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小娇

028 命定

028 命定

因为接吻那件事,温阳和洛冰之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洛冰每天都非常正常的上下学,只是温阳却有些担心,因为他认为洛冰是真的喜欢上男人了。

原本答应洛冰一个星期搞定姜婷那个小胖丫头的,可是谁知道那丫头竟然对温阳那么执着,每次见到他都一副爱搭不惜理的模样,于是叶奕为了他自己创造了一个极好的条件,野外旅行,并且叫上了几个男女同学,而且他又再一次出卖了色相去姜婷的班级邀请了洛冰和温阳,还有鼓动了几个其他女同学同去。

原本温阳打算拒绝叶奕的邀请,只是他身边的姜婷非要去看看,无奈之下温阳便同意了他们的要求。

周末第一天,温阳和洛冰便早早的起来,把自己收拾好的行囊放到车子里,一路来到叶奕指定的地点时,刚一下车的温阳发现,校花邹研竟然也在其中。

大家家庭都非常优越,所以每人都开着自家的车子一起去往深山。

当大家赶到一处堪比森林公园一般的自然景点时,满是惊讶,长时间处于学习中的那种氛围,偶然接触这种自然景观到时让人心旷神怡的。

大家各自选好了自己心仪的位置后便开始搭起了帐篷,叶奕回头看了一群男女正在合作搭着帐篷,于是悄悄的潜伏到洛冰跟前,“冰,晚上怎么住。”

这边同样也在搭着帐篷的洛冰回头看着叶奕一脸猥琐的样子,“什么怎么住,不是住帐篷吗。”

叶奕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指责着洛冰,“呸,谁还不知道住帐篷,看见了今天人数没,正好的啊,那哥几个都已经把人分配好了。”

洛冰回头看了一眼果然,那边搭帐篷的人都是一男一女,眼睛在看向别处时顿时眼中冒出一片火光,自己在这费力搭着俩人晚上住的地方,那头温阳竟然帮别人搭着,脸上散发出的目光就像扫描仪一眼能把人穿透,这边叶奕张嘴说道,“一会你把温阳叫过来,别老让他和姜婷走的那么近。”

一个白眼,洛冰声音冷冷道,“这个好像是我的台词吧,你不是说一个星期就把那小丫头搞定吗,这都多长时间了,看来你也不行啊。”

一听洛冰说这么伤自尊的话,叶奕猛的就炸了起来,气的直跳脚指着洛冰道,“你等着,哥们倒时就让你看看,我到底行不行,”三步两步就往姜婷那头的方向走去。

一共来了十多个人,邹研是典型的美女,很受欢迎于是有着两个自告奋勇的男同学亲自为邹研搭好帐篷,而这边姜婷和温阳俩人正费力的想要弄好自己的帐篷时,叶奕匆匆的走了过来,“喂,别搭了,帐篷够用了,温阳你晚上就和洛冰住一个,姜婷和我住一个。”

叶奕的话成功的让俩人都露出吃惊的表情,于是姜婷先出声道,“我一个女的,凭什么让我和你一个大男人住一起,孤男寡女的。”

嘴角露出淡淡笑意,一把把姜婷抓了过来,“胖妞,那你想和谁住一起,你回头看看,人家都是成双成对的,还有你看那头洛冰和温阳人家俩人可是公开的情侣,现在就剩下我和你单独一块了,本来我也不想和你住在一起的,跟你住一起我还嫌挤得慌呢,可是这次是我组织的我得负责你们的生命安全,看你这一身肥肉,万一晚上被狼叼走到时我上哪找一个这么胖的妞给你爸妈送去,所以就勉为其难的和你住一块了。”

姜婷听着叶奕说的话气的直跳脚,转身从叶奕身边离开走到温阳跟前,“温阳,晚上咱俩住一块好不好。”

和姜婷住一起他可是一百个乐意,因为他一点都不想和洛冰单独在一块。

“恩,好啊。”

见着温阳同意姜婷挑衅的看着叶奕一眼。

叶奕嘴一撇,“得,和我住一块就孤男寡女了,跟他住一块你们就比较纯良,也对温阳本来就是女的,对吧。”

叶奕的话一出,姜婷便开始对叶奕咆哮了起来,就连站在她旁边的温阳头也低了下去,这个男人的身份为他带来太多的不便。

晚上,大家吃过晚饭后,纷纷坐在自己的帐篷里面休息。就在这时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

