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小娇

005 席浩

005 席浩

第二天早上,洛冰如同平时一样从楼上下来吃着早餐,经过昨天晚上洛逸林和洛冰深谈之后,洛冰接受了温阳不是洛逸林的私生子的事实,经过昨天那么一闹洛冰决定不再伪装自己的本性而是以真面目对待温阳,一大早洛冰就直接提出和温阳分开上学,私生子的事情是解决了,可是洛冰还是把告密这件事扣在了温阳的头上。

从此洛冰一如既往的欺负温阳,直到某天洛逸林宣布了一个消息,就是他决定给和他相伴多年的女人尤欣桐一个婚礼。

这天洛冰被尤欣桐告知下午放学后就和要温阳一起坐车到米兰酒店彩排婚礼进场的仪式,然后一家四口在外吃饭。

下午放学后,洛冰伙同叶奕一起往学校门口走去,就看见温阳被一群小女生拉拉扯扯的,这边叶奕拽了拽洛冰手臂道,“喂,哥们,看你弟有困难,出手不。”

洛冰抬眼望去,就看见温阳被几人围在一起,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淡淡说道,“不,等会儿。”那些围着温阳的女生正是刚刚兴起的洛冰党,一群小女孩声称洛冰为偶像,所以自然了解洛冰的一切,知道洛冰最讨厌这个住在他家的弟弟温阳,于是这些小女生自告奋勇的去寻找温阳的麻烦,就温阳被围堵这一幕,在这个星期里面已经发生了四次了。

温阳被这些女孩拉着十分不舒服,于是恶狠狠道,“你们有病啊,我又不认识你们。”

那几个女孩看着温阳有些炸毛忽然嗤笑了一下,其中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声音却极为尖锐的说道,“你的确不认识我们,但是我们认识你啊,谁让你惹我们冰少生气的,我们冰少心地善良不和你一般见识,可是作为他的后援团必须为他讨个公道。”

听见洛冰这个名字温阳眉头紧蹙,但凡和洛冰有关系都不会是什么好事,温阳整理了一下已经被他们拉扯歪掉的书包正要走出这个被困之地,忽然被其中一个女孩子大力的给硬拉扯了回来并且说道,“我让你走了吗。”

女孩个子很高足足高出八岁的温阳一个头来,温阳眼睛带着愤怒的瞪着那抓着自己的女孩,就听见那女孩说道,“哟呵,敢瞪我,”女孩刚要伸手给温阳一个巴掌,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抓住,女孩回头望去就看见一个比她高的男生看着自己。

“身为五年级的学姐,在学校里面学到的东西就是欺负比自己小的学弟吗。”

刚刚眼看着一个巴掌打过来吓的温阳闭紧了双眼,在听见声音后才敢睁开眼睛看去,一个高年级的男生制止了那个打过来的巴掌。

女孩看清眼前的人正是学生会长席浩,讪讪的收回手叫道,“学长。”

席浩冷冷的看着那几个女生说道,“以后不要让我在看见你们欺负他,要不然后果自负。”

女孩被席浩冷冷的眼神吓住,在听见最后一句话后几人连连点头并逃离这里,随后席浩看了一眼被欺负的温阳一脸和煦的说道,“没事了学弟。”

看着席浩,温阳顿时觉得那人就如超人一样出现保护了他,眼睛里面顿时储满泪水可怜巴巴的看着席浩。

席浩见状赶紧从口袋中拿出一包纸巾为温阳擦拭泪水并安慰着说道,“好了学弟,不要哭了,他们以后不会在欺负你了。”

听着席浩的声音温阳更加觉得温暖,委委屈屈的点着头。

这边事情已经被解决掉后洛冰才和叶奕走过来,洛冰冷冷的扫了一眼比他高一年级的席浩,随后淡淡的对着温阳说道,“温阳,走了,我们要去彩排司机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温阳看向洛冰随后一脸笑意的对着席浩说道,“谢谢你学长。”

温阳和洛冰坐在车里,一路上俩人都没有说话,而温阳手里还捏着刚刚席浩递给他的纸巾小脸上还留有笑意,而坐在他旁边的洛冰却十分鄙夷的看着温阳的举动,其实他刚刚也是想要过去替温阳解围的,可是他就是想等到温阳求救的时候在过去,没有想到会突然有人比他早到了一步,而且那个人还是和他并驾齐驱的学生会会长席浩,这一点让洛冰十分不舒服。

