儿,我错了,算我错了好不好?求你不要再离开我,我受不了,求你!”

贾浩阳痛苦的把头埋在她颈间,沙哑恳求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哭腔。曾经叱咤风云的大将军如此卑微如此痛苦,灵儿怎能不心动,她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回身紧紧抱住他。

二人良久后才平复下来,灵儿双手捧着他的脸颊,望着他的眼睛:“浩阳,如果我要你拿北疆之外偌大的领土来换我,你可愿意?”

“愿意!我愿意,我本就对那地方不感兴趣,我做的一切只为你。”贾浩阳毫不犹豫目光坚定的回答让灵儿的心落了地,她释然的笑了,心中也有了决定。

“浩阳,我问你,文轩是被你抓起来了吗?”

“是!”

“他可知道你就是耶律坤?”

“不知道。”

“那……跟我一起来的那些暗卫了?”

“他们被我下了迷药丢进地牢。”

“啊?什么时候?”

“你进来的时候。”

灵儿深吸一口气瞪着他,他赶紧改口:“我马上放他们出来。”

“不要!”灵儿踱着步子在屋里缓缓走动,良久后,她抬头道:“浩阳,我要你去见文轩,跟他谈谈。”

“我跟他没什么好谈的。”

灵儿皱眉瞪他,他不爽的挑挑眉:“好吧,谈什么?”

“你附耳过来……”

当晚,大将军府悄无声息的出来两队人马,从祥平城南门出,去了祥平城外二十里处一座庄子。

两个黑衣人在门口站定,二人对望一眼,其中一人推门进去。

屋中衣着黄袍的文轩站起来:“怎么是你?”

“皇上,臣此次前来只想跟皇上好好谈谈,往皇上莫要动怒。”

“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皇上,如果我有办法让耶律坤降我天朝,从此归属为我朝领土,皇上可愿把灵儿还给我?”

“放肆,灵儿是朕的爱妃,岂是你能觊觎的?”

贾浩阳眯起眼:“皇上,这里没外人,不用摆架子,记得八年前咱们有协议,我帮你稳固江山,你不能跟我抢灵儿,我的承诺我做到了,皇上您了?”

“当时情形不同,我也只是皇子,当时承诺不作数。”

贾浩阳捏紧拳头,双目喷火,咬牙切齿道:“好,我朝历代皇帝以北蛮为患,我再问皇上一次,如果我有办法让北蛮归顺,皇上可否拿灵儿来换?”

文轩诧异的望着贾浩阳:“你……你有什么办法?”

“如果我告诉皇上我就是耶律坤了?”

“你?……”文轩明显很惊讶,半晌后他似乎想明白了,冷笑道:“你竟然仗着边疆大将军之利,私募军队,甚至贼喊捉贼攻打我边疆,你这种乱臣贼子就该满门吵斩。”

“皇上大可以试试看,你敢动我贾家人半根毫毛,我百万铁骑不需一个月,定能踏平中原。”

“呵,大言不惭。”

“皇上要不要试试?”

看他如此气势,文轩心里明白他没有说谎,他也有这个实力,他握紧拳头,有些后悔没早些除掉他。

“皇上,你选吧,要江山还是要灵儿?”

文轩看着他没说话,他犹豫了,他不是舍不得皇位,只是现在小宝还小,他稚嫩的肩膀担不起如此重担,他也不能愧对祖宗,让本朝数百年基业毁于一旦,更不希望看着黎民百姓饱受战乱流离之苦。

是的,他爱灵儿,也悲悯苍生,还有开疆扩土的野心,这两者之间实在难以取舍。

贾浩阳笑了:“皇上,我们再做个约定可好?君子约定,灵儿陪了你整整五年有余,我就再给你五年时间。如果你能让北蛮甘心臣服、服从教化,我就把灵儿送回你身边。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说话算数。”

贾浩阳手一扬,空中飘散出一层细细的粉末,文轩软软的倒了下去。

贾浩阳把他安置在**,屋外黑衣人进来,拨开兜帽,走到床前。

贾浩阳回头:“灵儿,你都听到了,他要江山不要你。”

灵儿坐到床边轻抚他的脸:“他是个好皇帝!”

她心里明白文轩并不是要舍弃自己,只是在他心中还有更重要的东西,一样都不舍的话只会矛盾更深。

她将一封书信放到他手里,深吸一口气,站起来回头:“走吧!”

贾浩阳高兴的搂着她出门:“我们去哪儿?北疆草原?还是东边大海?或者西边沙漠?或者南面丛林?”

“你想去哪儿?”

“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那……我们都走一遍如何?”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