“有没有人要玩塔罗牌。”说话的人正是邹研,一个晚上她都在寻找和洛冰单独在一起的机会,可是洛冰总是窝在自己的帐篷里面不出来,所以她才想到这个主意。

果然帐篷里面有几个同学,凑热闹从帐篷里面走了出来,大家围着火堆坐着,这时邹研看见了姜婷和温阳站在一边大声喊着,“温阳,姜婷你们也来啊,我给你们测试一下姻缘。”

姜婷就是一个欠瞪,一想到可以测试姻缘抓着温阳就走到邹研身边,坐在邹研身旁开始看着他们测试塔罗牌。

这次野外旅行基本上来的都是成双成对的,邹研给他们每人都测试了姻缘的塔罗牌,最后邹研轻轻说道,“还有谁要测。”

“我我,学姐给我也测一个。”

邹研脸上露着淡淡笑意,“呐,抽吧。”

姜婷伸手一抽就抽到一张,打开一看上面清楚的写着,皇后正位。姜婷看着邹研问道,“学姐,这是什么意思啊。”

邹研拿过这张牌淡淡说道,“这张牌代表幸福,成功,收获,无忧无虑,圆满的家庭生活……。恩!这张牌和你到是满符合的,皇后正位,不仅代表幸福还有就是你的恋人会是个王哦。”

姜婷疑惑的看着这张牌,王,难不成她以后会嫁给哪个国家的国王吗,正当姜婷疑虑的时候,不知道叶奕从哪里冒出来的,突然出声道,“研,我也抽一张。”

听见叶奕的声音姜婷一个白眼扫了过去,不屑道,“女人家玩的东西,你凑什么热闹,恩,也对,你本来就是女的。”姜婷深深记着刚刚叶奕说温阳的话,所以但凡有机会她都会帮温阳报仇的。

叶奕嗤笑,“晚上和我住,我就让你知道我是不是女的。”伸手就在邹研手中抽出一张牌。

姜婷被叶奕的话气的脸憋通红,斜眼看着叶奕,“抽的什么啊,不会是什么魔鬼之类的吧,那比较适合你。”

叶奕把牌面转了过来正对着邹研和姜婷,“不要意思,皇帝,没有办法,爷天生就是王的命。”

这时邹研很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没错,叶奕真的天生就是王命,一个皇帝,一个皇后,恩,还真是般配。”

本来因为叶奕拿着皇帝的那张牌,让姜婷胡思乱想了一会,随后听见邹研在哪里调侃,姜婷那圆润润的脸顿时爆红一片,还好是夜里,面对着火光把那里抹疑似红晕给遮挡住了。

这时邹研又从新洗了一下牌对着温阳说道,“温阳,也来一张吧。”

温阳笑笑本想拒绝掉,可是坐在他旁边的姜婷推着温阳道,“对啊,温阳赶紧抽一张,没准你就是我的王了。”说着还对温阳使了使眼色。

温阳嘴角轻挑伸手抽出一张,反过来一看上面显示着命运之轮正位,伸手递给邹研,这边邹研看见那张牌面淡淡说着,“哦,这张牌啊,这个代表着命运,如果有另一个人拿着同样的牌那么就说明他是你的命定恋人。”

“命定恋人。”

“对啊。”邹研说着头还冲着洛冰的帐篷那边看着,心里有些怨恨,外面都这么热闹了那洛冰竟然还不出来。

为温阳解完最后一张牌后,伸手便放到嘴边打着哈欠,“哦,不行了,我困了,要去先休息了,那这个给你们玩吧。”邹研带着失望回到自己的帐篷里面。

第一天就这么平静的过去,温阳到底是和姜婷住在同一个帐篷里面,而另一个帐篷里,叶奕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指着洛冰道,“你说你,这一晚上就像猫一样躲起来,你平时那霸道劲呢,怎么不使出来呢。”

洛冰脸色淡淡,低头看着手机轻轻说道,“是啊,你这么女人的时候我平时怎么也没看出来呢。”

这时叶奕才注意到,他原来掐着腰就像一个妇女骂街一样的动作指着洛冰。

洛冰不是不想出去,只是这么多天温阳一直躲着他的意图很明显,所以他打算在这第一天让温阳先好好的感受一下自然气息,等待明天就不可能让他那么任性了,竟然跑去和别人住在一起,尽管那人是个女的也不行。