——

酒店里尤欣桐高兴的和洛逸林在台子上彩排,这边洛冰和温阳刚一进入大厅就被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叫住,“冰哥哥,你来了,快来换衣服吧,我们也要上场了。”

洛冰冷眼看着这个娇滴滴的女孩感觉到十分讨厌,还有那个什么花童礼服,尤欣桐和洛逸林从台子下来就看见温阳和洛冰,尤欣桐面带笑意一看就是一个沉浸幸福中的女人,看着洛冰轻声说道,“小冰,你来了,快去试一下礼服,一会你就和你沈叔叔家的小妹妹婷婷一起做我和你爸爸的花童进入会场彩排一下。”

洛冰虽然讨厌这个娇滴滴的小女孩,但是对于尤欣桐的话他还是比较听的,于是把书包塞到温阳怀里就拿着礼服到旁边的休息室去换。

这边尤欣桐看着温阳一脸感慨,要是小阳和小冰一起作为花童就好了,婚礼彩排过后洛逸林带着尤欣桐和温阳洛冰一家四口在旭阳酒店吃着晚餐,正要离开的时候,温阳再一次见到今天下午帮助他的席浩,小脸满脸欢喜的跑到席浩跟前甜甜的叫着,“学长。”

这边和父母一起来用餐的席浩听见有人喊学长下意识回头望去就看见温阳站在自己跟前,笑容和煦摸着温阳的头道,“呀,是你啊小学弟,你也来这里用餐。”

温阳如小鹿一般点着头,这时席浩的爸爸看到温阳身后的人客气着打着招呼,“洛总,这么巧,这是贵公子。”

洛逸林微笑,“这是我二儿子。”

温阳只顾着盯着席浩看,完全没有注意站在他一旁的洛冰正充满敌意的看着席浩。

几天后,婚礼正式开启,尤欣桐在酒店的休息室里,温阳和洛冰乖巧的陪着尤欣桐,尤欣桐看了一下休息室里面的钟表,眼看着时间就快到了,可是另一个花童沈婷婷还没有到,忽然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起,尤欣桐接下就听见那边自己的好友沈太太焦急的说道,“欣桐啊,实在抱歉这时打电话给你,只是婷婷病了一直拉肚子,没有办法去给你当花童了,实在是抱歉。”

尤欣桐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婚礼马上就要开始可是临时花童不见了,但是孩子生病也没有办法于是电话中尤欣桐安慰了好友几句便挂了电话,尤欣桐眉头紧皱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就在这时尤欣桐的目光一下子扫到了和洛冰坐在一起的温阳,接着嘴角一挑刚刚紧张的眉头松展开。

婚礼正是开始尤欣桐如其它新娘一样迈着悠长的步子拖着长长的婚纱走了出来,后面还跟着两个可爱的花童,站在台上的洛逸林在看见尤欣桐时嘴角一抹微笑,可是在看清尤欣桐后面那两个孩子后,眉头不可置疑的皱了一下,洛冰是花童之一这是他知道的,可是那个小女孩怎么那么像温阳呢。

其实洛逸林看的没错,那个孩子就是温阳,刚刚在情急的情况之下,尤欣桐就把目光放在了温阳的身上,原本给沈婷婷准备的小礼服也套在了温阳的身上,并且尤欣桐还拿出刚刚化新娘妆的化妆品在温阳那小脸上描绘了几下,然后现在就出现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和帅气无比的洛冰一起拖着尤欣桐的长长的尾纱走了进来。

豪华的酒店内宣誓着纯洁的誓言,洛冰和温阳穿着小小的白色礼服规矩的站在洛逸林和尤欣桐的后面,一起听着圣洁的宣誓。

婚礼结束后,洛家的墙壁上多出一张两米乘一米八的巨幅四人照片,另一边挂着一张竖幅三十六寸,洛冰和温阳穿着礼服拍摄的小小新娘照片,只见温阳穿着小白纱礼服坐在凳子上,而洛冰穿着黑色小西服,满脸黑线冰冷的站在温阳的身后,每次洛冰见到这张照片就呕得要死,死活不让尤欣桐把这张照片挂出来,于是尤欣桐再次行驶女主人的权利,把这张照片挂在了温阳的床头前。

------题外话------

收藏,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